[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鬼门关 第一章 谁关门?

    1.刚才的风真大

    砰!

    突然之间,门给大力关上!

    一下子,客栈里,罗白乃,何梵,叶告,言宁宁、李青青都为之愕然,霍然回身。

    谁关的门!?

    罗白乃吼了起来,涨红了脸,很愤怒的样子。

    其实,他是给吓着了。

    唬了老大的一下。

    由于他给吓得几乎跳了起来,现在只好虎吼吼的表达愤怒,仿佛,怒愤和惊恐的样子有时亦非常近似,这样就可以掩饰刚才的失态。

    不过好像没有什么作用。

    因为大家都吓了一跳,脸上都惊疑不定。

    没有给吓着的,也不会给他诓住。

    没有给吓住的,起码有两个人:

    一个是张切切。

    一一好像是有肥大舌头的人,就有颗大胆,不易给吓倒。

    一个是铁布衫。

    他浑身的伤都渗着血,而且发出恶臭,但他惟一没有受伤的好像就是胆子。

    张切切看了看突然关上的门,又瞄了瞄脸青唇白的大伙儿,再望了望铁布衫,居然似笑非笑他说:我没有关门,你呢?

    铁布衫仍是没有说话。

    他只摇首。

    一摇,就摇出了发脓伤口的恶臭。

    而且,有些裹伤布或许没裹紧,还给摇出脱线布条来。

    大家都别过脸去,不想看到他的伤口:光是闻已够恶心,看了只怕晚饭都食不下咽了。

    张切切耸了耸肩,道:那只有是鬼关门了。

    不说还好。

    一说,大家都脸色大变。

    这时候,除了孙绮梦,就是何文田不在现场。

    杜小月想要洗澡。

    这里的女子,可都不像罗白乃,不爱冲凉。

    杜小月要去浴洗,她胆怯,何文田在情在理,为安全力壮胆,都应该上去陪她。他现在就先上楼去为她调浴洗用的清水,刚刚提了两桶水上了楼。

    孙绮梦则上了楼她到楼上去干什么?谁也没敢去问。

    她是这儿的老板。

    老板做的事,可用得着伙计来管!

    就算间,也轮不着楼下这干人来问。

    能问的人,偏又不在现场:譬如无情、聂青、习玫红。

    客人总比较好说话,而成了名的客人,说的话总比较有分量。

    罗白乃有点讪讪然的,杜小月、何梵,言宁宁。李青青全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望向他,他就更六神无主了,只好说:刚才的风真大。

    叶告说:是的是的,风真大。

    言宁宁道:刚才哪有什么风?

    张切切道:有,只怕也是鬼吹风。

    她又来了。

    杜小月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呀?

    她的语音有点像哀告。

    何梵忽发奇想:我们要不要上香拜一拜它?

    三剑一刀憧中,要算他最信鬼神。

    叶告说:连是神是鬼都搞不清楚,拜个什么名目嘛!

    张切切道:出去看看,不就清楚谁关门了么?

    她这句话似乎有点不怀好意。

    叶告怂恿的道:对呀对呀,出去看看嘛。

    罗白乃没好气他说:那你去吧!

    叶告道:我要照顾老鱼。我要是出了事,他怎么办?他要是出了事,公子可骂死我了!

    叶告其实并不怕鬼,四憧中最不信邪的就是他。

    但他这个人一向容易附和人,胆气也不算太大,能够不领先做事,他从不争先。

    一般人错以为胆大的人就一定不怕鬼,其实有很多人够胆子杀人放火冒险,但却还是怕鬼畏神的。一般人也错以为脾气火爆的人也一定胆大,其实,脾气臭的人动辄发怒,但易怒的人也不见得便大胆勇敢。

    叶告就是一例。不过,他爱附和的是外人,对同门师兄弟,他倒老爱争辩不休,驳到底。当然,给人迫急了,麻烦已扛上了,他也会迫出豪气勇色来的。

    张切切望向何梵。

    何梵胆小。

    他连忙引用前例,抗声道:我要照顾小余。

    现在,张切切,何梵、叶告都望向铁布衫。

    这里的男性不多,做这种事,总不好支派女的出去干。

    铁布衫守在杜小月床前,纹风不动,看来,谁也请他不动。大家便一个又一个的转睛望向罗白乃,好像他就是一个真命大子似的。

    罗白乃只觉鼻头发痒:依我看嘛,就算是鬼吹了风,也只是把它自己关在门外。我们人在里边,它在门外,它有它的天地,我们有我们的世界,人有份,鬼有归,如此刚刚好,大家互不侵犯,我们又不想拜见它那张鬼脸,又何必开门去找鬼麻烦呢!

    他总有一番道理。

    张切切嘿嘿冷笑。

    罗白乃怕大家再叫他开门捉鬼,连忙转了个话题:如果外面有鬼,它没有进来,我们就不必管它。要是外边不是鬼,我们更何必理他!所谓:人不犯鬼,鬼不犯人。不如,我们转个有趣的话题,让大家动动脑筋,猜估一下。

    李青青倒有兴致:是什么有趣话题儿?

    罗白乃笑嘻嘻地道:我们大家来猜一猜:外面的是人是鬼?绮梦客栈发生了那么多怪事,跟疑神峰上闹鬼,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鬼还会出现,它下一次,会在哪里出现?用什么形貌出现?又在洗澡?还是磨刀?抑或又是闹得酷似孙老板的娘亲,在这儿晃过来,又晃过去?它到底为什么要化身为孙老板的娘亲呢?它会不会真的是孙老板的娘!?

    他的话没说完,已嘘声四起,反应不一但肯定热烈。

    本来好奇的李青青,第一个苦着脸:我才不猜鬼,有什么好猜的!

    言宁宁也抗声道:我们再也不要谈鬼了,好不好!

    何梵也反对最烈:这儿还不够阴森恐怖吗?还要谈玄说鬼,我看不好吧!

    大家都七嘴八舌,无非都想避开鬼这话题。杜小月的身子更瑟缩了一下,快全都缩人被窝里去了,只一对水灵灵,乌溜溜的眼珠,露在外边。叶告哼哼卿卿地道:鬼有什么可怕说说也元妨,谈鬼色变,胆子忒也大小了吧!他无疑要充大人,更显示勇色豪气。

    罗白乃看大家不想谈鬼,有点下不了台,只好先硬个头皮来个引子:讲鬼故事决不是坏事,总好过真的撞鬼!

    谈到撞鬼,大家都变了脸色,为之哗声。

    也许,多谈些鬼话鬼事,讲着讲着习惯了,也就不那么怕鬼了呢!罗白乃试图争取大家支持他讲鬼,你别空口讲鬼话,没意思,我们不妨猜测一下,下次鬼在哪儿冒出来,最吓人的方式是什么。一旦讲开来了,心里有了防卫,万一鬼真的用这种形态显现,也许,就不那么恐怖了,那可是大大的好事哪!可不是吗?

    他可越说越来劲,发挥他丰富的想像力:譬如说,如果真的有鬼在门外,它会用何种方法进来,才让我们受到最大的惊吓呢?哈哈,哈哈。

    他在哈哈的时候,心中也有点虚慌,同时也在构想。

    它已经进来了。

    一个声音幽幽的道。

    大家不觉毛骨惊然。

    它已跟我们这儿的其中一人,合为一体,所以,它已经进来了。

    那语音怯生生的,可是说话理路,十分清楚:

    如果你发现我们其中有人的眼瞳是绿色的,那么,就是它了。

    那柔弱的语音把话说得飘忽忽的,像一团雾气:

    如果你看到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绿色的,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所有的人都给鬼上了身,只剩下你是人;二是你自己就是一只鬼,所以看谁都不是人。

    说这番话的,是仍窝在被里只露出半截身子的杜小月。

    2.它已经进来了

    说话的是杜小月。

    大家都没想到她竟会一开口就说这种话。

    大伙儿心里都不得不承认:

    如果有鬼,大家正讨论它的时候,它已经进来了,形同是在跟鬼讨论鬼的事,这是最可怕的了。

    更何况小月提供了另一个可能:自己变成了鬼,还不知道自己是鬼!

    大家脸色都有点发青。

    外面猿啼阵阵,其声凄楚。

    还是罗白乃第一个打哈哈:

    幸好那摄青鬼不在这里!

    但大家都没有笑。

    大家都在看着他。

    不,是在看着他的一双眼睛!

    尤其是张切切。言宁宁。李青青,还有叶告与何梵。

    他们看着他。

    目不转睛。

    有的张口,有的结舌,有的面面相觑,总之,都很惊讶的样子。

    罗白乃只觉头皮发炸,心中发毛:

    莫不是,自己的眼睛!?

    只见,叶告跟他点点头,眼中布满了同情。

    却见,张切切对他摇了摇头,脸上显出了杀气。

    他连忙去看何梵。

    何梵却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至少,是不敢与他双目对望。

    他可急了。

    他用眼睛搜索杜小月。

    杜小月却又用被裳遮住了颜脸。

    只听言宁宁严肃的一个字一个字的道:不错,它已经进来了,它就附在

    罗白乃只觉连双脚都开始发软了。

    就在这时候,忽闻噗地一声。

    李青青原来一直咬住下唇,现在忍不住,憋不下来了,噗地笑了出来。

    她一笑开了,大家都忍不住了,纷纷指着罗白乃,有的跺足,有的捧腹,大笑不已。

    哈哈哈哈哈

    你看他,吓成那个样子!

    他以为他真的变鬼了!

    不,他是活见鬼了!

    他那么怕鬼,却胆敢建议大家讲鬼故事!

    要不是青青忍不住笑,我看他要吓得裤裆子都湿了呢!

    愤怒又使罗白乃涨红了脸。

    原来是给人捉弄了!

    他决心要做出些大胆事儿,让大家刮目相看,不敢再小觑他,为此,他甚至不惜去捉一只鬼回来耀武扬威一番。

    可是,他现在却羞愧得不知往哪里钻好。

    鬼吓人,通常只有几种方式,这次又是杜小月解了他的窘,罗小哥儿刚才说的对:如果能够归纳鬼出没的方法,的确可以有备元患,而且减少惊惊。

    罗自乃的脸又涨了一个通红。

    他这回是感激。

    鬼吓人,是因为我们是人,它是鬼。人相信人死了才变鬼,而且,死得愈惨、愈冤的人才会变成冤魂。厉鬼。在心理上,人不想死,对死后的世界完全无知,所以更不想遇鬼,因为,见鬼仿佛就差不多等同于死,人都是怕死的,这是怕鬼的原因之一。

    说话的人居然是小余。

    原来他已醒来。

    他好转得很快。

    他一旦能复原,客栈驻守的人尤疑又添强助,所以大家都很高兴。

    鬼吓人,是因为它样子恐怖,而且,人完全不知道如何对付它,仿佛,它法力元边,手段诡异,不像人,武功再高,也有套路,我们因为不知道鬼用什么手段对付我们,所以我们才特别怕它我们对未知的东西,都因陌生,不懂而感到害怕。

    这次说话的是老鱼。

    他也恢复过来了。

    他好像在跟小余比看谁快复原。

    有他们两人在,守客栈的阵容自然大壮。

    我看,鬼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倏然而来,倏然而去,就是因为它名副其实的神出鬼没,失惊无神的出现,我们没法在心里准备好,所以乍然遇上可怕的事物,难免会给它吓着

    这番话是言宁宁说的。

    这于女子中,无疑以她思路最清晰,冷静,但却没有张切切的大开大阎、杀着凌厉。

    罗白乃这时已恢复个七七八八了,刚才给粮过,无论如何,都得要挣回点面子:我说哪,鬼之所以吓人、可怕,不外你们说的那三点。所以,只要我们一不怕死,二不怕它丑,三随时准备见着它那就没有啥可怕了,对不?

    没人反应。

    人人都看着他,似笑非笑。

    这次,罗白乃可不受骗了:看我干啥?又唬我不成?本少侠早已心里准备好了,管它摄青鬼吊颈鬼索命鬼吱牙鬼尤头鬼长舌鬼活见鬼,有本事就尽管放鬼过来吧,本少侠可不怕

    大家仍不发话,仍看着他。

    不,是看着他背后,欲言又止。

    罗白乃于咳一声,大刺刺地回身,一面道:你们别重施故技了,罗少侠我哇!

    他大叫了哇的一声,拳打。脚踢,跨步。飞弹,跌跌撞撞斜扑出八九步,这才立定桩子,但一颗心几乎已吓飞出口腔外了。

    原来,他后面真的有一只鬼。

    那鬼,就一直无声无息的站在他后面。

    那是铁布衫。

    以及他的臭味。

    对罗白乃而言,铁布衫只是一只鬼:无声鬼。

    他甚至比鬼还可怕。

    至少比鬼更臭。

    罗白乃更怕的是他的眼神。

    他的眼没有绿。

    只深邃。

    深,深不见底。

    遂,遂无边际。

    你只要望上一眼,就仿似掉进了深渊,失去了重心,也浑无重力,一直坠落到不知往哪儿去。

    这一对眼睛,不像人的眼,像在眼球上涂了层雾影,而这层影子,却比井还深,比夜还沉。

    你只要看他一眼,就像给蛆虫咬了一口,而且是直叮在你心口里。

    罗白乃的心口现在就是在发痛,好像是着了一记痛击。

    他的心犹在怦怦怦的跳,撞击着自己的胸臆,他用手捂着它,强抑住难受。

    但白说,对罗白乃而言,只怕宁可遇鬼(尤其是漂亮的女鬼),也不愿跟这似人非人的怪物对峙。对视!

    对罗白乃而言,铁布衫简直是他的克星,仿佛上辈子吃过他的大亏,这辈子还要受他的摆布!

    鬼,你还可以不怕。

    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见鬼也不惊。

    但如果你见到的是克星,只要克星一来你就霉运不断,真轮不到你不惊!

    罗白乃就是这种想法。

    山外那边的惨烈啸鸣,一声起一声伏,不知是禽是兽?是人是鬼?

    3.同样的梦,同样梦里的女鬼

    我看铁拔他没什么恶意,杜小月幽幽他说,他只要告诉大家:就算你不怕死,不怕丑,不怕意外,但你还是会害怕因为人天生就有怕的感觉。

    然后,她低声说了一句:正如爱一样。

    何梵很同意:怕是一定会怕的了。如果说,外面有人敲门,我只剩下一个人,开门一看,原来是只鬼我就一定会怕到不得了。

    李青青接道:就算不只我一个人,大家都在,只要是鬼,我都吓死了。

    张切切道:别的不说,我现在一个人如厕。沐浴,乃至到厨房去弄点吃的,想起胡氏姊妹发生的事,我都心慌慌的哪!

    连她这么个肥大的女人,居然也怕。

    你就别说了,言宁宁道:我连打开箱子,走过暗处,听到猿曝,都感到骇怕呢!

    李青青犹有余悸的道:那一次,我们整个客栈的人都做同样一个噩梦,同样梦见梦里的女鬼,我觉得,光是这样的梦,已够可怕了。

    一个小姑娘本来好好的,上一刻还在为大家烧菜,张切切眼里也显出了畏怖之色,然后,忽然间,她就用切菜的刀,一刀一刀来别下自己身上的肉,刀刀见骨,直到扎死自己为止。

    也许这是我亲眼目睹的,所以分外深刻。张切切说,当时我吓得脚都软了,心都乱了,一时间还真夺不下她的刀来。

    像张切切那么一个看似横蛮尤惧的妇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居然也像李青青,何梵一样,脸上流露惊惧之色。

    轮到罗白乃了。

    我觉得,一直有一只鬼在你左右、在你附近,可是你一直不知道它是谁?在哪里?要什么?想干什么?这点最是可怕/罗白乃舔舔于唇,说,我觉得那鬼始终都在这客栈里,不离不弃,这点最让人不安。说不定,冲凉的时候舀水,一舀盛起个人头来。说不准,小解的时候,一撒,就撒在鬼身上了。说不好,照镜于的时候,一照照到另一个人在镜前。说不准,睡着了之后,床底下有另一具女尸,也是这样躺着

    他越说,自己越怕。说着说着,竞说不下去了。

    叶告也附和说:是呀是呀,床底下有女尸,那还不怎么,怕只怕一觉惊醒,身边有一具生了虫,钻着蛆的尸体,那可更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应该表现自己的勇气,叶告马上把语锋一转:哼,嘿,那时,我一脚先把它踢到床底下去!

    大家都知道他逞强,嘘声四起,张切切故意问:好,你把它踢下床了,那你呢?难道还能在爬满了虫和滋生着尸蛆的榻上赖着再睡个回龙觉不成?

    叶告只好死撑下去:我?当然一跃而起啦!

    那你最好照照镜子。言宁宁冒出了这么一句。

    怎么说?叶告有点不明所以。

    你一照镜子,就会看到一张腐烂了、长着蛆虫的脸,言宁宁诡笑道:你自己才是那只鬼。

    他们说着说着,竟说上瘾了。

    该小余说了。

    我给鬼咬了一口,连它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才恐怖。

    老鱼的话更简单。

    公子上猛鬼庙,我们却窝在这里讲鬼活,什么忙都帮不上,我觉得很恐怖。

    客栈外传来了气若游丝的呜呜之声,也不知是鬼哭,还是神号。

    他们都望向铁布衫。

    只他还没说。

    也不知他会不会说。

    大家看他不知死活当真是:不知他死了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都打算放弃要他说话了,正在这时候,他却沙哑着语音,说:一个人半死不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心死人活,那是最恐怖的事。

    这几句话,听得大家心里一沉,不知他说的是他自己,还是另有所指。

    我却常常看到一些事,一些景象:我们现在住的地方,甚至是跟一些幽灵一起住。

    他们正以为发言已告一段落了,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很少说话的杜小月,忽然又开始说话了:他们能看见我们,我们却看不见他们,除非,他们有意要让我们看见。

    你说的幽灵罗白乃忍不住间,是不是鬼?

    杜小月点点头,眼光变得幽幽的,悠悠的,飘飘的、也漂漂的:所以,你若打开衣橱,说不定真有个腐烂了的尸身在那里。你在地上拌一个跤,原来一具尸体躺在那儿。你坐在这儿,头上湿湿的,以为下雨,一摸,才知是血,原来上面有具尸体伏在那儿。

    大家听着听着,觉得头上也有点湿湿的,望望上面,又看看地上,心里都有点毛毛的。

    就是这样,是它要你看见,它的形体在那儿,你才看得见,也就是说,它影响了你的直觉,你的敏感、你的耳眼鼻舌身意识了。杜小月谈起鬼来,居然娓娓道来,头头是道。

    然后,有个声音,在喊你上楼,你上了楼梯,跟着声音转,来到一个从未开启过的房间之前,才发现,这声音是响自心头的然后,灯火全灭了,有个人巍巍颤颤的爬上了楼梯,一路摸索到你近前,你以为他是自己人吓唬,一扯,才发现他是断了头!杜小月好像梦魔一般的语音,在大家耳际心间飘浮着:

    或者,门外有个熟悉的语音,一直都在呼喊你,在召唤你前去你打开门,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直走走到那口井前,往下望去,黑黝黝,深迭逢的井里,也有人刚好抬头,仰面向你望来,雪白的身体,还在磨着刀哪

    听到这里,大家不禁都毛骨惊然起来。

    正好,山那边传来激烈而凄楚的曝叫,像是狼猿吠月,又似山枭夜啼,而楼上也似有若元,隐隐约约的传出了哀号与凄呼,相互应和。

    李青青靠近了言宁宁,而何梵凑近叶告,罗白乃也趋向叶告,叶告却悄悄往小余、老鱼那儿靠拢。

    张切切吱牙算是笑了笑,又用肥大的舌尖舔了舔鼻头,强笑道:小月,小月,你身体未复原,别胡思乱想好不好。

    杜小月眼睛这才忽然回复了过来,神智也像一下子回到了她自己身上,整个人都似虚脱了,复又钻人被窝里,朦朦胧胧的道:我是常常看到这情景也不知不知是不是梦我常常睡不着,都听到有人磨刀一旦睡去,又有人在梦的门外敲门

    声音慢慢微弱,也渐渐低沉了下去。

    铁布衫凑近杜小月,宽阔的胸膛肩膊,都快要塌了似的。

    言宁宁喃喃地道:阿田为小月准备沐浴用的水,也弄得太久了吧?

    张切切醒起,张望了一下,道:我上去看看。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似是猿啼、像是狼曝之声,突然而止

    然后,笃笃,笃笃笃笃笃,有人敲响了门。

    杜小月说对了:

    有人敲门。

    真的有人在敲门。

    荒山野岭,有人敲门。

    敲门的,可是不是人?

    1.刚才的风真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砰!

    内容来自dedecms

    突然之间,门给大力关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下子,客栈里,罗白乃,何梵,叶告,言宁宁、李青青都为之愕然,霍然回身。 织梦好,好织梦

    谁关的门!?

    本文来自织梦

    罗白乃吼了起来,涨红了脸,很愤怒的样子。

    本文来自织梦

    其实,他是给吓着了。

    copyright dedecms

    唬了老大的一下。

    copyright dedecms

    由于他给吓得几乎跳了起来,现在只好虎吼吼的表达愤怒,仿佛,怒愤和惊恐的样子有时亦非常近似,这样就可以掩饰刚才的失态。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好像没有什么作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因为大家都吓了一跳,脸上都惊疑不定。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没有给吓着的,也不会给他诓住。 本文来自织梦

    没有给吓住的,起码有两个人:

    copyright dedecms

    一个是张切切。

    本文来自织梦

    一一好像是有肥大舌头的人,就有颗大胆,不易给吓倒。 织梦好,好织梦

    一个是铁布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浑身的伤都渗着血,而且发出恶臭,但他惟一没有受伤的好像就是胆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张切切看了看突然关上的门,又瞄了瞄脸青唇白的大伙儿,再望了望铁布衫,居然似笑非笑他说:我没有关门,你呢?

    内容来自dedecms

    铁布衫仍是没有说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只摇首。

    dedecms.com

    一摇,就摇出了发脓伤口的恶臭。

    本文来自织梦

    而且,有些裹伤布或许没裹紧,还给摇出脱线布条来。 织梦好,好织梦

    大家都别过脸去,不想看到他的伤口:光是闻已够恶心,看了只怕晚饭都食不下咽了。

    dedecms.com

    张切切耸了耸肩,道:那只有是鬼关门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说还好。

    本文来自织梦

    一说,大家都脸色大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时候,除了孙绮梦,就是何文田不在现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杜小月想要洗澡。 本文来自织梦

    这里的女子,可都不像罗白乃,不爱冲凉。

    dedecms.com

    杜小月要去浴洗,她胆怯,何文田在情在理,为安全力壮胆,都应该上去陪她。他现在就先上楼去为她调浴洗用的清水,刚刚提了两桶水上了楼。 织梦好,好织梦

    孙绮梦则上了楼她到楼上去干什么?谁也没敢去问。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是这儿的老板。 本文来自织梦

    老板做的事,可用得着伙计来管!

    本文来自织梦

    就算间,也轮不着楼下这干人来问。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能问的人,偏又不在现场:譬如无情、聂青、习玫红。

    本文来自织梦

    客人总比较好说话,而成了名的客人,说的话总比较有分量。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有点讪讪然的,杜小月、何梵,言宁宁。李青青全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望向他,他就更六神无主了,只好说:刚才的风真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叶告说:是的是的,风真大。 织梦好,好织梦

    言宁宁道:刚才哪有什么风? 本文来自织梦

    张切切道:有,只怕也是鬼吹风。 内容来自dedecms

    她又来了。

    dedecms.com

    杜小月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呀? copyright dedecms

    她的语音有点像哀告。 copyright dedecms

    何梵忽发奇想:我们要不要上香拜一拜它?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三剑一刀憧中,要算他最信鬼神。 copyright dedecms

    叶告说:连是神是鬼都搞不清楚,拜个什么名目嘛!

    本文来自织梦

    张切切道:出去看看,不就清楚谁关门了么?

    内容来自dedecms

    她这句话似乎有点不怀好意。

    织梦好,好织梦

    叶告怂恿的道:对呀对呀,出去看看嘛。 copyright dedecms

    罗白乃没好气他说:那你去吧!

    织梦好,好织梦

    叶告道:我要照顾老鱼。我要是出了事,他怎么办?他要是出了事,公子可骂死我了!

    copyright dedecms

    叶告其实并不怕鬼,四憧中最不信邪的就是他。 织梦好,好织梦

    但他这个人一向容易附和人,胆气也不算太大,能够不领先做事,他从不争先。 dedecms.com

    一般人错以为胆大的人就一定不怕鬼,其实有很多人够胆子杀人放火冒险,但却还是怕鬼畏神的。一般人也错以为脾气火爆的人也一定胆大,其实,脾气臭的人动辄发怒,但易怒的人也不见得便大胆勇敢。

    内容来自dedecms

    叶告就是一例。不过,他爱附和的是外人,对同门师兄弟,他倒老爱争辩不休,驳到底。当然,给人迫急了,麻烦已扛上了,他也会迫出豪气勇色来的。 copyright dedecms

    张切切望向何梵。

    内容来自dedecms

    何梵胆小。 内容来自dedecms

    他连忙引用前例,抗声道:我要照顾小余。 dedecms.com

    现在,张切切,何梵、叶告都望向铁布衫。 dedecms.com

    这里的男性不多,做这种事,总不好支派女的出去干。 织梦好,好织梦

    铁布衫守在杜小月床前,纹风不动,看来,谁也请他不动。大家便一个又一个的转睛望向罗白乃,好像他就是一个真命大子似的。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只觉鼻头发痒:依我看嘛,就算是鬼吹了风,也只是把它自己关在门外。我们人在里边,它在门外,它有它的天地,我们有我们的世界,人有份,鬼有归,如此刚刚好,大家互不侵犯,我们又不想拜见它那张鬼脸,又何必开门去找鬼麻烦呢!

    织梦好,好织梦

    他总有一番道理。 本文来自织梦

    张切切嘿嘿冷笑。 copyright dedecms

    罗白乃怕大家再叫他开门捉鬼,连忙转了个话题:如果外面有鬼,它没有进来,我们就不必管它。要是外边不是鬼,我们更何必理他!所谓:人不犯鬼,鬼不犯人。不如,我们转个有趣的话题,让大家动动脑筋,猜估一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李青青倒有兴致:是什么有趣话题儿?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笑嘻嘻地道:我们大家来猜一猜:外面的是人是鬼?绮梦客栈发生了那么多怪事,跟疑神峰上闹鬼,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鬼还会出现,它下一次,会在哪里出现?用什么形貌出现?又在洗澡?还是磨刀?抑或又是闹得酷似孙老板的娘亲,在这儿晃过来,又晃过去?它到底为什么要化身为孙老板的娘亲呢?它会不会真的是孙老板的娘!?

    本文来自织梦

    他的话没说完,已嘘声四起,反应不一但肯定热烈。

    dedecms.com

    本来好奇的李青青,第一个苦着脸:我才不猜鬼,有什么好猜的!

    内容来自dedecms

    言宁宁也抗声道:我们再也不要谈鬼了,好不好! dedecms.com

    何梵也反对最烈:这儿还不够阴森恐怖吗?还要谈玄说鬼,我看不好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大家都七嘴八舌,无非都想避开鬼这话题。杜小月的身子更瑟缩了一下,快全都缩人被窝里去了,只一对水灵灵,乌溜溜的眼珠,露在外边。叶告哼哼卿卿地道:鬼有什么可怕说说也元妨,谈鬼色变,胆子忒也大小了吧!他无疑要充大人,更显示勇色豪气。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看大家不想谈鬼,有点下不了台,只好先硬个头皮来个引子:讲鬼故事决不是坏事,总好过真的撞鬼! 内容来自dedecms

    谈到撞鬼,大家都变了脸色,为之哗声。 本文来自织梦

    也许,多谈些鬼话鬼事,讲着讲着习惯了,也就不那么怕鬼了呢!罗白乃试图争取大家支持他讲鬼,你别空口讲鬼话,没意思,我们不妨猜测一下,下次鬼在哪儿冒出来,最吓人的方式是什么。一旦讲开来了,心里有了防卫,万一鬼真的用这种形态显现,也许,就不那么恐怖了,那可是大大的好事哪!可不是吗?

    织梦好,好织梦

    他可越说越来劲,发挥他丰富的想像力:譬如说,如果真的有鬼在门外,它会用何种方法进来,才让我们受到最大的惊吓呢?哈哈,哈哈。 dedecms.com

    他在哈哈的时候,心中也有点虚慌,同时也在构想。 内容来自dedecms

    它已经进来了。

    本文来自织梦

    一个声音幽幽的道。 dedecms.com

    大家不觉毛骨惊然。

    内容来自dedecms

    它已跟我们这儿的其中一人,合为一体,所以,它已经进来了。

    copyright dedecms

    那语音怯生生的,可是说话理路,十分清楚:

    本文来自织梦

    如果你发现我们其中有人的眼瞳是绿色的,那么,就是它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柔弱的语音把话说得飘忽忽的,像一团雾气: dedecms.com

    如果你看到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绿色的,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所有的人都给鬼上了身,只剩下你是人;二是你自己就是一只鬼,所以看谁都不是人。

    织梦好,好织梦

    说这番话的,是仍窝在被里只露出半截身子的杜小月。

    copyright dedecms

    2.它已经进来了 织梦好,好织梦

    说话的是杜小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大家都没想到她竟会一开口就说这种话。 本文来自织梦

    大伙儿心里都不得不承认: 织梦好,好织梦

    如果有鬼,大家正讨论它的时候,它已经进来了,形同是在跟鬼讨论鬼的事,这是最可怕的了。

    copyright dedecms

    更何况小月提供了另一个可能:自己变成了鬼,还不知道自己是鬼!

    织梦好,好织梦

    大家脸色都有点发青。 织梦好,好织梦

    外面猿啼阵阵,其声凄楚。

    内容来自dedecms

    还是罗白乃第一个打哈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幸好那摄青鬼不在这里!

    dedecms.com

    但大家都没有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大家都在看着他。

    织梦好,好织梦

    不,是在看着他的一双眼睛! copyright dedecms

    尤其是张切切。言宁宁。李青青,还有叶告与何梵。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看着他。 内容来自dedecms

    目不转睛。 copyright dedecms

    有的张口,有的结舌,有的面面相觑,总之,都很惊讶的样子。 dedecms.com

    罗白乃只觉头皮发炸,心中发毛: 本文来自织梦

    莫不是,自己的眼睛!? 内容来自dedecms

    只见,叶告跟他点点头,眼中布满了同情。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却见,张切切对他摇了摇头,脸上显出了杀气。

    内容来自dedecms

    他连忙去看何梵。 本文来自织梦

    何梵却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至少,是不敢与他双目对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可急了。

    本文来自织梦

    他用眼睛搜索杜小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杜小月却又用被裳遮住了颜脸。

    内容来自dedecms

    只听言宁宁严肃的一个字一个字的道:不错,它已经进来了,它就附在

    本文来自织梦

    罗白乃只觉连双脚都开始发软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就在这时候,忽闻噗地一声。

    内容来自dedecms

    李青青原来一直咬住下唇,现在忍不住,憋不下来了,噗地笑了出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一笑开了,大家都忍不住了,纷纷指着罗白乃,有的跺足,有的捧腹,大笑不已。 dedecms.com

    哈哈哈哈哈 内容来自dedecms

    你看他,吓成那个样子!

    本文来自织梦

    他以为他真的变鬼了!

    织梦好,好织梦

    不,他是活见鬼了! copyright dedecms

    他那么怕鬼,却胆敢建议大家讲鬼故事!

    copyright dedecms

    要不是青青忍不住笑,我看他要吓得裤裆子都湿了呢! 织梦好,好织梦

    愤怒又使罗白乃涨红了脸。

    织梦好,好织梦

    原来是给人捉弄了!

    dedecms.com

    他决心要做出些大胆事儿,让大家刮目相看,不敢再小觑他,为此,他甚至不惜去捉一只鬼回来耀武扬威一番。 dedecms.com

    可是,他现在却羞愧得不知往哪里钻好。

    copyright dedecms

    鬼吓人,通常只有几种方式,这次又是杜小月解了他的窘,罗小哥儿刚才说的对:如果能够归纳鬼出没的方法,的确可以有备元患,而且减少惊惊。 copyright dedecms

    罗自乃的脸又涨了一个通红。 本文来自织梦

    他这回是感激。

    织梦好,好织梦

    鬼吓人,是因为我们是人,它是鬼。人相信人死了才变鬼,而且,死得愈惨、愈冤的人才会变成冤魂。厉鬼。在心理上,人不想死,对死后的世界完全无知,所以更不想遇鬼,因为,见鬼仿佛就差不多等同于死,人都是怕死的,这是怕鬼的原因之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说话的人居然是小余。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原来他已醒来。

    dedecms.com

    他好转得很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一旦能复原,客栈驻守的人尤疑又添强助,所以大家都很高兴。 copyright dedecms

    鬼吓人,是因为它样子恐怖,而且,人完全不知道如何对付它,仿佛,它法力元边,手段诡异,不像人,武功再高,也有套路,我们因为不知道鬼用什么手段对付我们,所以我们才特别怕它我们对未知的东西,都因陌生,不懂而感到害怕。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次说话的是老鱼。

    织梦好,好织梦

    他也恢复过来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好像在跟小余比看谁快复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有他们两人在,守客栈的阵容自然大壮。

    dedecms.com

    我看,鬼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倏然而来,倏然而去,就是因为它名副其实的神出鬼没,失惊无神的出现,我们没法在心里准备好,所以乍然遇上可怕的事物,难免会给它吓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番话是言宁宁说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于女子中,无疑以她思路最清晰,冷静,但却没有张切切的大开大阎、杀着凌厉。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这时已恢复个七七八八了,刚才给粮过,无论如何,都得要挣回点面子:我说哪,鬼之所以吓人、可怕,不外你们说的那三点。所以,只要我们一不怕死,二不怕它丑,三随时准备见着它那就没有啥可怕了,对不?

    内容来自dedecms

    没人反应。 织梦好,好织梦

    人人都看着他,似笑非笑。

    dedecms.com

    这次,罗白乃可不受骗了:看我干啥?又唬我不成?本少侠早已心里准备好了,管它摄青鬼吊颈鬼索命鬼吱牙鬼尤头鬼长舌鬼活见鬼,有本事就尽管放鬼过来吧,本少侠可不怕 织梦好,好织梦

    大家仍不发话,仍看着他。

    本文来自织梦

    不,是看着他背后,欲言又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罗白乃于咳一声,大刺刺地回身,一面道:你们别重施故技了,罗少侠我哇!

    本文来自织梦

    他大叫了哇的一声,拳打。脚踢,跨步。飞弹,跌跌撞撞斜扑出八九步,这才立定桩子,但一颗心几乎已吓飞出口腔外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原来,他后面真的有一只鬼。

    内容来自dedecms

    那鬼,就一直无声无息的站在他后面。 copyright dedecms

    那是铁布衫。 dedecms.com

    以及他的臭味。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罗白乃而言,铁布衫只是一只鬼:无声鬼。 织梦好,好织梦

    他甚至比鬼还可怕。 dedecms.com

    至少比鬼更臭。 copyright dedecms

    罗白乃更怕的是他的眼神。

    织梦好,好织梦

    他的眼没有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只深邃。

    织梦好,好织梦

    深,深不见底。 内容来自dedecms

    遂,遂无边际。

    dedecms.com

    你只要望上一眼,就仿似掉进了深渊,失去了重心,也浑无重力,一直坠落到不知往哪儿去。

    本文来自织梦

    这一对眼睛,不像人的眼,像在眼球上涂了层雾影,而这层影子,却比井还深,比夜还沉。

    织梦好,好织梦

    你只要看他一眼,就像给蛆虫咬了一口,而且是直叮在你心口里。 本文来自织梦

    罗白乃的心口现在就是在发痛,好像是着了一记痛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的心犹在怦怦怦的跳,撞击着自己的胸臆,他用手捂着它,强抑住难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但白说,对罗白乃而言,只怕宁可遇鬼(尤其是漂亮的女鬼),也不愿跟这似人非人的怪物对峙。对视!

    织梦好,好织梦

    对罗白乃而言,铁布衫简直是他的克星,仿佛上辈子吃过他的大亏,这辈子还要受他的摆布! 内容来自dedecms

    鬼,你还可以不怕。

    本文来自织梦

    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见鬼也不惊。

    dedecms.com

    但如果你见到的是克星,只要克星一来你就霉运不断,真轮不到你不惊!

    copyright dedecms

    罗白乃就是这种想法。 本文来自织梦

    山外那边的惨烈啸鸣,一声起一声伏,不知是禽是兽?是人是鬼?

    织梦好,好织梦

    3.同样的梦,同样梦里的女鬼 本文来自织梦

    我看铁拔他没什么恶意,杜小月幽幽他说,他只要告诉大家:就算你不怕死,不怕丑,不怕意外,但你还是会害怕因为人天生就有怕的感觉。 本文来自织梦

    然后,她低声说了一句:正如爱一样。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何梵很同意:怕是一定会怕的了。如果说,外面有人敲门,我只剩下一个人,开门一看,原来是只鬼我就一定会怕到不得了。

    dedecms.com

    李青青接道:就算不只我一个人,大家都在,只要是鬼,我都吓死了。 本文来自织梦

    张切切道:别的不说,我现在一个人如厕。沐浴,乃至到厨房去弄点吃的,想起胡氏姊妹发生的事,我都心慌慌的哪! 内容来自dedecms

    连她这么个肥大的女人,居然也怕。

    copyright dedecms

    你就别说了,言宁宁道:我连打开箱子,走过暗处,听到猿曝,都感到骇怕呢! copyright dedecms

    李青青犹有余悸的道:那一次,我们整个客栈的人都做同样一个噩梦,同样梦见梦里的女鬼,我觉得,光是这样的梦,已够可怕了。

    dedecms.com

    一个小姑娘本来好好的,上一刻还在为大家烧菜,张切切眼里也显出了畏怖之色,然后,忽然间,她就用切菜的刀,一刀一刀来别下自己身上的肉,刀刀见骨,直到扎死自己为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也许这是我亲眼目睹的,所以分外深刻。张切切说,当时我吓得脚都软了,心都乱了,一时间还真夺不下她的刀来。

    内容来自dedecms

    像张切切那么一个看似横蛮尤惧的妇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居然也像李青青,何梵一样,脸上流露惊惧之色。

    本文来自织梦

    轮到罗白乃了。

    copyright dedecms

    我觉得,一直有一只鬼在你左右、在你附近,可是你一直不知道它是谁?在哪里?要什么?想干什么?这点最是可怕/罗白乃舔舔于唇,说,我觉得那鬼始终都在这客栈里,不离不弃,这点最让人不安。说不定,冲凉的时候舀水,一舀盛起个人头来。说不准,小解的时候,一撒,就撒在鬼身上了。说不好,照镜于的时候,一照照到另一个人在镜前。说不准,睡着了之后,床底下有另一具女尸,也是这样躺着 织梦好,好织梦

    他越说,自己越怕。说着说着,竞说不下去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叶告也附和说:是呀是呀,床底下有女尸,那还不怎么,怕只怕一觉惊醒,身边有一具生了虫,钻着蛆的尸体,那可更 织梦好,好织梦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应该表现自己的勇气,叶告马上把语锋一转:哼,嘿,那时,我一脚先把它踢到床底下去! 内容来自dedecms

    大家都知道他逞强,嘘声四起,张切切故意问:好,你把它踢下床了,那你呢?难道还能在爬满了虫和滋生着尸蛆的榻上赖着再睡个回龙觉不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叶告只好死撑下去:我?当然一跃而起啦!

    内容来自dedecms

    那你最好照照镜子。言宁宁冒出了这么一句。

    内容来自dedecms

    怎么说?叶告有点不明所以。

    内容来自dedecms

    你一照镜子,就会看到一张腐烂了、长着蛆虫的脸,言宁宁诡笑道:你自己才是那只鬼。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说着说着,竟说上瘾了。

    copyright dedecms

    该小余说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我给鬼咬了一口,连它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才恐怖。 织梦好,好织梦

    老鱼的话更简单。 本文来自织梦

    公子上猛鬼庙,我们却窝在这里讲鬼活,什么忙都帮不上,我觉得很恐怖。 内容来自dedecms

    客栈外传来了气若游丝的呜呜之声,也不知是鬼哭,还是神号。 copyright dedecms

    他们都望向铁布衫。

    copyright dedecms

    只他还没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也不知他会不会说。

    本文来自织梦

    大家看他不知死活当真是:不知他死了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都打算放弃要他说话了,正在这时候,他却沙哑着语音,说:一个人半死不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心死人活,那是最恐怖的事。 dedecms.com

    这几句话,听得大家心里一沉,不知他说的是他自己,还是另有所指。

    dedecms.com

    我却常常看到一些事,一些景象:我们现在住的地方,甚至是跟一些幽灵一起住。 织梦好,好织梦

    他们正以为发言已告一段落了,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很少说话的杜小月,忽然又开始说话了:他们能看见我们,我们却看不见他们,除非,他们有意要让我们看见。 本文来自织梦

    你说的幽灵罗白乃忍不住间,是不是鬼? 内容来自dedecms

    杜小月点点头,眼光变得幽幽的,悠悠的,飘飘的、也漂漂的:所以,你若打开衣橱,说不定真有个腐烂了的尸身在那里。你在地上拌一个跤,原来一具尸体躺在那儿。你坐在这儿,头上湿湿的,以为下雨,一摸,才知是血,原来上面有具尸体伏在那儿。 dedecms.com

    大家听着听着,觉得头上也有点湿湿的,望望上面,又看看地上,心里都有点毛毛的。

    织梦好,好织梦

    就是这样,是它要你看见,它的形体在那儿,你才看得见,也就是说,它影响了你的直觉,你的敏感、你的耳眼鼻舌身意识了。杜小月谈起鬼来,居然娓娓道来,头头是道。

    内容来自dedecms

    然后,有个声音,在喊你上楼,你上了楼梯,跟着声音转,来到一个从未开启过的房间之前,才发现,这声音是响自心头的然后,灯火全灭了,有个人巍巍颤颤的爬上了楼梯,一路摸索到你近前,你以为他是自己人吓唬,一扯,才发现他是断了头!杜小月好像梦魔一般的语音,在大家耳际心间飘浮着: 织梦好,好织梦

    或者,门外有个熟悉的语音,一直都在呼喊你,在召唤你前去你打开门,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直走走到那口井前,往下望去,黑黝黝,深迭逢的井里,也有人刚好抬头,仰面向你望来,雪白的身体,还在磨着刀哪

    本文来自织梦

    听到这里,大家不禁都毛骨惊然起来。

    织梦好,好织梦

    正好,山那边传来激烈而凄楚的曝叫,像是狼猿吠月,又似山枭夜啼,而楼上也似有若元,隐隐约约的传出了哀号与凄呼,相互应和。 织梦好,好织梦

    李青青靠近了言宁宁,而何梵凑近叶告,罗白乃也趋向叶告,叶告却悄悄往小余、老鱼那儿靠拢。

    内容来自dedecms

    张切切吱牙算是笑了笑,又用肥大的舌尖舔了舔鼻头,强笑道:小月,小月,你身体未复原,别胡思乱想好不好。 织梦好,好织梦

    杜小月眼睛这才忽然回复了过来,神智也像一下子回到了她自己身上,整个人都似虚脱了,复又钻人被窝里,朦朦胧胧的道:我是常常看到这情景也不知不知是不是梦我常常睡不着,都听到有人磨刀一旦睡去,又有人在梦的门外敲门 dedecms.com

    声音慢慢微弱,也渐渐低沉了下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铁布衫凑近杜小月,宽阔的胸膛肩膊,都快要塌了似的。 dedecms.com

    言宁宁喃喃地道:阿田为小月准备沐浴用的水,也弄得太久了吧?

    本文来自织梦

    张切切醒起,张望了一下,道:我上去看看。 dedecms.com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似是猿啼、像是狼曝之声,突然而止 dedecms.com

    然后,笃笃,笃笃笃笃笃,有人敲响了门。 内容来自dedecms

    杜小月说对了:

    织梦好,好织梦

    有人敲门。 copyright dedecms

    真的有人在敲门。

    织梦好,好织梦

    荒山野岭,有人敲门。

    内容来自dedecms

    敲门的,可是不是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时间:2018-07-22 21:43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