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铁布衫 第四章 浮一大白

    1、月光

    地动山摇。

    轰陷轰噬之声,愈来愈响,仿佛整个山峰都要往这儿塌下来了,还一记一记地发出孽擎擎擎沉重的击打声响。

    这时,桌面上的筷着已震散落一地,有些本来嵌在木里梁间的暗器,也给震落下来,客店的铁皮顶子给震得籁籁落下许多尘来,叶告,何梵面面相觑,脸无人色。

    何梵满怀忧虑他说:“还是见鬼好。”

    叶告不明所以:“怎么?”

    何梵望望屋顶,看看快给满布于空间的劲道迫爆的木板客栈,道:“至少,鬼不会把房子都拆了,我们至少还有个遮庇的地方。”

    叶告别有看法:“它要是拆房子还好。”

    何梵也不明白他的意思:“这还不算是在拆房子?”

    叶告满腹忧虑他说:“我看它是在拆井。”

    “拆井!?”

    “对,”叶告的眼光已渗进了月色,“外面那口井。”

    客栈木板间的裂缝已愈来愈大了,凄厉的月色透了进来,照出了大家目光里的惊恐。

    罗白乃脸色苍白,连唇也白了:“我错了。”

    叶告,何梵倒没料到这小子居然会在这时候认错,便安慰他说:“大敌当前,小月姑娘才不会计较你刚才说过什么莽撞的话。”

    罗白乃不耐烦但很痛悔的说:“不是哪!我后悔的是:为什么不跟大捕头上山去。”

    他以为遇险的只是在这见鬼的客栈。

    山上没事。

    一路平安。

    只不过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

    ——人总是羡慕人家所得到的,不知珍爱自己所拥有的。

    何梵忽“嘘”了一声,神色诡异的说:“你们仔细听听。”

    外面呼呼作响,凄啸飓吼,却隐约可闻夹杂着一些奇声异响。

    这些杂沓的声响很有点不可思议。

    三人听了半晌,叶告忍不住哺哺道:“怎么会有猿啼猴啸的声音?”

    罗白乃白了他一眼:“还有狗吠,以及羊叫哩。”

    何梵一脸肃然:“我听到……”

    罗白乃道:“重物落水的声音?”

    何梵道:“不,我还听到梵唱……”

    三人面面相觑。

    整座店子都在颤动,仿佛,就坐落在一处地震的山脊上。

    那铁拔魁梧的身躯也在震颤着,随着震动,他身上的布帛已有多处开始撕裂,颤动得越厉害,他目中的绿芒越厉,好像眼里有一大簇绿色的海藻,正着了火。

    只听他咆哮道:“什么东西!?给我进来!”

    “砰”的一声,客店的大门终于开了。

    两扇门扉,似给狂风骤然卷走。

    一下子,大家都看到了店外的情景。

    罗白乃,叶告,何梵一时几以为是:白天来了!

    外面是那么光。

    那么亮。

    一如白昼。

    ——但决不是白天。

    白天可能比这更光,但决不会如此苍白。

    他们也一度错以为是灯光。

    ——能在刹那问那么耀目生辉的,不是灯光是个啥?

    但也不是灯光。

    因为不可能有那么强烈的灯光,就算有,也不能照得那么广那么远那么宽大无边,而且在灿亮里还透露着诡异的柔和。

    原来那什么都不是。

    而是月光。

    月亮很光,遍布荒山,洒到那儿,便掠起了凄寂之意。

    从来没有月光会那么光,那么亮,就像一颗晚上的太阳,使大地如苍白的女体,生起污辱和践踏她的冲动。

    人在月色中,就像漾在苍白的月色中。

    善饮的人常说:“浮一大自。”就好像酪叮倘佯在牛奶河的月色中。

    连一向自觉蛮有诗意的罗白乃,一向靠直觉、触觉去观察事物的何梵,以及一向没有诗意专扫人兴的叶告,都生起了“浮一大白”的感觉。

    他们都“浸”在乳般的月色中。

    不。

    不止月色。

    还有杀意。

    侵人的杀意。

    天地不仁,但杀意却往往不是来自于天,而是来自人。

    外面有人。

    来人形状古怪。

    这人额突鼻大,右手托钵,腕载三条色彩不同的蜜腊,左手抄着竹节多棱,沉重锋锐的塔铜,井臂箍四条水晶镯子,颈上还挂了串玛瑞碎碟拣,神容英武,穿着道袍,正俯首看了过来。

    他之所以俯瞰,是因为他高高在上。

    使他高高在上的,是因为他的“坐骑”。

    他的“坐骑”很高。

    很大。

    而且还极为罕见,极不普通。

    这“坐骑”使这头戴深茶色奇形铁冠的汉子,更形气势,居高临下。

    他骑的不是驴,也不是马,更不是骆驼,而是龙。

    这头龙前脚粗短,收于胸前,胸宽胁厚,厚茧满身,长满鳞甲,咧开嘴来,比拷佬还大,后腿雄浑有力,尾肥股圆,倒着鳍角,最奇特也最古怪更最好玩的是它的脸:

    它长了一张猪脸。

    叶告和何梵到底还算见识过这阵仗。

    罗白乃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能叹为观止,目定口呆:

    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竟然目睹一条龙。

    ——而且还是只“猪脸的龙”!

    1、月光

    织梦好,好织梦

    地动山摇。 dedecms.com

    轰陷轰噬之声,愈来愈响,仿佛整个山峰都要往这儿塌下来了,还一记一记地发出孽擎擎擎沉重的击打声响。

    copyright dedecms

    这时,桌面上的筷着已震散落一地,有些本来嵌在木里梁间的暗器,也给震落下来,客店的铁皮顶子给震得籁籁落下许多尘来,叶告,何梵面面相觑,脸无人色。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何梵满怀忧虑他说:“还是见鬼好。”

    织梦好,好织梦

    叶告不明所以:“怎么?” 织梦好,好织梦

    何梵望望屋顶,看看快给满布于空间的劲道迫爆的木板客栈,道:“至少,鬼不会把房子都拆了,我们至少还有个遮庇的地方。”

    本文来自织梦

    叶告别有看法:“它要是拆房子还好。”

    copyright dedecms

    何梵也不明白他的意思:“这还不算是在拆房子?” dedecms.com

    叶告满腹忧虑他说:“我看它是在拆井。” dedecms.com

    “拆井!?”

    dedecms.com

    “对,”叶告的眼光已渗进了月色,“外面那口井。”

    织梦好,好织梦

    客栈木板间的裂缝已愈来愈大了,凄厉的月色透了进来,照出了大家目光里的惊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罗白乃脸色苍白,连唇也白了:“我错了。” 织梦好,好织梦

    叶告,何梵倒没料到这小子居然会在这时候认错,便安慰他说:“大敌当前,小月姑娘才不会计较你刚才说过什么莽撞的话。” 本文来自织梦

    罗白乃不耐烦但很痛悔的说:“不是哪!我后悔的是:为什么不跟大捕头上山去。”

    织梦好,好织梦

    他以为遇险的只是在这见鬼的客栈。 内容来自dedecms

    山上没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路平安。 本文来自织梦

    只不过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

    内容来自dedecms

    ——人总是羡慕人家所得到的,不知珍爱自己所拥有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何梵忽“嘘”了一声,神色诡异的说:“你们仔细听听。”

    dedecms.com

    外面呼呼作响,凄啸飓吼,却隐约可闻夹杂着一些奇声异响。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些杂沓的声响很有点不可思议。 内容来自dedecms

    三人听了半晌,叶告忍不住哺哺道:“怎么会有猿啼猴啸的声音?”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白了他一眼:“还有狗吠,以及羊叫哩。”

    内容来自dedecms

    何梵一脸肃然:“我听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罗白乃道:“重物落水的声音?”

    copyright dedecms

    何梵道:“不,我还听到梵唱……”

    本文来自织梦

    三人面面相觑。

    本文来自织梦

    整座店子都在颤动,仿佛,就坐落在一处地震的山脊上。 本文来自织梦

    那铁拔魁梧的身躯也在震颤着,随着震动,他身上的布帛已有多处开始撕裂,颤动得越厉害,他目中的绿芒越厉,好像眼里有一大簇绿色的海藻,正着了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只听他咆哮道:“什么东西!?给我进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砰”的一声,客店的大门终于开了。 dedecms.com

    两扇门扉,似给狂风骤然卷走。

    copyright dedecms

    一下子,大家都看到了店外的情景。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叶告,何梵一时几以为是:白天来了!

    内容来自dedecms

    外面是那么光。 dedecms.com

    那么亮。 织梦好,好织梦

    一如白昼。

    copyright dedecms

    ——但决不是白天。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白天可能比这更光,但决不会如此苍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也一度错以为是灯光。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能在刹那问那么耀目生辉的,不是灯光是个啥? 织梦好,好织梦

    但也不是灯光。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因为不可能有那么强烈的灯光,就算有,也不能照得那么广那么远那么宽大无边,而且在灿亮里还透露着诡异的柔和。

    本文来自织梦

    原来那什么都不是。 dedecms.com

    而是月光。

    内容来自dedecms

    月亮很光,遍布荒山,洒到那儿,便掠起了凄寂之意。

    内容来自dedecms

    从来没有月光会那么光,那么亮,就像一颗晚上的太阳,使大地如苍白的女体,生起污辱和践踏她的冲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人在月色中,就像漾在苍白的月色中。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善饮的人常说:“浮一大自。”就好像酪叮倘佯在牛奶河的月色中。

    本文来自织梦

    连一向自觉蛮有诗意的罗白乃,一向靠直觉、触觉去观察事物的何梵,以及一向没有诗意专扫人兴的叶告,都生起了“浮一大白”的感觉。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们都“浸”在乳般的月色中。

    织梦好,好织梦

    不。 copyright dedecms

    不止月色。

    织梦好,好织梦

    还有杀意。

    copyright dedecms

    侵人的杀意。

    dedecms.com

    天地不仁,但杀意却往往不是来自于天,而是来自人。 dedecms.com

    外面有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来人形状古怪。 copyright dedecms

    这人额突鼻大,右手托钵,腕载三条色彩不同的蜜腊,左手抄着竹节多棱,沉重锋锐的塔铜,井臂箍四条水晶镯子,颈上还挂了串玛瑞碎碟拣,神容英武,穿着道袍,正俯首看了过来。 本文来自织梦

    他之所以俯瞰,是因为他高高在上。 dedecms.com

    使他高高在上的,是因为他的“坐骑”。 本文来自织梦

    他的“坐骑”很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很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而且还极为罕见,极不普通。

    内容来自dedecms

    这“坐骑”使这头戴深茶色奇形铁冠的汉子,更形气势,居高临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骑的不是驴,也不是马,更不是骆驼,而是龙。

    内容来自dedecms

    这头龙前脚粗短,收于胸前,胸宽胁厚,厚茧满身,长满鳞甲,咧开嘴来,比拷佬还大,后腿雄浑有力,尾肥股圆,倒着鳍角,最奇特也最古怪更最好玩的是它的脸:

    内容来自dedecms

    它长了一张猪脸。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叶告和何梵到底还算见识过这阵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罗白乃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能叹为观止,目定口呆:

    内容来自dedecms

    他觉得不可思议。

    本文来自织梦

    他竟然目睹一条龙。 内容来自dedecms

    ——而且还是只“猪脸的龙”! 织梦好,好织梦


    时间:2018-07-22 21:47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