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铁布衫 第二章 井底之花

    1、嘭,嘭嘭,嘭嘭嘭……

    “来呀……你过来呀……来救我呀……我等你已经多时了……快过来呀……”

    外面的声音,传自井里,仍在断断续续声声呼唤。

    就是因为传自井中,所以,声音才会回旋不已,听来更加扭曲诡异。

    店里的人却不止毛骨惊然,也剑拔弯张。

    他们耳里在听着来自外边的凄唤。

    但却紧盯住店里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床上的女子——

    杜小月。

    这时候,店里只剩下五个人:

    在被裳里的杜小月。

    守护在小月身旁大山般的铁布衫。

    然后就是罗白乃。叶告。何梵等三人。

    何梵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叶告则连眼都绿了。

    但气急败坏的是罗白乃。

    他所指出的:“她所说的。预测的。幻想的,全都一一发生了。”使叶告和何梵这才意识到:这是真的!他们刚才所经历的种种恐怖事端,莫不是杜小月先前在闲谈时所想象出来的,然而却一一发生了!

    ——到底社小月是人还是魔?

    她看似纯真如幼女,纯洁如处子,但究竟她是鬼怪?还是妖女?

    看到杜小月眼颊上流露出来凄恻的神情,何梵在慌惶中难免有点不忍,故而忍不住为她申辩:

    “你别胡说!刚才的事,可能是巧合,可能是推论,恰好都发生了而已!你别武断诬人。”

    “我没有诬告她。”罗白乃仍然激动,“她怎么能预知未发生的事!”

    叶告也挺身为楚楚可怜的杜小月说话:“她一直都在这里,能做出什么事来!你不能冤枉人。”

    何梵大力支持他的意见:“对呀!不能冤枉无辜。”

    罗白乃气急了,指手画脚的道:“她无辜?那你叫她站起来看看!”

    叶告看了看杜小月,只见她更往被窝里缩,便一句顶了回来:“你凭什么要她站起来?

    她躺得好好的,身体又不舒服,为什么你偏要她站起来!?”

    何梵附和道:“对呀对呀,你怎么硬要一个小姑娘从被窝里站起来让你瞧?”

    罗白乃大声道:“我不是要看她。我刚才已偷看过她了。绮梦姑娘跟大家转述二上猛鬼庙时,我不是笑着调侃大家是交换惊吓的心得吗?那时,我把轻松话儿说了一半,忽他说不下去了,你们还骂我破坏气氛。其实我不是说不下去,而是心里恍馏了一下。也许,那时大家都专注在听梦姐和张大妈叙说遇险撞鬼的事,没留意到她……她也没注意到,被裳正滑落下来了,我一直都注意着她,忽然瞥见——”

    叶告气得歪了鼻子:“好哇,你这小色鬼!人家在说险死还生的事,你却老在留意人家被里裳中的身子,看我回报公子之后,大家怎地收拾你!”

    “是呀是呀,你这色魔,”何梵见杜小月开始轻位,那满身裹满绷带的铁拔,还拦在床前,一付怕人欺负她的样子,于心不忍,便帮着叶告骂罗白乃,“老是趁人之危,偷窥捡便宜,还欺负人家小女孩!”

    罗白乃火冒八丈,指着他自己的鼻尖道:“我是这种人么!?——你们也认识我好些时候了,我会是这种人么!”

    叶告一句就答了下去:“是。”

    罗白乃气极了,反而不那么怕了,他转望向何梵求支援:“你看你看,咱们还刚刚一起患过难哪!我还救过他的命呢!你居然这般看我——他也不问一问;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叶告截住他的话:“被装里能看到什么!说出来沾污了少爷我的耳!”

    何梵禁不住附和了一句:“对,看的不羞,听的也臊——喂,你到底看到什么宝儿了?”

    “花。”

    罗白乃答。

    只一个字。

    “花!?”

    这回是叶告和何梵一起重复了这个字,因为都听不明白,大概,是以为罗白乃发花痴了!

    ——被窝里怎么会有花!

    那可是杜小月的下肢啊,难道小月的下身铺着鲜花不成?

    “你发花痴!”叶告忿忿,“你贪花好色,给花冲昏了脑袋!”

    “我也以为自己眼花,但我已不止七次看到。”罗白乃一急一气,量词又出问题了,“之前,我居高临下,在楼梯跟你l=白侃,也瞥见小月姑娘的下身好像有点……那一段,我本来正说到威风处,八花八门六十四行,我大都有精有专,小月姑娘还嗤地一笑,算是支持我,我正高兴,却也因为这个发现而几乎说不下去了,你们却两点也没觉察出来。”

    何梵见他说得认真,不觉也将信将疑起来:“你是说真的?”

    叶告没好气他说:“要是他说的是真的,刚才他发现蹊跷的时候又不一早说明!”

    罗白乃苦着脸道:“那时候,她说的话还没一一应验,我只纳闷裳内何来那么多花?我从来……从来没想过,小月姑娘可能是一个……妖女!”

    “你说小月姑娘下……被下藏花,那又有什么不对?她又不是藏兵器!那就像井里种花一样,虽然诡异,但又没惹着谁!”

    叶告粗着脖子吼道:“你——你敢再侮辱小月姑娘,我……”

    这下子,罗白乃和何梵都同时发现:叶告似乎对杜小月相当好感,好感已到了他不相信任何对杜小月不利的话。

    何梵一面疑窦丛生,一面打着圆场:“井里的花,被窝的花,还不都是一样?没给我们惹祸便好!现在外面大敌当前,鬼声叫个不停,老鱼小余他们全部不见踪影,大家应该专心对敌才是。”

    他语音一转,向杜小月朗声道:“不如,小月姑娘你就打开被窝,站起来一下,以释大家之疑。”

    他忽然转舵,主要原因是因为他觉得有件事,他也依样看不顺眼:

    铁布衫原本护在杜小月的床前,一付忠心耿耿的样子,他也为之感动。

    但后来他发现铁布衫靠得太近了:

    近得他那肥大厚重的臂部,几乎也完全挨在杜小月的双腿旁,甚至可以说简直是:整个屁股都坐了上去。

    为此,何梵觉得碍目,而且暖昧。

    很为杜小月抱不平。

    所以,他也提出了这意见。——其实,与其说何梵也想印证一下杜小月是不是下身铺满了鲜花这无聊事,不如说,何梵只想先把铁布衫这庞然大物从杜小月身边支走。

    就算支不走,支开一些也好。

    所以他才提出了这建议。

    只闻铁布衫自喉头里低吼了一声,重裹厚布的眼眶内,发出困兽反噬般的怒芒。

    何梵就知道一定过不了铁布衫这一关。

    ——如果铁布衫执意不肯,他可也真想不到办法能解决这个硕大。恐怖,且一直都摸不清底细的巨汉。

    就在这时候,忽然,大家都感觉到有些异样。

    叶告望向何梵。

    何梵看着罗白乃。

    罗白乃则看向叶告。

    三人都变了脸色。

    然后,只听“喀喇喇。骨碌碌”一阵连响,“卜”的一声,原来是桌上一支酪了墨的笔,跌落下地面去。

    三人这才察觉,那最靠近门边的桌面上写了两行字,但因太黑不知写的是什么。

    之后,大家又听到一些响声,自很远传来,像是鼓声。

    不过,你细听辨后,仿佛不是传自远处,而是在地底内震荡上来。

    再着意的听,那沉重的声响,竟似从心房内传来!

    三小面面相觑。

    接着下来,他们便看见桌上的砚上的墨汁颤动,一下一下的,紧跟着下来,是竹筒里的筷子一齐在颤动,发出轻微而渐次密集的碰击声响,喀喇喀喇的……

    ——莫非是地震?

    喳。

    喳,喳。

    喳,嚷,喳……。

    一声,一声,又一声。

    且逐渐迫近。

    三少依然是你看我,我看你,就连铁布衫,也站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像一头亘古以来的怒兽,还弓其背。张其牙、怒其爪,瞪其目,准备迎击。撕裂来敌。

    杜小月目中也充满茫然与惶惑的神色。

    ——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是妖?还是兽?怎么仍未出现,便有一股煞气,迫人而来,而且,就像巨灵神一样,引发了群山咆哮,万兽回响,就连那井底的怪声,也给挫杀于无形。

    1、嘭,嘭嘭,嘭嘭嘭…… 内容来自dedecms

    “来呀……你过来呀……来救我呀……我等你已经多时了……快过来呀……”

    内容来自dedecms

    外面的声音,传自井里,仍在断断续续声声呼唤。 本文来自织梦

    就是因为传自井中,所以,声音才会回旋不已,听来更加扭曲诡异。 copyright dedecms

    店里的人却不止毛骨惊然,也剑拔弯张。 copyright dedecms

    他们耳里在听着来自外边的凄唤。

    copyright dedecms

    但却紧盯住店里的一个人:

    本文来自织梦

    那是一个床上的女子——

    内容来自dedecms

    杜小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时候,店里只剩下五个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在被裳里的杜小月。

    copyright dedecms

    守护在小月身旁大山般的铁布衫。

    本文来自织梦

    然后就是罗白乃。叶告。何梵等三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何梵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内容来自dedecms

    叶告则连眼都绿了。 dedecms.com

    但气急败坏的是罗白乃。

    本文来自织梦

    他所指出的:“她所说的。预测的。幻想的,全都一一发生了。”使叶告和何梵这才意识到:这是真的!他们刚才所经历的种种恐怖事端,莫不是杜小月先前在闲谈时所想象出来的,然而却一一发生了!

    copyright dedecms

    ——到底社小月是人还是魔?

    内容来自dedecms

    她看似纯真如幼女,纯洁如处子,但究竟她是鬼怪?还是妖女? copyright dedecms

    看到杜小月眼颊上流露出来凄恻的神情,何梵在慌惶中难免有点不忍,故而忍不住为她申辩: copyright dedecms

    “你别胡说!刚才的事,可能是巧合,可能是推论,恰好都发生了而已!你别武断诬人。” 织梦好,好织梦

    “我没有诬告她。”罗白乃仍然激动,“她怎么能预知未发生的事!”

    织梦好,好织梦

    叶告也挺身为楚楚可怜的杜小月说话:“她一直都在这里,能做出什么事来!你不能冤枉人。” 内容来自dedecms

    何梵大力支持他的意见:“对呀!不能冤枉无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罗白乃气急了,指手画脚的道:“她无辜?那你叫她站起来看看!”

    内容来自dedecms

    叶告看了看杜小月,只见她更往被窝里缩,便一句顶了回来:“你凭什么要她站起来?

    织梦好,好织梦

    她躺得好好的,身体又不舒服,为什么你偏要她站起来!?” 本文来自织梦

    何梵附和道:“对呀对呀,你怎么硬要一个小姑娘从被窝里站起来让你瞧?”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大声道:“我不是要看她。我刚才已偷看过她了。绮梦姑娘跟大家转述二上猛鬼庙时,我不是笑着调侃大家是交换惊吓的心得吗?那时,我把轻松话儿说了一半,忽他说不下去了,你们还骂我破坏气氛。其实我不是说不下去,而是心里恍馏了一下。也许,那时大家都专注在听梦姐和张大妈叙说遇险撞鬼的事,没留意到她……她也没注意到,被裳正滑落下来了,我一直都注意着她,忽然瞥见——” 织梦好,好织梦

    叶告气得歪了鼻子:“好哇,你这小色鬼!人家在说险死还生的事,你却老在留意人家被里裳中的身子,看我回报公子之后,大家怎地收拾你!”

    本文来自织梦

    “是呀是呀,你这色魔,”何梵见杜小月开始轻位,那满身裹满绷带的铁拔,还拦在床前,一付怕人欺负她的样子,于心不忍,便帮着叶告骂罗白乃,“老是趁人之危,偷窥捡便宜,还欺负人家小女孩!”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火冒八丈,指着他自己的鼻尖道:“我是这种人么!?——你们也认识我好些时候了,我会是这种人么!” dedecms.com

    叶告一句就答了下去:“是。”

    copyright dedecms

    罗白乃气极了,反而不那么怕了,他转望向何梵求支援:“你看你看,咱们还刚刚一起患过难哪!我还救过他的命呢!你居然这般看我——他也不问一问;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叶告截住他的话:“被装里能看到什么!说出来沾污了少爷我的耳!” 本文来自织梦

    何梵禁不住附和了一句:“对,看的不羞,听的也臊——喂,你到底看到什么宝儿了?” 织梦好,好织梦

    “花。”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答。 copyright dedecms

    只一个字。 copyright dedecms

    “花!?” copyright dedecms

    这回是叶告和何梵一起重复了这个字,因为都听不明白,大概,是以为罗白乃发花痴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被窝里怎么会有花! 内容来自dedecms

    那可是杜小月的下肢啊,难道小月的下身铺着鲜花不成? dedecms.com

    “你发花痴!”叶告忿忿,“你贪花好色,给花冲昏了脑袋!”

    dedecms.com

    “我也以为自己眼花,但我已不止七次看到。”罗白乃一急一气,量词又出问题了,“之前,我居高临下,在楼梯跟你l=白侃,也瞥见小月姑娘的下身好像有点……那一段,我本来正说到威风处,八花八门六十四行,我大都有精有专,小月姑娘还嗤地一笑,算是支持我,我正高兴,却也因为这个发现而几乎说不下去了,你们却两点也没觉察出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何梵见他说得认真,不觉也将信将疑起来:“你是说真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叶告没好气他说:“要是他说的是真的,刚才他发现蹊跷的时候又不一早说明!”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苦着脸道:“那时候,她说的话还没一一应验,我只纳闷裳内何来那么多花?我从来……从来没想过,小月姑娘可能是一个……妖女!” 本文来自织梦

    “你说小月姑娘下……被下藏花,那又有什么不对?她又不是藏兵器!那就像井里种花一样,虽然诡异,但又没惹着谁!” dedecms.com

    叶告粗着脖子吼道:“你——你敢再侮辱小月姑娘,我……”

    copyright dedecms

    这下子,罗白乃和何梵都同时发现:叶告似乎对杜小月相当好感,好感已到了他不相信任何对杜小月不利的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何梵一面疑窦丛生,一面打着圆场:“井里的花,被窝的花,还不都是一样?没给我们惹祸便好!现在外面大敌当前,鬼声叫个不停,老鱼小余他们全部不见踪影,大家应该专心对敌才是。” dedecms.com

    他语音一转,向杜小月朗声道:“不如,小月姑娘你就打开被窝,站起来一下,以释大家之疑。”

    本文来自织梦

    他忽然转舵,主要原因是因为他觉得有件事,他也依样看不顺眼: 织梦好,好织梦

    铁布衫原本护在杜小月的床前,一付忠心耿耿的样子,他也为之感动。

    内容来自dedecms

    但后来他发现铁布衫靠得太近了: copyright dedecms

    近得他那肥大厚重的臂部,几乎也完全挨在杜小月的双腿旁,甚至可以说简直是:整个屁股都坐了上去。 本文来自织梦

    为此,何梵觉得碍目,而且暖昧。 本文来自织梦

    很为杜小月抱不平。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他也提出了这意见。——其实,与其说何梵也想印证一下杜小月是不是下身铺满了鲜花这无聊事,不如说,何梵只想先把铁布衫这庞然大物从杜小月身边支走。

    织梦好,好织梦

    就算支不走,支开一些也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所以他才提出了这建议。

    dedecms.com

    只闻铁布衫自喉头里低吼了一声,重裹厚布的眼眶内,发出困兽反噬般的怒芒。

    织梦好,好织梦

    何梵就知道一定过不了铁布衫这一关。

    织梦好,好织梦

    ——如果铁布衫执意不肯,他可也真想不到办法能解决这个硕大。恐怖,且一直都摸不清底细的巨汉。 内容来自dedecms

    就在这时候,忽然,大家都感觉到有些异样。 本文来自织梦

    叶告望向何梵。 本文来自织梦

    何梵看着罗白乃。 dedecms.com

    罗白乃则看向叶告。 本文来自织梦

    三人都变了脸色。

    织梦好,好织梦

    然后,只听“喀喇喇。骨碌碌”一阵连响,“卜”的一声,原来是桌上一支酪了墨的笔,跌落下地面去。 织梦好,好织梦

    三人这才察觉,那最靠近门边的桌面上写了两行字,但因太黑不知写的是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之后,大家又听到一些响声,自很远传来,像是鼓声。

    dedecms.com

    不过,你细听辨后,仿佛不是传自远处,而是在地底内震荡上来。

    织梦好,好织梦

    再着意的听,那沉重的声响,竟似从心房内传来!

    织梦好,好织梦

    三小面面相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接着下来,他们便看见桌上的砚上的墨汁颤动,一下一下的,紧跟着下来,是竹筒里的筷子一齐在颤动,发出轻微而渐次密集的碰击声响,喀喇喀喇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莫非是地震?

    内容来自dedecms

    喳。 dedecms.com

    喳,喳。 织梦好,好织梦

    喳,嚷,喳……。

    本文来自织梦

    一声,一声,又一声。

    dedecms.com

    且逐渐迫近。 本文来自织梦

    三少依然是你看我,我看你,就连铁布衫,也站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像一头亘古以来的怒兽,还弓其背。张其牙、怒其爪,瞪其目,准备迎击。撕裂来敌。

    本文来自织梦

    杜小月目中也充满茫然与惶惑的神色。

    织梦好,好织梦

    ——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是妖?还是兽?怎么仍未出现,便有一股煞气,迫人而来,而且,就像巨灵神一样,引发了群山咆哮,万兽回响,就连那井底的怪声,也给挫杀于无形。 本文来自织梦


    时间:2018-07-22 21:46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