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铁布衫 第三章 没公道才教人悟道

    1、爬

    无情所指之处,习玫红凭借着昏暗的油灯望去,竞是愈来愈狭窄,窄得甚至只容一个瘦小的躯体爬行。

    无情望望习玫红。

    习玫红也看看无情。

    幸好,他们两人,身体都很纤小。

    无情估量了一下子形势,路走到这头,已没有路了,惟一的路就是这窄窄的雨道,只不过,不知有多深多长,往后会有多宽多窄。

    要不,就退回去,重头找过路;要不,就往这狭道里钻,以期钻出一条路来。

    习玫红问出了无情心里的疑惑:“往回走?”

    无情摇摇头。

    “为什么?”

    “后退不一定仍有路,”无情道:“说不定,厌道后面就是大路。”

    习玫红道:“我也是这样想,只不过,要走这一段,得要爬行,方才能通过,要是窄道里有埋伏,或是出口处有人伏击,那就危险极了。”

    无情道:“所以,我们两人中,有一人应该要留下来,另一人为他把风。”

    习玫红抚掌笑道:“我们真是所见略同,所以,你留下来,我走这一趟。”

    无情忙道:“不不不。这次你该让我这残废人有大显身手的机会。爬行这狭道,我可比你更恰当。”

    习玫红完全不同意:“这你就不对了,你若要走这一段,至少要先弃轮椅,那可太冒险了。万一,前面没有路了,又怎么退回来?就算前面有路,你弃了轮椅,又怎么往前行?大捕头莫不是笑本姑娘肥胖痴钝,爬不来这短短的一段路么?”

    无情道:“当然不是。我连人带椅,是断断过不去,但轮椅和人分了开来,要过去并不难。”

    习玫红这回是完全听不明白:“人椅分开?怎么过去?”

    无情自椅底掏出一条乌索来,套紧了轮椅上的几个关节处,道:“我先爬过去,再用这条‘神仙索’把轮椅扯近来。这轮椅是可以折叠的,只要不坐着人,把它折好拉过去,不是件太难的事。”

    习玫红有点为之目瞪口呆,不敢置信,这会到她说:“不不不,这样太辛苦了,也太冒险了,还是让我去走这一趟,开好了路,要前路平安,再叫你过去,好不?”

    无情明显有点不悦:“那你是瞧不起残废人了?”

    习玫红忙不迭的否认,学着无情的语气说:“不不不。”

    无情正色道:“要是你先过去,万一出了事,教我怎跟四师弟交待?”

    习玫红听了,也神色庄重的说:“你用不着向任何人交代,你四师弟是四师弟的事,我的事是我的事,我们两人,互不相连,凭什么又要你来担当!”

    无情还是不能同意:“你是女子,怎能先行涉险……”

    习玫红冷笑道:“那么说,我们的大捕头是打从心底里瞧不起小女子了?一个行走江湖的女子,说什么都还比不上一位行走不便的捕爷了?”

    无情道:“你真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两人暂时沉默了半晌,无情的双耳牵动了一下,习玫红的星眸眨了眨,远处不知是人是猿、是妖是魔,尖曝了一声,久久未消。

    习玫红侧了侧首,忽生一念:“你何不守在这里,替我护法,让我先平安过去了再说?

    这可也是重大责任啊!”

    无情完全赞同:“既然是重大责任,你何不帮我这个忙,在这儿守着我,免得我背后受到攻袭?”

    习玫红说到这里,重重的“吱”了一声,轻轻的跺了跺脚。

    “我是一再劝过你了,是你自己听不进去,要争功,要领先,要充好汉;”她说,“你可怨不得我!”

    无情只平静地道:“承让。”

    习玫红退开一边,才退了一步,又趋前半步,忍不住间:“要不要我帮忙?”

    无情却已离开了轮椅,习玫红正问了这句话,他马上就回答:

    “要。”

    “你说。”

    习玫红马上变得兴趣盎然。

    “你走开一些,别看着我。”无情道:“这才是最大的帮忙。”

    习玫红原以为他会央她搀扶。

    原来不是。

    一一一只要她走开。

    没说得更清楚的意思大概是:最好,走得远远的,省得成为他的负累。

    习玫红脸上黯然了一下。

    离开的时候,她脸上甚至还出现了忿色,还有些许恨意。

    ——好,你不要我帮忙,就看你怎么个下场!

    习玫红可能不知道,无情其实也无可选择。

    因为他一旦离开了轮椅,在这样狭窄的雨道里,前进只有爬行一途。

    爬。

    没有一个男人喜欢爬。

    更没有一个汉子在爬行的时候,能接受有女人在旁边看着他。

    何况,还是他注重的女子。

    习玫红走开去了。

    无情腰间紧系了“神仙索”,试验了一下以腰肋控索的机纽,肯定可行之后,便伏下了肩呷,往前徐徐爬行。

    他一开始,就不停止。

    管他荆棘满途,崎岖满路。

    管他千凶百险,千山万水。

    管他后果如何,前程怎样。

    他一旦开始行程,就不怕远,也不怕苦。

    越爬,顶泥越低,底泥越高,甬道就变得愈窄厌。

    无情只好把头伏低。

    但他并没有减慢他的速度。

    他坚毅的向前爬行。

    他好像嗅出了点什么讯息。

    前路仍一片昏暗,看不到有何出口。

    再走下去,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希望。

    可是无情不停止。

    不稍歇。

    他一旦认定了目标,就不会随便放手、放弃。

    由于他双足不便,所以,已弄得一身、满脸都是黄泥。

    但雨道渐渐宽了。

    顶上似乎拓高了些。

    地下也仿佛下斜了点。

    而且,前面也有了一点微亮:

    尽管只是许微芒,但这时际,一点光亮就是莫大的希望!

    无情目中也绽出亮。

    放着光。

    他爬行更速:

    往那一点光芒迫进。

    有光,就有希望!

    2、没有路才走出路来

    有人说过:本来没有路,因为人走多了,才走出一条路来。

    所以,路是人走出来的。

    同样,就算原来有路,但久无人行,路也就没了。

    为野草所占。

    为荒石所据。

    为世人所遗忘。

    无情怀疑这条路也是这样。

    ——这原是一条路,不知因为什么原故,可能是地形变动,可能是地震断裂,也可能是原来开拓这条路的人忽然死去,或不再来,于是,这条路就给人废置了,遗忘了,加上地壳变动,开采石层,于是越收越窄,障碍愈多,就越无人迹。

    但路还是在这里的。

    而且已愈走愈深。

    渐走渐宽。

    ——本来是没有路的,现在,已成为一条出路。

    路,的确是人走出来的。

    对无情而言,路,还是爬出来的。

    终于到了出口。

    尽管雨道已渐宽,但还是不足以人立,只不过,到了这出处之外,显然才算重新进入了一如刚才下这“地狱”来的光景,至少,是有一盏盏的灯,有一条条的路,有一间间密室。

    无情徐徐舒出了一口气。

    山穷水尽疑元路,动手动脚觅新天。

    ——那所谓出口处,是一个圆洞,大约就只有寻常人体积两倍那么宽。

    不管怎样,总算觅着了出处。

    路,也终于到了尽头。

    一路爬行,如果有埋伏,陷阶,轮椅,轿子均不在他身边,元疑十分凶险,所幸,都平安元事。

    他准备一出得洞口,即行扯动轮椅,通知习玫红,与轮椅一并过来。

    他双手已攀出洞外。

    他的手很苍白。

    手指很秀气。

    有人说:脸色太苍白的人身子不好,男子长得太秀气也不够福气,却不知无情是不是也福分不太足够,以及伤残在身,还屡屡涉险,常常遇劫?

    无情一向都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

    ——除了不良于行,他还身患许多种病。

    由于他常坐着、躺着,所以容易遇寒则手足冰冷,逢热则遍体流汗,大解之时,常流鲜血,怵目惊心。

    有时候,那种麻瘴的感觉,从盘骨以下,直升到上身来,而且:多还凝聚在左颈之下,连左手也常麻木起来。

    他怀疑自己的左手,是不是也迟早会像双脚一样废了。

    因为知道自己不够健康,所以他更急着去办案。破案,专一而集中,甚至不欲掌权。不要升官,连名位也弃之如敝展。

    他只想:既来到这世上,在离开之前,多做几件事,尤其是好事,多救几条命,尤其是好人,多杀几个家伙,尤其是坏蛋,那就不在此生了。

    可是,以他那样的身体,要办成人所不能的艰难事,必须要很坚强。很幸运。很心狠手辣才可行。

    他一向不认为自己幸运。

    所以,他要自己创造幸运。

    他把自己武装得够坚毅,也很防卫,因此人称他为:

    无情。

    他为求公道,追求正义,不惜不讲情面。

    ——因为他是无情。

    终于出来了。

    虽然还是不见天日,但毕竟还是宽阔多了。对于太狭厌的地方,他一直都有一种深重的恐惧感。

    有时,他还有清晰的记忆:自己还囚在母亲窄厌的子宫里,挣脱不出,几乎窒息闷死的感觉,以及,他甚至仿佛记得自己曾给厚重的泥土埋葬在狭窄的坑穴里,在又黑又湿又闷又重的泥层里,等待投胎转世的苦闷:等,等,等……一直都在等,漫长而可怖的等待。

    为什么他会有这些记忆?

    他不明白。

    ——这到底是前世的记忆?还是投胎的印象宁他也不知道。

    所以他也一向害怕在狭窄,挤迫的地方逗留。

    这种感觉不好受。

    他刚才争取要第一个通过这狭坑窄道,不是他的意愿,只是他的职责。

    因为一个约定。

    他必须走这一趟。

    幸好,狭道已到了尽头。

    出口就在前面。

    路在眼前。

    他从洞里挤了出来,深信自己必然蓬头垢脸,浑身泥尘,幸好,一向好干净。讲究仪容的他,不愁有什么人看见。

    但就在他伸首进入出口的一刹那,他却有熟悉的感觉:

    亲切的味道——

    ——熟捻的人!

    还不止一种。

    出口处怎会有人!?

    ——就算有,也只会是敌人,怎会是熟人!

    的确是熟人。

    不但人熟捻,连兵器也非常熟悉。

    那是刀。

    刀就架在他刚伸出来的脖子上。

    刀是握在一个熟人的手里。

    她美貌如花,笑靥可人,正挽了个刀花,刀正架住他后颈,然后俯首看他,眸里充满了调侃和同情,呵气若兰的跟他说:

    “你辛苦了。”

    又说,“这一会,还怕砍你不着?”

    3、当无情遇上玫红

    刀是冷的。

    无情的脸色很白。

    眼色却跟刀锋一样:

    冷。

    刀在她手里。

    她笑靥如花,巧笑情兮。

    她的唇色很艳,眼色很亮。

    她是习玫红。

    她笑着向无情招呼,就好像是今天才第一次遇到他:“你好。”

    无情连头都不点一下。

    ——事实上,他的头连动都不能动,因为刀锋已嵌在他后颈,只要稍为动一下,刀锋就会割入他的颈筋里。

    他只问了一个问题:“你到底是谁?”

    习玫红笑盈盈的道:“我不就是习玫红吗?”

    无情道:“可惜你不是。”

    习玫红带笑问他:“那么,我是谁呢?”

    无情冷冷地道:“你是王飞?还是唐化?”

    习玫红笑嘻嘻的反问:“你说呢?”

    无情长吸了一口气。

    习玫红手中的刀沉了一沉,带笑的警告:“要小心了,你若往后退,这一刀下去,你就只有身体留在坑洞里,头可在外面了。”

    无情闭起眼睛,脸颊仿佛抽搐了一下。

    习玫红又发出了警告,不过仍是带笑的:“暖暖暖,你也千万不要试图挣出洞外,不然,这一刀下去,身首异处,可不是玩的。”

    无情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眸出奇的清亮:“你熟悉这儿的路?”

    习玫红笑着答:“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我先你下来一步,可占了许多便宜。你可没认真听吧?”

    无情淡淡地道:“我现在就听得很认真了。”

    习玫红得意地笑了起来:“不过,好像还是认真得太迟了。”

    “认真永不太迟。”无情道:“只争疏忽不该太早。”

    习玫红倒似有点愕然,喃喃地跟着说上一遍:“认真永不太迟,疏忽不该太早。”

    然后她道:“你好像就犯了疏忽得过早。”她的红唇娇艳若滴。

    无情叹道:“只要是疏忽,永远嫌早。”

    习玫红试探地问:“你现在是不是在后悔?”

    无情道:“后悔什么?”

    习玫红道:“后悔为何要充英雄,争先作护花使者,爬过这甬道来中了我的埋伏?”

    无情道:“如果你要伏击我,你先爬过这儿,等我跟在你后面,也一样出这洞时,再给我一刀,也不一样!”

    习玫红道:“既是一样,你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那就受死吧!”

    无情道:“等一等。”

    习玫红侧起了耳朵,好像要细听什么,细辨个啥,却好像不得要领的样子,随后展颜笑道:“你怕死?”

    “鼎鼎大名的大捕头也怕死?”说着,她格格的笑了起来,不过,持刀的手一点也不颤动,而刀锋依然紧贴无情的后颈。

    无情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想我死?”

    习玫红眯着眼笑了起来。

    她这样笑的时候很可爱。

    很慧黠,而且看似全无机心。

    “因为我想证实:当无情遇上了本姑娘,必死无疑。”她笑笑,笑意很浪,“也许,我只是不许你接近秘密,不给你找出真相。”

    然后她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问的时候,还侧了侧头,好像在聆辨些什么。

    她侧首的样子很好看。

    很灵巧,好像别有心思。

    “没有话说。”

    无情冷峻地答。

    “那就非常遗憾了,”习玫红带着惋惜的神情,“因为我就要杀你了,你却连句遗言也没有。”

    无情道:“我没有遗言,是有原因的。”

    习玫红好奇的剔了剔秀眉:“哦?”

    “因为——”

    就在这一刹,递变骤然发生。

    “嗖”的一声,无情整个人,突然从洞口弹了出来,快如一枚炮弹!

    习玫红断没想到无情能这样飞弹出来。

    ——无情没有内力。

    这点是大家都知道的。

    ——无情双手仍攀在洞口边沿。

    这点习玫红是一直盯死了的。

    ——无情的腿是废的。

    就算不是全废,也断无可能在窄厌的洞内,而且还是维持腹趴在地上的姿势时,颈上还搁着钢刀,居然能这样整个身子像强弯发射的飞矢一般爆弹而出!

    一掠近丈!

    急若星火。

    疾如闪电。

    习玫红的警党性很高。

    她反应极速。

    她一发现不对路,就已经下手。

    出刀。

    一刀砍下。

    但无情的头颅已然不在。

    星花四溅,她那一刀并非砍空,而是砍在一事物上。

    那事物竟牢牢吸住了她的刀。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无情已然还击。

    他身上有四处:左袖、右袖。左胁,右襟,一并发出四道光芒,两白两蓝,一齐打到习玫红身上!

    这下变生时腋,习玫红一刀不着,无情已越至她身后,她手中的刀一时又拔不出来,四件暗器已同时向她打到,而四件暗器之前,又有青光一闪!

    她叫了一声:

    “哎!”

    她的身子突如其来的一躬,然后翻身便倒。

    鲜血,自她身上而淌。

    棋差一着,要付出的是性命的代价。

    算少一步,要面对的是胜败的转移。

    习玫红没有低估无情,她也不是疏于提防,可是,她没料到的是:

    吸住她的刀的是无情的轮椅。

    无情向前爬行,折叠的轮椅经“神仙索”的扯动,也向前移动;而这仙索,并不是靠无情指掌纵控,而是系在无情腰胁间扯动的。

    所以,习玫红似乎也听到了一点异响。

    可是她显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无情是给卡在洞口,但他依然暗使轮椅向前悄悄移了过来,然后,再骤以下身撞开机括,轮椅乍然弹簧发动,将无情的身子,弹了出去,无情亦马上借力掠去,使习玫红一刀斩空!

    同一时间,轮椅前的磁铁摄住了刀,而习玫红就在这刹瞬的错愕问,浑身要害便暴露在无情的暗器之下。

    无情一发击倒了她。

    反败为胜。

    看来,习玫红经这一次是:高兴得太早,疏忽得太利害了!

    4、历经失误,才能顿悟

    无情望着习玫红的尸身,好一会儿,才徐徐地自地面撑起,然后用手牵引,把轮椅自洞口扯了出来。

    扯到一半,大约,折叠的轮椅离无情还有七八尺之遥时,无情停了手,叹了一口气,道:

    “也许,制住她就是了,不该要她的命。”

    只听一个声音道:“她可要杀你。”

    无情也不惊诧,好像一早已知有人在他背后:“杀了她,我们便不会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了。”

    来人道:“检查她身上,多少会知道一些的。”

    无情显然并不同意:“有一点肯定的是:她是位女子。”

    背后的人也静了半晌,大概在体会无情话里的意思,然后才说:“大捕头不便做的事,我可是黑白两道均搭不上的外道,什么事都敢做,翻查女尸,只要能弄出个真相来,我聂青可真百无禁忌。”

    原来说话的是聂青。

    他已回来了。

    刚才,他在无情反击之际,配合出击,骤以“青金破气剑”发动,打中习玫红要害,要她伏尸当堂。

    ——可是,他不是出去联系陈日月和白可儿的吗?

    无情长叹了一声:“没想到,她真的会下手,幸好你早回来了。”

    聂青道:“我一早已料到她会下手。”

    无情道:“哦?”显然,他想听下去。

    聂青道:“因为我猜想,她不会是习玫红。”

    无情道:“何以见得?”

    聂青道:“据我所知,习玫红跟孙绮梦出身于两个天遥地远的地方,两人又分别隶属于两个泅然不同的世家,从来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们两人是相识的。”

    聂青一面说,一面移动了身子。

    无情点点头,他给刀锋压过的后颈,还有很深刻的痛楚感觉---尽管刀锋已不在了,但刀意居然还是在的,这使他很不好受。

    “她们非但相识,而且还是相交甚深,相知甚契。”

    聂青继续前移,离开了原先在无情身后的位置,一面说:“她跟孙老板上猛鬼庙遭遇的事,我怀疑有那几件是真的。孙绮梦还说没道理搬石头来砸她自己的脚,毕竟,她开的客店,不惹事,不闹鬼,不搞出人命,对她只有好处;何况现在死的。失踪的,全是支持效命于她的人。可是习玫红却凭什么来趁这趟浑水?”

    无情道:“闻说是孙绮梦飞鸽传书,邀她来的。”

    聂青这时已走到无情身前,就处身于无情和仍折合着的轮椅之间:“我看,孙绮梦是引狼人室。她大概是请一个信得过的外援来,或替她隐瞒秘密,或替她对付吴铁翼那一帮人,可是,这个人却自有她的打算。”

    无情点点头。他刚才在刀口下,脑袋可真的是一动也不能动,现在好像补偿似的,能动,就动个不已:“能替绔梦保守秘密的,那一定是绔梦的知己;能对付得了吴铁翼的,也一定要是吴铁翼身边信任的人——那聂兄认为她是……”

    聂青半转过身子,对着无情,他的一只眼还在发绿,一只手也在泛着青光:“我看,她可能是唐化,也可以是王飞,甚至是拓跋玉凤也不出奇——但一定不会是习玫红。”

    无情最担心的还是习玫红:“她若不是习玫红,那么,习玫红到哪里去了?”

    聂青对“习玫红”的尸身,远远的看了半晌,这回才正式转过身来,向无情问:“大捕头还是怪我下重手把她杀了?”

    无清叹了口气:“那不能怪你,刚才你若不配合同时出手,而且下的是‘青金破气’重手法,现在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我了。”

    聂青道:“你根本有反击她的能力。你已经暗中扯动轮椅,在你背后一撞,待她刀一落空,就马上予以反击——你只是需要我分一分她的心罢了。”

    无情用手抚着后颈,道:“让她的刀架在脖子上,的确很不好受。这是我的失着,几乎也成了我的遗恨。”

    聂青向习玫红的尸身指了指,道:“历经失误,才能顿悟。她如果没死,也当会后悔为何不彻底让你和你的宝贝轮椅‘燕窝’隔绝。”

    无情否认:“她已很成功的隔开了‘燕窝’和我,她只不知道我可以‘一线牵’的方法,以‘神仙索’腰控轮椅。”

    聂青笑道:“所以她该死。”

    无情道:“那还是死得太早了一些。”

    聂青忽然目光绿意大动,讶然道:“你怎么知道她没死透?”

    无情更为诧愕:“怎么!?她没死去!?”

    聂青用手又指了一指,疾道:“你看,她正在悠悠转醒过来呢!”

    无情探首看去,可是骤变就在这一霎间发生了。

    聂青的脚似是不经意的,实是计算好了,故意踩在“神仙索”上。

    这时候,他用手一指,吸引无情的注意力,骤然发力一撩脚,索缠住了他左足踝,用力一扯,便把无情整个人扯了起来,扑到他怀里。

    剩下的,便容易多了。

    也好控制多了。

    聂青右臂弯箍挟住无情的颈,无情几乎已可以听到自己颈骨呻吟。即将碎裂的声响。

    “给刀架在脖子上,固然不好受,”聂青笑道:“可是,给我的‘青光蓝手’箍住了头,只怕可更难受吧?”

    无情只觉呼吸困难,想要说上一句话,也力有未逮。

    聂青用右手挟住无情颈项,左手则举了起来,对着无情的背门,手掌光平如镜,漾着青骏骏的异光:

    “历经失误是这个假冒习玫红犯的错,”他说,“她和前人的暗算失手,才让我顿悟出对付你这残废儿最好的方法。”

    洞里,充满了他强大。得意的回声。

    1、爬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所指之处,习玫红凭借着昏暗的油灯望去,竞是愈来愈狭窄,窄得甚至只容一个瘦小的躯体爬行。

    dedecms.com

    无情望望习玫红。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也看看无情。

    内容来自dedecms

    幸好,他们两人,身体都很纤小。

    dedecms.com

    无情估量了一下子形势,路走到这头,已没有路了,惟一的路就是这窄窄的雨道,只不过,不知有多深多长,往后会有多宽多窄。 copyright dedecms

    要不,就退回去,重头找过路;要不,就往这狭道里钻,以期钻出一条路来。

    copyright dedecms

    习玫红问出了无情心里的疑惑:“往回走?”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摇摇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为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后退不一定仍有路,”无情道:“说不定,厌道后面就是大路。”

    dedecms.com

    习玫红道:“我也是这样想,只不过,要走这一段,得要爬行,方才能通过,要是窄道里有埋伏,或是出口处有人伏击,那就危险极了。”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道:“所以,我们两人中,有一人应该要留下来,另一人为他把风。” 本文来自织梦

    习玫红抚掌笑道:“我们真是所见略同,所以,你留下来,我走这一趟。” dedecms.com

    无情忙道:“不不不。这次你该让我这残废人有大显身手的机会。爬行这狭道,我可比你更恰当。”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完全不同意:“这你就不对了,你若要走这一段,至少要先弃轮椅,那可太冒险了。万一,前面没有路了,又怎么退回来?就算前面有路,你弃了轮椅,又怎么往前行?大捕头莫不是笑本姑娘肥胖痴钝,爬不来这短短的一段路么?”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道:“当然不是。我连人带椅,是断断过不去,但轮椅和人分了开来,要过去并不难。”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这回是完全听不明白:“人椅分开?怎么过去?”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自椅底掏出一条乌索来,套紧了轮椅上的几个关节处,道:“我先爬过去,再用这条‘神仙索’把轮椅扯近来。这轮椅是可以折叠的,只要不坐着人,把它折好拉过去,不是件太难的事。”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有点为之目瞪口呆,不敢置信,这会到她说:“不不不,这样太辛苦了,也太冒险了,还是让我去走这一趟,开好了路,要前路平安,再叫你过去,好不?”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明显有点不悦:“那你是瞧不起残废人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习玫红忙不迭的否认,学着无情的语气说:“不不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正色道:“要是你先过去,万一出了事,教我怎跟四师弟交待?”

    内容来自dedecms

    习玫红听了,也神色庄重的说:“你用不着向任何人交代,你四师弟是四师弟的事,我的事是我的事,我们两人,互不相连,凭什么又要你来担当!”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还是不能同意:“你是女子,怎能先行涉险……”

    内容来自dedecms

    习玫红冷笑道:“那么说,我们的大捕头是打从心底里瞧不起小女子了?一个行走江湖的女子,说什么都还比不上一位行走不便的捕爷了?”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道:“你真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两人暂时沉默了半晌,无情的双耳牵动了一下,习玫红的星眸眨了眨,远处不知是人是猿、是妖是魔,尖曝了一声,久久未消。 本文来自织梦

    习玫红侧了侧首,忽生一念:“你何不守在这里,替我护法,让我先平安过去了再说? dedecms.com

    这可也是重大责任啊!”

    dedecms.com

    无情完全赞同:“既然是重大责任,你何不帮我这个忙,在这儿守着我,免得我背后受到攻袭?”

    dedecms.com

    习玫红说到这里,重重的“吱”了一声,轻轻的跺了跺脚。

    copyright dedecms

    “我是一再劝过你了,是你自己听不进去,要争功,要领先,要充好汉;”她说,“你可怨不得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只平静地道:“承让。” 内容来自dedecms

    习玫红退开一边,才退了一步,又趋前半步,忍不住间:“要不要我帮忙?”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却已离开了轮椅,习玫红正问了这句话,他马上就回答: 织梦好,好织梦

    “要。” 内容来自dedecms

    “你说。”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马上变得兴趣盎然。

    dedecms.com

    “你走开一些,别看着我。”无情道:“这才是最大的帮忙。”

    copyright dedecms

    习玫红原以为他会央她搀扶。

    内容来自dedecms

    原来不是。

    内容来自dedecms

    一一一只要她走开。

    dedecms.com

    没说得更清楚的意思大概是:最好,走得远远的,省得成为他的负累。

    copyright dedecms

    习玫红脸上黯然了一下。

    织梦好,好织梦

    离开的时候,她脸上甚至还出现了忿色,还有些许恨意。 dedecms.com

    ——好,你不要我帮忙,就看你怎么个下场! copyright dedecms

    习玫红可能不知道,无情其实也无可选择。

    内容来自dedecms

    因为他一旦离开了轮椅,在这样狭窄的雨道里,前进只有爬行一途。 内容来自dedecms

    爬。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没有一个男人喜欢爬。 dedecms.com

    更没有一个汉子在爬行的时候,能接受有女人在旁边看着他。 内容来自dedecms

    何况,还是他注重的女子。 copyright dedecms

    习玫红走开去了。

    dedecms.com

    无情腰间紧系了“神仙索”,试验了一下以腰肋控索的机纽,肯定可行之后,便伏下了肩呷,往前徐徐爬行。 织梦好,好织梦

    他一开始,就不停止。

    本文来自织梦

    管他荆棘满途,崎岖满路。

    织梦好,好织梦

    管他千凶百险,千山万水。

    本文来自织梦

    管他后果如何,前程怎样。

    织梦好,好织梦

    他一旦开始行程,就不怕远,也不怕苦。

    copyright dedecms

    越爬,顶泥越低,底泥越高,甬道就变得愈窄厌。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只好把头伏低。

    织梦好,好织梦

    但他并没有减慢他的速度。

    copyright dedecms

    他坚毅的向前爬行。

    copyright dedecms

    他好像嗅出了点什么讯息。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前路仍一片昏暗,看不到有何出口。 copyright dedecms

    再走下去,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希望。 本文来自织梦

    可是无情不停止。

    本文来自织梦

    不稍歇。 织梦好,好织梦

    他一旦认定了目标,就不会随便放手、放弃。 copyright dedecms

    由于他双足不便,所以,已弄得一身、满脸都是黄泥。 本文来自织梦

    但雨道渐渐宽了。

    copyright dedecms

    顶上似乎拓高了些。

    dedecms.com

    地下也仿佛下斜了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而且,前面也有了一点微亮: 本文来自织梦

    尽管只是许微芒,但这时际,一点光亮就是莫大的希望!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目中也绽出亮。

    dedecms.com

    放着光。 织梦好,好织梦

    他爬行更速: copyright dedecms

    往那一点光芒迫进。 copyright dedecms

    有光,就有希望!

    本文来自织梦

    2、没有路才走出路来

    内容来自dedecms

    有人说过:本来没有路,因为人走多了,才走出一条路来。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路是人走出来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同样,就算原来有路,但久无人行,路也就没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为野草所占。

    本文来自织梦

    为荒石所据。

    copyright dedecms

    为世人所遗忘。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怀疑这条路也是这样。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原是一条路,不知因为什么原故,可能是地形变动,可能是地震断裂,也可能是原来开拓这条路的人忽然死去,或不再来,于是,这条路就给人废置了,遗忘了,加上地壳变动,开采石层,于是越收越窄,障碍愈多,就越无人迹。 copyright dedecms

    但路还是在这里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而且已愈走愈深。

    内容来自dedecms

    渐走渐宽。 内容来自dedecms

    ——本来是没有路的,现在,已成为一条出路。

    本文来自织梦

    路,的确是人走出来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无情而言,路,还是爬出来的。 dedecms.com

    终于到了出口。

    内容来自dedecms

    尽管雨道已渐宽,但还是不足以人立,只不过,到了这出处之外,显然才算重新进入了一如刚才下这“地狱”来的光景,至少,是有一盏盏的灯,有一条条的路,有一间间密室。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徐徐舒出了一口气。 本文来自织梦

    山穷水尽疑元路,动手动脚觅新天。 copyright dedecms

    ——那所谓出口处,是一个圆洞,大约就只有寻常人体积两倍那么宽。

    dedecms.com

    不管怎样,总算觅着了出处。 内容来自dedecms

    路,也终于到了尽头。 dedecms.com

    一路爬行,如果有埋伏,陷阶,轮椅,轿子均不在他身边,元疑十分凶险,所幸,都平安元事。 dedecms.com

    他准备一出得洞口,即行扯动轮椅,通知习玫红,与轮椅一并过来。 copyright dedecms

    他双手已攀出洞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的手很苍白。

    copyright dedecms

    手指很秀气。

    dedecms.com

    有人说:脸色太苍白的人身子不好,男子长得太秀气也不够福气,却不知无情是不是也福分不太足够,以及伤残在身,还屡屡涉险,常常遇劫?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一向都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除了不良于行,他还身患许多种病。

    内容来自dedecms

    由于他常坐着、躺着,所以容易遇寒则手足冰冷,逢热则遍体流汗,大解之时,常流鲜血,怵目惊心。 dedecms.com

    有时候,那种麻瘴的感觉,从盘骨以下,直升到上身来,而且:多还凝聚在左颈之下,连左手也常麻木起来。

    内容来自dedecms

    他怀疑自己的左手,是不是也迟早会像双脚一样废了。

    dedecms.com

    因为知道自己不够健康,所以他更急着去办案。破案,专一而集中,甚至不欲掌权。不要升官,连名位也弃之如敝展。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只想:既来到这世上,在离开之前,多做几件事,尤其是好事,多救几条命,尤其是好人,多杀几个家伙,尤其是坏蛋,那就不在此生了。

    dedecms.com

    可是,以他那样的身体,要办成人所不能的艰难事,必须要很坚强。很幸运。很心狠手辣才可行。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一向不认为自己幸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所以,他要自己创造幸运。

    内容来自dedecms

    他把自己武装得够坚毅,也很防卫,因此人称他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为求公道,追求正义,不惜不讲情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因为他是无情。 本文来自织梦

    终于出来了。

    copyright dedecms

    虽然还是不见天日,但毕竟还是宽阔多了。对于太狭厌的地方,他一直都有一种深重的恐惧感。

    本文来自织梦

    有时,他还有清晰的记忆:自己还囚在母亲窄厌的子宫里,挣脱不出,几乎窒息闷死的感觉,以及,他甚至仿佛记得自己曾给厚重的泥土埋葬在狭窄的坑穴里,在又黑又湿又闷又重的泥层里,等待投胎转世的苦闷:等,等,等……一直都在等,漫长而可怖的等待。 dedecms.com

    为什么他会有这些记忆?

    dedecms.com

    他不明白。

    dedecms.com

    ——这到底是前世的记忆?还是投胎的印象宁他也不知道。 copyright dedecms

    所以他也一向害怕在狭窄,挤迫的地方逗留。

    copyright dedecms

    这种感觉不好受。

    本文来自织梦

    他刚才争取要第一个通过这狭坑窄道,不是他的意愿,只是他的职责。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因为一个约定。 内容来自dedecms

    他必须走这一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幸好,狭道已到了尽头。

    本文来自织梦

    出口就在前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路在眼前。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从洞里挤了出来,深信自己必然蓬头垢脸,浑身泥尘,幸好,一向好干净。讲究仪容的他,不愁有什么人看见。

    本文来自织梦

    但就在他伸首进入出口的一刹那,他却有熟悉的感觉: 内容来自dedecms

    亲切的味道——

    dedecms.com

    ——熟捻的人! 内容来自dedecms

    还不止一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出口处怎会有人!? dedecms.com

    ——就算有,也只会是敌人,怎会是熟人!

    copyright dedecms

    的确是熟人。 copyright dedecms

    不但人熟捻,连兵器也非常熟悉。

    copyright dedecms

    那是刀。

    copyright dedecms

    刀就架在他刚伸出来的脖子上。

    本文来自织梦

    刀是握在一个熟人的手里。 织梦好,好织梦

    她美貌如花,笑靥可人,正挽了个刀花,刀正架住他后颈,然后俯首看他,眸里充满了调侃和同情,呵气若兰的跟他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辛苦了。”

    copyright dedecms

    又说,“这一会,还怕砍你不着?” 本文来自织梦

    3、当无情遇上玫红

    本文来自织梦

    刀是冷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的脸色很白。 copyright dedecms

    眼色却跟刀锋一样:

    织梦好,好织梦

    冷。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刀在她手里。 本文来自织梦

    她笑靥如花,巧笑情兮。

    copyright dedecms

    她的唇色很艳,眼色很亮。

    dedecms.com

    她是习玫红。 本文来自织梦

    她笑着向无情招呼,就好像是今天才第一次遇到他:“你好。”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连头都不点一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事实上,他的头连动都不能动,因为刀锋已嵌在他后颈,只要稍为动一下,刀锋就会割入他的颈筋里。 本文来自织梦

    他只问了一个问题:“你到底是谁?” 内容来自dedecms

    习玫红笑盈盈的道:“我不就是习玫红吗?”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道:“可惜你不是。”

    copyright dedecms

    习玫红带笑问他:“那么,我是谁呢?”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冷冷地道:“你是王飞?还是唐化?” copyright dedecms

    习玫红笑嘻嘻的反问:“你说呢?”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长吸了一口气。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手中的刀沉了一沉,带笑的警告:“要小心了,你若往后退,这一刀下去,你就只有身体留在坑洞里,头可在外面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闭起眼睛,脸颊仿佛抽搐了一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习玫红又发出了警告,不过仍是带笑的:“暖暖暖,你也千万不要试图挣出洞外,不然,这一刀下去,身首异处,可不是玩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眸出奇的清亮:“你熟悉这儿的路?” 内容来自dedecms

    习玫红笑着答:“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我先你下来一步,可占了许多便宜。你可没认真听吧?” dedecms.com

    无情淡淡地道:“我现在就听得很认真了。” dedecms.com

    习玫红得意地笑了起来:“不过,好像还是认真得太迟了。”

    内容来自dedecms

    “认真永不太迟。”无情道:“只争疏忽不该太早。”

    dedecms.com

    习玫红倒似有点愕然,喃喃地跟着说上一遍:“认真永不太迟,疏忽不该太早。” 内容来自dedecms

    然后她道:“你好像就犯了疏忽得过早。”她的红唇娇艳若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叹道:“只要是疏忽,永远嫌早。” dedecms.com

    习玫红试探地问:“你现在是不是在后悔?” dedecms.com

    无情道:“后悔什么?” dedecms.com

    习玫红道:“后悔为何要充英雄,争先作护花使者,爬过这甬道来中了我的埋伏?”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道:“如果你要伏击我,你先爬过这儿,等我跟在你后面,也一样出这洞时,再给我一刀,也不一样!”

    本文来自织梦

    习玫红道:“既是一样,你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那就受死吧!”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道:“等一等。”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习玫红侧起了耳朵,好像要细听什么,细辨个啥,却好像不得要领的样子,随后展颜笑道:“你怕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鼎鼎大名的大捕头也怕死?”说着,她格格的笑了起来,不过,持刀的手一点也不颤动,而刀锋依然紧贴无情的后颈。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想我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习玫红眯着眼笑了起来。 dedecms.com

    她这样笑的时候很可爱。 织梦好,好织梦

    很慧黠,而且看似全无机心。 织梦好,好织梦

    “因为我想证实:当无情遇上了本姑娘,必死无疑。”她笑笑,笑意很浪,“也许,我只是不许你接近秘密,不给你找出真相。” 织梦好,好织梦

    然后她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本文来自织梦

    问的时候,还侧了侧头,好像在聆辨些什么。 本文来自织梦

    她侧首的样子很好看。 织梦好,好织梦

    很灵巧,好像别有心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没有话说。”

    dedecms.com

    无情冷峻地答。

    本文来自织梦

    “那就非常遗憾了,”习玫红带着惋惜的神情,“因为我就要杀你了,你却连句遗言也没有。”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道:“我没有遗言,是有原因的。” 内容来自dedecms

    习玫红好奇的剔了剔秀眉:“哦?” dedecms.com

    “因为——” 内容来自dedecms

    就在这一刹,递变骤然发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嗖”的一声,无情整个人,突然从洞口弹了出来,快如一枚炮弹!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断没想到无情能这样飞弹出来。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没有内力。

    内容来自dedecms

    这点是大家都知道的。 dedecms.com

    ——无情双手仍攀在洞口边沿。 内容来自dedecms

    这点习玫红是一直盯死了的。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的腿是废的。 dedecms.com

    就算不是全废,也断无可能在窄厌的洞内,而且还是维持腹趴在地上的姿势时,颈上还搁着钢刀,居然能这样整个身子像强弯发射的飞矢一般爆弹而出! 本文来自织梦

    一掠近丈! dedecms.com

    急若星火。

    copyright dedecms

    疾如闪电。 织梦好,好织梦

    习玫红的警党性很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反应极速。

    本文来自织梦

    她一发现不对路,就已经下手。

    dedecms.com

    出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刀砍下。

    内容来自dedecms

    但无情的头颅已然不在。 本文来自织梦

    星花四溅,她那一刀并非砍空,而是砍在一事物上。 内容来自dedecms

    那事物竟牢牢吸住了她的刀。

    内容来自dedecms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无情已然还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身上有四处:左袖、右袖。左胁,右襟,一并发出四道光芒,两白两蓝,一齐打到习玫红身上! copyright dedecms

    这下变生时腋,习玫红一刀不着,无情已越至她身后,她手中的刀一时又拔不出来,四件暗器已同时向她打到,而四件暗器之前,又有青光一闪! 织梦好,好织梦

    她叫了一声:

    copyright dedecms

    “哎!” 内容来自dedecms

    她的身子突如其来的一躬,然后翻身便倒。 dedecms.com

    鲜血,自她身上而淌。 织梦好,好织梦

    棋差一着,要付出的是性命的代价。 本文来自织梦

    算少一步,要面对的是胜败的转移。 本文来自织梦

    习玫红没有低估无情,她也不是疏于提防,可是,她没料到的是: 本文来自织梦

    吸住她的刀的是无情的轮椅。

    dedecms.com

    无情向前爬行,折叠的轮椅经“神仙索”的扯动,也向前移动;而这仙索,并不是靠无情指掌纵控,而是系在无情腰胁间扯动的。 copyright dedecms

    所以,习玫红似乎也听到了一点异响。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她显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是给卡在洞口,但他依然暗使轮椅向前悄悄移了过来,然后,再骤以下身撞开机括,轮椅乍然弹簧发动,将无情的身子,弹了出去,无情亦马上借力掠去,使习玫红一刀斩空! 本文来自织梦

    同一时间,轮椅前的磁铁摄住了刀,而习玫红就在这刹瞬的错愕问,浑身要害便暴露在无情的暗器之下。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一发击倒了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反败为胜。 本文来自织梦

    看来,习玫红经这一次是:高兴得太早,疏忽得太利害了! dedecms.com

    4、历经失误,才能顿悟

    dedecms.com

    无情望着习玫红的尸身,好一会儿,才徐徐地自地面撑起,然后用手牵引,把轮椅自洞口扯了出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扯到一半,大约,折叠的轮椅离无情还有七八尺之遥时,无情停了手,叹了一口气,道:

    内容来自dedecms

    “也许,制住她就是了,不该要她的命。” copyright dedecms

    只听一个声音道:“她可要杀你。”

    dedecms.com

    无情也不惊诧,好像一早已知有人在他背后:“杀了她,我们便不会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来人道:“检查她身上,多少会知道一些的。”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显然并不同意:“有一点肯定的是:她是位女子。”

    织梦好,好织梦

    背后的人也静了半晌,大概在体会无情话里的意思,然后才说:“大捕头不便做的事,我可是黑白两道均搭不上的外道,什么事都敢做,翻查女尸,只要能弄出个真相来,我聂青可真百无禁忌。”

    内容来自dedecms

    原来说话的是聂青。

    copyright dedecms

    他已回来了。 copyright dedecms

    刚才,他在无情反击之际,配合出击,骤以“青金破气剑”发动,打中习玫红要害,要她伏尸当堂。 copyright dedecms

    ——可是,他不是出去联系陈日月和白可儿的吗?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长叹了一声:“没想到,她真的会下手,幸好你早回来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聂青道:“我一早已料到她会下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道:“哦?”显然,他想听下去。 本文来自织梦

    聂青道:“因为我猜想,她不会是习玫红。” dedecms.com

    无情道:“何以见得?” dedecms.com

    聂青道:“据我所知,习玫红跟孙绮梦出身于两个天遥地远的地方,两人又分别隶属于两个泅然不同的世家,从来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们两人是相识的。” copyright dedecms

    聂青一面说,一面移动了身子。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点点头,他给刀锋压过的后颈,还有很深刻的痛楚感觉---尽管刀锋已不在了,但刀意居然还是在的,这使他很不好受。 织梦好,好织梦

    “她们非但相识,而且还是相交甚深,相知甚契。” 本文来自织梦

    聂青继续前移,离开了原先在无情身后的位置,一面说:“她跟孙老板上猛鬼庙遭遇的事,我怀疑有那几件是真的。孙绮梦还说没道理搬石头来砸她自己的脚,毕竟,她开的客店,不惹事,不闹鬼,不搞出人命,对她只有好处;何况现在死的。失踪的,全是支持效命于她的人。可是习玫红却凭什么来趁这趟浑水?”

    dedecms.com

    无情道:“闻说是孙绮梦飞鸽传书,邀她来的。”

    本文来自织梦

    聂青这时已走到无情身前,就处身于无情和仍折合着的轮椅之间:“我看,孙绮梦是引狼人室。她大概是请一个信得过的外援来,或替她隐瞒秘密,或替她对付吴铁翼那一帮人,可是,这个人却自有她的打算。”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点点头。他刚才在刀口下,脑袋可真的是一动也不能动,现在好像补偿似的,能动,就动个不已:“能替绔梦保守秘密的,那一定是绔梦的知己;能对付得了吴铁翼的,也一定要是吴铁翼身边信任的人——那聂兄认为她是……”

    dedecms.com

    聂青半转过身子,对着无情,他的一只眼还在发绿,一只手也在泛着青光:“我看,她可能是唐化,也可以是王飞,甚至是拓跋玉凤也不出奇——但一定不会是习玫红。”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最担心的还是习玫红:“她若不是习玫红,那么,习玫红到哪里去了?”

    copyright dedecms

    聂青对“习玫红”的尸身,远远的看了半晌,这回才正式转过身来,向无情问:“大捕头还是怪我下重手把她杀了?” 织梦好,好织梦

    无清叹了口气:“那不能怪你,刚才你若不配合同时出手,而且下的是‘青金破气’重手法,现在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我了。”

    织梦好,好织梦

    聂青道:“你根本有反击她的能力。你已经暗中扯动轮椅,在你背后一撞,待她刀一落空,就马上予以反击——你只是需要我分一分她的心罢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用手抚着后颈,道:“让她的刀架在脖子上,的确很不好受。这是我的失着,几乎也成了我的遗恨。” 本文来自织梦

    聂青向习玫红的尸身指了指,道:“历经失误,才能顿悟。她如果没死,也当会后悔为何不彻底让你和你的宝贝轮椅‘燕窝’隔绝。”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否认:“她已很成功的隔开了‘燕窝’和我,她只不知道我可以‘一线牵’的方法,以‘神仙索’腰控轮椅。” 本文来自织梦

    聂青笑道:“所以她该死。”

    dedecms.com

    无情道:“那还是死得太早了一些。”

    本文来自织梦

    聂青忽然目光绿意大动,讶然道:“你怎么知道她没死透?”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更为诧愕:“怎么!?她没死去!?” copyright dedecms

    聂青用手又指了一指,疾道:“你看,她正在悠悠转醒过来呢!”

    dedecms.com

    无情探首看去,可是骤变就在这一霎间发生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聂青的脚似是不经意的,实是计算好了,故意踩在“神仙索”上。

    copyright dedecms

    这时候,他用手一指,吸引无情的注意力,骤然发力一撩脚,索缠住了他左足踝,用力一扯,便把无情整个人扯了起来,扑到他怀里。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剩下的,便容易多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也好控制多了。

    dedecms.com

    聂青右臂弯箍挟住无情的颈,无情几乎已可以听到自己颈骨呻吟。即将碎裂的声响。 内容来自dedecms

    “给刀架在脖子上,固然不好受,”聂青笑道:“可是,给我的‘青光蓝手’箍住了头,只怕可更难受吧?”

    dedecms.com

    无情只觉呼吸困难,想要说上一句话,也力有未逮。 dedecms.com

    聂青用右手挟住无情颈项,左手则举了起来,对着无情的背门,手掌光平如镜,漾着青骏骏的异光: dedecms.com

    “历经失误是这个假冒习玫红犯的错,”他说,“她和前人的暗算失手,才让我顿悟出对付你这残废儿最好的方法。” 内容来自dedecms

    洞里,充满了他强大。得意的回声。 内容来自dedecms


    时间:2018-07-22 21:47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