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杜小月 第一章踏破铁鞋无觅处

    第一回案发了

    “案发了。”

    那骑在“猪头龙”上的怪道人咆哮道:

    “出来受死吧!”

    ——案发了?

    是什么案子?哪一桩案子?是房里的死尸?还是柜里的死人?究竟是楼上的断头案?抑或是上楼的无头人?乍听这一声吼,罗白乃都全迷糊了。案发了——案是怎么发的?受死?——谁该死?喊这话的又是谁?怎么形容如此古怪,而坐骑更加稀奇古怪!

    “龙……”一时间,罗白乃反应不过来,“猪……”然后指了指自己鼻头,向那古怪道人嗫嚅着问:“——你叫我?”

    “不!”那道人暴烈地吼道:“我叫他!”

    他用多棱锋节的塔锏一指。

    他指的的是店里。

    客店的最里面。

    那儿只有两个人:

    一站。

    一睡。

    一在床上。

    一在床前。

    床前的是铁布衫。

    他身上裹缠的烂布正在崩裂。

    铁布衫整个人也完全绷紧,一只深邃不见底的眼,好像给地狱之火焚烧起来似的,切齿、咬牙、怒爪、瞪目,一触即发,择人而噬,仿佛,他一出手,不是比武打斗,而是撕裂对方,剥其皮,啖其肉,吸其血,破其膛,将之挫骨扬灰,方才逞意。

    罗白乃不知来者何人。

    何梵和叶告可知道。

    他们见过那头猪脸龙和羊脸童以及这铁冠道人。

    来人当然就是“四分半坛”的“五裂神君”陈觅欢。

    只不过,叶告和何梵也不明白。

    是什么案发了?五裂神君为何早不来,迟不来,却在这时候来?到底跟楼下店里满布的暗器和失踪的人有无关系?他为何要明挑着那铁布衫来?

    远处,山上,给月亮照得最是惨白的山峰上,隐约又传来惨嗥。

    ——那是兽的哀号?还是人的惨叫?

    公子爷可安好?小余呢?老鱼呢?他们都在哪里?何梵不知道,叶告也不知晓,他们也许只晓得一件事:

    他们已遇了一天晚上的鬼!

    ——整整一个晚上都在撞鬼!

    相较之下,现在的遭遇虽然离奇,虽然忽然来了一名骑着怪兽的铁冠猛汉要打要杀说案发,但毕竟好像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何况,这回充其量只是遇龙见怪,还不是撞鬼!

    经过那么鬼影幢幢的一夜,他们惊惧的心灵中,最怕的还是:

    撞鬼!

    铁布衫的牙齿发出互相撞击的密集响声。

    那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战栗。

    而是因为狂热的杀意。

    罗白乃完全不明白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一向都觉得人与人之间本来就不该有什么深雠巨恨。

    他一见两人这般对峙,心里便有拆解之意,于是干咳了一声道:

    “两位且息怒,且听我一言:”罗白乃做好做歹地道:“这位骑龙大哥,可能你有所不知,咱们这家小店已整整闹了一夜的鬼了,连老板娘也不知闹到哪儿去了,店里横七竖八的只怕已躺下了至少四、五人……所以大伙儿火气难免冒升,都有点儿毛躁——”

    “什么!?”五裂神君一听,眉发皆奋张,五官扭曲,向铁布衫怒吼道:

    “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铁布衫没答话。

    他忽然躬背。

    曲身。

    ——这时候他的姿态,就像是俯身准备要冲出去一样。

    杜小月嘴里念念有辞。

    她好象是在低声跟铁布衫说话,但语音非常低微,以致谁也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她应该是在劝铁布衫。

    ——可是娇弱的她又如何劝得了暴烈沉猛的铁布衫?

    罗白乃看着也难免有些不忍心,于是继续开解道:

    “这位铁布衫叔叔,他因为自卑自己身上发出浓烈的臭味,一向自形秽陋,所以脾气嘛难免有些犟,你就……”

    五裂神君打从大鼻孔里发出“嗤”的一声:“他是铁布衫!?我铁他家的荷包蛋里的王八蛋!铁布衫一早已死到猛鬼洞里去了,这儿哪有铁布衫!”

    “他不是铁布衫?”罗白乃这回倒愣住了,“那么他是谁?”

    “他?”

    五裂神君赤红的鼻翼嗡动,似又要说难听的话,就在这时,铁布衫忽然伏地就标了过去。

    铁布衫因为体形硕大,加上满身缠满了绷带,动作一向看来迟钝蹒跚。

    但他这会,几乎是一“伏”地就到了五裂神君身前。

    他原来就在客店里杜小月榻边。

    他和五裂神君本相隔了一大爿店面,中间还隔了罗白乃、叶告和何梵。

    五裂神君人在店子大门外。

    也不知怎的,铁布衫只往前一扑,却并没有真的扑倒在地,却像蛇一般地滑过叶告、何梵和罗白乃,“嗖”的一声就到了五裂神君的身前,然后直挺挺的一弹,整个人就竖立在五裂神君的眼前,那头猪脸龙的跟前。

    快得不可思议。

    也快得怪。

    畸怪。

    谁也没猜着一向显得有点儿蹒跚的铁布衫,行动竟会这样快,这样怪,这样倏忽。

    五裂神君显然也吃了一惊。

    他反应忒也一慢。

    铁布衫一到,他也一闪身就自龙背上跃了下来。

    他仿佛怕人家伤害他的“宠物”多于伤害他自己。

    ——虽然说豢养一条“龙”作为“宠物”,实在好像不大通,但看五裂神君待那条龙疼惜的样子,确也像是对待“宠物”无疑。

    他自龙背上一跃而下,正好面对铁布衫。

    “你——”

    五裂神君戟指想说什么,却索性什么也不说,一掌就拍了过去;铁布衫盯着他,也不打话,一拳就挥了回去。

    五裂神君的身型十分粗豪高大,就连铁布衫的臃肿魁梧,与之一比,也小了两号,矮了一大截。

    铁布衫这一拳,打得没声没息,没刮风没起飙,甚至有点迟钝,只这么一拳打了过去,五裂神君却如临大敌。

    他沉腰跨马,开气扬声,马上变招,一分为二,两只葵扇般的大手板,左掌按住右手背,龙手心一掌反拍,迎向那悄没声息的一拳。

    只听“波”的一声沉响。

    “啸”的一声:五裂神君倏然不见了!

    他偌大的身躯蓦地“不见了”。

    定睛再看,原来他整个人已飞跃过龙背,摔跌到七八丈外去,仰不叉的挂在地上,嗤嗤唧唧的半响爬不起来!

    敢情他是给铁布衫一拳震飞的。

    ——这是什么拳!?

    这到底是什么拳法?竟如此厉害,竟可蕴酿了那么强大的杀伤力,几乎一拳就重挫双掌迎击的“四分半坛”的五裂神君!?

    铁布衫只闷哼一声,身形微微一顿。

    然后,他侧首。

    他侧首的原因,是因为那头肥龙硕大无朋的身躯,碍住了他的视线。

    无论怎么说,铁布衫的姿势和反应,确有些迟缓、吃力。

    之后,他发现五裂神君倒在地上,就倒在井口那儿。

    他马上举步。

    看他的情形,是要过去再补上一拳。

    可是那头猪龙嘶吼了一声。

    这一叫,委实惊天动地,撕心裂耳。

    铁布衫仿佛这时才察觉到那巨龙的存在。

    他抬起头。

    那龙红了眼。

    它一记爪子就砸了下来。

    这巨龙的大手,只要一把就能将坚硬的岩石抓个粉碎,更何况是人头。

    第二回停手·住手·龙首

    罗白乃想大叫:“停手。”

    他欲叫不能。

    因为他可以叫人“停手”,但他不能叫一头野兽“停手”,——他若叫“停手”,它可会不会听?或许根本不是“停手”,而是“停爪”,或是“停咬”,抑或压根儿不该说人话,而是吆喝一声,或发出呼啸,或直接讲兽语,它才会听得明白。

    ——可是“停手”的“龙话”该怎么讲?

    再怎么说,他都不忍见铁布衫本已负伤累累,到处伤烂的身躯,还要吃这一爪子。

    ——只怕,这一下得要变成稀巴烂了!

    却见铁布衫没退。

    没避。

    也没闪躲。

    他只是一仰首,一拳打了上去。

    那一拳正好打在那头正咆哮得飞砂走石的龙爪子上。

    这一刹间,罗白乃第一次十分同情起铁布衫来——尽管这厮时常吓唬他。

    因为那比海碗大的拳头,当然要比罗白乃大上两倍,但跟这龙爪子一比,大概十二比一都够搭不上;罗白乃知道铁布衫可有苦消受了。

    只听轰隆一声。

    罗白乃以“吾不忍观之矣”的心情把眼一张,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

    不是铁布衫。

    而是龙。

    龙怎么不见了?

    ——何况是偌大的一头怒龙,一怒则山摇地动,一吼则地动山摇,一发火就石破天惊。

    然而它怎么不见?

    怎能不见?

    当然它不是“不见了”。

    它只是飞了出去。

    它不是忽尔“长”了翅膀,“飞”了出去,而是给震“飞”出去的。

    ——震飞它的,正是一拳:

    铁布衫的一拳。

    ——那一拳正打在龙爪子里,龙爪反震,向上一抖,“啪”地打在龙首上,那条龙就这样“飞”了出去。

    那头龙飞过井口,比五裂神君摔得还更远一些。

    罗白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他应该叫“停手”了。

    因为铁布衫稍微怔了一怔,然后,又直挺挺硬绷绷地向井口走去。

    看来,他非但没有“停手”的意思,简直是还想“动手”下去。

    ——“动”他的拳头。

    他一动,有好些影子也同时动了。

    那是一群“小人”。

    羊脸的“小童”——天知道它们是人是羊。

    他们一起阻拦铁布衫。

    这些小妖怪一共有二三十个,有的从后,有的在前,有的打侧,有的一个拉着另一个的手,有的一个站在另一个的肩膊,有的单个人滚了过来,有的打叠的上,它们足有四、五只长着蹄子的小手,一齐攻向铁布衫。

    铁布衫只是一个人。

    他们则有的扯、有的啃、有的噬、有的咬、有的撕、有的刺……从不同的角度,攻向铁布衫。

    为的只是要阻止铁布衫前行。

    ——不许铁布衫进一步伤害他们的主子。

    铁布衫只呆了一呆,然后,亳无感情的,甚至亳无感觉、毫无感受的又打出了一拳——

    这一次,罗白乃真的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停手!”

    他喊也没有用。

    他向龙呼喊,龙是不会“停手”的,因为它不会听人话,

    他现在向铁布衫喊,也一样没有用,因为铁布衫根本不会听他的。

    拳已经打出去了。

    罗白乃这次真的“不忍卒睹”,他怕这么一群虽然形貌畸怪但活生生、活活泼泼的小孩给一拳打成了一团团的血肉模糊。

    就在这时,有人怒吼了一声:

    “住手!”

    铁布衫没有住手。

    他这个人,一旦动起手来,好像没有收回的可能,甚至他出拳也是机械式的,没有感情,乃至没有感觉,甚至可以怀疑,他除了这样直挺挺的出拳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招式。

    所以他一点“住手”的意思都没有。

    但有人及时挡住了他一拳。

    五裂神君。

    五裂神君接了他一拳,震飞出去,躺在地上好一会儿起不来,但接着那头肥龙为他接了一拳,他就这样回过一口气,立即又掠了过来,再接下铁布衫的一击。

    这次他不是以双掌直接去抵挡铁布衫的一拳。

    而是用一对大袖子,一反一甩,卷裹住铁布衫的一击。

    同一时间,那些羊脸小童,有的用小手按在五裂神君的背上、身上,助他抵抗铁布衫的拳劲,有的依然攫向、攻向铁布衫,要分他的心、消减他的拳势。

    可是,在铁布衫打出这一拳之后,眼前、身边尽为一空:

    只剩下了五裂神君。

    所有的羊脸小童(或童脸小羊)全都给震飞出去。

    只有五裂神君还屹立着,挺住了铁布衫之一击。

    看来,那些“童脸小羊”的确为他的主人消去了不少劲道。

    不过,五裂神君的样子看去也很不好受:他整张脸都胀红了,成赭色,像要呛咳出来,但又不敢真的咳出来似的——因为一旦咳出来,恐怕不是气,也不是痰,而是血,而且,这一开口,真气就要泄了。

    所以,五裂神君憋在那儿,乱发一般的须根根竖起。

    铁布衫只看了他一眼。

    ——他到底有没有看,连五裂神君也不知道,只知道他那双给重重裹在布帛里的一双深邃的眼睛,让人一旦接触,就深陷进去,像两个无以自拔的陷阱。

    然后他顿了顿。

    接着又一拳。

    又是一拳。

    仿佛,出拳对铁布衫来说,是全不重要、无关宏旨的事情。

    可是,谁还能接得下他的拳!

    忽然,有人喊道:

    “给我住手。”

    按照前例,铁布衫说什么也不会住手的,反正,他也像是野兽一般,根本听不懂人的语言。

    当然,也不懂得去珍惜人的生命。

    不过,离奇的,他这一次却是停了手。

    那一拳并没有打出去,而且,他还回了头。

    也许,能令他“住手”的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那声音是从后头传来的。

    所谓“后头”,係在客店里。

    叫他住手的人是在客店内,既不是叶告,也不是何梵,更不是罗白乃——要是他们三人,铁布衫更加不会住手:因为他们还不够份量。

    但这人一喊“住手”,铁布衫只好“住手”,也不得不“住手”。

    也不一定是这人的份量足以令他“住手”,但他却毫无选择余地。

    因为这人就在杜小月床榻之上。

    ——杜小月就在他的手上。

    “离开她!”

    铁布衫自牙缝里迸出了这三个字。

    “凭什么要我放了她?”那人反问。

    铁布衫冷哼:“你离开了她,我就放了你们两个!我说的话一定算数!”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你凭什么要我相信你的话?多少为你卖命的人都为了听你的话而枉送性命,你还要我们相信你的鬼话?”那人问一句火一句,说到后来,好像火已烧到了他头上,连鼻孔都快冒出烟来。

    铁布衫完全回过身来,盯住了店里忽然现身的人:“你知道我是谁?你再不放她,只是自寻死路!”

    “你化了灰我都认得你!”那人长发一甩,意态波磔地道:“你再化妆成僵尸、死人、鬼怪、一张脸黏满了符咒、全身绑着绷带都没有用,我早已认住了你:好事多为、恶事做尽的吴铁翼!”

    嗡的一声。

    不但是叶告,还有何梵,连同罗白乃,全在脑门里“嗡”了一声:

    吴·铁·翼!?

    ——众里寻他千百度,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吴铁翼,居然就在这里!

    而且,竟然就是铁布衫!

    ——铁布衫会是吴铁翼!?

    天!

    一时间,他们都不敢置信,也不得不信:

    原来,他们千山万水、千方百计上得疑神峰来,要追缉的吴铁翼,竟然就在眼前!

    稿于公元二千零二年上半年,平生第三大浩劫时期。

    校于零二年五月中,“避难”入圳,隐居“侠士楼”得以苟延、喘定。

    第一回案发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案发了。”

    copyright dedecms

    那骑在“猪头龙”上的怪道人咆哮道:

    内容来自dedecms

    “出来受死吧!” copyright dedecms

    ——案发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是什么案子?哪一桩案子?是房里的死尸?还是柜里的死人?究竟是楼上的断头案?抑或是上楼的无头人?乍听这一声吼,罗白乃都全迷糊了。案发了——案是怎么发的?受死?——谁该死?喊这话的又是谁?怎么形容如此古怪,而坐骑更加稀奇古怪!

    dedecms.com

    “龙……”一时间,罗白乃反应不过来,“猪……”然后指了指自己鼻头,向那古怪道人嗫嚅着问:“——你叫我?”

    织梦好,好织梦

    “不!”那道人暴烈地吼道:“我叫他!” dedecms.com

    他用多棱锋节的塔锏一指。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指的的是店里。

    织梦好,好织梦

    客店的最里面。 本文来自织梦

    那儿只有两个人: 内容来自dedecms

    一站。

    织梦好,好织梦

    一睡。

    内容来自dedecms

    一在床上。

    内容来自dedecms

    一在床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床前的是铁布衫。 本文来自织梦

    他身上裹缠的烂布正在崩裂。

    dedecms.com

    铁布衫整个人也完全绷紧,一只深邃不见底的眼,好像给地狱之火焚烧起来似的,切齿、咬牙、怒爪、瞪目,一触即发,择人而噬,仿佛,他一出手,不是比武打斗,而是撕裂对方,剥其皮,啖其肉,吸其血,破其膛,将之挫骨扬灰,方才逞意。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不知来者何人。

    内容来自dedecms

    何梵和叶告可知道。 copyright dedecms

    他们见过那头猪脸龙和羊脸童以及这铁冠道人。

    内容来自dedecms

    来人当然就是“四分半坛”的“五裂神君”陈觅欢。

    织梦好,好织梦

    只不过,叶告和何梵也不明白。

    内容来自dedecms

    是什么案发了?五裂神君为何早不来,迟不来,却在这时候来?到底跟楼下店里满布的暗器和失踪的人有无关系?他为何要明挑着那铁布衫来? 织梦好,好织梦

    远处,山上,给月亮照得最是惨白的山峰上,隐约又传来惨嗥。 内容来自dedecms

    ——那是兽的哀号?还是人的惨叫? 内容来自dedecms

    公子爷可安好?小余呢?老鱼呢?他们都在哪里?何梵不知道,叶告也不知晓,他们也许只晓得一件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已遇了一天晚上的鬼!

    内容来自dedecms

    ——整整一个晚上都在撞鬼! 织梦好,好织梦

    相较之下,现在的遭遇虽然离奇,虽然忽然来了一名骑着怪兽的铁冠猛汉要打要杀说案发,但毕竟好像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何况,这回充其量只是遇龙见怪,还不是撞鬼!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经过那么鬼影幢幢的一夜,他们惊惧的心灵中,最怕的还是: 织梦好,好织梦

    撞鬼! 本文来自织梦

    铁布衫的牙齿发出互相撞击的密集响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战栗。

    dedecms.com

    而是因为狂热的杀意。 本文来自织梦

    罗白乃完全不明白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织梦好,好织梦

    他一向都觉得人与人之间本来就不该有什么深雠巨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一见两人这般对峙,心里便有拆解之意,于是干咳了一声道:

    内容来自dedecms

    “两位且息怒,且听我一言:”罗白乃做好做歹地道:“这位骑龙大哥,可能你有所不知,咱们这家小店已整整闹了一夜的鬼了,连老板娘也不知闹到哪儿去了,店里横七竖八的只怕已躺下了至少四、五人……所以大伙儿火气难免冒升,都有点儿毛躁——” 内容来自dedecms

    “什么!?”五裂神君一听,眉发皆奋张,五官扭曲,向铁布衫怒吼道:

    本文来自织梦

    “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内容来自dedecms

    铁布衫没答话。 copyright dedecms

    他忽然躬背。

    dedecms.com

    曲身。 本文来自织梦

    ——这时候他的姿态,就像是俯身准备要冲出去一样。 copyright dedecms

    杜小月嘴里念念有辞。

    本文来自织梦

    她好象是在低声跟铁布衫说话,但语音非常低微,以致谁也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dedecms.com

    她应该是在劝铁布衫。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娇弱的她又如何劝得了暴烈沉猛的铁布衫?

    本文来自织梦

    罗白乃看着也难免有些不忍心,于是继续开解道: copyright dedecms

    “这位铁布衫叔叔,他因为自卑自己身上发出浓烈的臭味,一向自形秽陋,所以脾气嘛难免有些犟,你就……”

    copyright dedecms

    五裂神君打从大鼻孔里发出“嗤”的一声:“他是铁布衫!?我铁他家的荷包蛋里的王八蛋!铁布衫一早已死到猛鬼洞里去了,这儿哪有铁布衫!” 本文来自织梦

    “他不是铁布衫?”罗白乃这回倒愣住了,“那么他是谁?”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 dedecms.com

    五裂神君赤红的鼻翼嗡动,似又要说难听的话,就在这时,铁布衫忽然伏地就标了过去。

    内容来自dedecms

    铁布衫因为体形硕大,加上满身缠满了绷带,动作一向看来迟钝蹒跚。 织梦好,好织梦

    但他这会,几乎是一“伏”地就到了五裂神君身前。

    dedecms.com

    他原来就在客店里杜小月榻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和五裂神君本相隔了一大爿店面,中间还隔了罗白乃、叶告和何梵。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五裂神君人在店子大门外。 本文来自织梦

    也不知怎的,铁布衫只往前一扑,却并没有真的扑倒在地,却像蛇一般地滑过叶告、何梵和罗白乃,“嗖”的一声就到了五裂神君的身前,然后直挺挺的一弹,整个人就竖立在五裂神君的眼前,那头猪脸龙的跟前。 copyright dedecms

    快得不可思议。 dedecms.com

    也快得怪。 dedecms.com

    畸怪。 内容来自dedecms

    谁也没猜着一向显得有点儿蹒跚的铁布衫,行动竟会这样快,这样怪,这样倏忽。 内容来自dedecms

    五裂神君显然也吃了一惊。

    织梦好,好织梦

    他反应忒也一慢。 织梦好,好织梦

    铁布衫一到,他也一闪身就自龙背上跃了下来。

    dedecms.com

    他仿佛怕人家伤害他的“宠物”多于伤害他自己。

    dedecms.com

    ——虽然说豢养一条“龙”作为“宠物”,实在好像不大通,但看五裂神君待那条龙疼惜的样子,确也像是对待“宠物”无疑。 copyright dedecms

    他自龙背上一跃而下,正好面对铁布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

    内容来自dedecms

    五裂神君戟指想说什么,却索性什么也不说,一掌就拍了过去;铁布衫盯着他,也不打话,一拳就挥了回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五裂神君的身型十分粗豪高大,就连铁布衫的臃肿魁梧,与之一比,也小了两号,矮了一大截。

    本文来自织梦

    铁布衫这一拳,打得没声没息,没刮风没起飙,甚至有点迟钝,只这么一拳打了过去,五裂神君却如临大敌。

    织梦好,好织梦

    他沉腰跨马,开气扬声,马上变招,一分为二,两只葵扇般的大手板,左掌按住右手背,龙手心一掌反拍,迎向那悄没声息的一拳。 dedecms.com

    只听“波”的一声沉响。 本文来自织梦

    “啸”的一声:五裂神君倏然不见了!

    织梦好,好织梦

    他偌大的身躯蓦地“不见了”。 本文来自织梦

    定睛再看,原来他整个人已飞跃过龙背,摔跌到七八丈外去,仰不叉的挂在地上,嗤嗤唧唧的半响爬不起来! dedecms.com

    敢情他是给铁布衫一拳震飞的。

    本文来自织梦

    ——这是什么拳!?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到底是什么拳法?竟如此厉害,竟可蕴酿了那么强大的杀伤力,几乎一拳就重挫双掌迎击的“四分半坛”的五裂神君!? 内容来自dedecms

    铁布衫只闷哼一声,身形微微一顿。 内容来自dedecms

    然后,他侧首。 织梦好,好织梦

    他侧首的原因,是因为那头肥龙硕大无朋的身躯,碍住了他的视线。 dedecms.com

    无论怎么说,铁布衫的姿势和反应,确有些迟缓、吃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之后,他发现五裂神君倒在地上,就倒在井口那儿。

    copyright dedecms

    他马上举步。 织梦好,好织梦

    看他的情形,是要过去再补上一拳。

    本文来自织梦

    可是那头猪龙嘶吼了一声。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一叫,委实惊天动地,撕心裂耳。 本文来自织梦

    铁布衫仿佛这时才察觉到那巨龙的存在。

    织梦好,好织梦

    他抬起头。

    织梦好,好织梦

    那龙红了眼。

    copyright dedecms

    它一记爪子就砸了下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巨龙的大手,只要一把就能将坚硬的岩石抓个粉碎,更何况是人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第二回停手·住手·龙首 dedecms.com

    罗白乃想大叫:“停手。” 织梦好,好织梦

    他欲叫不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因为他可以叫人“停手”,但他不能叫一头野兽“停手”,——他若叫“停手”,它可会不会听?或许根本不是“停手”,而是“停爪”,或是“停咬”,抑或压根儿不该说人话,而是吆喝一声,或发出呼啸,或直接讲兽语,它才会听得明白。 本文来自织梦

    ——可是“停手”的“龙话”该怎么讲?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再怎么说,他都不忍见铁布衫本已负伤累累,到处伤烂的身躯,还要吃这一爪子。

    copyright dedecms

    ——只怕,这一下得要变成稀巴烂了! 织梦好,好织梦

    却见铁布衫没退。 copyright dedecms

    没避。 本文来自织梦

    也没闪躲。 内容来自dedecms

    他只是一仰首,一拳打了上去。 织梦好,好织梦

    那一拳正好打在那头正咆哮得飞砂走石的龙爪子上。

    本文来自织梦

    这一刹间,罗白乃第一次十分同情起铁布衫来——尽管这厮时常吓唬他。 dedecms.com

    因为那比海碗大的拳头,当然要比罗白乃大上两倍,但跟这龙爪子一比,大概十二比一都够搭不上;罗白乃知道铁布衫可有苦消受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只听轰隆一声。

    dedecms.com

    罗白乃以“吾不忍观之矣”的心情把眼一张,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copyright dedecms

    不见了。

    copyright dedecms

    什么不见了?

    dedecms.com

    不是铁布衫。 织梦好,好织梦

    而是龙。 本文来自织梦

    龙怎么不见了? copyright dedecms

    ——何况是偌大的一头怒龙,一怒则山摇地动,一吼则地动山摇,一发火就石破天惊。

    copyright dedecms

    然而它怎么不见? 本文来自织梦

    怎能不见? dedecms.com

    当然它不是“不见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它只是飞了出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它不是忽尔“长”了翅膀,“飞”了出去,而是给震“飞”出去的。

    copyright dedecms

    ——震飞它的,正是一拳: 内容来自dedecms

    铁布衫的一拳。 copyright dedecms

    ——那一拳正打在龙爪子里,龙爪反震,向上一抖,“啪”地打在龙首上,那条龙就这样“飞”了出去。 织梦好,好织梦

    那头龙飞过井口,比五裂神君摔得还更远一些。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文来自织梦

    现在他应该叫“停手”了。

    内容来自dedecms

    因为铁布衫稍微怔了一怔,然后,又直挺挺硬绷绷地向井口走去。

    内容来自dedecms

    看来,他非但没有“停手”的意思,简直是还想“动手”下去。 织梦好,好织梦

    ——“动”他的拳头。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一动,有好些影子也同时动了。 本文来自织梦

    那是一群“小人”。

    织梦好,好织梦

    羊脸的“小童”——天知道它们是人是羊。 copyright dedecms

    他们一起阻拦铁布衫。 本文来自织梦

    这些小妖怪一共有二三十个,有的从后,有的在前,有的打侧,有的一个拉着另一个的手,有的一个站在另一个的肩膊,有的单个人滚了过来,有的打叠的上,它们足有四、五只长着蹄子的小手,一齐攻向铁布衫。

    内容来自dedecms

    铁布衫只是一个人。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们则有的扯、有的啃、有的噬、有的咬、有的撕、有的刺……从不同的角度,攻向铁布衫。

    dedecms.com

    为的只是要阻止铁布衫前行。

    内容来自dedecms

    ——不许铁布衫进一步伤害他们的主子。 本文来自织梦

    铁布衫只呆了一呆,然后,亳无感情的,甚至亳无感觉、毫无感受的又打出了一拳——

    织梦好,好织梦

    这一次,罗白乃真的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停手!”

    copyright dedecms

    他喊也没有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向龙呼喊,龙是不会“停手”的,因为它不会听人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现在向铁布衫喊,也一样没有用,因为铁布衫根本不会听他的。 copyright dedecms

    拳已经打出去了。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这次真的“不忍卒睹”,他怕这么一群虽然形貌畸怪但活生生、活活泼泼的小孩给一拳打成了一团团的血肉模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就在这时,有人怒吼了一声: copyright dedecms

    “住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铁布衫没有住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这个人,一旦动起手来,好像没有收回的可能,甚至他出拳也是机械式的,没有感情,乃至没有感觉,甚至可以怀疑,他除了这样直挺挺的出拳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招式。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他一点“住手”的意思都没有。 copyright dedecms

    但有人及时挡住了他一拳。

    copyright dedecms

    五裂神君。 dedecms.com

    五裂神君接了他一拳,震飞出去,躺在地上好一会儿起不来,但接着那头肥龙为他接了一拳,他就这样回过一口气,立即又掠了过来,再接下铁布衫的一击。 copyright dedecms

    这次他不是以双掌直接去抵挡铁布衫的一拳。 内容来自dedecms

    而是用一对大袖子,一反一甩,卷裹住铁布衫的一击。 本文来自织梦

    同一时间,那些羊脸小童,有的用小手按在五裂神君的背上、身上,助他抵抗铁布衫的拳劲,有的依然攫向、攻向铁布衫,要分他的心、消减他的拳势。 本文来自织梦

    可是,在铁布衫打出这一拳之后,眼前、身边尽为一空: copyright dedecms

    只剩下了五裂神君。

    织梦好,好织梦

    所有的羊脸小童(或童脸小羊)全都给震飞出去。 织梦好,好织梦

    只有五裂神君还屹立着,挺住了铁布衫之一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看来,那些“童脸小羊”的确为他的主人消去了不少劲道。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五裂神君的样子看去也很不好受:他整张脸都胀红了,成赭色,像要呛咳出来,但又不敢真的咳出来似的——因为一旦咳出来,恐怕不是气,也不是痰,而是血,而且,这一开口,真气就要泄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五裂神君憋在那儿,乱发一般的须根根竖起。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铁布衫只看了他一眼。

    dedecms.com

    ——他到底有没有看,连五裂神君也不知道,只知道他那双给重重裹在布帛里的一双深邃的眼睛,让人一旦接触,就深陷进去,像两个无以自拔的陷阱。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然后他顿了顿。

    本文来自织梦

    接着又一拳。 内容来自dedecms

    又是一拳。

    本文来自织梦

    仿佛,出拳对铁布衫来说,是全不重要、无关宏旨的事情。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可是,谁还能接得下他的拳!

    内容来自dedecms

    忽然,有人喊道:

    内容来自dedecms

    “给我住手。”

    dedecms.com

    按照前例,铁布衫说什么也不会住手的,反正,他也像是野兽一般,根本听不懂人的语言。 织梦好,好织梦

    当然,也不懂得去珍惜人的生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过,离奇的,他这一次却是停了手。

    dedecms.com

    那一拳并没有打出去,而且,他还回了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也许,能令他“住手”的原因只有一个:

    本文来自织梦

    因为那声音是从后头传来的。

    本文来自织梦

    所谓“后头”,係在客店里。

    dedecms.com

    叫他住手的人是在客店内,既不是叶告,也不是何梵,更不是罗白乃——要是他们三人,铁布衫更加不会住手:因为他们还不够份量。

    本文来自织梦

    但这人一喊“住手”,铁布衫只好“住手”,也不得不“住手”。 本文来自织梦

    也不一定是这人的份量足以令他“住手”,但他却毫无选择余地。 copyright dedecms

    因为这人就在杜小月床榻之上。

    织梦好,好织梦

    ——杜小月就在他的手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离开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铁布衫自牙缝里迸出了这三个字。

    织梦好,好织梦

    “凭什么要我放了她?”那人反问。

    织梦好,好织梦

    铁布衫冷哼:“你离开了她,我就放了你们两个!我说的话一定算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你凭什么要我相信你的话?多少为你卖命的人都为了听你的话而枉送性命,你还要我们相信你的鬼话?”那人问一句火一句,说到后来,好像火已烧到了他头上,连鼻孔都快冒出烟来。 dedecms.com

    铁布衫完全回过身来,盯住了店里忽然现身的人:“你知道我是谁?你再不放她,只是自寻死路!”

    dedecms.com

    “你化了灰我都认得你!”那人长发一甩,意态波磔地道:“你再化妆成僵尸、死人、鬼怪、一张脸黏满了符咒、全身绑着绷带都没有用,我早已认住了你:好事多为、恶事做尽的吴铁翼!” copyright dedecms

    嗡的一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但是叶告,还有何梵,连同罗白乃,全在脑门里“嗡”了一声: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 copyright dedecms

    ——众里寻他千百度,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吴铁翼,居然就在这里! dedecms.com

    而且,竟然就是铁布衫!

    本文来自织梦

    ——铁布衫会是吴铁翼!?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天!

    本文来自织梦

    一时间,他们都不敢置信,也不得不信: 内容来自dedecms

    原来,他们千山万水、千方百计上得疑神峰来,要追缉的吴铁翼,竟然就在眼前! 内容来自dedecms

    稿于公元二千零二年上半年,平生第三大浩劫时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校于零二年五月中,“避难”入圳,隐居“侠士楼”得以苟延、喘定。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时间:2018-07-22 21:48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