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杜小月 第五章 贪

    第一回来者何人

    月色通明。

    月华满天,恍如白昼,隐约、仿佛、恰似还有点诡红。

    ——然而,叶告、何梵、还有罗白乃,心中却不明不白,只觉诡然。

    吴铁翼怎么会是铁布衫?

    铁布衫又怎么变成了吴铁翼!?

    铁布衫在重重绷带里露出两盏眼灯、就像两口井:

    两个深渊。

    然后他发出一阵惊天动地、划破月夜、鹊隼惊飞、震耳欲聋、如彪似魈的怒啸,久久不息。

    只听一个语音悠悠地道:“吴铁翼,你鬼哭妖嚎也没有用。案发了:你已经给包围了。你的诡计已给识穿了。你走投无路了。”

    铁布衫本似一头受困的兽。它虽然受创、负伤,但它依然是一头杀伤力奇巨的怒兽,它仍然没有放弃,它依然在斗。

    他不屈服。

    他不放弃。

    ——他仿佛是万兽之王,虽伤牙去爪,但负创反扑,依然百兽莫敌,战无不胜。

    可是,当这带点沧桑、有些儿懒洋洋的语音一出,铁布衫如受重击。

    他深邃如吞噬了人的眼神,忽然有了惧色。

    他甚至还低吼了一声,好像旧创发作。

    他还微微颤哆。

    他几乎还想退走——如果有路可逃的话。

    ——这个满身是伤、还是铁打的人,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这传言中狡猾奸诈、心狠手辣的人物,竟然也会有畏怖的对头!?

    ——如果有路可逃的话,铁布衫一定会遁走。

    但没有。

    没有路了。

    ——在这声音还没响起来之前,这人还没亮相之时,也许,铁布衫还有路可遁。

    可是,他在那时候不能走,要走,除非先放弃杜小月。

    显然,铁布衫不想那么做,或者,他不能那么做。

    就那么一迟疑间,那语音响起,铁布衫感到震怖,接着,一人出现了。

    人在月下。

    月照大地。

    人却不是在地上。

    而是在屋顶。

    这人,一只脚屈膝提至腹际,以一足尖立于屋檐之上,俯视苍茫大地,语音如同浮在千山云外。

    铁布衫向上望了一望。

    他在抬头之前,仍然充满了惊惧。

    但奇怪的是:当他仰首看了一看之后,反而惧意大大的减少了,代之而起的充满了疑惑的眼色。

    这些,也许别人没注意到,但何梵和叶告都看到了:毕竟,他们都是无情一手训练出来的爱徒。

    在屋顶的人,飘飘欲仙,一面惨白,不过,叶告和何梵,虽然好像有点眼熟,但都不认得这个人。

    他们不由得望向罗白乃。

    罗白乃说什么都比他们先到这儿,他们都希望罗白乃能告诉他们来者何人。

    相处这段时间,他们因历过患难,三人在打打骂骂中已建立了一种深切而非凡的信任与交谊,在他们年轻的心灵可能尚未察觉,但感情上实已不可抹煞。

    只不过,罗白乃的神情仿佛比他们更迷茫。

    他好像也不知道来者何人。

    他反而不解的望着叶告与何梵,带着轻微的责备:好像怪他们为何不告诉他“吴铁翼就是铁布衫”。

    其实叶告与何梵当然也不知道:吴铁翼怎会是铁布衫?又臭又烂的铁布衫又怎么竟变成了大奸大恶的吴铁翼?——实际上,他们只知道要打大老虎,追捕奸官吴铁翼——但吴铁翼长什么样子是什么人物,他们可没见过,只不过,也从没想过这几乎上动用了“师父”和三位师叔一齐追缉的盖世贪官,竟然会是一直待在客栈里阴魂不散又破又烂而且奇臭无比的铁布衫!

    不过,现在无论罗白乃、何梵、叶告都一眼便看得出来:

    铁布衫已无路可遁了。

    因为,在屋顶上出现那汉子之后,接着,还有人陆续出现。

    他们都自客栈内走了出来,而且很快的也极有默契的形成了包围:

    他们一共是四个人。

    四个女子,四个方向,包围住了铁布衫。

    为首一人清贵脱俗、哀艳醉人,令罗白乃“念兹在兹,无时或忘”迈到了“思君如明月,时时减清辉”之地步的:

    绮梦。

    她在。

    她来。

    ——她还活着。

    而且还活得更艳更美更绝楚,更因为她正充溢着一种报仇雪恨的快意之故吧,她现在看来更加英风飒飒,而这正是使得一个美丽女子变成美艳不可方物的盖世情怀、绝世气质。

    罗白乃看了,心中呻吟了一声,口里却喝了一声来。

    绮梦徐徐走了过来。

    她手里绰着枪。

    她盯住铁布衫,那眼神很奇怪:有愤懑、有惋惜、有憎恨、有厌恶、也有怜悯、有杀气、更有其他复杂奇异的情绪。

    她大约在离他七、八步之遥,站住,看着他,仿佛他身上的绷布是一张玄奇的藏宝图,好一会才自血色消褪的红唇里迸出了第一句话:

    “原来……真的是你。”

    铁布衫退了一步。

    他身形有些踉跄,眼里也流露出悲哀之色。

    “你既然一早已经来了……又……又何必瞒着我?”

    铁布衫低下了头。

    不知道他在看自己月下臃肿古怪的影子,还是在看自己带血崩裂的绷布,总之,他的血布和影子都在月下微微抖颤着。

    “你要欺瞒我……也不必……不必扮成这个样子啊!”

    说着,含泪的绮梦,走近了一步。

    “不!”

    铁布衫蓦地警觉,叫了一声,语音跟他平时的低沉沙嘎,全然不同。

    “你……不要过来!”

    他嘶声道。

    很情急。

    但语音不再如怪兽悲鸣、呕哑难听。

    ——反而,保留了一种遍阅世情中年汉子的深沉魅力。

    第二回黑夜的白牙

    绮梦客栈在疑神峰山下西面。

    疑神峰在山西。

    绮梦在客栈前。

    天上有月。

    月影西移。

    月照西乡,就像黑夜里的白牙,周缘还带点惊心的殷红。

    绮梦在月下,如诗如梦,但她的话,却一点也不诗意、梦味,而是腾腾杀气:

    “你怕我?……堂堂虎威通判吴铁翼,也怕我这一个小女子?”

    她口里说着,便要行近,铁布衫又退一步,轻声叱道:“你再过来,我可要动手了!”

    绮梦笑了。

    笑得有些凄然之意:“怎么?终于,惜花好色的吴铁翼,也要露出本来面目,要杀女人了,要杀我了。”

    她一面说着,擘着枪,在月下,迫近了一步。

    一小步。

    铁布衫不由自主的又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他可离后面包抄他的人又近了一步。

    随绮梦一起自客栈步出来的人有三个,其中一人,早已经到铁布衫的后面。

    铁布衫一退再退,那人冷哼一声:“你再过来,我也要出手了。”她用的近乎是铁布衫刚才的语气。

    说话的人是个女的。

    这人罗白乃、叶告、何梵都认得:

    她是剑萍,

    除了剑萍,跟绮梦从客栈里一起出来的,还有两个人。

    她们都是女的。

    她们各分四面包抄,塞住了铁布衫的一切去路。

    这两人他们可全都认得。

    一个是李菁菁。

    ——李菁菁就是那个一向负责店里酒菜的伙计,人很好看,但不算很漂亮。

    她就是给绮梦评点为“善于点穴”的“手帕交”。

    另一个是言宁宁。

    ——言宁宁就是那个一直都是负责打扫客房的伙计,人长得很漂亮,但却不是很好看。

    她便是那个绮梦特别引介为擅箭法而又能扮各种声音的“小妹妹”。

    她俩跟剑萍、绮梦,对铁布衫作了四路包抄。

    罗白乃一见她们,喜甚,不禁欣然喊了出来:“你们都没事……那就好了,刚才楼上、楼下都有死人,还闹鬼呢!那鬼还凶着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问到这里,罗白乃也住了口。

    因为他知道自己白问了。

    ——大家已剑拔弩张,随时动手,如临大敌,一搏生死,谁还有余裕为他们这三个“小孩子”(当然这称讳是罗白乃最不喜欢也决不认可的)解说来龙去脉!

    有时,罗白乃想过:还是当名捕好!要是这番话是无情开口出声,谁敢不答?谁能不理?万一名捕生误会,拿你当罪犯办,好运气是五花大绑回衙交差,万一心情不好,三两道暗器把你打个七八个窟洞,看你还敢不敢爱理不理!

    罗白乃只痛恨自己不是名捕——虽然好歹也是个衙差、皂快,但跟什么四大名捕相比,的确还是有差天共地的距离。

    就为了这点,他立志要当大人物。

    他矢志要当名捕。

    大概在一生里,谁都会生起向伟大目标勇往前进的念头。

    ——我要成为谁谁谁……

    ——我一定要做到什么什么……

    ——我说什么也要无枉此生!

    想是容易。

    做到却难。

    那要漫长的坚持、忍耐、等待,以及长久的努力,过人的才能,还要很好的运气才行。

    这种油然而生,气冲牛斗的大志与豪情,大抵上,都是瞬生瞬减的居多。

    ——罗白乃呢?

    他够不够毅力?够不够幸运?够不够能耐去完成他的大志?

    你说呢?

    你呢?

    铁布衫不再退后,他露出了白牙,在黑夜里分外森然。

    “梦儿,你又何苦迫我于绝?”

    他一叫“梦儿”,绮梦听得心里一软,但到这关头,牺牲的人命已太多了,发生的事已不可弥补了,是以她心虽想了一想,但语音更冷酷:

    “到这时候,你还跟我说这种话?吴大人,这条路可是你要走的,你逼我们走上不归路的。”

    铁布衫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逼绝你,我最多只打算把你逼下疑神峰,迫出野金镇。”

    奇怪的是,自从绮梦叫破他就是“吴铁翼”之后,铁布衫的口齿也便活起来了,他甚至还苦笑了一声:

    “或者,我一早打算把你逼绝,就不一定会有这般下场了。”

    绮梦冷笑道:“你下场?我们才刚刚上场呢!你想就这么下场?没那么容易。”

    吴铁翼道:“我知道现在上场、下场已由不得我,我已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我甚至没指望能活下疑神峰,没期待能活出山西,可是,梦儿,你也未必是站在胜利的一边,你自己得要小心——这其实也是我原想要把你迫出此地的主因:绮梦客栈有什么好?你何必终老在这儿?何苦为它毁了半生?”

    绮梦陡地笑了几声,说:“你要逼我走?”

    吴铁翼道:“我是为你好。”

    绮梦道:“你不想我长留客栈?”

    吴铁翼道:“这的确是个不祥之地。”

    绮梦道:“那你却又明的暗的、千方百计、过关斩将、装鬼扮神都要来这里!?”

    吴铁翼叹了一声,半晌才道:“贪。”

    绮梦倒是愣然:“贪?”

    吴铁翼道:“我就是太贪心,所以才会来到这里,才会落到这田地。”

    绮梦倒是听明白了。

    ——贪。

    一切都是因为“贪”。

    吴铁翼又道:“我本来是朝廷大官,转移至地方高官,权高势大,富贵荣华,若我不贪,何以沦落至此,亡命天涯?谁人治得了我?谁不怕我敬我?贪爱嗔痴,我就是不满足,不自制,不甘心,不认命,到头来,越贪越多,越多越觉不够,越来越贪,终于支持不住,垮了,一垮,就祸事接踵而来,愈挣扎愈泥足深陷。从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一旦失了运,案发了,就福全不至,祸事连场。我再奋发转进、攫锋避锐也没有用,一路知交尽掩门,酒肉朋友尽成敌,对我好的也给我拖垮了,对我坏的趁机落井下石,或幸灾乐祸——每个人都总有他的罩门和破绽,你说,如果我不‘贪’,会有今晚的死局吗?”

    第三回贪狼

    绮梦沉默了一阵,才叹了一声道:“你就是太贪了。”

    吴铁翼待绮梦认可了之后,却又加了一句:“可是,朝廷人人都贪,独我不贪,岂不吃亏?武林中人人都以暴力攫取权力,独我不为,岂不成了箭靶?江湖上谁都贪财牟利,独我不谋,岂不成输家?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吧?我也想只要我掌大权、得大财后、就放下屠刀,助人为本,行善最乐——可惜我还没等到那一天,就成了仓惶天涯客、流窜亡命徒!我虽是贪,但贪不是问题,问题在我运气不够,贪婪尚未成功先成仁而已!其实刘邦高祖不贪,不能开创大汉;太祖皇帝要是不贪,岂能立宋?大人物无有不贪,不贪权利,也贪盖世名气,就算小人物,也贪多一亩田多一锭银子,那有什么错?真的完全不贪,不如出家当和尚,否则就是不长志气、不入流之辈。”

    他刚刚才检讨了自己因贪而败,但见别人也这么认为了,他反而要为自己辩护澄清起来。

    ——有一种人,是聪明人,一旦掌权,也是盖世枭雄,他就是可以反躬自省,但就不得人家批评攻讦。

    也许,他就是这种人:他可以骂自己,检讨自己,但却不可让人责备他,斥他。

    绮梦好像对吴铁翼这种反复的个性,已习以为常。

    她似不打算驳斥。

    但还是有人反驳这番话。

    而且很有力。

    “大丈夫之贪,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一个人的贪,是可以用来建立不世功名的。你说的对,李世民若不贪盖世功名,岂有能容万邦的盛唐?韩信不贪生怕死岂有他日决胜千里,为汉帝奠定不世功勋?就算一个布衣,为贪求夜亦照明,才发明蜡烛;一个佃农,为贪图丰收,才努力耕作;一个书生,为贪状元及第,才发奋读书。——贪没什么不对,但把贪婪全建立在强取豪夺、不择手段、杀人越货、掠劫诈骗上,即是把人家的损失、惨痛来满足你的欲望,这叫贪,而且又狠又狼,是好汉所不耻的,你身为父母官,又是武林大豪,却还用这种手段,既要为逞你一已之私而烧杀无算,又要替你卖命的人为了填满你的欲求而一一牺牲,你这贪狼星曜入命的人,闹到走投无路、荒山授首,是不是也合当应有此报,自取灭亡?”

    说这番话的人在高处。

    居高临下。

    振振有辞。

    吴铁翼乍听,已震了一震,仰首,只见是那独立于屋上的汉子。

    他听了前段,已待反驳,但却忍了下来,等汉子把话说完了,他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到、底、是、谁?”

    绮梦叹了一声,她答:“他?站得那么高,飞天也似的,当然就是‘飞天老鼠’了。”

    “飞天鼠?”吴铁翼又是愕了一愕:“梁双禄?他还没死!?”

    “他能在这里出现,又在这儿说话,当然没死了。”绮梦嘴角有一抹浅笑,“他说的话很对,你就是太贪了,也太狠了,更太狼了。”

    她顿了顿,再补充了一句:“你有今天的困局,完全是自找的。”

    吴铁翼的语音变了。

    他变得温柔和温文,一点儿也不像野兽般呼啸悲鸣的铁布衫。

    “我之所以有今日,的确是纵欲不知敛,贪婪不知收之故。”他感慨地道:“可是,如果打从一开始我就把你给牺牲掉,说不定,我也不会先机尽失,以致全面捱打,落得如此田地!”

    绮梦剔起一条眉:“哦?那说来我倒要感谢你才是了。”

    吴铁翼苦涩的说:“你别讽嘲我。其实,我也知道你老早在等我来,要将我擒杀于客栈,是否?”

    绮梦冷笑:“擒则必然,杀仍未必。”

    吴铁翼道:“你一早就部署好了,甚至号召了白蝙蝠、五裂神君、飞天鼠和飞月等人过来助你一臂之力,是不是?”

    绮梦倒有点讶异:“你明知却还来送死?”

    随即她又恍然道:“那也难怪。梁飞鼠刚才就说是太贪太狼,你是明知山有虎,但就太贪了,也会偏作虎山行的。”

    “虎?虎倒没有。”罗白乃在一旁忍不住更正道:

    “他是明知山有鬼,偏作鬼山行。”

    吴铁翼忽道:“兀那小子,如果我要宰你,你早就死了五十二回了,你可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活着讲这种无聊话?”

    “不知道。”

    罗白乃答。

    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也真的想知道。

    “那是因为有人不许我杀你。”

    吴铁翼说,带点忿忿。

    “谁?”

    罗白乃不明白谁是自己的“恩公”:

    “哪一位是我的‘大贵人’?”

    吴铁翼冷哼一声,向内指了指。

    “杜小月!?”

    罗白乃心忖:一定是我歌声太棒了,样儿太帅了,举止太潇洒了……至少,这儿有一个红粉知音。想到这里,忽又念及自己所目睹的,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噤。

    可是他还是不明白。

    不明白吴铁翼为什么会听杜小月的话,更不明白杜小月为何要替自己求饶。

    绮梦忍不住推论下去道:“不管虎山、鬼山,你既知我要害你,你为何不先下下为强,却装成这邋遢脏模样……这……这不像是你的个性。”

    吴铁翼惨笑道:“我岂是自愿要变成这样子的?”

    虽然他仍有层层绷带裹着面,但谁都可以推想到他神情必然甚为苦惨。

    绮梦听出了他语音的悲愤,有点愕然:“没想到虎威通判也有给人迫害的一天。”

    她带点惋惜又道:“你是给四大名捕迫得走投无路、矇脸易容的吧?”

    吴铁翼沉重地摇头:

    “不。”

    “我是给我自己害的。”他沉甸甸地道:“也是给我自己的个性害的。”

    绮梦同意:“像你这种人,也只有你自己才能害死自己。”

    吴铁翼道:“但真正害我的,却不是我自己,而是你。”

    第四回风流就是到处留情

    对这句话,绮梦是全然的不可置信。

    吴铁翼显然也明白她所思。

    “自从上次‘猿猴月’之聚后,你就决心等我来,然后下毒手,对不?今年,五裂神君之所以来早了,就是你特别提早召集他来的,对不对?”

    “对。”

    “你为什么要这样绝情?”

    “我恨你。”

    “你恨我,是因为我对你绝情?”

    “我恨你,是因为你太花心。”

    “你一早已知道我风流成性。”

    “男人总说自己风流,其实不过是下流。风流是到处留情,下流是到处留精。”

    “你骂的对……但我向来如此,你是知道的。你明知故犯,跟我在一起,那又何必突然跟我翻了面。”

    “你所作所为,你自己心知肚明。”

    “好吧,”吴铁翼忽然改了声调,带点央求,“我们可不可以进去再私下详谈?

    “进去?”

    “客栈。”

    “不必了。”绮梦冷静地接近冷酷的道,“我跟你已没有什么私下的话。我更不想让帮我的人误解。”

    “你在这儿也一样危险。”吴铁翼语音有点情急:

    “世间事,不是一切如你所知而运行,也不是每人都如你所信般行事。”

    “我知道。”绮梦冷然道,“但他们都比你好,都比你可信。”

    “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吴铁翼干涩地道,“我——一直都曾对你那么好……”

    “但也曾对过我那么坏,那末的不诚实;”绮梦的语音像伤尽了心,“而他们都为我出生入死,有几个还真的牺牲、丧命了,我不信他们,难道信你?”

    吴铁翼捂着心口,好半晌才道:“好,我知道你不再信我,那是因为……我曾跟你后娘有染……”

    绮梦双目陡然露出杀气:“这种事,你还有面子在我面前说!”

    吴铁翼居然把话接得下去,“所以我方才要求你到店里去说。”

    绮梦粉脸气得煞白昂然道:“那也不必,你高兴在这儿公开说就说,反正,丢面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是你自己太狠,太贪太狼,我才找人来对付你。是你对不起在先的。我可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

    “是我见不得人。”吴铁翼道,“我现在就见不得人,但我对你不算狠。”

    “这还不狠……”绮梦怒笑,悲愤地道:“你对我后娘也——”

    “我可不知道白孤晶是你后娘。”吴铁翼道,“你比谁都知道,东北神枪会孙家是个偌大家族,我根本就不知道哪个是姓孙的,哪个不是姓孙的,哪个跟姓孙的有什么关系……”

    孙绮梦杏目一瞪,一向令人只觉妖媚的双目,变得英气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无意得罪你们孙家的人。”吴铁翼道,“我只不过要说明的是,我开始与你后娘一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她是孙家的人。“

    孙绮梦冷笑:“你对女人一向都是有干错,没放过的——这点我知道。”

    吴铁翼道:“我就是因为不知道她是‘神枪会’的人,而且,还是那么重要的人,所以才跟她……那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可是之后才认识你的。”

    绮梦粉靥煞白:“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你和她的关系。”

    “我也不知道。”吴铁翼道,“我跟她有了不寻常的关系后,承蒙令尊大人瞧得起,邀我到东北,才结识你……我们在一起,过了好一段开心的日子之后,有一日,孙三点设宴,我才知道原来白孤晶是他小妾,也是你的后娘……”

    绮梦道:“那你该吓坏了吧?我爹可不是好惹的!让他知道的话,他可把你骨头都啃了……”

    吴铁翼道:“说实在的,我可不怎么畏惧令尊。不错,他武功高,权谋重,在东北武林声望可是数一数二的,谁敢不从?可是我还是不怕他的。”

    绮梦寒着脸叱道:“你敢这样对我爹……”

    吴铁翼忙不迭道:“不是我故意要惹你生气。一是你爹只在东北一带横行,一出东北,他可不一定比得上当时的我,所以他才邀我赴东北,商讨联盟大计。二是他在东北也不作好事,野心比我还大,权谋比我还深,‘山东神枪会’孙家一脉给他的利欲薰心搞得乱七八糟的,恐怕你比我还清楚……”

    绮梦一时无法反唇相驳。

    ——因为他说的是实话。

    “要不是他强蛮无理,声名败坏,你也不必远走山西,枯守疑神峰了,是不?”吴铁翼知已说中她的心事,“他的所作所为,也不比我好上多少,有的甚至比我更下作,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所以凭什么要我敬他?他只不过也是要利用我为他扩展势力而已。”

    “你……”绮梦恨恨地跺足道:“你少提他!”

    “我。我提他是因为:他笼络我,除了是为了要利用我替他将势力带入中原武林之外,便是他向我提到山西疑神峰上,猛鬼洞里的神兵传说。”

    绮梦冷哼道:“你听了当然就食指大动了。”

    “我是食指大动,而且贪性又起;”吴铁翼一双深邃的眼睛,又透过重重包裹而寰顾全场,“说下去就牵涉到这武林机密,你真的要我在这里公开的说?”

    绮梦道:“为这件事,已发生了那么多怪事,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还要有秘密么?要嘛,大家都清清楚楚,我可不想成为少数知道秘密而枉死的人。我更不想陪你去死!”

    吴铁翼道:“孙三点打听到这荒山洞里,有神兵利器,得之可得魔咒法力,而且其力断金,威力足以无敌天下。这是武林人个个梦寐以求之物,只不过不知此事真假?而且,此物据说每十载逢壬流年才出世一次,只有这指定短暂时际才可以开采铸为利器神兵,令尊在山西一带又无党羽、人脉,故想托我借官方名义、手下级兵去占据布置,夺了瑰宝,共享奇物!”

    绮梦冷哼道:“他老人家那么信任你,你却只是虚与委蛇。虚伪!”

    这回是吴铁翼冷冷地道:“对令尊如果不够虚伪,只怕吴某早已没命活出东北了。”

    绮梦想驳斥,但却拗不过对方说的确是事实。

    她自幼看过多少正直、忠贞之士,因为太真诚而枉送性命在她父亲手上。

    ——只怕只有吴铁翼这卑鄙小人,才可以对付奸诈残暴的孙三点!

    “当时情况,也真是特殊。我那时却大为纳闷:他不知从哪里打探得我对疑神峰一带颇为熟稔,所以才一直向我查询试探山上山下的形势。”吴铁翼回忆道,“而我也一直探听:那奇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究竟在峰上何处?是不是我过去曾游的一处故地?”

    绮梦这时候便找到了一个攻击点。

    她忽然冷冷地道:“你别装蒜了。”

    吴铁翼一时没听懂:“怎么?”

    绮梦道:“你还掩饰什么!”

    吴铁翼目光一闪,沉吟道:“这事你又何必——”

    绮梦冷哼道:“我就是要公开。你过去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贪赃枉法、偷呃拐骗得回来的不义之财,恰好就藏在洞里!”

    此语一出,全场为之震住。

    稿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廿六日至零二年六月,平生不赌马,但因缘际会,以致专注研究赌马、投注巨额,一度损手烂脚,不堪苦果,但却成就绝世斗数、河洛理数与奇门遁甲、子平术与马赛结合之神奇程式,几乎凡爆冷必能一击而中,惊人秘技,怀璧自珍,堪称独步天下。

    校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中因压力太巨、打击太烈、挫折太频、失望太甚,一向顽强体魄终于病倒,几乎致命,幸复原速,惟元气大伤。

    第一回来者何人 织梦好,好织梦

    月色通明。 本文来自织梦

    月华满天,恍如白昼,隐约、仿佛、恰似还有点诡红。

    内容来自dedecms

    ——然而,叶告、何梵、还有罗白乃,心中却不明不白,只觉诡然。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怎么会是铁布衫?

    内容来自dedecms

    铁布衫又怎么变成了吴铁翼!?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铁布衫在重重绷带里露出两盏眼灯、就像两口井:

    内容来自dedecms

    两个深渊。

    dedecms.com

    然后他发出一阵惊天动地、划破月夜、鹊隼惊飞、震耳欲聋、如彪似魈的怒啸,久久不息。 织梦好,好织梦

    只听一个语音悠悠地道:“吴铁翼,你鬼哭妖嚎也没有用。案发了:你已经给包围了。你的诡计已给识穿了。你走投无路了。”

    本文来自织梦

    铁布衫本似一头受困的兽。它虽然受创、负伤,但它依然是一头杀伤力奇巨的怒兽,它仍然没有放弃,它依然在斗。 织梦好,好织梦

    他不屈服。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不放弃。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仿佛是万兽之王,虽伤牙去爪,但负创反扑,依然百兽莫敌,战无不胜。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当这带点沧桑、有些儿懒洋洋的语音一出,铁布衫如受重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深邃如吞噬了人的眼神,忽然有了惧色。

    内容来自dedecms

    他甚至还低吼了一声,好像旧创发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还微微颤哆。

    本文来自织梦

    他几乎还想退走——如果有路可逃的话。 织梦好,好织梦

    ——这个满身是伤、还是铁打的人,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本文来自织梦

    ——这传言中狡猾奸诈、心狠手辣的人物,竟然也会有畏怖的对头!?

    织梦好,好织梦

    ——如果有路可逃的话,铁布衫一定会遁走。

    dedecms.com

    但没有。

    织梦好,好织梦

    没有路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在这声音还没响起来之前,这人还没亮相之时,也许,铁布衫还有路可遁。 copyright dedecms

    可是,他在那时候不能走,要走,除非先放弃杜小月。

    织梦好,好织梦

    显然,铁布衫不想那么做,或者,他不能那么做。 dedecms.com

    就那么一迟疑间,那语音响起,铁布衫感到震怖,接着,一人出现了。

    织梦好,好织梦

    人在月下。 织梦好,好织梦

    月照大地。 本文来自织梦

    人却不是在地上。

    内容来自dedecms

    而是在屋顶。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人,一只脚屈膝提至腹际,以一足尖立于屋檐之上,俯视苍茫大地,语音如同浮在千山云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铁布衫向上望了一望。 copyright dedecms

    他在抬头之前,仍然充满了惊惧。 织梦好,好织梦

    但奇怪的是:当他仰首看了一看之后,反而惧意大大的减少了,代之而起的充满了疑惑的眼色。

    织梦好,好织梦

    这些,也许别人没注意到,但何梵和叶告都看到了:毕竟,他们都是无情一手训练出来的爱徒。 本文来自织梦

    在屋顶的人,飘飘欲仙,一面惨白,不过,叶告和何梵,虽然好像有点眼熟,但都不认得这个人。

    本文来自织梦

    他们不由得望向罗白乃。 dedecms.com

    罗白乃说什么都比他们先到这儿,他们都希望罗白乃能告诉他们来者何人。

    本文来自织梦

    相处这段时间,他们因历过患难,三人在打打骂骂中已建立了一种深切而非凡的信任与交谊,在他们年轻的心灵可能尚未察觉,但感情上实已不可抹煞。 dedecms.com

    只不过,罗白乃的神情仿佛比他们更迷茫。 织梦好,好织梦

    他好像也不知道来者何人。 dedecms.com

    他反而不解的望着叶告与何梵,带着轻微的责备:好像怪他们为何不告诉他“吴铁翼就是铁布衫”。 织梦好,好织梦

    其实叶告与何梵当然也不知道:吴铁翼怎会是铁布衫?又臭又烂的铁布衫又怎么竟变成了大奸大恶的吴铁翼?——实际上,他们只知道要打大老虎,追捕奸官吴铁翼——但吴铁翼长什么样子是什么人物,他们可没见过,只不过,也从没想过这几乎上动用了“师父”和三位师叔一齐追缉的盖世贪官,竟然会是一直待在客栈里阴魂不散又破又烂而且奇臭无比的铁布衫!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现在无论罗白乃、何梵、叶告都一眼便看得出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铁布衫已无路可遁了。 dedecms.com

    因为,在屋顶上出现那汉子之后,接着,还有人陆续出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都自客栈内走了出来,而且很快的也极有默契的形成了包围: 织梦好,好织梦

    他们一共是四个人。 内容来自dedecms

    四个女子,四个方向,包围住了铁布衫。 织梦好,好织梦

    为首一人清贵脱俗、哀艳醉人,令罗白乃“念兹在兹,无时或忘”迈到了“思君如明月,时时减清辉”之地步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在。

    copyright dedecms

    她来。

    本文来自织梦

    ——她还活着。

    织梦好,好织梦

    而且还活得更艳更美更绝楚,更因为她正充溢着一种报仇雪恨的快意之故吧,她现在看来更加英风飒飒,而这正是使得一个美丽女子变成美艳不可方物的盖世情怀、绝世气质。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看了,心中呻吟了一声,口里却喝了一声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徐徐走了过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手里绰着枪。 本文来自织梦

    她盯住铁布衫,那眼神很奇怪:有愤懑、有惋惜、有憎恨、有厌恶、也有怜悯、有杀气、更有其他复杂奇异的情绪。 本文来自织梦

    她大约在离他七、八步之遥,站住,看着他,仿佛他身上的绷布是一张玄奇的藏宝图,好一会才自血色消褪的红唇里迸出了第一句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原来……真的是你。”

    织梦好,好织梦

    铁布衫退了一步。

    织梦好,好织梦

    他身形有些踉跄,眼里也流露出悲哀之色。 本文来自织梦

    “你既然一早已经来了……又……又何必瞒着我?”

    dedecms.com

    铁布衫低下了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知道他在看自己月下臃肿古怪的影子,还是在看自己带血崩裂的绷布,总之,他的血布和影子都在月下微微抖颤着。 织梦好,好织梦

    “你要欺瞒我……也不必……不必扮成这个样子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说着,含泪的绮梦,走近了一步。

    织梦好,好织梦

    “不!” copyright dedecms

    铁布衫蓦地警觉,叫了一声,语音跟他平时的低沉沙嘎,全然不同。 本文来自织梦

    “你……不要过来!”

    内容来自dedecms

    他嘶声道。

    本文来自织梦

    很情急。 内容来自dedecms

    但语音不再如怪兽悲鸣、呕哑难听。 dedecms.com

    ——反而,保留了一种遍阅世情中年汉子的深沉魅力。

    织梦好,好织梦

    第二回黑夜的白牙 dedecms.com

    绮梦客栈在疑神峰山下西面。

    织梦好,好织梦

    疑神峰在山西。 dedecms.com

    绮梦在客栈前。 织梦好,好织梦

    天上有月。 内容来自dedecms

    月影西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月照西乡,就像黑夜里的白牙,周缘还带点惊心的殷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在月下,如诗如梦,但她的话,却一点也不诗意、梦味,而是腾腾杀气: copyright dedecms

    “你怕我?……堂堂虎威通判吴铁翼,也怕我这一个小女子?” 本文来自织梦

    她口里说着,便要行近,铁布衫又退一步,轻声叱道:“你再过来,我可要动手了!”

    dedecms.com

    绮梦笑了。

    本文来自织梦

    笑得有些凄然之意:“怎么?终于,惜花好色的吴铁翼,也要露出本来面目,要杀女人了,要杀我了。”

    织梦好,好织梦

    她一面说着,擘着枪,在月下,迫近了一步。 dedecms.com

    一小步。

    copyright dedecms

    铁布衫不由自主的又向后退了一步。 织梦好,好织梦

    这一退,他可离后面包抄他的人又近了一步。

    内容来自dedecms

    随绮梦一起自客栈步出来的人有三个,其中一人,早已经到铁布衫的后面。 dedecms.com

    铁布衫一退再退,那人冷哼一声:“你再过来,我也要出手了。”她用的近乎是铁布衫刚才的语气。 织梦好,好织梦

    说话的人是个女的。 本文来自织梦

    这人罗白乃、叶告、何梵都认得: 本文来自织梦

    她是剑萍, 织梦好,好织梦

    除了剑萍,跟绮梦从客栈里一起出来的,还有两个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们都是女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她们各分四面包抄,塞住了铁布衫的一切去路。 copyright dedecms

    这两人他们可全都认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个是李菁菁。

    本文来自织梦

    ——李菁菁就是那个一向负责店里酒菜的伙计,人很好看,但不算很漂亮。 本文来自织梦

    她就是给绮梦评点为“善于点穴”的“手帕交”。

    织梦好,好织梦

    另一个是言宁宁。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言宁宁就是那个一直都是负责打扫客房的伙计,人长得很漂亮,但却不是很好看。

    copyright dedecms

    她便是那个绮梦特别引介为擅箭法而又能扮各种声音的“小妹妹”。 本文来自织梦

    她俩跟剑萍、绮梦,对铁布衫作了四路包抄。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一见她们,喜甚,不禁欣然喊了出来:“你们都没事……那就好了,刚才楼上、楼下都有死人,还闹鬼呢!那鬼还凶着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dedecms.com

    问到这里,罗白乃也住了口。 copyright dedecms

    因为他知道自己白问了。

    copyright dedecms

    ——大家已剑拔弩张,随时动手,如临大敌,一搏生死,谁还有余裕为他们这三个“小孩子”(当然这称讳是罗白乃最不喜欢也决不认可的)解说来龙去脉!

    copyright dedecms

    有时,罗白乃想过:还是当名捕好!要是这番话是无情开口出声,谁敢不答?谁能不理?万一名捕生误会,拿你当罪犯办,好运气是五花大绑回衙交差,万一心情不好,三两道暗器把你打个七八个窟洞,看你还敢不敢爱理不理!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只痛恨自己不是名捕——虽然好歹也是个衙差、皂快,但跟什么四大名捕相比,的确还是有差天共地的距离。 本文来自织梦

    就为了这点,他立志要当大人物。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矢志要当名捕。 内容来自dedecms

    大概在一生里,谁都会生起向伟大目标勇往前进的念头。

    本文来自织梦

    ——我要成为谁谁谁……

    织梦好,好织梦

    ——我一定要做到什么什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说什么也要无枉此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想是容易。

    copyright dedecms

    做到却难。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要漫长的坚持、忍耐、等待,以及长久的努力,过人的才能,还要很好的运气才行。 copyright dedecms

    这种油然而生,气冲牛斗的大志与豪情,大抵上,都是瞬生瞬减的居多。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够不够毅力?够不够幸运?够不够能耐去完成他的大志?

    内容来自dedecms

    你说呢?

    本文来自织梦

    你呢? copyright dedecms

    铁布衫不再退后,他露出了白牙,在黑夜里分外森然。 copyright dedecms

    “梦儿,你又何苦迫我于绝?”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一叫“梦儿”,绮梦听得心里一软,但到这关头,牺牲的人命已太多了,发生的事已不可弥补了,是以她心虽想了一想,但语音更冷酷: copyright dedecms

    “到这时候,你还跟我说这种话?吴大人,这条路可是你要走的,你逼我们走上不归路的。” 本文来自织梦

    铁布衫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逼绝你,我最多只打算把你逼下疑神峰,迫出野金镇。” copyright dedecms

    奇怪的是,自从绮梦叫破他就是“吴铁翼”之后,铁布衫的口齿也便活起来了,他甚至还苦笑了一声: 内容来自dedecms

    “或者,我一早打算把你逼绝,就不一定会有这般下场了。”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冷笑道:“你下场?我们才刚刚上场呢!你想就这么下场?没那么容易。”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道:“我知道现在上场、下场已由不得我,我已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我甚至没指望能活下疑神峰,没期待能活出山西,可是,梦儿,你也未必是站在胜利的一边,你自己得要小心——这其实也是我原想要把你迫出此地的主因:绮梦客栈有什么好?你何必终老在这儿?何苦为它毁了半生?”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陡地笑了几声,说:“你要逼我走?” dedecms.com

    吴铁翼道:“我是为你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道:“你不想我长留客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道:“这的确是个不祥之地。”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道:“那你却又明的暗的、千方百计、过关斩将、装鬼扮神都要来这里!?”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叹了一声,半晌才道:“贪。”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倒是愣然:“贪?”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道:“我就是太贪心,所以才会来到这里,才会落到这田地。”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倒是听明白了。 dedecms.com

    ——贪。

    本文来自织梦

    一切都是因为“贪”。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又道:“我本来是朝廷大官,转移至地方高官,权高势大,富贵荣华,若我不贪,何以沦落至此,亡命天涯?谁人治得了我?谁不怕我敬我?贪爱嗔痴,我就是不满足,不自制,不甘心,不认命,到头来,越贪越多,越多越觉不够,越来越贪,终于支持不住,垮了,一垮,就祸事接踵而来,愈挣扎愈泥足深陷。从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一旦失了运,案发了,就福全不至,祸事连场。我再奋发转进、攫锋避锐也没有用,一路知交尽掩门,酒肉朋友尽成敌,对我好的也给我拖垮了,对我坏的趁机落井下石,或幸灾乐祸——每个人都总有他的罩门和破绽,你说,如果我不‘贪’,会有今晚的死局吗?” dedecms.com

    第三回贪狼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沉默了一阵,才叹了一声道:“你就是太贪了。”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待绮梦认可了之后,却又加了一句:“可是,朝廷人人都贪,独我不贪,岂不吃亏?武林中人人都以暴力攫取权力,独我不为,岂不成了箭靶?江湖上谁都贪财牟利,独我不谋,岂不成输家?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吧?我也想只要我掌大权、得大财后、就放下屠刀,助人为本,行善最乐——可惜我还没等到那一天,就成了仓惶天涯客、流窜亡命徒!我虽是贪,但贪不是问题,问题在我运气不够,贪婪尚未成功先成仁而已!其实刘邦高祖不贪,不能开创大汉;太祖皇帝要是不贪,岂能立宋?大人物无有不贪,不贪权利,也贪盖世名气,就算小人物,也贪多一亩田多一锭银子,那有什么错?真的完全不贪,不如出家当和尚,否则就是不长志气、不入流之辈。”

    织梦好,好织梦

    他刚刚才检讨了自己因贪而败,但见别人也这么认为了,他反而要为自己辩护澄清起来。 dedecms.com

    ——有一种人,是聪明人,一旦掌权,也是盖世枭雄,他就是可以反躬自省,但就不得人家批评攻讦。 copyright dedecms

    也许,他就是这种人:他可以骂自己,检讨自己,但却不可让人责备他,斥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好像对吴铁翼这种反复的个性,已习以为常。

    copyright dedecms

    她似不打算驳斥。 织梦好,好织梦

    但还是有人反驳这番话。

    copyright dedecms

    而且很有力。

    织梦好,好织梦

    “大丈夫之贪,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一个人的贪,是可以用来建立不世功名的。你说的对,李世民若不贪盖世功名,岂有能容万邦的盛唐?韩信不贪生怕死岂有他日决胜千里,为汉帝奠定不世功勋?就算一个布衣,为贪求夜亦照明,才发明蜡烛;一个佃农,为贪图丰收,才努力耕作;一个书生,为贪状元及第,才发奋读书。——贪没什么不对,但把贪婪全建立在强取豪夺、不择手段、杀人越货、掠劫诈骗上,即是把人家的损失、惨痛来满足你的欲望,这叫贪,而且又狠又狼,是好汉所不耻的,你身为父母官,又是武林大豪,却还用这种手段,既要为逞你一已之私而烧杀无算,又要替你卖命的人为了填满你的欲求而一一牺牲,你这贪狼星曜入命的人,闹到走投无路、荒山授首,是不是也合当应有此报,自取灭亡?”

    copyright dedecms

    说这番话的人在高处。 织梦好,好织梦

    居高临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振振有辞。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乍听,已震了一震,仰首,只见是那独立于屋上的汉子。 dedecms.com

    他听了前段,已待反驳,但却忍了下来,等汉子把话说完了,他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到、底、是、谁?”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叹了一声,她答:“他?站得那么高,飞天也似的,当然就是‘飞天老鼠’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飞天鼠?”吴铁翼又是愕了一愕:“梁双禄?他还没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能在这里出现,又在这儿说话,当然没死了。”绮梦嘴角有一抹浅笑,“他说的话很对,你就是太贪了,也太狠了,更太狼了。” 织梦好,好织梦

    她顿了顿,再补充了一句:“你有今天的困局,完全是自找的。”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的语音变了。 dedecms.com

    他变得温柔和温文,一点儿也不像野兽般呼啸悲鸣的铁布衫。

    织梦好,好织梦

    “我之所以有今日,的确是纵欲不知敛,贪婪不知收之故。”他感慨地道:“可是,如果打从一开始我就把你给牺牲掉,说不定,我也不会先机尽失,以致全面捱打,落得如此田地!”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剔起一条眉:“哦?那说来我倒要感谢你才是了。”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苦涩的说:“你别讽嘲我。其实,我也知道你老早在等我来,要将我擒杀于客栈,是否?”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冷笑:“擒则必然,杀仍未必。”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道:“你一早就部署好了,甚至号召了白蝙蝠、五裂神君、飞天鼠和飞月等人过来助你一臂之力,是不是?”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倒有点讶异:“你明知却还来送死?” 本文来自织梦

    随即她又恍然道:“那也难怪。梁飞鼠刚才就说是太贪太狼,你是明知山有虎,但就太贪了,也会偏作虎山行的。” 织梦好,好织梦

    “虎?虎倒没有。”罗白乃在一旁忍不住更正道:

    织梦好,好织梦

    “他是明知山有鬼,偏作鬼山行。”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忽道:“兀那小子,如果我要宰你,你早就死了五十二回了,你可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活着讲这种无聊话?”

    织梦好,好织梦

    “不知道。”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答。 本文来自织梦

    他是真的不知道。

    copyright dedecms

    他也真的想知道。 dedecms.com

    “那是因为有人不许我杀你。”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说,带点忿忿。 织梦好,好织梦

    “谁?” 内容来自dedecms

    罗白乃不明白谁是自己的“恩公”:

    内容来自dedecms

    “哪一位是我的‘大贵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冷哼一声,向内指了指。

    dedecms.com

    “杜小月!?” 织梦好,好织梦

    罗白乃心忖:一定是我歌声太棒了,样儿太帅了,举止太潇洒了……至少,这儿有一个红粉知音。想到这里,忽又念及自己所目睹的,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噤。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他还是不明白。

    copyright dedecms

    不明白吴铁翼为什么会听杜小月的话,更不明白杜小月为何要替自己求饶。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忍不住推论下去道:“不管虎山、鬼山,你既知我要害你,你为何不先下下为强,却装成这邋遢脏模样……这……这不像是你的个性。”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惨笑道:“我岂是自愿要变成这样子的?” 内容来自dedecms

    虽然他仍有层层绷带裹着面,但谁都可以推想到他神情必然甚为苦惨。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听出了他语音的悲愤,有点愕然:“没想到虎威通判也有给人迫害的一天。” 本文来自织梦

    她带点惋惜又道:“你是给四大名捕迫得走投无路、矇脸易容的吧?” dedecms.com

    吴铁翼沉重地摇头: 本文来自织梦

    “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是给我自己害的。”他沉甸甸地道:“也是给我自己的个性害的。”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同意:“像你这种人,也只有你自己才能害死自己。”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道:“但真正害我的,却不是我自己,而是你。”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第四回风流就是到处留情

    内容来自dedecms

    对这句话,绮梦是全然的不可置信。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显然也明白她所思。

    copyright dedecms

    “自从上次‘猿猴月’之聚后,你就决心等我来,然后下毒手,对不?今年,五裂神君之所以来早了,就是你特别提早召集他来的,对不对?” 本文来自织梦

    “对。” 内容来自dedecms

    “你为什么要这样绝情?” dedecms.com

    “我恨你。”

    本文来自织梦

    “你恨我,是因为我对你绝情?” 本文来自织梦

    “我恨你,是因为你太花心。” 织梦好,好织梦

    “你一早已知道我风流成性。” 内容来自dedecms

    “男人总说自己风流,其实不过是下流。风流是到处留情,下流是到处留精。” dedecms.com

    “你骂的对……但我向来如此,你是知道的。你明知故犯,跟我在一起,那又何必突然跟我翻了面。”

    dedecms.com

    “你所作所为,你自己心知肚明。”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好吧,”吴铁翼忽然改了声调,带点央求,“我们可不可以进去再私下详谈? 本文来自织梦

    “进去?”

    内容来自dedecms

    “客栈。” 内容来自dedecms

    “不必了。”绮梦冷静地接近冷酷的道,“我跟你已没有什么私下的话。我更不想让帮我的人误解。” 内容来自dedecms

    “你在这儿也一样危险。”吴铁翼语音有点情急:

    copyright dedecms

    “世间事,不是一切如你所知而运行,也不是每人都如你所信般行事。” copyright dedecms

    “我知道。”绮梦冷然道,“但他们都比你好,都比你可信。”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吴铁翼干涩地道,“我——一直都曾对你那么好……” 本文来自织梦

    “但也曾对过我那么坏,那末的不诚实;”绮梦的语音像伤尽了心,“而他们都为我出生入死,有几个还真的牺牲、丧命了,我不信他们,难道信你?”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捂着心口,好半晌才道:“好,我知道你不再信我,那是因为……我曾跟你后娘有染……”

    dedecms.com

    绮梦双目陡然露出杀气:“这种事,你还有面子在我面前说!”

    dedecms.com

    吴铁翼居然把话接得下去,“所以我方才要求你到店里去说。”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粉脸气得煞白昂然道:“那也不必,你高兴在这儿公开说就说,反正,丢面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是你自己太狠,太贪太狼,我才找人来对付你。是你对不起在先的。我可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是我见不得人。”吴铁翼道,“我现在就见不得人,但我对你不算狠。” 织梦好,好织梦

    “这还不狠……”绮梦怒笑,悲愤地道:“你对我后娘也——”

    本文来自织梦

    “我可不知道白孤晶是你后娘。”吴铁翼道,“你比谁都知道,东北神枪会孙家是个偌大家族,我根本就不知道哪个是姓孙的,哪个不是姓孙的,哪个跟姓孙的有什么关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孙绮梦杏目一瞪,一向令人只觉妖媚的双目,变得英气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无意得罪你们孙家的人。”吴铁翼道,“我只不过要说明的是,我开始与你后娘一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她是孙家的人。“

    织梦好,好织梦

    孙绮梦冷笑:“你对女人一向都是有干错,没放过的——这点我知道。”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道:“我就是因为不知道她是‘神枪会’的人,而且,还是那么重要的人,所以才跟她……那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可是之后才认识你的。”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粉靥煞白:“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你和她的关系。” dedecms.com

    “我也不知道。”吴铁翼道,“我跟她有了不寻常的关系后,承蒙令尊大人瞧得起,邀我到东北,才结识你……我们在一起,过了好一段开心的日子之后,有一日,孙三点设宴,我才知道原来白孤晶是他小妾,也是你的后娘……”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道:“那你该吓坏了吧?我爹可不是好惹的!让他知道的话,他可把你骨头都啃了……”

    dedecms.com

    吴铁翼道:“说实在的,我可不怎么畏惧令尊。不错,他武功高,权谋重,在东北武林声望可是数一数二的,谁敢不从?可是我还是不怕他的。”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寒着脸叱道:“你敢这样对我爹……” dedecms.com

    吴铁翼忙不迭道:“不是我故意要惹你生气。一是你爹只在东北一带横行,一出东北,他可不一定比得上当时的我,所以他才邀我赴东北,商讨联盟大计。二是他在东北也不作好事,野心比我还大,权谋比我还深,‘山东神枪会’孙家一脉给他的利欲薰心搞得乱七八糟的,恐怕你比我还清楚……”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一时无法反唇相驳。 copyright dedecms

    ——因为他说的是实话。 织梦好,好织梦

    “要不是他强蛮无理,声名败坏,你也不必远走山西,枯守疑神峰了,是不?”吴铁翼知已说中她的心事,“他的所作所为,也不比我好上多少,有的甚至比我更下作,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所以凭什么要我敬他?他只不过也是要利用我为他扩展势力而已。” 内容来自dedecms

    “你……”绮梦恨恨地跺足道:“你少提他!”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我提他是因为:他笼络我,除了是为了要利用我替他将势力带入中原武林之外,便是他向我提到山西疑神峰上,猛鬼洞里的神兵传说。”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冷哼道:“你听了当然就食指大动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是食指大动,而且贪性又起;”吴铁翼一双深邃的眼睛,又透过重重包裹而寰顾全场,“说下去就牵涉到这武林机密,你真的要我在这里公开的说?”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道:“为这件事,已发生了那么多怪事,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还要有秘密么?要嘛,大家都清清楚楚,我可不想成为少数知道秘密而枉死的人。我更不想陪你去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道:“孙三点打听到这荒山洞里,有神兵利器,得之可得魔咒法力,而且其力断金,威力足以无敌天下。这是武林人个个梦寐以求之物,只不过不知此事真假?而且,此物据说每十载逢壬流年才出世一次,只有这指定短暂时际才可以开采铸为利器神兵,令尊在山西一带又无党羽、人脉,故想托我借官方名义、手下级兵去占据布置,夺了瑰宝,共享奇物!”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冷哼道:“他老人家那么信任你,你却只是虚与委蛇。虚伪!”

    dedecms.com

    这回是吴铁翼冷冷地道:“对令尊如果不够虚伪,只怕吴某早已没命活出东北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想驳斥,但却拗不过对方说的确是事实。 copyright dedecms

    她自幼看过多少正直、忠贞之士,因为太真诚而枉送性命在她父亲手上。 织梦好,好织梦

    ——只怕只有吴铁翼这卑鄙小人,才可以对付奸诈残暴的孙三点!

    copyright dedecms

    “当时情况,也真是特殊。我那时却大为纳闷:他不知从哪里打探得我对疑神峰一带颇为熟稔,所以才一直向我查询试探山上山下的形势。”吴铁翼回忆道,“而我也一直探听:那奇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究竟在峰上何处?是不是我过去曾游的一处故地?”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这时候便找到了一个攻击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忽然冷冷地道:“你别装蒜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一时没听懂:“怎么?”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道:“你还掩饰什么!”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目光一闪,沉吟道:“这事你又何必——”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冷哼道:“我就是要公开。你过去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贪赃枉法、偷呃拐骗得回来的不义之财,恰好就藏在洞里!” copyright dedecms

    此语一出,全场为之震住。 copyright dedecms

    稿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廿六日至零二年六月,平生不赌马,但因缘际会,以致专注研究赌马、投注巨额,一度损手烂脚,不堪苦果,但却成就绝世斗数、河洛理数与奇门遁甲、子平术与马赛结合之神奇程式,几乎凡爆冷必能一击而中,惊人秘技,怀璧自珍,堪称独步天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校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中因压力太巨、打击太烈、挫折太频、失望太甚,一向顽强体魄终于病倒,几乎致命,幸复原速,惟元气大伤。 dedecms.com


    时间:2018-07-22 21:51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