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杜小月 第四章 无情王飞问答

    第一回美丽的石头

    “你到底是谁?”

    “王飞。”

    “——真的是王飞?”

    “‘飞月王飞’,独一无二。”

    “你是吴铁翼的杀手?”

    “我是杀手,但决不是吴铁翼的杀手。”

    “但你却常常替吴铁翼杀人。”

    “那是因为吴铁翼付得起我要的代价。谁付得起我所要求的,而要杀的人恰好又是我觉得该杀的,我才杀。”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付得出钱,谁都可以叫你去杀人?”

    “不一定是钱,有时候,也可以是别的。”

    “别的?”

    “有的杀手喜欢房子,你送他房子,他就可以为你杀人。有的杀手需要银子,你送他银子,他也可以杀了你要他死的人。有的人要面子,有的杀手要女人,人人要求不同。”

    “你呢?”

    “我要的是银子和石子。”

    “石子?”

    “对,银子够了,我就要石子。”

    “石子要来干什么?”

    “我喜欢收集石头,美丽的石头。”

    “只要有银子和石子,你就会替他杀人?”

    “我刚才说过,我若要动手杀人,就必须觉得那人该杀的,我才会下手。这要看我喜不喜欢。”

    “什么人你才认为该杀的?”

    “有些人早该死了,有的人却不该杀。”

    “例如?”

    “该死的人就像吴铁翼,不该杀的人就像你。以前已经有人叫我杀你,出的代价很高,杀了你又可以成大名,我还在考虑,却给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抢了这宗生意,但却也没杀得了你。”

    “我知道你说的谁,但我奇怪你为什么不去杀吴铁翼,反倒为吴铁翼杀人?”

    “我杀的人都是该杀的,吴铁翼叫我杀的我可不是都杀,我替他杀了几个人后,他便利用这一点事实宣扬出去,以致于江湖上人人以为我是他门下专任的杀手,你说这人该不该杀?”

    “该杀。”

    “他会雇用我杀人,但是谁会雇用我、付出代价叫我杀他?”

    “……”

    “所以好人不如坏人够运气,坏人不喜欢一个人会聘人去杀了他,好人只会干气愤,眼巴巴见恶人当道。”

    “那你却又杀我?”

    “——你以为我若是尽了全力、专心、不留余地地猝击你,你能活到现在吗?”

    “……”

    “这次你上疑神峰,目的是为了什么?”

    “三个目的。”

    “请你一个一个的说。”

    “一,我要杀吴铁翼。”

    “为什么你要杀吴铁翼?”

    “因为我憎恨他。”

    “你恨他?”

    “我发现他根本就不守信诺。他答应过我,我替他除掉几个心腹大患后,他会把猛鬼洞里世上最好的石头留给我。但我后来发现他根本一早就谋夺独占这天外来石,完全把我摒弃在外。我恨不讲道义、没有信用的人。我替他取了人命,他没有付出我应得的代价,我只好拿他的命去填补。”

    “就为了这点?”

    “不。我也发觉他利用我,到处张扬我是他的部属,乃至要对付他的人,全都先来对付我——包括了四大名捕。我啃不下这死猫,最好表白的方式便是要他死在我手里。”

    “我们的确一直都以为你是他旗下的杀手。给人利用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我相信你还有背反吴虎威更好的理由。”

    “至少还有一个理由。”

    “那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理由很重要,也最充分。”

    “什么理由?”

    “我正恨吴铁翼害死了我一个好朋友,而这时候,恰好,终于有人雇用我去杀他了。”

    “——杀吴铁翼?”

    “当然是他。”

    “是谁聘用你去杀他?”

    “你猜猜看?”

    “绮梦。”

    “啊。”

    “怎么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难,因为要不是绮梦替你隐瞒身份,我们当然不致错以为你就是习玫红。你们两人之间一定有默契。”

    “哦?”

    “她一直在维护你,你也在保护她,你们两人之间有秘密,这我一早就看得出来。何况,她的确有理由要杀吴铁翼。”

    “她的确有理由——我只怕她到时舍不得杀。”

    “怎么说?”

    “她恨吴铁翼,主要是因为,他不但跟她晚娘有染,还玷污了她的忠心婢女,再加上,她发现吴铁翼利用她的地盘,阴谋通敌卖国,而且,也利用她的情报和客栈,暗里夺取猛鬼洞里的宝藏——这些,吴铁翼都瞒着她干,完全没意思要和她同甘共苦,更休说是同享富贵了。”

    “绮梦要你杀吴铁翼,大概不是用银子来买通你吧?”

    “你又猜对了。”

    “光是道义,你也会为绮梦杀这个人。”

    “不,只凭交情,我也该下手。不过,我也别有图谋。”

    “什么图谋。”

    “我要她许下一个诺。”

    “什么诺言。”

    “事成之后猛鬼洞里的宝藏,尤其是石头,得要归我。”

    “猛鬼洞里的石头?”

    “对,据我所知,这洞里有着世上最稀罕的、世外最名贵的、人间最美丽的石头。”

    “唉。”

    “你为什么叹气。”

    “你说的世间最美丽的石头,却长在最恐怖的炼狱里。”

    “岂止是地狱底的石头,这些美丽的石子,其威力也是最邪恶的。”

    “邪恶?”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多人为它丧生为它亡更为它舍死忘生?”

    “说的也是。”

    “何况,我们现在还身在这炼狱里,恐怕等一下就要面对它了。”

    “搞不好,还得为它所害呢!”

    “可是,这石头也不属于绮梦的,你要取它,恐怕由不得绮梦话事。”

    “你错了。”

    “哦?”

    “这石头本来就是属于绮梦的。”

    “这,可怎么说?”

    第二回鬼神之怒人之怨

    “你当然知道绮梦的爹爹就是山东‘神枪会’中第一总堂‘一贯堂’的总堂主吧?”

    “孙三点恐怕是山东武林中坐第一把交椅的人物——不管武功、野心、实力都名副其实。”

    “你知道绮梦为何要来这荒山野店中当一个小小客栈的老板?”

    “据她自己说法:是要逃婚,而且要躲开她后娘白孤晶的挤兑欺凌。”

    “孙三点不是蠢人。他如果执意要他的女儿嫁给‘一刻馆’的公子,她能避得了么?她能避到几时?他会让他的掌上明珠镇守荒山野岭么?”

    “你的意思是说:孙三点是故意要绮梦在这里主持重大任务?”

    “便是。这‘疑神峰’和‘猛鬼庙’的地盘,原本一直都属于‘太平门’和‘四分半坛’这两路人马的,‘山东神枪会’只是在名义上有些瓜葛而已。加上山东一脉,离这儿着实太远,若真的出兵,一旦后援不及,只怕必成孤军;为了这么一个鸟不生蛋鸡不拉矢的不毛之地,‘神枪会’早该拱手让人才是,怎么还会派他宝贝女儿来此地坐镇?”

    “那是因为孙三点发现:疑神峰有它的价值。”

    “所以他不能放弃。”

    “可是在这儿势孤力寡,若遥领亲兵,又为中原武林所忌,搞不好会联手吃掉他兵力,所以他只好用计。”

    “‘四分半坛’派来驻守的是五裂神君,‘太平门’遣来的是独孤一味,你说,孙三点该用什么计才可以一石二鸟,一举两得。”

    “当然是美人计。”

    “绮梦确是美人。”

    “她确是。”

    “所以绮梦一来,立即收伏了独孤和五裂,这两大高手,既为她打生打死,也为了她而能够和平共处,有时甚至可以一同联手抗敌。”

    “她是有这种魅力。可是,她为何窝在这里多年,都一直迟迟不动手采石掘宝?她有独孤和五裂的臂助,应该事半功倍啊!既然陈五裂和白蝙蝠都迷恋于绮梦,对宝物只怕也会拱手相让,绮梦得之何难?”

    “是不难,可是,她开始并不打算一下子就攫得这地底奇石。”

    “为什么?”

    “因为她打从心里,就不服她爹,甚至满怀恨意。”

    “她是不欲孙三点轻易得逞了?”

    “对,一旦她轻松得手,召回山东后,只怕又得面对逼婚了。”

    “所以她故意延搁此事。”

    “那也不尽然。”

    “愿闻其详。”

    “因为那时候,只传闻山上有奇石,却并不知道正确位置,开采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当然极不容易,又怕打草惊蛇,所以得要谋而后动。他老奸巨滑,托过其他的人去打探宝藏的事,但都不得要领,或不了了之。”

    “后来,给一个叫庄老波的老矿工,发现了奇石,消息沸沸扬扬的传了开去,各路武林人物、江湖派系,都意图染指;朝中从蔡京到朱勔、王黼,也不约而同,派了手下来谋夺宝物。这结果你自然是听说过的。”

    “结果是没几人能活着出来。”

    “不错,大部份探险掘宝的人,都死在里面,连同牺牲、失踪的矿工,真让人闻之丧胆,近者心悚。”

    “这些人的骸首,死前的惨状,这一路上全历历在目,的确很可怕。——却不知是谁人下的手呢?”

    “咱先不说这个。当时,洞中出现奇石的消息一旦流传,绮梦阻也阻不住,挡也挡不了。这时候,既然宝物露了相,就连‘四分半坛’、‘太平门’及‘山东神枪会’,也随机应变,立时增派长老、神君、高手前来截击,意图捷足先登,至少,也得分一杯羹。”

    “所以,独孤怕夜和五裂神君也不能置身事外。”

    “这个自然,奇石宝物一旦现世,‘四分半坛’、‘太平门’当然不甘后人,号令一下,陈觅欢和独孤怕夜也不敢不争先恐后,免受问责。”

    “不过,‘太平门’和‘四分半坛’的主事人见两人多年来掘宝并无成果,疑是他们神迷于绮梦,暗里相让,所以也派出了坛里门中其他高手来助他们一把——其实,只怕也旨在监督行事。”

    “所以,‘花裙神君’韦高青也来了。”

    “‘太平门’的‘一路平安’拓跋玉凤也进去了。”

    “几百名高手进了去,出来却只有十几人。”

    “活着的人也都吓破了胆子,不疯也不敢再入‘猛鬼庙’。”

    “连‘山东神枪会’也派了‘拿威堂’的副堂主‘铁枪火上飘’孙譁来冒这趟浑水。”

    “他也没能出来。”

    “这次伤亡惨重。所以才把其他贪婪的武林人士、江湖霄小,乃至朱勔、王黼、蔡京派来夺宝的各路凶神、各派恶煞全都给吓走了,以为招了鬼神之怒,一时倒真的不敢再来了。‘猛鬼庙’、‘疑神峰’这六个字,却是提也不敢再提了。”

    “那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布局的人成功了。”

    “成功?”

    “要霸占洞里宝物的人,成功的杀了入侵者,并布局吓住了所有的后来者,山洞有鬼,大家就再也不敢来猛鬼庙分一杯羹了。”

    “你果然是个明白人。”

    “其实这只是一个套路。”

    “套路。”

    “对,犯罪的人心理亘常如是。越是怕人侦破,越是躲躲藏藏。唬人的人多因为心虚,所以才对此地无银三百两。山上闹鬼,山上必有秘密。庙里有鬼,庙里一定有蹊跷。山洞死了一地的人,那么,这洞里就一定有宝藏。谁都一样。鬼神之怒,其实来自人间之悲怨。就像拳术招式一样,一掌攻出,另一手必然守在要害;双手开打,下盘一事实上得稳住。箭手的罩门在于一矢射出,一矢未搭扣得及;发放暗器的人,得先拉开距离——这都是套路,有甲必有乙,有乙必因丙,有丙便有丁……一脉相承、陈陈相因,只要犯罪,就有它的套路,所以不是我明白得快,而是太熟悉了这套路。”

    “你说的对。不过,他们只吓退了大部分的人,没把所有的人都吓走。”

    “包括你?”

    “还有绮梦。”

    “以及吴铁翼?”

    “更把你给吓来了。”

    “我是奉令来追缉吴铁翼,猛鬼庙疑案,死了不少人,我们师兄弟四人也早想来查个水落石出。”

    “所以,闹鬼一案,只把胆小的人吓走,无用的家伙杀了,但对高手,反而弄巧成拙。”

    “不过你却是怎么过来的呢?真的是绮梦向你求救你才来?要杀吴铁翼才走这一趟?还是你也一样觊觎洞里的宝藏?你是因为吴铁翼才会认识绮梦?还是根本跟绮梦早就识得?”

    “你说呢?”

    “不,你说。”

    第三回我要对付的是整个夜,不是任一只老鼠

    “说来可笑,其实吴铁翼可以说是为我和绮梦做了一件好事。”

    “好事?”

    “我本不认识绮梦。但吴铁翼常纠合为他卖命的人,来这荒山野岭聚合,共商大计,有时候,也把我叫了过来。”

    “他叫你杀人,也是在这里吧?”

    “有时候,我推掉了杀人任命,也是在这里。”

    “杀人的代价,也是在客栈里交付吧?”

    “我上来野金镇多了,自然听说过猛鬼坑里的事。你知道我的嗜好是收集美丽的石头,据我对各种矿石的知识,我知道坑里的奇石才是我毕生所望,志在必得。那才是最好也是最高的代价。”

    “但你却也听说过洞里闹鬼的事,知道凭一人之力,难以独得。”

    “你看出来了,吴铁翼自然也一早看出来了这一点。”

    “人有所恶,就有他的忌讳,人有所嗜,就有他的罩门——没想到,连杀手王飞也不例外。”

    “我当然不例外。我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吴铁翼可比你更老奸巨滑。他一旦看出我对猛鬼洞里的奇石念念不忘,他就答允我:他才是坑洞的主人,别人没法得到那奇石,他可有办法,只要我听他的话,加入他组织里,他便可以让我独得奇石。”

    “他是这样说?”

    “他是这样说。”

    “他说的你信了?”

    “我本来不信……可是,唉。”

    “——因为绮梦?”

    “绮梦的确是这地方的真正主人,五裂神君和白蝙蝠都听她的。而那时候,绮梦还跟吴铁翼在一起,对他的话,莫不言听计从。”

    “所以你就觉得:吴铁翼所允诺的是言之成理?”

    “至少是合情合理。绮梦是多年来疑神峰的峰主,又是‘山东神枪会’派来这儿驻守的代表。她还有‘四分半坛’的神君和‘太平门’的长老撑腰。若不是为了洞中的宝藏,她们一群标致女子,长年窝在这荒山干啥?绮梦既然情迷于吴铁翼,吴虎威近水楼台,想当然是知道洞中秘密了。”

    “你是见猎心喜。”

    “所以给蒙了眼。”

    “不过当时绮梦、吴铁翼交好,也不由你不信。”

    “但不久后,绮梦便知晓吴铁翼利用她的客栈来作通敌卖国的聚合点,又以她的地盘作为阴谋夺取猛鬼洞里宝物的落脚处,而且,吴铁翼与她后娘有染,又传奸污杜小月和梁恋瑄,这可惹火了绮梦。”

    “其实,绮梦自己也没把握可以夺得洞中宝物。”

    “她把这点告诉了我。”

    “那时你才明白:吴铁翼是答允你一件他自己也做不到的事。”

    “他不但办不到,而且只是想利用我去为他办成此事。”

    “就算办成了,他也不一定会分给你,是不?”

    “我看若我得手了,他第一个就会把我杀掉。”

    “所以你憬悟了。”

    “——谁要阴谋计算我,想把我杀了,我就先把他给杀掉。何况,他把‘打神腿’庄怀飞牺牲掉了性命,好像人家为他死是活该一样,冲着这点我也不饶他。”

    “杀手王飞,一向跟庄怀飞都有深厚交谊,这点我是听过了。”

    “不过吴铁翼也犯了一个大大的错误。他常约我来这儿密议,我就因而识得了绮梦。”

    “而且成了好友?”

    “我们是同病相怜。”

    “你那时就住在已六号房?”

    “我一向不露面。我当杀手,当然愈少人认出我愈好。所以,我夜时来,天明去,若有人送餐饮,或打水盛盆抬上来让我沐浴,我都会先一步避了开去。”

    “所以,店里的人,谁都没真的见过你?大概除了绮梦吧?”

    “她开始也一样没见过我。不过,我的房间就在她的隔壁,我常常听到她深霄饮酒,黯自叹息的声音。我……听久了也有点不忍心。”

    “因此你们开始了交谊。”

    “我们都是飘泊天涯的女子。”

    “你们因而交换了吴铁翼的消息。”

    “我们愈谈吴铁翼,便愈扯愈火大。”

    “不过那时你们还忍了下来。”

    “直至吴铁翼叫我和绮梦一道上山,一探猛鬼庙的虚实。”

    “——不是你们分成两队,一队直扑疑神峰,一队潜入猛鬼洞的那一次?”

    “也就是见到飞行古庙的那一遭?”

    “真的有那么糟?”

    “我们心理早有了准备,这一次历炼,反而跟绮梦同渡艰险,相交莫逆。”

    “你那时已经冒充是习玫红?”

    “不是。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我是绮梦的好朋友。绮梦是她们的老板,老板的事谁也不好过问,她也保守秘密不说。”

    “那你在何时才充当‘习玫红’?”

    “你来。”

    “我来?”

    “我们知道了四大名捕将有人上山追缉吴铁翼之后,就警省到我需要有一个‘名份’。我见过习玫红,还帮过她一些小忙,我还挺喜欢她的,我自觉也有点与她相似。她也真的打算上疑神峰来,后来发现冷血因战于‘西镇’,她改道先会合去了,才没兴趣到荒山招鬼去。我就借了她名义来应付你。事实上,我查过了,无情根本只知有小红[注],不知谁是小红。”

    “所以你就是‘小红’了?”

    “我又没说我是‘小红’,我们一见面就开打,你还问我是不是‘王飞’,我也问回你‘我是不是王飞呢’!”

    “但绮梦却称你‘小红’。”

    “你也叫我‘习姑娘’。”

    “那……确是我的错。”

    “但你也错得不厉害,因为,你好像不久后就识破我的身份。”

    “我一直都在怀疑。”

    “所以你将错就错?”

    “识破别人骗局的最好方法,就是你让他以为你已受骗。”

    “青月公子说过。当你以为你已成功的骗倒了四大名捕的时候,其实你才是骗了自己的大笨蛋。”

    “其实你为什么不当回王飞自己,你只要不犯案,我也莫奈你何。”

    “我就是以前犯案太多了,见了名捕,总是有点老鼠见猫不自在。”

    “一只猫是抓不了整个黑夜里的老鼠的。”

    “我不喜欢猫。”

    “我也不是猫。我斗的是整个黑夜,不是任一只老鼠。“

    “绮梦客栈里本来就有一只老鼠——‘飞天老鼠’梁双禄是只大飞鼠。”

    “我只怕老鼠不只一只……你何不一刀将我杀了?省事得多了。”

    “我已斫了你十七八刀了,就没把你给斫死。我已经努力过了。”

    “也许你就是斫我太多刀了,我才察觉这爱斫我头的应该不会是习玫红——你用的也显然不是习家碎梦刀法。”

    “其实我也没用心、专心斫死你。”

    “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

    “我要利用你:一,对付吴铁翼。二,上山掘宝。三,解决一直缠绕和暗算绮梦的妖魔鬼怪。”

    “你也不知道现在吴铁翼身在何处?”

    “对。”

    “你也没把握可以夺取洞中宝藏?”

    “是。”

    “你也不明白那些鬼怪魅魍是啥?”

    “便是。不然,也不必利用到你同行走这一趟了。”

    “唉。”

    “你叹什么气?”

    “看来,我们也是同病相怜。”

    “哦?”

    “因为你不明白的我也不样不大明白。”

    “唉。”

    “你叹什么气?”

    “看来,我们真的可以合作了。”

    “哦?”

    “因为我们既有共同的敌人,相近的任务,以及,一样的疑惑。”

    第四回三不

    “我最困惑的是:绮梦客栈闹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一样困扰得很。我们知道吴铁翼在今年‘猿猴月’光景,必然会上来疑神峰,所以便布署杀他。”

    “你不是怕绮梦杀不下手吗?”

    “所以我自告奋勇,要赶过来——她杀不下手,我可下得了手。”

    “吴铁翼为何一事实上要在这时期上山来?我不明白。”

    “这其实是来自于绮梦及白蝙蝠还有五裂神君长久观察、探听得悉:洞坑里的奇石,他们就姑且叫做‘沙漠蔷薇’,要到这时刻才会稍稍软化,趁着月色大明、清华尽放之际,马上切割好‘铁花’成为兵器,那么,肯定就是无坚不摧、无刚不折、无敌不败的罕世奇门兵器了。除了这段期间,就算进得了坑洞,也搬不走锋利的‘铁花’,谁也拿它没办法。”

    “吴铁翼其实也要夺取‘铁花’,来制作它横行天下的奇兵!”

    “说不定,他谋取‘铁花’,是要制造出一种对付你们四大名捕的决杀凶器——谁叫你们一直追捕他!”

    “不过,这么说来,吴铁翼不是那种可以与人分享宝物的人,他既夺取‘铁花’,也不见得会分一瓣给你。”

    “但我们却知道:他一早已约好金人和辽人,只要他采购得‘铁花’,就会高价售予他们。”

    “金辽一旦得此利器,他们对大宋富庶繁荣,觊觎已久,定必用来大量生产武器,进侵我境!”

    “便是。我参与吴铁翼与唐化、朱杀家等人共谋之际,也知道他有这个意思。他这种人,只要对他有利,当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所以你就认定今个‘猿猴月’时分,吴铁翼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他是一定会来。这次放过,可至少又多待一年了。他可抵受得了四大名捕不舍昼夜的追捕么!”

    “结果他来了没有?”

    “他提前来了。”

    “提早?”

    “他这回是一早就来了疑神峰,早了至少一个月,他大概是要布署今年八月十五时期必夺‘铁花’吧?然而,他却干了不少好事,例如奸污杜小月、重创恋瑄,更令绮梦对他死了这条心。不过,他却好像嗅到不寻常气氛似的,虽常在疑神峰一带出没,却不似以前,常住在绮梦客栈里,以致绮梦布局要对付他,一直都派不上用场。”

    “会不会他真的收到了风声,知道你和绮梦要对付他呢?”

    “可是,只要他还想夺取‘铁花’,就非得要绮梦帮他不可。”

    “——这,可是怎么个说法?”

    “绮梦帮他,五裂神君陈觅欢才会助他,白蝙蝠独孤一味才会支持他,他们三人,经由他们背后势力多年来对‘铁花’的研究,以及他们盘踞在这里多时对‘疑神峰’的观察,已发展出一套采集‘蓝铁石花’的秘传,然而,这些技法,吴铁翼正是千方百计要知道的,所以他一定要诓住绮梦,只不过吴铁翼也有运用这奇石的秘密,那是绮梦也不得而知的。”

    “所以吴铁翼就算知道绮梦要对付他,他也不能真的杀了绮梦。”

    “这可不好说,他这人心狠手辣,至少,可以杀了我。”

    “你可不好杀。”

    “我能杀人就有人能杀我。”

    “——可是谁杀得了杀手王飞?”

    “朱杀家。”

    “他!?”

    “还有唐化。”

    “他们可还在吴铁翼身边?他们不是在鬼打鬼了吗?”

    “这也值得人疑虑。因为对上一次‘猿猴月’之聚,他们两人还好好的在吴铁翼身边,连江思、高怕飞等人全不缺席,他们本就有大图谋,不知为何内哄。根据罗白乃的说法,是唐化毒杀了朱杀家,朱杀家还要他上来向吴铁翼示警呢!——不过,姓罗兀那小子,说话神神化化,不能尽信之。”

    “唐化要是背叛吴铁翼,那是可能的。因为唐化本来就是‘蜀中唐门’的人,他附从吴铁翼,是因为吴铁翼能提供一种足以制造盖世无双的暗器给他,如果吴铁翼又把这种制作暗器的原料售予他人——不管外敌还是朝廷高官都一样——唐化就不会放过他。”

    “我深知吴铁翼的性情,如果他有心要吃几家茶礼,谁要是阻止他,他就会先‘吃掉’谁。”

    “我也知道朱勔的为人,他既派出他身边一员猛将去追随吴铁翼,他就是独家占得这世外奇兵,献予皇上,以求厚赏丰赐,要是有别家分享,他可第一个不愿意。”

    “再说,朱杀家这样一个‘三不’杀手,也决不让人染指他势所必得之物。”

    “三不?”

    “对,三不。他一下手不留情,二出手不留命,三做人不留余地。”

    “所以,唐化与朱杀家的利益是相互冲突的。”

    “吴铁翼留他们两个在身边,就是利用了这点矛盾与冲突,所以,他们为了挣得吴铁翼的欢心,都得要为他卖命,效犬马之劳。”

    “可是,这点优势,一旦在得到‘铁花’之后,就会自动消失了。”

    “甚至在‘铁花’将现但未到手之际,他们俩也会汰弱留强,拼个你死我活。吴铁翼好像已面临众叛亲离的局面。”

    “这可打乱了吴铁翼的布署与阵脚,如果他们两者去其一,吴铁翼不但实力大减,而且也不易纵控局面了。吴铁翼现在可不是个朝廷命官了,他的虎髯可给你们四大名捕拔剩下没几条猫须了。”

    “其实他们大可自行去夺取‘沙漠蔷薇’,又何必一定要惹吴铁翼。”

    “我刚才已说过了,这问题是在于:吴铁翼掌握了‘沙漠蔷薇’割切与运用的方法,而其他的人并不得悉。何况,一只没了爪牙的老虎毕竟还是山大王,还是有他的杀伤力的。吴铁翼这家伙,用人有他一套,虽已落难还是有人为他忠心卖命的。”

    “那么,他这个秘技是怎么得悉的?”

    “我怀疑……”

    “谁?”

    “绮梦。”

    “她知道?”

    “——至少,是绮梦告诉他的。”

    “绮梦却又是怎么得知的呢?”

    “我也不晓得。但我知道你想问我是不是也知道。”

    “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所以你也一度跟吴铁翼虚与委蛇。”

    “不错,可是吴铁翼一直都很狡猾,他也很提防我。”

    “那是他翻身活命的家伙,他当然视如瑰宝,不轻易让人洞悉。”

    “你其实想说我也贪图这宝物。”

    “谁不贪图?贪图有什么不好?这财宝可是天赐的,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本来没有主子的,只有为得到它而不惜大造杀孽的家伙才是该受到天谴。”

    “我的确是意图攫取这宝物,但吴铁翼没告诉开采的方法,连绮梦也一样守口如瓶,不告诉我。”

    “但她却告诉了吴铁翼。”

    “……也许,她那时候给那老狐狸迷惑住了。”

    “不过这样看来,绮梦的处境也不妙得很。”

    “你是说……”

    “贪图这绝世神兵的人,要是无法威迫吴铁翼说出方法,那就会向绮梦下手了。”

    “我就是担心这个,所以才赶来保护她。”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她?”

    “我和她天生就有缘份。”

    “……”

    “其实,那些要霸占宝物的人,也不一定要诱逼吴铁翼或孙绮梦说出开采和制造‘沙漠蔷薇’的秘密。”[注]

    “你说是:他们可以在开采的人得手后才横加夺取?”

    “便是。”

    “……这样确是省事多了。”

    “但却要有耐心,没有耐心,什么大事也干不成。”

    第五回望闻问切

    “但你却对我没什么耐心。”

    “其实说真的我一向都没什么耐性——要不然,我也不会斫你那么多刀了。”

    “斫死了我,你可没什么好处。”

    “斫死了你,可不是什么好处,而是威风。”

    “——威风!?”

    “一刀斫下四大名捕之首的脑袋,岂不是一件扬名江湖,威风之极了不起的大事?”

    “你竟为此杀人?”

    “为什么?我特意惹你厌?”

    “倒不是。那是因为你名头比我还大。不是有几个人的名气比我更高的。”

    “在武林中你已经是很有名的。”

    “比你好像还差上一大截——毕竟,杀手的名声总不太好。何况,我跟你在未照面前已有过一段宿怨,你也檬然不知,我现在也不想告诉你。”

    “宿怨?往往铸成了孽缘!我多少也知道一点,你可别吓唬我。其实,当公差的名誉更不好——通常都给人称作是‘鹰爪子’、‘狗腿子’。”

    “你不是狗腿子,却是狗鼻子。”

    “狗鼻子?”

    “我看你嗅嗅水质,闻闻土石,又问问绮梦,望望小月,我就知道你这个行动不方便的家伙其实不好惹。”

    “大凡探案的都是跟治病的一个模样:望、闻、问、切而已。不过,你不只斫我的头,也曾力助过我一把。”

    “你是说你连人带车翻到陷阱里去那一次,我只是顺手而已。——要杀你则是我杀,别人杀你我可不平,何况他们是暗算你,而你又一双腿不方便,这可不公道嘛!”

    “你这女子有两个特点。”

    “特点?才两个?我就觉得我浑身都与别不同呢!”

    “一,你对小孩子很疼惜,看得出来,你没对小童下过毒手。”

    “小孩子最可爱,不像大人狡猾,人长大了就邪门起来。小孩子都是忠的,大人没个儿不奸不诈。”

    “你也是大人了……”

    “我是大女人。再大的女人也是小女子,小女子就是再奸诈也是纯真的。”

    “大女人我倒轻易看得出来。”

    “你——看来你不是‘狗腿子’,而是‘狗嘴长不出象牙’,没想到连一向冷酷无情的大捕头也贫嘴。”

    “望、闻、问、切——这大概要算是‘问’的部门吧?”

    “现在该我‘问’你——另一个特点呢?”

    “你每次谈到我的残疾,都不避讳。”

    “这——你介意?我是应该向你道歉的,我这个口直心快,当杀手还可以,因为一刀成快意,爽利得很,但阴谋斗志,我还差一皮,连绮梦也说我不适合当杀手……”

    “我不是说这个。我欣赏你这点。”

    “什么?你、欣、赏、我、说、你、是、有、残、疾、的!?……不是吧!?”

    “其实,在江湖上,人人都对我忌讳这点。有的人是因为怕了我,不管是惧怕我的暗器还是身份。有些人是因为不想伤害我,他们都是我朋友和心存厚道。大家明知我不良于行,但谁都不敢直说。久而久之,我也自觉是个不正常的人,大家都不说真话,只视而不见,当安慰我,连我自己也不敢直说了。其实,我只是行动不便,久之成习,连心理都不正常了。你反而直言无忌,但也不是存心打击,我觉得……”

    “这个……这,你不见怪就好了,我是有点口不择言……我自小在一个地方生长,在那儿我若不很顽强、尖锐、势利地活着,那些势利、尖锐、顽强的家伙就一定会把我挤下去,吞噬掉了。”

    “我倒觉得你坦率可爱,拿我当朋友,才不处处回避。”

    “嘻嘻。我倒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你也有欣赏我的时候。也没想到你已一早识穿了我。”

    “那都怪你。你斫我这么多刀,你斫一次我怀疑一次。何况,早就有人留下警示,认为你身份很有问题。”

    “谁?”

    “现在不好说,只怕过不了今晚你就一定知晓。何况,对方也只是疑虑你的身份而已,但也提醒了我:你应不是衷心跟吴铁翼一伙的。”

    “那么神秘的一个人物!?我倒要见识见识。那你究竟在什么时候才断定我不是习玫红?”

    “就在刚才。”

    “刚才?”

    “独木桥上。”

    “——怎么?我在地上就像,上了桥就不似?”

    “不是。你在桥上,为救幺儿、阿三,刀剑并用,剑法还胜于刀法,这是哪门子的‘习家惊梦刀’?”

    “我就知道你怀疑我,我就没发狠一刀把你给杀了。你却是怎么知道王飞会使剑?”

    “谁说王飞只会使刀?王飞的一手水晶暗器,声东击西,也使得好狠呢!何况,你刚才跟幺儿、阿三抽动我的木头车,一发力,就扯上了天堑,这内力可不是轻易办到的。”

    “我下次拿剑刺你,刀斫不死的不一定用剑也杀不了。再死不了就用水晶飞袭,砸死算了。”

    “谢谢谢谢,谢谢费心。请你让我多活几天,让大家把案破了再杀,别弄碎了你的水晶石头,好吧?”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联手?”

    “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是不?”

    “我要铁花,你要破案;我要保护绮梦,你要抓吴铁翼——看来暂时没有。”

    “那么,你要告诉我几件事。”

    “我已知无不告。”

    “绮梦客栈闹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是来帮绮梦的。那鬼明显不利于绮梦和客栈里的姊妹们,我若是查着了岂容鬼魅猖獗!只不过,按照见过鬼的人说法:那女鬼的血痣正好与绮梦娘亲吻合,只怕个中大有蹊跷。”

    “你上次与绮梦上山入庙,可有其他的发现?”

    “我其实前后几次明的暗的上山入洞,也只不过为了趁火打劫,捞一把奇石铁花才走,但却是鬼气森森的,门儿都没有,能保命而退已是侥幸。我告诉你们的都是真事,我自己心里也不相信有鬼,但眼前所见又不得不信,很有点迷糊。”

    “那你这次跟我上山干什么?”

    “也是想趁乱捞一把呀。何况,有你在,十箭八箭你挡了九箭,我可省事得很,趁虚而入,见鬼杀鬼,遇敌杀敌,有好处不放过,没事干就斫你一三五七刀的。”

    “结果,你也救了我二四六八次。”

    “有那么多?顶多,只一次半次而已。何况,我也已经有点后悔了。”

    “后悔什么?”

    “我本以为你一直都信任这假聂青,所以跟来看看你怎么为他所害,我大可在一旁拍手偷笑,没料你倒一直防着他,我是白费心,白忙、白干了。”

    “那也不然。现在,若不是你,我也不一定能牵制林公子了。”

    “也许,这次来,唯一的大收获是……”

    “是什么?已经有收获了吗?那值得恭喜。”

    “就是交了你这个狗腿子、鹰爪子朋友。当然,还附带了两个狗嘴子、鸡爪子的小哥把子。”

    “这叫买一送二。”

    “对,买一把扫帚,送两口筲箕。”

    “山高水远,撞鬼杀敌的来这儿冒浑水,能捡到扫帚、筲箕、也算不枉了——像我,除了一身泥,连痰盂也没拾得一只!”

    “你少阴损人!我还有另一个意外收获哩。”

    “这次又是什么烟袋、水壶、便桶了?”

    “来猛鬼庙多次,有明有暗,有打有杀,终于,这一次,还揪出了三个人,其中还躺下了两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不是收获是什么?”

    “他们之间不内哄,咱们是断断不易讨着便宜的——现在躺下的,恐怕该是咱们。”

    “所以,你不必再问我了。你去问青月公子吧。”

    稿于二零零二年“蒙难时期”再遇一遭“一贵一贱,交情乃是”的“虎朋兔友走一空,一路知交尽掩门”的难堪情境,从中考炼了谁敌谁友谁小人,以及何人真诚何人冷漠何人混吉,所谓“有福同享,有难你当”,“生死之交,酒肉朋友”,“平时拍胸求共死,有难甩手不识人”,浮生百态,一一尽现眼前。人生乐处便在顺时享乐,逆时憬悟。

    校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至零二年五月奋战精神,屡败屡战,打倒地上,爬起再战,如是者逾大半年且“仆街踣地”数百次,依然不降不伏,温刘梁决意斗到最后一兵一卒一口气为止。

    第一回美丽的石头 织梦好,好织梦

    “你到底是谁?”

    dedecms.com

    “王飞。” dedecms.com

    “——真的是王飞?”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飞月王飞’,独一无二。”

    dedecms.com

    “你是吴铁翼的杀手?”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是杀手,但决不是吴铁翼的杀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但你却常常替吴铁翼杀人。” 内容来自dedecms

    “那是因为吴铁翼付得起我要的代价。谁付得起我所要求的,而要杀的人恰好又是我觉得该杀的,我才杀。” dedecms.com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付得出钱,谁都可以叫你去杀人?”

    copyright dedecms

    “不一定是钱,有时候,也可以是别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别的?” 内容来自dedecms

    “有的杀手喜欢房子,你送他房子,他就可以为你杀人。有的杀手需要银子,你送他银子,他也可以杀了你要他死的人。有的人要面子,有的杀手要女人,人人要求不同。” copyright dedecms

    “你呢?” 本文来自织梦

    “我要的是银子和石子。”

    dedecms.com

    “石子?” dedecms.com

    “对,银子够了,我就要石子。” 内容来自dedecms

    “石子要来干什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喜欢收集石头,美丽的石头。”

    织梦好,好织梦

    “只要有银子和石子,你就会替他杀人?” 本文来自织梦

    “我刚才说过,我若要动手杀人,就必须觉得那人该杀的,我才会下手。这要看我喜不喜欢。”

    本文来自织梦

    “什么人你才认为该杀的?”

    内容来自dedecms

    “有些人早该死了,有的人却不该杀。”

    copyright dedecms

    “例如?” dedecms.com

    “该死的人就像吴铁翼,不该杀的人就像你。以前已经有人叫我杀你,出的代价很高,杀了你又可以成大名,我还在考虑,却给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抢了这宗生意,但却也没杀得了你。”

    织梦好,好织梦

    “我知道你说的谁,但我奇怪你为什么不去杀吴铁翼,反倒为吴铁翼杀人?”

    dedecms.com

    “我杀的人都是该杀的,吴铁翼叫我杀的我可不是都杀,我替他杀了几个人后,他便利用这一点事实宣扬出去,以致于江湖上人人以为我是他门下专任的杀手,你说这人该不该杀?” copyright dedecms

    “该杀。”

    本文来自织梦

    “他会雇用我杀人,但是谁会雇用我、付出代价叫我杀他?”

    copyright dedecms

    “……”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好人不如坏人够运气,坏人不喜欢一个人会聘人去杀了他,好人只会干气愤,眼巴巴见恶人当道。”

    内容来自dedecms

    “那你却又杀我?”

    织梦好,好织梦

    “——你以为我若是尽了全力、专心、不留余地地猝击你,你能活到现在吗?” copyright dedecms

    “……”

    本文来自织梦

    “这次你上疑神峰,目的是为了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三个目的。”

    织梦好,好织梦

    “请你一个一个的说。”

    本文来自织梦

    “一,我要杀吴铁翼。”

    织梦好,好织梦

    “为什么你要杀吴铁翼?” 本文来自织梦

    “因为我憎恨他。” 本文来自织梦

    “你恨他?”

    内容来自dedecms

    “我发现他根本就不守信诺。他答应过我,我替他除掉几个心腹大患后,他会把猛鬼洞里世上最好的石头留给我。但我后来发现他根本一早就谋夺独占这天外来石,完全把我摒弃在外。我恨不讲道义、没有信用的人。我替他取了人命,他没有付出我应得的代价,我只好拿他的命去填补。”

    dedecms.com

    “就为了这点?” 织梦好,好织梦

    “不。我也发觉他利用我,到处张扬我是他的部属,乃至要对付他的人,全都先来对付我——包括了四大名捕。我啃不下这死猫,最好表白的方式便是要他死在我手里。”

    copyright dedecms

    “我们的确一直都以为你是他旗下的杀手。给人利用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我相信你还有背反吴虎威更好的理由。” copyright dedecms

    “至少还有一个理由。”

    织梦好,好织梦

    “那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理由很重要,也最充分。”

    dedecms.com

    “什么理由?”

    织梦好,好织梦

    “我正恨吴铁翼害死了我一个好朋友,而这时候,恰好,终于有人雇用我去杀他了。”

    copyright dedecms

    “——杀吴铁翼?”

    dedecms.com

    “当然是他。” 织梦好,好织梦

    “是谁聘用你去杀他?”

    copyright dedecms

    “你猜猜看?”

    dedecms.com

    “绮梦。”

    dedecms.com

    “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怎么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你是怎么知道的?” dedecms.com

    “这不难,因为要不是绮梦替你隐瞒身份,我们当然不致错以为你就是习玫红。你们两人之间一定有默契。” 本文来自织梦

    “哦?”

    dedecms.com

    “她一直在维护你,你也在保护她,你们两人之间有秘密,这我一早就看得出来。何况,她的确有理由要杀吴铁翼。” 本文来自织梦

    “她的确有理由——我只怕她到时舍不得杀。”

    织梦好,好织梦

    “怎么说?” 织梦好,好织梦

    “她恨吴铁翼,主要是因为,他不但跟她晚娘有染,还玷污了她的忠心婢女,再加上,她发现吴铁翼利用她的地盘,阴谋通敌卖国,而且,也利用她的情报和客栈,暗里夺取猛鬼洞里的宝藏——这些,吴铁翼都瞒着她干,完全没意思要和她同甘共苦,更休说是同享富贵了。”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要你杀吴铁翼,大概不是用银子来买通你吧?” 本文来自织梦

    “你又猜对了。” 内容来自dedecms

    “光是道义,你也会为绮梦杀这个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只凭交情,我也该下手。不过,我也别有图谋。” dedecms.com

    “什么图谋。”

    dedecms.com

    “我要她许下一个诺。”

    内容来自dedecms

    “什么诺言。”

    本文来自织梦

    “事成之后猛鬼洞里的宝藏,尤其是石头,得要归我。”

    本文来自织梦

    “猛鬼洞里的石头?” copyright dedecms

    “对,据我所知,这洞里有着世上最稀罕的、世外最名贵的、人间最美丽的石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唉。”

    织梦好,好织梦

    “你为什么叹气。”

    内容来自dedecms

    “你说的世间最美丽的石头,却长在最恐怖的炼狱里。”

    本文来自织梦

    “岂止是地狱底的石头,这些美丽的石子,其威力也是最邪恶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邪恶?”

    内容来自dedecms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多人为它丧生为它亡更为它舍死忘生?” dedecms.com

    “说的也是。” dedecms.com

    “何况,我们现在还身在这炼狱里,恐怕等一下就要面对它了。” 织梦好,好织梦

    “搞不好,还得为它所害呢!” 本文来自织梦

    “可是,这石头也不属于绮梦的,你要取它,恐怕由不得绮梦话事。”

    copyright dedecms

    “你错了。”

    copyright dedecms

    “哦?”

    内容来自dedecms

    “这石头本来就是属于绮梦的。”

    copyright dedecms

    “这,可怎么说?” 内容来自dedecms

    第二回鬼神之怒人之怨

    dedecms.com

    “你当然知道绮梦的爹爹就是山东‘神枪会’中第一总堂‘一贯堂’的总堂主吧?”

    织梦好,好织梦

    “孙三点恐怕是山东武林中坐第一把交椅的人物——不管武功、野心、实力都名副其实。” copyright dedecms

    “你知道绮梦为何要来这荒山野店中当一个小小客栈的老板?” copyright dedecms

    “据她自己说法:是要逃婚,而且要躲开她后娘白孤晶的挤兑欺凌。” 织梦好,好织梦

    “孙三点不是蠢人。他如果执意要他的女儿嫁给‘一刻馆’的公子,她能避得了么?她能避到几时?他会让他的掌上明珠镇守荒山野岭么?”

    内容来自dedecms

    “你的意思是说:孙三点是故意要绮梦在这里主持重大任务?” copyright dedecms

    “便是。这‘疑神峰’和‘猛鬼庙’的地盘,原本一直都属于‘太平门’和‘四分半坛’这两路人马的,‘山东神枪会’只是在名义上有些瓜葛而已。加上山东一脉,离这儿着实太远,若真的出兵,一旦后援不及,只怕必成孤军;为了这么一个鸟不生蛋鸡不拉矢的不毛之地,‘神枪会’早该拱手让人才是,怎么还会派他宝贝女儿来此地坐镇?”

    本文来自织梦

    “那是因为孙三点发现:疑神峰有它的价值。”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他不能放弃。”

    内容来自dedecms

    “可是在这儿势孤力寡,若遥领亲兵,又为中原武林所忌,搞不好会联手吃掉他兵力,所以他只好用计。” 本文来自织梦

    “‘四分半坛’派来驻守的是五裂神君,‘太平门’遣来的是独孤一味,你说,孙三点该用什么计才可以一石二鸟,一举两得。”

    copyright dedecms

    “当然是美人计。”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确是美人。”

    copyright dedecms

    “她确是。”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绮梦一来,立即收伏了独孤和五裂,这两大高手,既为她打生打死,也为了她而能够和平共处,有时甚至可以一同联手抗敌。” copyright dedecms

    “她是有这种魅力。可是,她为何窝在这里多年,都一直迟迟不动手采石掘宝?她有独孤和五裂的臂助,应该事半功倍啊!既然陈五裂和白蝙蝠都迷恋于绮梦,对宝物只怕也会拱手相让,绮梦得之何难?” 织梦好,好织梦

    “是不难,可是,她开始并不打算一下子就攫得这地底奇石。” dedecms.com

    “为什么?” dedecms.com

    “因为她打从心里,就不服她爹,甚至满怀恨意。”

    织梦好,好织梦

    “她是不欲孙三点轻易得逞了?” 本文来自织梦

    “对,一旦她轻松得手,召回山东后,只怕又得面对逼婚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她故意延搁此事。” 织梦好,好织梦

    “那也不尽然。”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愿闻其详。” 织梦好,好织梦

    “因为那时候,只传闻山上有奇石,却并不知道正确位置,开采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当然极不容易,又怕打草惊蛇,所以得要谋而后动。他老奸巨滑,托过其他的人去打探宝藏的事,但都不得要领,或不了了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后来,给一个叫庄老波的老矿工,发现了奇石,消息沸沸扬扬的传了开去,各路武林人物、江湖派系,都意图染指;朝中从蔡京到朱勔、王黼,也不约而同,派了手下来谋夺宝物。这结果你自然是听说过的。” 织梦好,好织梦

    “结果是没几人能活着出来。” 织梦好,好织梦

    “不错,大部份探险掘宝的人,都死在里面,连同牺牲、失踪的矿工,真让人闻之丧胆,近者心悚。”

    本文来自织梦

    “这些人的骸首,死前的惨状,这一路上全历历在目,的确很可怕。——却不知是谁人下的手呢?”

    内容来自dedecms

    “咱先不说这个。当时,洞中出现奇石的消息一旦流传,绮梦阻也阻不住,挡也挡不了。这时候,既然宝物露了相,就连‘四分半坛’、‘太平门’及‘山东神枪会’,也随机应变,立时增派长老、神君、高手前来截击,意图捷足先登,至少,也得分一杯羹。”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独孤怕夜和五裂神君也不能置身事外。”

    织梦好,好织梦

    “这个自然,奇石宝物一旦现世,‘四分半坛’、‘太平门’当然不甘后人,号令一下,陈觅欢和独孤怕夜也不敢不争先恐后,免受问责。”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过,‘太平门’和‘四分半坛’的主事人见两人多年来掘宝并无成果,疑是他们神迷于绮梦,暗里相让,所以也派出了坛里门中其他高手来助他们一把——其实,只怕也旨在监督行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所以,‘花裙神君’韦高青也来了。”

    织梦好,好织梦

    “‘太平门’的‘一路平安’拓跋玉凤也进去了。”

    本文来自织梦

    “几百名高手进了去,出来却只有十几人。”

    dedecms.com

    “活着的人也都吓破了胆子,不疯也不敢再入‘猛鬼庙’。”

    copyright dedecms

    “连‘山东神枪会’也派了‘拿威堂’的副堂主‘铁枪火上飘’孙譁来冒这趟浑水。”

    copyright dedecms

    “他也没能出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次伤亡惨重。所以才把其他贪婪的武林人士、江湖霄小,乃至朱勔、王黼、蔡京派来夺宝的各路凶神、各派恶煞全都给吓走了,以为招了鬼神之怒,一时倒真的不敢再来了。‘猛鬼庙’、‘疑神峰’这六个字,却是提也不敢再提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我明白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明白了什么?” 内容来自dedecms

    “布局的人成功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成功?” copyright dedecms

    “要霸占洞里宝物的人,成功的杀了入侵者,并布局吓住了所有的后来者,山洞有鬼,大家就再也不敢来猛鬼庙分一杯羹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你果然是个明白人。” 内容来自dedecms

    “其实这只是一个套路。” 本文来自织梦

    “套路。” copyright dedecms

    “对,犯罪的人心理亘常如是。越是怕人侦破,越是躲躲藏藏。唬人的人多因为心虚,所以才对此地无银三百两。山上闹鬼,山上必有秘密。庙里有鬼,庙里一定有蹊跷。山洞死了一地的人,那么,这洞里就一定有宝藏。谁都一样。鬼神之怒,其实来自人间之悲怨。就像拳术招式一样,一掌攻出,另一手必然守在要害;双手开打,下盘一事实上得稳住。箭手的罩门在于一矢射出,一矢未搭扣得及;发放暗器的人,得先拉开距离——这都是套路,有甲必有乙,有乙必因丙,有丙便有丁……一脉相承、陈陈相因,只要犯罪,就有它的套路,所以不是我明白得快,而是太熟悉了这套路。”

    织梦好,好织梦

    “你说的对。不过,他们只吓退了大部分的人,没把所有的人都吓走。”

    copyright dedecms

    “包括你?” copyright dedecms

    “还有绮梦。” 本文来自织梦

    “以及吴铁翼?”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更把你给吓来了。”

    本文来自织梦

    “我是奉令来追缉吴铁翼,猛鬼庙疑案,死了不少人,我们师兄弟四人也早想来查个水落石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所以,闹鬼一案,只把胆小的人吓走,无用的家伙杀了,但对高手,反而弄巧成拙。”

    dedecms.com

    “不过你却是怎么过来的呢?真的是绮梦向你求救你才来?要杀吴铁翼才走这一趟?还是你也一样觊觎洞里的宝藏?你是因为吴铁翼才会认识绮梦?还是根本跟绮梦早就识得?” 本文来自织梦

    “你说呢?”

    dedecms.com

    “不,你说。”

    dedecms.com

    第三回我要对付的是整个夜,不是任一只老鼠

    dedecms.com

    “说来可笑,其实吴铁翼可以说是为我和绮梦做了一件好事。”

    本文来自织梦

    “好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本不认识绮梦。但吴铁翼常纠合为他卖命的人,来这荒山野岭聚合,共商大计,有时候,也把我叫了过来。” 本文来自织梦

    “他叫你杀人,也是在这里吧?” 织梦好,好织梦

    “有时候,我推掉了杀人任命,也是在这里。”

    织梦好,好织梦

    “杀人的代价,也是在客栈里交付吧?” 本文来自织梦

    “我上来野金镇多了,自然听说过猛鬼坑里的事。你知道我的嗜好是收集美丽的石头,据我对各种矿石的知识,我知道坑里的奇石才是我毕生所望,志在必得。那才是最好也是最高的代价。” 织梦好,好织梦

    “但你却也听说过洞里闹鬼的事,知道凭一人之力,难以独得。” 织梦好,好织梦

    “你看出来了,吴铁翼自然也一早看出来了这一点。”

    dedecms.com

    “人有所恶,就有他的忌讳,人有所嗜,就有他的罩门——没想到,连杀手王飞也不例外。”

    本文来自织梦

    “我当然不例外。我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吴铁翼可比你更老奸巨滑。他一旦看出我对猛鬼洞里的奇石念念不忘,他就答允我:他才是坑洞的主人,别人没法得到那奇石,他可有办法,只要我听他的话,加入他组织里,他便可以让我独得奇石。”

    织梦好,好织梦

    “他是这样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是这样说。”

    织梦好,好织梦

    “他说的你信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本来不信……可是,唉。” dedecms.com

    “——因为绮梦?”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的确是这地方的真正主人,五裂神君和白蝙蝠都听她的。而那时候,绮梦还跟吴铁翼在一起,对他的话,莫不言听计从。” copyright dedecms

    “所以你就觉得:吴铁翼所允诺的是言之成理?” dedecms.com

    “至少是合情合理。绮梦是多年来疑神峰的峰主,又是‘山东神枪会’派来这儿驻守的代表。她还有‘四分半坛’的神君和‘太平门’的长老撑腰。若不是为了洞中的宝藏,她们一群标致女子,长年窝在这荒山干啥?绮梦既然情迷于吴铁翼,吴虎威近水楼台,想当然是知道洞中秘密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是见猎心喜。”

    dedecms.com

    “所以给蒙了眼。”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当时绮梦、吴铁翼交好,也不由你不信。”

    内容来自dedecms

    “但不久后,绮梦便知晓吴铁翼利用她的客栈来作通敌卖国的聚合点,又以她的地盘作为阴谋夺取猛鬼洞里宝物的落脚处,而且,吴铁翼与她后娘有染,又传奸污杜小月和梁恋瑄,这可惹火了绮梦。” dedecms.com

    “其实,绮梦自己也没把握可以夺得洞中宝物。”

    copyright dedecms

    “她把这点告诉了我。” copyright dedecms

    “那时你才明白:吴铁翼是答允你一件他自己也做不到的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不但办不到,而且只是想利用我去为他办成此事。”

    copyright dedecms

    “就算办成了,他也不一定会分给你,是不?”

    dedecms.com

    “我看若我得手了,他第一个就会把我杀掉。”

    dedecms.com

    “所以你憬悟了。” 内容来自dedecms

    “——谁要阴谋计算我,想把我杀了,我就先把他给杀掉。何况,他把‘打神腿’庄怀飞牺牲掉了性命,好像人家为他死是活该一样,冲着这点我也不饶他。”

    织梦好,好织梦

    “杀手王飞,一向跟庄怀飞都有深厚交谊,这点我是听过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过吴铁翼也犯了一个大大的错误。他常约我来这儿密议,我就因而识得了绮梦。”

    copyright dedecms

    “而且成了好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们是同病相怜。”

    dedecms.com

    “你那时就住在已六号房?”

    copyright dedecms

    “我一向不露面。我当杀手,当然愈少人认出我愈好。所以,我夜时来,天明去,若有人送餐饮,或打水盛盆抬上来让我沐浴,我都会先一步避了开去。”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店里的人,谁都没真的见过你?大概除了绮梦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开始也一样没见过我。不过,我的房间就在她的隔壁,我常常听到她深霄饮酒,黯自叹息的声音。我……听久了也有点不忍心。”

    copyright dedecms

    “因此你们开始了交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们都是飘泊天涯的女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们因而交换了吴铁翼的消息。” 本文来自织梦

    “我们愈谈吴铁翼,便愈扯愈火大。” dedecms.com

    “不过那时你们还忍了下来。” dedecms.com

    “直至吴铁翼叫我和绮梦一道上山,一探猛鬼庙的虚实。”

    copyright dedecms

    “——不是你们分成两队,一队直扑疑神峰,一队潜入猛鬼洞的那一次?” dedecms.com

    “也就是见到飞行古庙的那一遭?” 织梦好,好织梦

    “真的有那么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们心理早有了准备,这一次历炼,反而跟绮梦同渡艰险,相交莫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那时已经冒充是习玫红?”

    dedecms.com

    “不是。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我是绮梦的好朋友。绮梦是她们的老板,老板的事谁也不好过问,她也保守秘密不说。”

    本文来自织梦

    “那你在何时才充当‘习玫红’?” 织梦好,好织梦

    “你来。”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来?”

    内容来自dedecms

    “我们知道了四大名捕将有人上山追缉吴铁翼之后,就警省到我需要有一个‘名份’。我见过习玫红,还帮过她一些小忙,我还挺喜欢她的,我自觉也有点与她相似。她也真的打算上疑神峰来,后来发现冷血因战于‘西镇’,她改道先会合去了,才没兴趣到荒山招鬼去。我就借了她名义来应付你。事实上,我查过了,无情根本只知有小红[注],不知谁是小红。”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你就是‘小红’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又没说我是‘小红’,我们一见面就开打,你还问我是不是‘王飞’,我也问回你‘我是不是王飞呢’!” copyright dedecms

    “但绮梦却称你‘小红’。”

    织梦好,好织梦

    “你也叫我‘习姑娘’。” dedecms.com

    “那……确是我的错。”

    本文来自织梦

    “但你也错得不厉害,因为,你好像不久后就识破我的身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一直都在怀疑。”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你将错就错?”

    本文来自织梦

    “识破别人骗局的最好方法,就是你让他以为你已受骗。” 织梦好,好织梦

    “青月公子说过。当你以为你已成功的骗倒了四大名捕的时候,其实你才是骗了自己的大笨蛋。” 内容来自dedecms

    “其实你为什么不当回王飞自己,你只要不犯案,我也莫奈你何。”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就是以前犯案太多了,见了名捕,总是有点老鼠见猫不自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只猫是抓不了整个黑夜里的老鼠的。” 本文来自织梦

    “我不喜欢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也不是猫。我斗的是整个黑夜,不是任一只老鼠。“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客栈里本来就有一只老鼠——‘飞天老鼠’梁双禄是只大飞鼠。” dedecms.com

    “我只怕老鼠不只一只……你何不一刀将我杀了?省事得多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我已斫了你十七八刀了,就没把你给斫死。我已经努力过了。” 本文来自织梦

    “也许你就是斫我太多刀了,我才察觉这爱斫我头的应该不会是习玫红——你用的也显然不是习家碎梦刀法。”

    本文来自织梦

    “其实我也没用心、专心斫死你。” 织梦好,好织梦

    “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

    dedecms.com

    “我要利用你:一,对付吴铁翼。二,上山掘宝。三,解决一直缠绕和暗算绮梦的妖魔鬼怪。” 内容来自dedecms

    “你也不知道现在吴铁翼身在何处?”

    织梦好,好织梦

    “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也没把握可以夺取洞中宝藏?”

    本文来自织梦

    “是。”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也不明白那些鬼怪魅魍是啥?” copyright dedecms

    “便是。不然,也不必利用到你同行走这一趟了。”

    dedecms.com

    “唉。” dedecms.com

    “你叹什么气?”

    dedecms.com

    “看来,我们也是同病相怜。” 本文来自织梦

    “哦?” 本文来自织梦

    “因为你不明白的我也不样不大明白。”

    copyright dedecms

    “唉。” copyright dedecms

    “你叹什么气?” 织梦好,好织梦

    “看来,我们真的可以合作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哦?”

    本文来自织梦

    “因为我们既有共同的敌人,相近的任务,以及,一样的疑惑。” 内容来自dedecms

    第四回三不 dedecms.com

    “我最困惑的是:绮梦客栈闹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本文来自织梦

    “我也一样困扰得很。我们知道吴铁翼在今年‘猿猴月’光景,必然会上来疑神峰,所以便布署杀他。” 织梦好,好织梦

    “你不是怕绮梦杀不下手吗?” 本文来自织梦

    “所以我自告奋勇,要赶过来——她杀不下手,我可下得了手。”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为何一事实上要在这时期上山来?我不明白。”

    织梦好,好织梦

    “这其实是来自于绮梦及白蝙蝠还有五裂神君长久观察、探听得悉:洞坑里的奇石,他们就姑且叫做‘沙漠蔷薇’,要到这时刻才会稍稍软化,趁着月色大明、清华尽放之际,马上切割好‘铁花’成为兵器,那么,肯定就是无坚不摧、无刚不折、无敌不败的罕世奇门兵器了。除了这段期间,就算进得了坑洞,也搬不走锋利的‘铁花’,谁也拿它没办法。”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其实也要夺取‘铁花’,来制作它横行天下的奇兵!” copyright dedecms

    “说不定,他谋取‘铁花’,是要制造出一种对付你们四大名捕的决杀凶器——谁叫你们一直追捕他!”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这么说来,吴铁翼不是那种可以与人分享宝物的人,他既夺取‘铁花’,也不见得会分一瓣给你。”

    内容来自dedecms

    “但我们却知道:他一早已约好金人和辽人,只要他采购得‘铁花’,就会高价售予他们。”

    copyright dedecms

    “金辽一旦得此利器,他们对大宋富庶繁荣,觊觎已久,定必用来大量生产武器,进侵我境!”

    copyright dedecms

    “便是。我参与吴铁翼与唐化、朱杀家等人共谋之际,也知道他有这个意思。他这种人,只要对他有利,当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内容来自dedecms

    “所以你就认定今个‘猿猴月’时分,吴铁翼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dedecms.com

    “他是一定会来。这次放过,可至少又多待一年了。他可抵受得了四大名捕不舍昼夜的追捕么!”

    内容来自dedecms

    “结果他来了没有?” copyright dedecms

    “他提前来了。”

    copyright dedecms

    “提早?”

    本文来自织梦

    “他这回是一早就来了疑神峰,早了至少一个月,他大概是要布署今年八月十五时期必夺‘铁花’吧?然而,他却干了不少好事,例如奸污杜小月、重创恋瑄,更令绮梦对他死了这条心。不过,他却好像嗅到不寻常气氛似的,虽常在疑神峰一带出没,却不似以前,常住在绮梦客栈里,以致绮梦布局要对付他,一直都派不上用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会不会他真的收到了风声,知道你和绮梦要对付他呢?”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只要他还想夺取‘铁花’,就非得要绮梦帮他不可。” copyright dedecms

    “——这,可是怎么个说法?”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帮他,五裂神君陈觅欢才会助他,白蝙蝠独孤一味才会支持他,他们三人,经由他们背后势力多年来对‘铁花’的研究,以及他们盘踞在这里多时对‘疑神峰’的观察,已发展出一套采集‘蓝铁石花’的秘传,然而,这些技法,吴铁翼正是千方百计要知道的,所以他一定要诓住绮梦,只不过吴铁翼也有运用这奇石的秘密,那是绮梦也不得而知的。” 本文来自织梦

    “所以吴铁翼就算知道绮梦要对付他,他也不能真的杀了绮梦。”

    本文来自织梦

    “这可不好说,他这人心狠手辣,至少,可以杀了我。”

    本文来自织梦

    “你可不好杀。”

    copyright dedecms

    “我能杀人就有人能杀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可是谁杀得了杀手王飞?”

    dedecms.com

    “朱杀家。”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 dedecms.com

    “还有唐化。”

    dedecms.com

    “他们可还在吴铁翼身边?他们不是在鬼打鬼了吗?” 织梦好,好织梦

    “这也值得人疑虑。因为对上一次‘猿猴月’之聚,他们两人还好好的在吴铁翼身边,连江思、高怕飞等人全不缺席,他们本就有大图谋,不知为何内哄。根据罗白乃的说法,是唐化毒杀了朱杀家,朱杀家还要他上来向吴铁翼示警呢!——不过,姓罗兀那小子,说话神神化化,不能尽信之。” 织梦好,好织梦

    “唐化要是背叛吴铁翼,那是可能的。因为唐化本来就是‘蜀中唐门’的人,他附从吴铁翼,是因为吴铁翼能提供一种足以制造盖世无双的暗器给他,如果吴铁翼又把这种制作暗器的原料售予他人——不管外敌还是朝廷高官都一样——唐化就不会放过他。”

    织梦好,好织梦

    “我深知吴铁翼的性情,如果他有心要吃几家茶礼,谁要是阻止他,他就会先‘吃掉’谁。”

    织梦好,好织梦

    “我也知道朱勔的为人,他既派出他身边一员猛将去追随吴铁翼,他就是独家占得这世外奇兵,献予皇上,以求厚赏丰赐,要是有别家分享,他可第一个不愿意。”

    dedecms.com

    “再说,朱杀家这样一个‘三不’杀手,也决不让人染指他势所必得之物。”

    dedecms.com

    “三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三不。他一下手不留情,二出手不留命,三做人不留余地。”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唐化与朱杀家的利益是相互冲突的。”

    dedecms.com

    “吴铁翼留他们两个在身边,就是利用了这点矛盾与冲突,所以,他们为了挣得吴铁翼的欢心,都得要为他卖命,效犬马之劳。”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可是,这点优势,一旦在得到‘铁花’之后,就会自动消失了。” 内容来自dedecms

    “甚至在‘铁花’将现但未到手之际,他们俩也会汰弱留强,拼个你死我活。吴铁翼好像已面临众叛亲离的局面。”

    织梦好,好织梦

    “这可打乱了吴铁翼的布署与阵脚,如果他们两者去其一,吴铁翼不但实力大减,而且也不易纵控局面了。吴铁翼现在可不是个朝廷命官了,他的虎髯可给你们四大名捕拔剩下没几条猫须了。”

    本文来自织梦

    “其实他们大可自行去夺取‘沙漠蔷薇’,又何必一定要惹吴铁翼。”

    内容来自dedecms

    “我刚才已说过了,这问题是在于:吴铁翼掌握了‘沙漠蔷薇’割切与运用的方法,而其他的人并不得悉。何况,一只没了爪牙的老虎毕竟还是山大王,还是有他的杀伤力的。吴铁翼这家伙,用人有他一套,虽已落难还是有人为他忠心卖命的。” 内容来自dedecms

    “那么,他这个秘技是怎么得悉的?”

    织梦好,好织梦

    “我怀疑……” 内容来自dedecms

    “谁?” dedecms.com

    “绮梦。” dedecms.com

    “她知道?”

    织梦好,好织梦

    “——至少,是绮梦告诉他的。” dedecms.com

    “绮梦却又是怎么得知的呢?” 内容来自dedecms

    “我也不晓得。但我知道你想问我是不是也知道。” dedecms.com

    “你知不知道?”

    dedecms.com

    “不知道。”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你也一度跟吴铁翼虚与委蛇。”

    织梦好,好织梦

    “不错,可是吴铁翼一直都很狡猾,他也很提防我。”

    内容来自dedecms

    “那是他翻身活命的家伙,他当然视如瑰宝,不轻易让人洞悉。”

    dedecms.com

    “你其实想说我也贪图这宝物。”

    内容来自dedecms

    “谁不贪图?贪图有什么不好?这财宝可是天赐的,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本来没有主子的,只有为得到它而不惜大造杀孽的家伙才是该受到天谴。”

    织梦好,好织梦

    “我的确是意图攫取这宝物,但吴铁翼没告诉开采的方法,连绮梦也一样守口如瓶,不告诉我。” 织梦好,好织梦

    “但她却告诉了吴铁翼。”

    copyright dedecms

    “……也许,她那时候给那老狐狸迷惑住了。”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这样看来,绮梦的处境也不妙得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是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贪图这绝世神兵的人,要是无法威迫吴铁翼说出方法,那就会向绮梦下手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我就是担心这个,所以才赶来保护她。” 本文来自织梦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和她天生就有缘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

    本文来自织梦

    “其实,那些要霸占宝物的人,也不一定要诱逼吴铁翼或孙绮梦说出开采和制造‘沙漠蔷薇’的秘密。”[注] dedecms.com

    “你说是:他们可以在开采的人得手后才横加夺取?” dedecms.com

    “便是。”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样确是省事多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但却要有耐心,没有耐心,什么大事也干不成。” 内容来自dedecms

    第五回望闻问切

    copyright dedecms

    “但你却对我没什么耐心。”

    copyright dedecms

    “其实说真的我一向都没什么耐性——要不然,我也不会斫你那么多刀了。” copyright dedecms

    “斫死了我,你可没什么好处。” dedecms.com

    “斫死了你,可不是什么好处,而是威风。”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威风!?” dedecms.com

    “一刀斫下四大名捕之首的脑袋,岂不是一件扬名江湖,威风之极了不起的大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竟为此杀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为什么?我特意惹你厌?”

    织梦好,好织梦

    “倒不是。那是因为你名头比我还大。不是有几个人的名气比我更高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在武林中你已经是很有名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比你好像还差上一大截——毕竟,杀手的名声总不太好。何况,我跟你在未照面前已有过一段宿怨,你也檬然不知,我现在也不想告诉你。” 内容来自dedecms

    “宿怨?往往铸成了孽缘!我多少也知道一点,你可别吓唬我。其实,当公差的名誉更不好——通常都给人称作是‘鹰爪子’、‘狗腿子’。” copyright dedecms

    “你不是狗腿子,却是狗鼻子。” 织梦好,好织梦

    “狗鼻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看你嗅嗅水质,闻闻土石,又问问绮梦,望望小月,我就知道你这个行动不方便的家伙其实不好惹。”

    dedecms.com

    “大凡探案的都是跟治病的一个模样:望、闻、问、切而已。不过,你不只斫我的头,也曾力助过我一把。”

    copyright dedecms

    “你是说你连人带车翻到陷阱里去那一次,我只是顺手而已。——要杀你则是我杀,别人杀你我可不平,何况他们是暗算你,而你又一双腿不方便,这可不公道嘛!”

    dedecms.com

    “你这女子有两个特点。” 本文来自织梦

    “特点?才两个?我就觉得我浑身都与别不同呢!”

    织梦好,好织梦

    “一,你对小孩子很疼惜,看得出来,你没对小童下过毒手。” 织梦好,好织梦

    “小孩子最可爱,不像大人狡猾,人长大了就邪门起来。小孩子都是忠的,大人没个儿不奸不诈。”

    本文来自织梦

    “你也是大人了……”

    copyright dedecms

    “我是大女人。再大的女人也是小女子,小女子就是再奸诈也是纯真的。” 织梦好,好织梦

    “大女人我倒轻易看得出来。”

    织梦好,好织梦

    “你——看来你不是‘狗腿子’,而是‘狗嘴长不出象牙’,没想到连一向冷酷无情的大捕头也贫嘴。”

    本文来自织梦

    “望、闻、问、切——这大概要算是‘问’的部门吧?”

    本文来自织梦

    “现在该我‘问’你——另一个特点呢?”

    copyright dedecms

    “你每次谈到我的残疾,都不避讳。”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你介意?我是应该向你道歉的,我这个口直心快,当杀手还可以,因为一刀成快意,爽利得很,但阴谋斗志,我还差一皮,连绮梦也说我不适合当杀手……”

    dedecms.com

    “我不是说这个。我欣赏你这点。”

    dedecms.com

    “什么?你、欣、赏、我、说、你、是、有、残、疾、的!?……不是吧!?” 本文来自织梦

    “其实,在江湖上,人人都对我忌讳这点。有的人是因为怕了我,不管是惧怕我的暗器还是身份。有些人是因为不想伤害我,他们都是我朋友和心存厚道。大家明知我不良于行,但谁都不敢直说。久而久之,我也自觉是个不正常的人,大家都不说真话,只视而不见,当安慰我,连我自己也不敢直说了。其实,我只是行动不便,久之成习,连心理都不正常了。你反而直言无忌,但也不是存心打击,我觉得……” dedecms.com

    “这个……这,你不见怪就好了,我是有点口不择言……我自小在一个地方生长,在那儿我若不很顽强、尖锐、势利地活着,那些势利、尖锐、顽强的家伙就一定会把我挤下去,吞噬掉了。”

    织梦好,好织梦

    “我倒觉得你坦率可爱,拿我当朋友,才不处处回避。” dedecms.com

    “嘻嘻。我倒没想到。”

    织梦好,好织梦

    “没想到什么?”

    织梦好,好织梦

    “没想到你也有欣赏我的时候。也没想到你已一早识穿了我。”

    copyright dedecms

    “那都怪你。你斫我这么多刀,你斫一次我怀疑一次。何况,早就有人留下警示,认为你身份很有问题。”

    内容来自dedecms

    “谁?” copyright dedecms

    “现在不好说,只怕过不了今晚你就一定知晓。何况,对方也只是疑虑你的身份而已,但也提醒了我:你应不是衷心跟吴铁翼一伙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么神秘的一个人物!?我倒要见识见识。那你究竟在什么时候才断定我不是习玫红?”

    内容来自dedecms

    “就在刚才。” copyright dedecms

    “刚才?”

    内容来自dedecms

    “独木桥上。” 织梦好,好织梦

    “——怎么?我在地上就像,上了桥就不似?” 织梦好,好织梦

    “不是。你在桥上,为救幺儿、阿三,刀剑并用,剑法还胜于刀法,这是哪门子的‘习家惊梦刀’?”

    dedecms.com

    “我就知道你怀疑我,我就没发狠一刀把你给杀了。你却是怎么知道王飞会使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谁说王飞只会使刀?王飞的一手水晶暗器,声东击西,也使得好狠呢!何况,你刚才跟幺儿、阿三抽动我的木头车,一发力,就扯上了天堑,这内力可不是轻易办到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下次拿剑刺你,刀斫不死的不一定用剑也杀不了。再死不了就用水晶飞袭,砸死算了。” dedecms.com

    “谢谢谢谢,谢谢费心。请你让我多活几天,让大家把案破了再杀,别弄碎了你的水晶石头,好吧?”

    本文来自织梦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联手?”

    内容来自dedecms

    “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是不?”

    copyright dedecms

    “我要铁花,你要破案;我要保护绮梦,你要抓吴铁翼——看来暂时没有。” dedecms.com

    “那么,你要告诉我几件事。” 内容来自dedecms

    “我已知无不告。”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客栈闹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文来自织梦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是来帮绮梦的。那鬼明显不利于绮梦和客栈里的姊妹们,我若是查着了岂容鬼魅猖獗!只不过,按照见过鬼的人说法:那女鬼的血痣正好与绮梦娘亲吻合,只怕个中大有蹊跷。”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上次与绮梦上山入庙,可有其他的发现?” dedecms.com

    “我其实前后几次明的暗的上山入洞,也只不过为了趁火打劫,捞一把奇石铁花才走,但却是鬼气森森的,门儿都没有,能保命而退已是侥幸。我告诉你们的都是真事,我自己心里也不相信有鬼,但眼前所见又不得不信,很有点迷糊。” 织梦好,好织梦

    “那你这次跟我上山干什么?” 本文来自织梦

    “也是想趁乱捞一把呀。何况,有你在,十箭八箭你挡了九箭,我可省事得很,趁虚而入,见鬼杀鬼,遇敌杀敌,有好处不放过,没事干就斫你一三五七刀的。”

    内容来自dedecms

    “结果,你也救了我二四六八次。” dedecms.com

    “有那么多?顶多,只一次半次而已。何况,我也已经有点后悔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后悔什么?” 织梦好,好织梦

    “我本以为你一直都信任这假聂青,所以跟来看看你怎么为他所害,我大可在一旁拍手偷笑,没料你倒一直防着他,我是白费心,白忙、白干了。” copyright dedecms

    “那也不然。现在,若不是你,我也不一定能牵制林公子了。” dedecms.com

    “也许,这次来,唯一的大收获是……”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是什么?已经有收获了吗?那值得恭喜。”

    copyright dedecms

    “就是交了你这个狗腿子、鹰爪子朋友。当然,还附带了两个狗嘴子、鸡爪子的小哥把子。” dedecms.com

    “这叫买一送二。”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买一把扫帚,送两口筲箕。”

    dedecms.com

    “山高水远,撞鬼杀敌的来这儿冒浑水,能捡到扫帚、筲箕、也算不枉了——像我,除了一身泥,连痰盂也没拾得一只!” 本文来自织梦

    “你少阴损人!我还有另一个意外收获哩。” copyright dedecms

    “这次又是什么烟袋、水壶、便桶了?”

    copyright dedecms

    “来猛鬼庙多次,有明有暗,有打有杀,终于,这一次,还揪出了三个人,其中还躺下了两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不是收获是什么?” 织梦好,好织梦

    “他们之间不内哄,咱们是断断不易讨着便宜的——现在躺下的,恐怕该是咱们。”

    dedecms.com

    “所以,你不必再问我了。你去问青月公子吧。”

    copyright dedecms

    稿于二零零二年“蒙难时期”再遇一遭“一贵一贱,交情乃是”的“虎朋兔友走一空,一路知交尽掩门”的难堪情境,从中考炼了谁敌谁友谁小人,以及何人真诚何人冷漠何人混吉,所谓“有福同享,有难你当”,“生死之交,酒肉朋友”,“平时拍胸求共死,有难甩手不识人”,浮生百态,一一尽现眼前。人生乐处便在顺时享乐,逆时憬悟。 copyright dedecms

    校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至零二年五月奋战精神,屡败屡战,打倒地上,爬起再战,如是者逾大半年且“仆街踣地”数百次,依然不降不伏,温刘梁决意斗到最后一兵一卒一口气为止。

    copyright dedecms


    时间:2018-07-22 21:50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