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杜小月 第三章机遇藏于危机中

    第一回信物

    先前,无情曾请托聂青(那时候,林傲一仍是以“聂青”的身份,与无情交往)从地道里退回去,设法通知白可儿与陈日月,要他们先行返绮梦客店,通知守店的大伙儿要当心铁布衫一事,并且,为了要幺儿和阿三取信,无情还交了一件信物给聂青,只要“白骨阴阳剑”陈日月和“风云第一刀”白可儿看了,就会按照聂青的指示去做。

    ——见物如见人。

    是谓信物。

    其实,问题就在那信物上,只不过,林傲一却不知道而已。

    他以为白可儿与陈日月见了信物,一定会服从他的指令。

    他的确是打从甬道里回到棺椁,再从庙里找到了正在寻找他们公子的陈日月和白可儿。

    白可儿与陈日月乍见林傲一,很有点提防。

    他们正遍寻不获无情踪影,然后听到公子以笛声示警,不久之后,便突然冒出了一个“聂青”。

    林傲一马上出示那“信物”。

    他一直认为这“信物”应该就是传说里的“平乱玦”。

    他拿在手上,心里也确有些感动:无情竟那么信任他,把御赐的“平乱玦”也交给他。

    ——他竟没有怀疑过他么?

    ——要是他擘了“平乱玦”就一去不回,只怕,皇帝问责怪罪起来,这个大捕头得要职位不保,连顶上人头也不一定能自保了。

    想念及此,林傲一嘴角冷笑,心头却是一热。

    也许就是这一“热”,他才决定不下手杀害陈日月和白可儿。

    ——毕竟,这两人只是小孩子嘛!

    他只是堂堂东北“一刻馆”青月公子,总不成连小孩子都杀。

    所以他只是传达了无情的意思:叫他们即回“绮梦客栈”布防就是了。

    他这是“一念之仁”。

    果然,看到林傲一手上有那件“信物”的两位少侠,态度完全不一样了。

    他们马上对林傲一恭恭敬敬的,也言听计从。

    林傲一以为计策得逞,于是,也不想多造杀孽,支走了两小之后,他自己就自棺柩下地道,全力准备对付无情。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无情交给他的不是“平乱玦”。

    ——而是“必反令”。

    “平乱玦”是什么?

    平乱玦就是当今天子因感念“四大名捕”曾有救驾之功而相赐的信物。

    这“信物”若在,等同,“军令如山”,持“信物”者如遇非常情势,上对朝中大臣,外对镇边大将,乃至下对平民百姓、乱贼草寇,均可先斩后奏,诛杀后报——甚至可以自行处决,不必上报,至于地方官员、朝廷大员,见此“信物”都得要通力支持、鼎力襄助,否则,必追究刑责。

    此所以“四大名捕”并非普通的捕头,皂快之故。

    他们拥有杀生大权,甚至调度军队的权令,是以朝中奸佞,宫中宵小,江湖恶霸,乡曲流氓,无不对他们闻风色变,不敢造次。

    当然,这等“信物”若是落在歹人手上,只怕祸害大矣。——像蔡京、王黼、朱勔、梁师成这些人,便是有着大同小异的生杀大权,他们藉此结党蚩国、横肆乡市,欺压良善,鱼肉百姓,使国祚为之动摇,祸亡无日矣。

    幸好,“平乱玦”还是落在“四大名捕”的手上。

    无情当然不会把“平乱玦”胡乱交到青月公子的手上。

    他交的是“必反令”。

    “必反令”是什么?

    “必反令”其实也是一种“信物”。

    ——不过,这“信物”的意义,可跟“平乱块”大大的不同。

    “平乱玦”代表了“四大名捕”特殊的权力,“必反令”则是一个暗号:

    如果说“平乱玦”是“见玦”如见“皇命”,“必反令”则是见“令”形同持令者乃“造反者”。

    这“信物”所附带的“暗号”,当然只有诸葛先生和四大名捕这一派系内人马得悉,帝人当然不知道。

    也就是说,谁擘着这“物”在手,等于是说明了:要提防这个人;这人是“反贼”,或者可以说:这是敌人,不是朋友。甚至也附带了一个延伸的意思:主人已在险境之中。

    是以,白可儿与陈日月一见此“令”,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何况,无情一早已先用笛声通知了他们,情况有变,速来会集。

    所以,他们的态度,马上转变为毕恭毕敬。

    ——只有恭敬从命的态度,敌人才不生疑,何况,公子正在危境中!

    这点是青月公子断断没想到的。

    他手上持的“信物”,的确是“信物”,但决非他所想像中的“信物”。

    也就是说,就算他那时起了杀意,要立诛陈日月和白可儿,只怕,也得大费周章,因为,两少侠初见他,只是提防,见令之后,已是高度戒备。

    ——只要青月公子一下手,他们也立即动手。

    这就是无情托青月公子“出示”的信物所带来的意思。

    不过,青月公子并没有出手。

    ——只要林傲一一下毒手,陈日月和白可儿便会发出一种特殊的呼啸,啸声似猿似枭,只要能传达到无情耳中,便形同通知了形势险峻恶劣,而且,已动手了。

    但无情一直没有收到这呼啸。

    ——尽管他在洞穴通道里屡遇险境,但他一直都有留心聆听。

    显然,林傲一并没有立下杀手。

    所以,白可儿与陈日月也并没有反击。

    他们反而是跟踪青月公子下通道——像林傲一这种人,无论是谁,贴得他太近都一定会遭殃,不过两小却不是贴近他跟着走,而是靠无情一路留下的讯号。

    其实,无情在一路上走过之处都留下了暗记,只不过,除了受过“自在门”的训练之外,谁也看不出来而已。就算是受过诸葛先生一门的调训,但在这昏暗的洞穴里,布下若断若续又不让别人发现的暗记,的确也不容易办到。

    不过,到了后头,却是十分容易分辨出来了。

    因为那时无情已跟青月公子分道扬镳,无情已堂而皇之使用林傲一着他使用的“青青子衿”——他只不过在“青青子衿”上还加了一些他独门使用的记号,就可以了。

    所以,白可儿与陈日月在迫近王飞、无情、林傲一互斗的战场时,可以小心翼翼,亦能够做到无声无息。

    因为,谁也没想到他们会来。

    第二回默契

    他们来了。

    这事就只有无情知道。

    王飞当然没发觉。

    林傲一更没发现。

    无情跟白可儿与陈日月之间的沟通与联系,靠的就是“默契”。

    什么是“默契”?

    ——默契就是你知道我想什么?我知道你要什么。心灵相契,甚至不需要言语来表达。

    无情一手带大三剑一刀僮,他们之间就是这样心灵相契,配合无间。

    所以陈日月和白可儿都在最适当的时间出手。

    他们的武功不足以杀伤王飞与青月——,哪怕是突袭,而且林傲一还负伤在先,都力有未逮。

    但他们都有足够的份量令青月与王飞分神——只要他们分那么一分心,无情已顺利脱离危境,保持距离,并且重新坐落在他那轮椅上,重新准备好他一身的暗器。

    他那一身无人不惧的暗器。

    这片刻间,局面已经重新整合。

    本来最脆弱、最是身陷险境的无情,现在已处于有利环境,并且有三个人联手一道。

    最善于冷不防给人一刀的王飞,背贴洞壁而立,她也负了点伤,真血跟假血(无情发放暗器中激射出的红色液体)一齐混着淌着,谁也不知她伤得是轻是重。

    王飞的一双灵目,转过来又转了过去,忽尔向青月公子笑道:“看来,现在局势对我们不大有利,现在你和我都身陷危机之中。”

    林傲一喘息道:“对我尤其不利。”

    王飞试探地道:“我们若要扭转局面,大概只有一种办法。”

    林傲一惨笑道:“现在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得听。”

    王飞道:“我们两人如果联手,声势还是最强大的。”

    林傲一道:“你和我,联手?”

    王飞道:“一个王飞,也许还斫不下无情的头;一个青月,或许还拗不断无情的脖子。但一个青月加上一个王飞,还哪怕会拿不下敌人头。”

    林傲一道:“说的也是。”

    王飞道:“那我们何不联手?”

    “联手……”林傲一徐徐的道,“之后呢?”

    王飞笑了:“之后,不是你拗断我的脖子,就是我斫下你的头”

    林傲一道:“这是实在话。”他叹了一口气,又说:“我们之间没有默契,根本不可能同一道阵线。”

    王飞婉然笑道:“所以,还是得让大捕头占尽了上风。”

    无情忽道:“我倒有另一个方法,可以使大家都完全扭转形势。”

    王飞表示兴趣:“你快说来听听。”

    无情道:“如果我们都是在同一条阵线上,我们就谁都不必杀来杀去了,谁的脑袋瓜子,都可以保住了,是不?我们如果可以和平共处,互为襄助,又何必在这死人洞里作困兽斗呢?

    王飞眨了眨大眼睛:“我没问题。问题只在:一向嫉恶如仇的无情大捕头会放过我们吗?”

    无情道:“相信你也明白:我怀疑你们的身份已一段时间了。”

    王飞点着秀颔,道:“这个当然了,要不然,我一刀刀斫你,不谙武功的你也不那么轻易的一次次避过了。

    林傲一道:“这点已无可置疑。我说过:以为能骗得了名捕无情的,必然只是骗了自己而已。”

    无情道:“我苦等了那么久,不去揭发你们,当然有所图谋。”

    王飞道:“你岂止是苦候,简直是身陷虎穴,不惜亲身涉险呢。跟我们耍计谋,可随时肉在砧上,命在刀下,不好侍候哪!你冒险犯难,所谋必大。”

    林傲一道:“我也不明白我们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纡尊降贵,几乎陪我们在黄泉道上走一趟的理由。”

    无情道:“有。”

    林傲一道:“请教。”

    无情道:“破案。”

    无情回答得很爽快,而且直接。

    ——破案!?

    王飞怔了怔:“破案?”

    林傲一愕了一愕:“就为了破案!?”

    “对,破案,”无情道:“有案子,就得破解——破案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目的。”

    林傲一叹了一口气:“——只为了破案,几乎要丢掉头颅、牺牲生命、那值得么?”

    “没办法。”无情道,“我既然承办案子,就得要破案。万劫不复又如何?我是捕快,捕快惜身不破案,就像当官的不帮老百姓一样,不如去抬棺好了。”

    王飞眨着眼,眨了好几下,好一会,才悠悠叹息了一声。

    无情警觉到了:“怎么?”

    王飞幽幽地说,“不一样。”

    无情问:“什么不一样?”

    王飞道:“你跟我们不一样。”

    无情笑道:“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人人一样,何其无趣,一点也不好玩。”

    王飞纠正道:“那也不一定。像我跟他,”她指了指林傲一,说下去,“对这件事,都各有图谋,而且,说到底了,都会有已仇、私利,不像你,你是为了破案——何况,这案子本就没冲着你,做案的人本来也没犯着你,你却那么不惜代价、不顾死生的拼命要破这案。”

    无情淡淡地道:“既然每个人犯案都为了他的欲求和自私,那总要有人来还受害者和广大群众一个公道。”

    林傲一冷笑道:“你给大家一个公道,但平民百姓不见得会了解,万一昏君蒙了眼,群佞当道,说不定还把你定罪判刑,看那时候可有人还你公道?你这样不惜已身,只得罪了江湖同道,那时谁会给你撑腰?你这样做,岂不太愚笨了?”

    无情笑笑:“人人都想当聪明人,总得有人当笨人。我为求老百姓和受害人讨个公道,自己安危,已不在考虑之中。”

    王飞把眼睛眨啊眨的,终于忍不住道:“我不是特意要巴结你——你这样做,岂不太伟大了?”

    无情哂然道:“伟大?江湖上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人呢!我四师兄弟中,还以我做的最少哩!这是我们天生的职志,我瞧不出有什么伟大不伟大的。”

    “只不过如果你是专为了破案的话,我倒想不出我们却是怎么合作法?”王飞道,“我和林公子毕竟可都是犯人啊!”

    林傲一对这点自是十分赞同:“你是捕快,我们是罪犯,我们是鼠你是猫,没道理可以合作无间的。”

    “不对。”

    无情道,“我肯定你们不是主犯,虽各怀目的,但只是从犯,不是重犯。”

    他笑笑又道:“江湖好汉不是亘常叫我们当差做‘狗腿子’吗?我们只是忠狗,要给主人抓贼,而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我们一旦合作,也可以说是为平民百姓、无辜受害者效犬马之劳,狗马一向都能合作的,你看狩猎的时候,少了猎犬和快马能行吗?”

    “机遇不是亘藏于危机之中吗?”无情语重深长地道:“假如我们三人能捐弃成见,相互合作,我相信便能转危为安,化危机为转机。何必一定要你杀我、我杀你、殊死战、困兽斗呢?如果我们三方人马,窝在这里,是命定了的话,为何我们不一起来试试看看,看能不能谁也不必牺牲,就可以改变命运呢?”

    王飞看看青月公子。

    青月公子看看王飞。

    然后,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无情:“你说合作,该怎么个合作法?”

    “默契。”

    无情答。

    “默契?”

    两人都不明白。

    “咱们三方面都不能相互了解,又从何互相信任?”无情衷诚地道:“我要求大家先把所知的真相,以及参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出来,大家有了了解,就可以联手对敌,各取所需,一起破案了。”

    王飞抿嘴笑道:“你要我们先行说出机密来。”

    无情道:“你说你的,他说他的,我也说我的。不明白的,就问清楚。一人所知,当不及三人所思。如果咱们三人命定要在这儿斗一场,那么,好像是命运向我们飞来了一把刀子,我们应对的方法只有:抓住刀尖或刀柄——我们何不选刀柄呢?”

    “好,那么,你先一刀飞来吧!”王飞断然道:“我且来接刀!”

    “这件事的始末很长,牵涉颇广,”林傲一喘息道,“却是怎么个开头?从何说起呢?哪儿是刀柄呢?”

    无情道:“不如,一个问,一个答。大家都一样。尽管把不明白的都问出来。尽快把知道的说出来,对大家都有好处。”

    王飞放下了刀,徐徐趺坐地上,道:“好,你开始问吧。”

    “为了能转危为安,反败为胜,”林傲一也终于把背靠向土墙一角,道:“我知道的都一定说。”

    “好,”无情在心里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声色不动地道:“我们一个一个来。”

    稿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至五月因“张子房”之“房产证”导致“经济大失误”困境时期。

    校正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底至劳动节“回马急救行”前梁造成极大困扰、耽搁与破坏时期,乃至老本尽空而又白跑一趟。

    第一回信物 织梦好,好织梦

    先前,无情曾请托聂青(那时候,林傲一仍是以“聂青”的身份,与无情交往)从地道里退回去,设法通知白可儿与陈日月,要他们先行返绮梦客店,通知守店的大伙儿要当心铁布衫一事,并且,为了要幺儿和阿三取信,无情还交了一件信物给聂青,只要“白骨阴阳剑”陈日月和“风云第一刀”白可儿看了,就会按照聂青的指示去做。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见物如见人。

    织梦好,好织梦

    是谓信物。

    织梦好,好织梦

    其实,问题就在那信物上,只不过,林傲一却不知道而已。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以为白可儿与陈日月见了信物,一定会服从他的指令。 本文来自织梦

    他的确是打从甬道里回到棺椁,再从庙里找到了正在寻找他们公子的陈日月和白可儿。

    内容来自dedecms

    白可儿与陈日月乍见林傲一,很有点提防。 本文来自织梦

    他们正遍寻不获无情踪影,然后听到公子以笛声示警,不久之后,便突然冒出了一个“聂青”。

    内容来自dedecms

    林傲一马上出示那“信物”。

    织梦好,好织梦

    他一直认为这“信物”应该就是传说里的“平乱玦”。

    本文来自织梦

    他拿在手上,心里也确有些感动:无情竟那么信任他,把御赐的“平乱玦”也交给他。

    dedecms.com

    ——他竟没有怀疑过他么? dedecms.com

    ——要是他擘了“平乱玦”就一去不回,只怕,皇帝问责怪罪起来,这个大捕头得要职位不保,连顶上人头也不一定能自保了。 本文来自织梦

    想念及此,林傲一嘴角冷笑,心头却是一热。 dedecms.com

    也许就是这一“热”,他才决定不下手杀害陈日月和白可儿。

    本文来自织梦

    ——毕竟,这两人只是小孩子嘛!

    内容来自dedecms

    他只是堂堂东北“一刻馆”青月公子,总不成连小孩子都杀。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他只是传达了无情的意思:叫他们即回“绮梦客栈”布防就是了。 织梦好,好织梦

    他这是“一念之仁”。 dedecms.com

    果然,看到林傲一手上有那件“信物”的两位少侠,态度完全不一样了。 本文来自织梦

    他们马上对林傲一恭恭敬敬的,也言听计从。

    dedecms.com

    林傲一以为计策得逞,于是,也不想多造杀孽,支走了两小之后,他自己就自棺柩下地道,全力准备对付无情。 内容来自dedecms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交给他的不是“平乱玦”。 copyright dedecms

    ——而是“必反令”。

    copyright dedecms

    “平乱玦”是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平乱玦就是当今天子因感念“四大名捕”曾有救驾之功而相赐的信物。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信物”若在,等同,“军令如山”,持“信物”者如遇非常情势,上对朝中大臣,外对镇边大将,乃至下对平民百姓、乱贼草寇,均可先斩后奏,诛杀后报——甚至可以自行处决,不必上报,至于地方官员、朝廷大员,见此“信物”都得要通力支持、鼎力襄助,否则,必追究刑责。

    内容来自dedecms

    此所以“四大名捕”并非普通的捕头,皂快之故。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拥有杀生大权,甚至调度军队的权令,是以朝中奸佞,宫中宵小,江湖恶霸,乡曲流氓,无不对他们闻风色变,不敢造次。 织梦好,好织梦

    当然,这等“信物”若是落在歹人手上,只怕祸害大矣。——像蔡京、王黼、朱勔、梁师成这些人,便是有着大同小异的生杀大权,他们藉此结党蚩国、横肆乡市,欺压良善,鱼肉百姓,使国祚为之动摇,祸亡无日矣。

    内容来自dedecms

    幸好,“平乱玦”还是落在“四大名捕”的手上。 dedecms.com

    无情当然不会把“平乱玦”胡乱交到青月公子的手上。 本文来自织梦

    他交的是“必反令”。 copyright dedecms

    “必反令”是什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必反令”其实也是一种“信物”。

    本文来自织梦

    ——不过,这“信物”的意义,可跟“平乱块”大大的不同。 dedecms.com

    “平乱玦”代表了“四大名捕”特殊的权力,“必反令”则是一个暗号: copyright dedecms

    如果说“平乱玦”是“见玦”如见“皇命”,“必反令”则是见“令”形同持令者乃“造反者”。 本文来自织梦

    这“信物”所附带的“暗号”,当然只有诸葛先生和四大名捕这一派系内人马得悉,帝人当然不知道。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也就是说,谁擘着这“物”在手,等于是说明了:要提防这个人;这人是“反贼”,或者可以说:这是敌人,不是朋友。甚至也附带了一个延伸的意思:主人已在险境之中。 内容来自dedecms

    是以,白可儿与陈日月一见此“令”,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何况,无情一早已先用笛声通知了他们,情况有变,速来会集。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他们的态度,马上转变为毕恭毕敬。 本文来自织梦

    ——只有恭敬从命的态度,敌人才不生疑,何况,公子正在危境中! dedecms.com

    这点是青月公子断断没想到的。

    dedecms.com

    他手上持的“信物”,的确是“信物”,但决非他所想像中的“信物”。 内容来自dedecms

    也就是说,就算他那时起了杀意,要立诛陈日月和白可儿,只怕,也得大费周章,因为,两少侠初见他,只是提防,见令之后,已是高度戒备。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只要青月公子一下手,他们也立即动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就是无情托青月公子“出示”的信物所带来的意思。 内容来自dedecms

    不过,青月公子并没有出手。

    织梦好,好织梦

    ——只要林傲一一下毒手,陈日月和白可儿便会发出一种特殊的呼啸,啸声似猿似枭,只要能传达到无情耳中,便形同通知了形势险峻恶劣,而且,已动手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但无情一直没有收到这呼啸。 内容来自dedecms

    ——尽管他在洞穴通道里屡遇险境,但他一直都有留心聆听。 copyright dedecms

    显然,林傲一并没有立下杀手。

    本文来自织梦

    所以,白可儿与陈日月也并没有反击。 织梦好,好织梦

    他们反而是跟踪青月公子下通道——像林傲一这种人,无论是谁,贴得他太近都一定会遭殃,不过两小却不是贴近他跟着走,而是靠无情一路留下的讯号。

    dedecms.com

    其实,无情在一路上走过之处都留下了暗记,只不过,除了受过“自在门”的训练之外,谁也看不出来而已。就算是受过诸葛先生一门的调训,但在这昏暗的洞穴里,布下若断若续又不让别人发现的暗记,的确也不容易办到。 dedecms.com

    不过,到了后头,却是十分容易分辨出来了。

    内容来自dedecms

    因为那时无情已跟青月公子分道扬镳,无情已堂而皇之使用林傲一着他使用的“青青子衿”——他只不过在“青青子衿”上还加了一些他独门使用的记号,就可以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白可儿与陈日月在迫近王飞、无情、林傲一互斗的战场时,可以小心翼翼,亦能够做到无声无息。

    本文来自织梦

    因为,谁也没想到他们会来。 copyright dedecms

    第二回默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来了。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事就只有无情知道。 copyright dedecms

    王飞当然没发觉。 copyright dedecms

    林傲一更没发现。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跟白可儿与陈日月之间的沟通与联系,靠的就是“默契”。

    本文来自织梦

    什么是“默契”? 本文来自织梦

    ——默契就是你知道我想什么?我知道你要什么。心灵相契,甚至不需要言语来表达。 dedecms.com

    无情一手带大三剑一刀僮,他们之间就是这样心灵相契,配合无间。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陈日月和白可儿都在最适当的时间出手。 织梦好,好织梦

    他们的武功不足以杀伤王飞与青月——,哪怕是突袭,而且林傲一还负伤在先,都力有未逮。

    内容来自dedecms

    但他们都有足够的份量令青月与王飞分神——只要他们分那么一分心,无情已顺利脱离危境,保持距离,并且重新坐落在他那轮椅上,重新准备好他一身的暗器。

    dedecms.com

    他那一身无人不惧的暗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片刻间,局面已经重新整合。 内容来自dedecms

    本来最脆弱、最是身陷险境的无情,现在已处于有利环境,并且有三个人联手一道。 copyright dedecms

    最善于冷不防给人一刀的王飞,背贴洞壁而立,她也负了点伤,真血跟假血(无情发放暗器中激射出的红色液体)一齐混着淌着,谁也不知她伤得是轻是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飞的一双灵目,转过来又转了过去,忽尔向青月公子笑道:“看来,现在局势对我们不大有利,现在你和我都身陷危机之中。” 内容来自dedecms

    林傲一喘息道:“对我尤其不利。”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飞试探地道:“我们若要扭转局面,大概只有一种办法。” copyright dedecms

    林傲一惨笑道:“现在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得听。”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飞道:“我们两人如果联手,声势还是最强大的。” copyright dedecms

    林傲一道:“你和我,联手?” dedecms.com

    王飞道:“一个王飞,也许还斫不下无情的头;一个青月,或许还拗不断无情的脖子。但一个青月加上一个王飞,还哪怕会拿不下敌人头。” 织梦好,好织梦

    林傲一道:“说的也是。”

    内容来自dedecms

    王飞道:“那我们何不联手?”

    织梦好,好织梦

    “联手……”林傲一徐徐的道,“之后呢?”

    织梦好,好织梦

    王飞笑了:“之后,不是你拗断我的脖子,就是我斫下你的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林傲一道:“这是实在话。”他叹了一口气,又说:“我们之间没有默契,根本不可能同一道阵线。”

    dedecms.com

    王飞婉然笑道:“所以,还是得让大捕头占尽了上风。”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忽道:“我倒有另一个方法,可以使大家都完全扭转形势。” copyright dedecms

    王飞表示兴趣:“你快说来听听。”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道:“如果我们都是在同一条阵线上,我们就谁都不必杀来杀去了,谁的脑袋瓜子,都可以保住了,是不?我们如果可以和平共处,互为襄助,又何必在这死人洞里作困兽斗呢?

    内容来自dedecms

    王飞眨了眨大眼睛:“我没问题。问题只在:一向嫉恶如仇的无情大捕头会放过我们吗?”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道:“相信你也明白:我怀疑你们的身份已一段时间了。” copyright dedecms

    王飞点着秀颔,道:“这个当然了,要不然,我一刀刀斫你,不谙武功的你也不那么轻易的一次次避过了。

    copyright dedecms

    林傲一道:“这点已无可置疑。我说过:以为能骗得了名捕无情的,必然只是骗了自己而已。”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道:“我苦等了那么久,不去揭发你们,当然有所图谋。” 内容来自dedecms

    王飞道:“你岂止是苦候,简直是身陷虎穴,不惜亲身涉险呢。跟我们耍计谋,可随时肉在砧上,命在刀下,不好侍候哪!你冒险犯难,所谋必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林傲一道:“我也不明白我们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纡尊降贵,几乎陪我们在黄泉道上走一趟的理由。”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道:“有。”

    本文来自织梦

    林傲一道:“请教。”

    内容来自dedecms

    无情道:“破案。”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回答得很爽快,而且直接。

    本文来自织梦

    ——破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飞怔了怔:“破案?” copyright dedecms

    林傲一愕了一愕:“就为了破案!?”

    内容来自dedecms

    “对,破案,”无情道:“有案子,就得破解——破案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目的。” dedecms.com

    林傲一叹了一口气:“——只为了破案,几乎要丢掉头颅、牺牲生命、那值得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没办法。”无情道,“我既然承办案子,就得要破案。万劫不复又如何?我是捕快,捕快惜身不破案,就像当官的不帮老百姓一样,不如去抬棺好了。” 本文来自织梦

    王飞眨着眼,眨了好几下,好一会,才悠悠叹息了一声。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警觉到了:“怎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飞幽幽地说,“不一样。” 织梦好,好织梦

    无情问:“什么不一样?” dedecms.com

    王飞道:“你跟我们不一样。”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笑道:“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人人一样,何其无趣,一点也不好玩。”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飞纠正道:“那也不一定。像我跟他,”她指了指林傲一,说下去,“对这件事,都各有图谋,而且,说到底了,都会有已仇、私利,不像你,你是为了破案——何况,这案子本就没冲着你,做案的人本来也没犯着你,你却那么不惜代价、不顾死生的拼命要破这案。” dedecms.com

    无情淡淡地道:“既然每个人犯案都为了他的欲求和自私,那总要有人来还受害者和广大群众一个公道。”

    内容来自dedecms

    林傲一冷笑道:“你给大家一个公道,但平民百姓不见得会了解,万一昏君蒙了眼,群佞当道,说不定还把你定罪判刑,看那时候可有人还你公道?你这样不惜已身,只得罪了江湖同道,那时谁会给你撑腰?你这样做,岂不太愚笨了?”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笑笑:“人人都想当聪明人,总得有人当笨人。我为求老百姓和受害人讨个公道,自己安危,已不在考虑之中。”

    dedecms.com

    王飞把眼睛眨啊眨的,终于忍不住道:“我不是特意要巴结你——你这样做,岂不太伟大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哂然道:“伟大?江湖上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人呢!我四师兄弟中,还以我做的最少哩!这是我们天生的职志,我瞧不出有什么伟大不伟大的。” 织梦好,好织梦

    “只不过如果你是专为了破案的话,我倒想不出我们却是怎么合作法?”王飞道,“我和林公子毕竟可都是犯人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林傲一对这点自是十分赞同:“你是捕快,我们是罪犯,我们是鼠你是猫,没道理可以合作无间的。”

    织梦好,好织梦

    “不对。”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道,“我肯定你们不是主犯,虽各怀目的,但只是从犯,不是重犯。” dedecms.com

    他笑笑又道:“江湖好汉不是亘常叫我们当差做‘狗腿子’吗?我们只是忠狗,要给主人抓贼,而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我们一旦合作,也可以说是为平民百姓、无辜受害者效犬马之劳,狗马一向都能合作的,你看狩猎的时候,少了猎犬和快马能行吗?” dedecms.com

    “机遇不是亘藏于危机之中吗?”无情语重深长地道:“假如我们三人能捐弃成见,相互合作,我相信便能转危为安,化危机为转机。何必一定要你杀我、我杀你、殊死战、困兽斗呢?如果我们三方人马,窝在这里,是命定了的话,为何我们不一起来试试看看,看能不能谁也不必牺牲,就可以改变命运呢?”

    内容来自dedecms

    王飞看看青月公子。

    织梦好,好织梦

    青月公子看看王飞。 内容来自dedecms

    然后,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无情:“你说合作,该怎么个合作法?”

    织梦好,好织梦

    “默契。” copyright dedecms

    无情答。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默契?” 内容来自dedecms

    两人都不明白。

    dedecms.com

    “咱们三方面都不能相互了解,又从何互相信任?”无情衷诚地道:“我要求大家先把所知的真相,以及参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出来,大家有了了解,就可以联手对敌,各取所需,一起破案了。”

    copyright dedecms

    王飞抿嘴笑道:“你要我们先行说出机密来。” 本文来自织梦

    无情道:“你说你的,他说他的,我也说我的。不明白的,就问清楚。一人所知,当不及三人所思。如果咱们三人命定要在这儿斗一场,那么,好像是命运向我们飞来了一把刀子,我们应对的方法只有:抓住刀尖或刀柄——我们何不选刀柄呢?”

    dedecms.com

    “好,那么,你先一刀飞来吧!”王飞断然道:“我且来接刀!”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件事的始末很长,牵涉颇广,”林傲一喘息道,“却是怎么个开头?从何说起呢?哪儿是刀柄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情道:“不如,一个问,一个答。大家都一样。尽管把不明白的都问出来。尽快把知道的说出来,对大家都有好处。” 本文来自织梦

    王飞放下了刀,徐徐趺坐地上,道:“好,你开始问吧。” copyright dedecms

    “为了能转危为安,反败为胜,”林傲一也终于把背靠向土墙一角,道:“我知道的都一定说。” copyright dedecms

    “好,”无情在心里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声色不动地道:“我们一个一个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稿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至五月因“张子房”之“房产证”导致“经济大失误”困境时期。

    dedecms.com

    校正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底至劳动节“回马急救行”前梁造成极大困扰、耽搁与破坏时期,乃至老本尽空而又白跑一趟。

    本文来自织梦


    时间:2018-07-22 21:50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