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杜小月 第六章贪狼化忌

    第一回你绝情,所以我绝情

    众皆哗然。

    在场的人,已经很多人都知道吴铁翼拥有大量财富,大量宝藏,这些,都是由他数十年来身居高位,手握重权,手下无数为他卖命的精英,以及在他手上无数送命的冤魂,所累积起来的,自从他失势、逃亡,受到“四大名捕”的追缉之后,这个“吴铁翼财宝”的传说,早已在江湖上、武林中传得沸沸扬扬。

    没想到,吴铁翼的“财库”就在疑神峰上。

    众为之动容。

    动心。

    ——这些惊人数字的财富,又有谁能不动心、不动意?只要动了意、动了心、还能不动手吗?

    吴铁翼闷哼了一声,也不知他是忿怒,还是难过。

    他捂着胸,好像那儿破了一个洞似的,他必须要及时用手掩住。

    然后他说:“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绮梦在等他说下去。

    她已准备对方说很难听的话。

    吴铁翼只是说了下去:“你的确是很恨我。”

    绮梦同意:“我是。”

    吴铁翼道:“你故意说出这种话,让我们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绮梦点头道:“不错,我是故意要伤害你的。你一生人都为了这些财宝,营营役役,甚至今天有如此下场,也是你放不下这些财物所累。可是,现在人人都知道你这个秘密,只怕,你带不走、保不住、也不易活得回去了。”

    吴铁翼只道:“到这地步,我也没打算回去了——我还能回去哪里?”

    他还补充了一句:“到这田地,我已一路知交尽掩门,酒肉朋友全开溜了,我回去干什么?我已哪儿都回不去。”

    绮梦道:“那是你自作孽。你一辈子自命风流,其实只是到处造孽。所以,当你发现我后娘就是你的老相好时,你一定吓得屁滚尿流了。”

    吴铁翼道:“是的。当孙三点引介我认识他的小妾时,我一见白孤晶,我是发了愣。当时,我单人匹马在东北,怎捋得过你爹的猛将如云、雄厚实力。不错,我确是吓得汗透重衫。不过,你后娘没有戮破我和她的事,你爹也显然懵然不知。”

    绮梦冷哼又起:“她当然不说出来了。要是给爹知道,你们是奸夫淫妇一对儿,她又有什么好处?她可狡诈得很哩。”

    吴铁翼道:“不过,你后娘的出现,却使我明白了一件事:你爹为什么会邀我来走东北一趟……?”

    绮梦不禁问:“为什么?”

    吴铁翼道:“我后来想通了:一定是你后娘的建议。她曾听我提起过疑神峰的山坑,也知道我手上有的是财宝。她见孙三点念念不忘谋取峰上的神兵,就自然想起我才是疑神峰的先驱,所以因利就便,让孙三点把我叫了过去。”

    绮梦道:“她是想念你,趁机与你叙旧。”

    吴铁翼道:“然而我却因此才认识了你。”

    绮梦道:“认识你,是我半生后悔的事。”

    吴铁翼道:“认识你,却是我生平最快乐的事之一。”

    绮梦道:“之一?那还有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了?我可不喜欢当之一。”

    吴铁翼忽然道:“你不喜欢当之一,我可喜欢当了?你也不一样有很多个之一?这儿的五裂神君是之一吧?独孤先生也是之二吧?还是他们只是之四、之五,我才是之一,青月公子是之二,鬼王聂青是之三?……嗯?你不喜我生性风流,但你又好到哪儿去了?我在认识你之前早已花红柳绿,不独一景,你却是在与我相识之后,照样胡天胡地。你是女的,我到底是个男的,你这样做,却只斥我丧德败行?”

    他这一番话一下去,五裂神君陈觅欢髭发戟指,胡吼了一声;在店里的白蝙蝠独孤怕夜,也怒啸了一声,须眉皆奋。

    绮梦微微变色,叱道:“姓吴的匹夫!你这样说,算什么意思!我跟林木森一派可全无瓜葛,与聂青也只是患难之交,数面之缘,你挑拨离间作甚!”

    吴铁翼道:“就只有你说得,别人就说不得?”

    绮梦嘿声笑道:“我知道了,你不高兴我爆出你藏宝的机密,便来这一番煸风点火,让我们内哄。”

    吴铁翼叹息:“本来你我好好的,我对你也好好的……你就是太善妒了,太疵睚必报了,结果,我们两虎相斗,只猎人得利。”

    绮梦摇首笑道:“两虎?哦不,只你是‘大老虎’,人家要打的是‘大老虎’,可不打我这夜夜做梦的小女子……我告诉你,是你绝情,所以我才绝情的!”

    吴铁翼“啧啧”了几声,道:“其实,我们都是同一样的货色——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我觉得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可惜,你却看不开、勘不破。我本来拿了财物,要与你远走高飞的,你却听了谗言,前来谋挟我。这回,你可令我失望了。”

    “不,我们不是同样的人,才不是。”绮梦忿忿地道,“你没有原则,我有。你岂止跟白娘姨有一手,你跟……你可认识招月欢?”

    吴铁翼呆了一呆,“招月欢?”

    绮梦冷笑:“你这负心汉,不是尽忘了吧?”

    吴铁翼仍在寻思:“招月欢?”

    绮梦怒笑,朗声吟道:“相爱不敢成双飞,相逢到底转头空。”

    吴铁翼一听,全身僵硬了,好一阵,绷布全在抖哆着,只听他颤声问:“你说的可是……‘雪中之花’招娘子!?”

    绮梦昵声道:“哦?你记起来哩。”

    吴铁翼道:“你怎么提起她来?可知道她在哪儿?……她……她可好?”

    绮梦道:“啊哈!你可想起这个苦命女子来了。”

    吴铁翼目中喷出了熔岩:“无论怎样,你可不要折腾她……她已经够可怜了。你拿她来挟持我也没用,我不会——”

    绮梦怒极反笑,格格格几声,咬碎银牙的道:

    “我挟持她?我威胁你!?哈哈,哈哈!你可知道她是我什么人?”

    吴铁翼抬起头来,虽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裹脸布里透出两个深邃的黑洞,仍可以了解他心中的畏怖与迷茫:

    “你是……她是……你是她?”

    “我是她的女儿,”绮梦用了极大的勇气,压抑着极大的悲怒,一字一句的道:

    “她是我娘。”她自牙缝里一字一句的迸发出来:

    “她也是我爹的正室,‘雪花娘子’招月欢:‘招月娘子’!”

    第二回下流是到处流精

    吴铁翼全身一齐震动起来。

    他呼噜呼噜的喘着大气,好像,那个说话气定心闲的吴铁翼又不见了,眼前只剩下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但又一息尚存的铁布衫。

    “你……你是她女儿?”

    “我是她女儿。”

    “……”

    “你知道你的罪孽深重了吧?”

    “天!那你是——”

    “我娘嫁入孙家之时,已有了我。”

    “天哪!”

    “我那时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我初见你的时候,只觉得很熟稔,很亲切,不意便对你产生了好感。”绮梦悠悠的语音突然一变,“没想到你是个下流伪君子!大家都流传你中年丧偶,因痴情而不再续弦,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嘿嘿,这全是你叫人制造出来的假象!你是情妇满天下,儿女满人间那!”

    吴铁翼只摇摇欲坠,好一会,才颤声道:“你骂的对,下流则是到处留精!天啊,我造了什么孽了!”

    他忽又作垂死挣扎似的说:“你是在什么年出生的?”

    “关你屁事!”绮梦一句便杀了下去:“你别拐着弯儿试探了。我就是你干了好事便一走了之的女儿。”

    这一下,不但吴铁翼心头撞击,一记比一记重,一下比一下沉,连罗白乃、叶告、何梵全都楞住了,就是五裂神君、独孤怕夜也面面相觑,差愣莫已。

    ——绮梦竟是吴铁翼的女儿!?

    绮梦道:“不错,我是你的女儿,可是你却对我做了什么事?”

    吴铁翼全身剧烈颤哆着,“但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你是招娘子的女儿。……我也不知道你后母是白孤晶,更不知道你是孙三点的独生女!——我到了东北,是先跟你相识,之后才应你爹之邀到‘神枪会’的,我怎知道……天哪!怎都凑在一起了!”

    绮梦冷哼道:“我爹?你还有面子说他是我爹!?”

    吴铁翼双手捧着自己的头,呻吟道:“我也万万始料不及,你竟是我的……这是命运弄人啊!”

    绮梦冷冷地道:“命运弄人,也要人自行坠入恢恢天网才行。你若不自命风流,到处留精,白孤晶也不会利用我爹来对付你,我娘也不会因你而死了。”

    “因我而死?”吴铁翼颤声道:“她……死了么!?”

    “人家都以为我娘是因为斗不过白姨娘而自戕的。事实却另有曲折。你对我娘始乱终弃之后,我娘只好委身嫁给孙三点。孙三点贪新忘旧,又把白孤晶纳为妾。白孤晶要谋‘一贯堂’大权,当然不放过我娘。不过,‘雪花娘子’招月欢岂是易惹之辈?她决心与白孤晶周旋到底。其实,孙三点对白姨娘虽有一时之迷恋,但他是个枭雄,枭雄通常都很霸道,但也大都聪明。他正是这样子的聪明人。很快,他就觉悟出白姨娘不老实,所以,对我娘又恢复了感情。白孤晶见无法争宠成功,便用卑鄙手段,把你召来了东北……”

    吴铁翼茫然道:“可是,我未对她说过我和招娘子的事啊。”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她一面让你来‘神枪会’,一面私下告密,说你跟我娘曾是相好。孙三点将信将疑,怒审我娘,我娘给他折磨得半死不活,连在沐浴时也给他拖出去当众折辱。”绮梦两行清泪,簌簌挂落下脸蛋来,“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的风流帐一手造成的。”

    “难怪,那时候,”吴铁翼道,“孙三点看我的样子十分诡怪,他一面对我虎视眈眈,杀气腾腾,但在言谈上又好像对我十分器重,推心置腹。我总觉得不对路。”

    绮梦撇了撇嘴:“那是他一向贯用的伎俩,别人对他讳莫如深,他则一贯喜怒无常,让人防不胜防。”

    吴铁翼回忆道:“我记得他那时候,还派了东北神枪会‘拿威堂’的副总堂主‘铁枪火上飘’孙譁过来,说要跟我一道走一道疑神峰,那时我就觉得:他明是派人助我,实则是暗中监视我。”

    绮梦冷哼道:“你们两个,是老豺狼遇着了老狐狸,正好匹敌,天生一对。孙譁根本就是我爹的心腹大将,如果不是他联合白姨娘常向我爹进谗,我娘也不会遭我爹折磨和遗弃!”

    吴铁翼捂住了心口:“你爹!你爹!你还叫他做爹——他是你爹吗!他那么狠心把你放逐到这里,还能算作你爹吗!还配作你父亲么!”

    绮梦煞白了脸:“他是不配!可是,我老早就告诉过你,来山西是我的选择。他要将我嫁给‘一刻馆’的林傲一,我不愿意,所以就宁可向他说情,央他让我带队来这里。他一直都不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的,我那时也还没知道此事始末,要是知道了,情况只怕……他是那种虎毒不伤儿,但只要不是他亲出的,他是啥坏事也干得出来的人!”

    她用手轻轻一挥,就抹去了眼边的泪,“我从你口中得悉他要派人手到疑神峰来驻扎、监督,他曾派过孙譁过来,初初跟独孤怕夜、五裂神君还可以相处,但不久发生斗争,‘四分半坛’和‘下三滥’乃至‘太平门’高手源源而来助阵,孙譁抵不住,只好夹着尾巴逃回东北。只有我来,才能与独孤、五裂、聂青等和平共处。他知道我能办得到,所以才勉强同意了。他却不晓得我一方面是为了逃婚,一方面是为了要避开他,另一方面还为了要与你在这里会合。”

    听到这一段的时候,很明显的,独孤一味很有点不是味道,五裂神君也很有讪讪然。

    只听吴铁翼冷哼道:“你跟他们当然可以共处了!还共处得异常和谐哪!你来疑神峰,好像是‘和亲’一般,一口气嫁了两个以上的夫婿嘞!”

    绮梦反问:“比起你到处留情,到处留精,我这算什么?”

    “我知道了,”吴铁翼痛苦地用双手捧着头:“你是要报复!”

    他哀声道:“你一直都要报复我!”他一叠声的说。

    “你一直念念不忘要向我报仇!”

    “报仇?”绮梦冷然道:“你还没听到我娘最恨你的事哩。”

    “莫非……”吴铁翼纳纳地道,“你娘……?”

    绮梦寒着脸道:“我娘是因为你才死的。”

    吴铁翼颤声道:“你说的是我离开东北神枪会之后,白孤晶才向孙三点告了密,孙三点追究起来,拿你娘出气?”

    绮梦道:“孙譁随你下山,你把他骗得团团转,之后甩了他,他好像没奈你何,却对你过去一切,调查个一清二楚,你身边也肯定有亲信一早就出卖了你。他回去就跟爹报:你有财物就藏在猛鬼洞里,根本没诚意与‘神枪会’合作,反而图谋不轨,要夺‘沙漠蔷薇’。另者又去白娘姨那儿打小报告,说了我母亲的坏话,又偷偷告诉了爹……”

    吴铁翼跌足长叹道:“所以,孙三点就这样害死了你娘?”

    绮梦冷然道:“不。我初时也以为是这样——”

    她接着又说:“娘是自杀死的。”

    吴铁翼有点诧异,还没回过神来,绮梦已断然接了下去:

    “我说过:她是你害死的……”

    顿了一顿,再说下去:

    “——也是我害死她的。”

    第三回相爱不敢成双飞

    “我娘是你害死的,”绮梦坚定地说,“也是我害死的。”

    “我是害了她……”吴铁翼语音里充满了惊疑与不信,“可是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本也不知道的。”绮梦一双明眸又涌出了清泪,“她受了爹的折磨,郁郁寡欢,但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你。她一直担心我若不嫁入林家,孙三点会对我下手。我便安慰她:我有你靠山,你在江湖上人面够,名头响,官职高,人手也众,爹也不敢正面与你为敌。她便问起是谁,为我高兴,我便说了你名字。她便疯了似的,喃喃自语,几天之后,便自杀了——自杀之前的一天晚上,只叮嘱我早些上疑神峰,一定要结联‘飞天老鼠’和‘鬼王’聂青……”

    说到这里,绮梦便哽咽了起来,好一会儿才能收拾心情,把话题接了下去,“*那时我只以为她在说疯话。未几天,她便死了。……”

    吴铁翼胸膛强烈起伏不已:“可是,她一直都没告诉你;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吧,你又如何得知……?”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绮梦强忍泪儿,吟道:

    “相爱不敢成双飞,

    相逢到底转头空。“

    听得她吟了两句,吴铁翼的身子又籁籁的颤哆了起来,哑声道:

    “这是我写给她的诗其中二句……后来她将这两句诗绣了起来,就绣在——”

    绮梦自襟内抽出了一帕方巾,道:“这便是了吧?临终前,娘交给了我。我不知就里,只觉得这两句诗写得哀怨缠绵,悱恻不已,看了心头难过。直至我把这巾帕带到光一照,才发现巾内还有暗层,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我忍不住好奇,用针挑开线扣,拆开来一看,里面纪录的正是娘和你的事。我这才知道,娘不只是因孙三点的折腾而自了的,她是因为更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奸情,不知如何自处,也不敢告诉我,在自责和彷徨、愧疚、恐惧中只好求了断的!”

    “所以,是你害死她的,”孙绮梦一字一句地道,“也是我害死了娘的。”

    孙(也许,应作“吴”)绮梦的语音镇定得简直异常,“是你和我害死娘的。真正的凶手是我们。”

    大家都觉得无比的震动。

    月色大明。

    黎明在即。

    这月光仿佛要在它最后的时刻里,燃习它的光华,照明世间一切情事。然而她本身却是没有光亮的,它的光明是别人赐予的,所以,虽明亮得像一颗嵌在西空的巨大夜明珠,但越照明却越生暧昧,处处阴影幢幢。

    在这光亮如巨炬的夜明珠照耀下,罗白乃、叶告、何梵乃至场中大部分的高手,都觉得自己仿佛是明夜中的不明物体,为绮梦和吴铁翼的对话滋生了极大的震憾。

    ——什么!?吴铁翼竟是铁布衫?

    ——吓!?吴铁翼竟与绮梦姨娘有染!?

    ——天!吴铁翼居然跟绮梦的亲忍受也有路!?

    ——天……原来绮梦竟是吴铁翼的女儿!?

    前面,有的人已管窥一二,约略得悉,或从绮梦口中已打了个底儿,但到了最后两项秘事,大家都纷纷招架不住、接受不来。

    前文只是到处留情。

    后文已是到处流精。

    ——到头来,简直是乱伦!

    绮梦对着吴铁翼杀气森然道:“你说,我不该叫孙三点做爹,那难道我该叫你么?你说我念念不忘报复你,你难道认为我不该报仇吗?你说我绝情?是谁先绝了情?你笑我不该一女共事二夫,你到处留情,又到处造孽,这又算啥?算是母女共事一父么!”

    吴铁翼失魂落魄地道:“我知道了,我现在明白了……你做的,都是该做了。一切错……都在我。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招娘子,对不起你们母女。难怪……难怪你会如此恨我——恨我如此之甚。”

    绮梦冷哂道:“我真正恨你的,你还不知道呢。”

    吴铁翼仍在懊恨地道:“总之,在世上,不该做的事,我全都做了,我也活该有今天的报应……”

    他兀自懊恼的说:“我自幼家贫,别家孩子有的东西,我没有,我只能羡慕着。而我有的东西,如果别的孩子没有,他们就来抢了我的。我和他们打起来,但人家孩子父母都有钱有势,都有靠山,所以受辱的就是爹娘,爹娘只好惩罚我。我少年当官,有清澄天下之志,要办大案,打大老虎,犯在王黼手里,结果,他有皇帝当靠山,我没有,我几乎就丢了官、抓去斫头。幸好,还是童贯保住了我,他也有天子当后台。之后,我投靠童贯,当了武官,劫犯在惊怖大将军凌落石手上,他在黑道上、白道上的关系都比我好,势力强大,我怎是他对手?差点,丢了官位和性命,还是辽人派了人来为我说项,我才保住了命。因此,我决心,要当官就得官比童贯高;要当江湖人物,就要比凌惊怖狠。我要当了高官、掌了实权、成为大人物,当了武林宗主才为黎民百姓、受欺受压的人们做点好事。可是,要怎么才能有权、有势?还先得要有人手、有钱财。于是,我千方百计要挣得金银财富、招揽人手,当中劫掠杀戮,自是难免,出卖离间,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吡叻手段,也在所多有——这一来,好事没办着,在夺利争权的过程中,我为享受生命,打击敌手,已好事做尽,歹事行遍……今晚,我沦落到这模样儿,想来正是天网恢恢,造孽造就出来的。”

    绮梦道:“你说这些,也没有用,也不能减轻你的罪孽于万一。你这人一向报复心重,孙三点本来要利用你打进中原武林,又原拟把你困在东北。你狡猾得脱后,日后反而刻意要拓展东北势力,在济南种植香花毒草,攒营招纳,结联赵燕侠等人,制造毒物,使人迷失本性,腐蚀沉沦,这样挣回来的银子,你居然也花得安心!”

    吴铁翼道:“不过,我一旦在济南搞出了半壁局面来,‘一刻馆’和‘神枪会’的人,还有哪个敢瞧不起我?哪人敢不给我面子?我失手,有今日,只是我这颗贪狼星遇上了化忌星,时运不济而已。济南那一役,我折损了‘神剑’萧亮和赵燕侠一脉,大势已去,最不该的是赵燕侠在‘大蚊里’故弄玄虚的诡案,结果惹来了冷血、追命,尽破我的培毒基业,不然,我也不必逃来山西,来掘我自己老本的根了。”

    绮梦冷笑道:“你当真是吃自己老本的根!有道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也有说法:兔子不吃窝边草——然而你都犯了。你连绮梦客栈大本营的人也一个个残杀殆尽,她们大多不过是少不更事的年轻女子,你也丧心病狂,下此毒手,你也活该有些下场!”

    吴铁翼闻言抗议道:“我没有这样做。我获悉你要埋伏我,但我又非得借此地来取奇石和财物不可,但我又不忍向你下手,唯一办法,只有逼走你。我知道你出身是千金小姐,一向怕鬼怕脏,其他跟着你的手下,更加怕这怕那,所以——”

    绮梦气愤地接道:“所以,你把井水变成了血水?”

    吴铁翼点头。

    绮梦接着说,“你见我们不走,连鸡、鸭、鱼、猫、山羊和兔,甚至独孤先生的狗也宰了!?”

    吴铁翼道:“……是。”

    独孤怕夜在那一头低吼了半声。

    绮梦不屑的问下去:“你总不成有办法使我们同时做同一个噩梦吧?”

    吴铁翼道:“这个倒不难。我只要用大蚊里培植的少许‘霸王花’,让它与其他药物一并焚烧便能有此成效了。”

    绮梦为之气结:“为了逼走我,你还叫人扮我娘,在这儿沐浴洗澡!”

    吴铁翼浑身一震:“没……有。我在今晚之前,怎知道你娘是谁啊!”

    绮梦气得脸都白了:“为了逼我们走,你还劫杀了胡娇,不知用了什么伎俩,驱使胡骄自杀!”

    吴铁翼几乎要弹跳起来:“我没有!”

    绮梦紧迫钉人的道:“你更用了不知什么卑污手段,出手暗算,伤了名捕无情的四名得力手下,又重创了青月公子林傲一!”

    吴铁翼吼叫了起来:“不是我!”

    绮梦追击道:“你见还逼我们不走,今晚更大开杀戒,装神弄鬼,今晚要我这客栈血流成河!”

    吴铁翼大声且激愤地喊道:“不是的,不是的!这些都不是我做的!你弄错了,到了后头,我已经是受害者——我跟你一样,都是给人迫害的人。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但却后来没对你下过毒手,也没对你们下过杀手!”

    绮梦盯着他,用一种厌恶憎恨的眼神,讥诮地道:

    “也有你这种害人的人却叱着给人逼害!你杀了我的忠仆,化妆成他,潜在我身边,不过想置我于死地。我也是瞎了眼,居然一时没认出来。你把铁布衫像梁恋瑄、何文田一样杀害了吧?伤害本来拥护、支持你的人,一向都是你的本领!也有你这样大叫走投无路却埋伏在他人身边猛下毒手的家伙!你快把铁布衫还给我!”

    吴铁翼道:“你以为铁布衫是你的忠心仆人!?”他的语音像厉哭。

    绮梦道:“我只知道谁都比你好,我更知道你专门牺牲对你效忠的人。”

    吴铁翼道:“你以为我杀了铁布衫!?”他的声音像鬼啸。

    绮梦道:“那铁布衫呢?活着,我要人;死了,我也要尸。”

    “他是死了,”吴铁翼急喘着气,他气管里似有急湍之流,“却不是我杀的。”

    “死了。”绮梦并不惊讶:铁布衫若不是已命丧,谁可假扮他这么久?“尸呢?”

    “在山上。”吴铁翼厉声反问:“你以为我愿意假扮成他么!?”

    “你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绮梦淡淡地道,“叫你扮狗也无妨。”

    “我的确已走投无路,死到临头了,狗急跳墙,我连墙都没得跳!”吴铁翼吼道:“不信?你看!”

    他狂吼一声,双手一弓,内力透体,叭啦一声连响,身上所有绷带扯裂,只见一个全身秽烂、千疮百孔、满身密布疔疮,处处伤溃流脓、臭气薰天的“怪物”,站在月下,哪似当年一脸正气、自蕴风流、玉树临风、潇洒自若的吴铁翼!?

    众皆哗然。

    连绮梦也意想不及。

    谁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易容、化妆,有的溃烂,还攒着蠕动的虫子;有的伤口,还见出青森的骨骼。

    谁都没想到这是吴铁翼。

    ——“虎威通判”吴铁翼竟会变成这样子!

    到底,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第四回破烂王

    绮梦目瞪口呆,怔了半晌,若不是她听出来那说话仍是吴铁翼的声音,她也不敢相信眼前的“溃烂人”就是当年令人迷醉、风流倜傥的吴铁翼。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她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语音里,忍不住痛心。

    ——看到自己曾经深爱过而今深心痛恨的人,变成了这样子,只怕“痛恨”也得马上锐减了大半。

    绮梦大致上就是这样的情形。

    吴铁翼的双唇也肿溃变成了紫赭色,所以说话时有一定的困难,随时可能因为某处伤烂剧痛,因而发出哀号、呜咽。

    “我自己也是受害者。——你以为我高兴扮成这样子的吗?”

    他全身都成了破破烂烂,只有一双眼睛没有坏。

    未曾溃烂。

    ——还发出熠熠神光。

    “你……”绮梦仍将信将疑:“你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谁能把你害成这样子!?”

    吴铁翼不但是只插翅大老虎,同时也是只狡猾老狐狸,谁能把大老虎、老狐狸弄成七破八烂,人不像人、鬼不似鬼、生不如死的,令人委实难信。

    “我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吴铁翼双唇颤动了一下、面肌搐动了一下,算是笑容了:“你看我已沦落到这样子,保命尚且不及,自己都做不成人了,哪里还会害人?哪里还能杀人?”

    绮梦透了一口大气:“铁……铁布衫呢?”

    吴铁翼道:“你以为他是你的忠仆?”

    绮梦正要说什么,吴铁翼道:“我正因为他要出卖你,想把他杀了,但我还没下手他已丧命。他的尸首仍在猛鬼洞里。”

    绮梦摇头:“我不相信。”

    吴铁翼道:“这也不到你不信。我们这疑神峰铁花之争、猛鬼洞宝藏之斗,其实,除了我和江思、高怕飞、呼延五十这一伙,以及你为首的这一帮驻扎在客栈内的女子外,至少还有两队人马,正在暗中窥视这宝藏,暗中下手,除了对付你、王飞、剑萍等人之外,也对我们下辣手。铁布衫便是跟他们里应外合。”

    绮梦怒道:“你诋毁他,我不相信。”

    吴铁翼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其实,我是真心真意上山来跟你合作去掘宝藏的,之后一道儿远走高飞。正是铁布衫出卖了你,告诉我:你要谋害我,还找了飞月王飞对我倒打一耙。我知道王飞恨我,倒不是我滥用了她的名头,而是庄怀飞因我而死,她一向对他有好感。我发现你不服我之后,大抵只立意要将你吓出绮梦客栈,唬走山西疑神峰,我无意要加害你。”

    绮梦道:“你胡说,你得还我铁拔、胡氏姊妹等人命来!你这一身溃烂,分明是给你自己手下唐化的暗器打出来的!‘破烂王’的成名暗器‘眼中钉’,奇毒无比,你的人出卖了你,你诬赖是我这方面的人——你可有证据!?”

    吴铁翼鼻翼嗡动了几下,算是惨笑:“证据我有的是——只怕也不必提供了,我看,今晚一切已图穷匕现,少不免要真相大白,恶人坏人、好的善的,报应循环,爱恨情仇,都当在今夜月明风清时一一现身亮相了吧!”

    绮梦忽然旧恨新仇一齐涌上心头,“你可知道我最恨你的是什么!?”

    吴铁翼呆了一呆,说:“我是样样都对不起你,件件都可恨,你恨不得杀了我千万遭——你还有什么特别怀恨我的?”

    “我恨你!我恨死你!你跟白娘姨有染,在识我之先。你与我娘有暧昧,也不知我是她女儿。你丧德败行,烧杀劫掠,但不是犯着我来的!“绮梦在狂怒中切齿地用手一指:

    她指向在客栈里靠墙一隅,缩在被窝里的杜小月。

    “你居然丧心病狂,在与我相好之后,却奸污了她,还杀了瑄瑄灭口,你还是人不是啊!“绮梦痛心疾首得发鬓全也凌乱了:

    “我最憎你就是这件事!”

    吴铁翼肃然。

    大家也屏息。

    为之齿冷。

    然后,吴铁翼像下了极大的决心,才用咆哮的语音吼出了下面几句话:“你以为杜小月是受害者是不是?你以为小月她楚楚可怜对不对?我告诉你——”

    他忽然冷静了下来,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一,句,话,一,句,话,的,道:

    “那么,我告诉你,她才是‘破烂王’唐化。我的一身伤,是她打的,我的一身毒,也是她害的。现在,她才是主谋。她才是我的主子,你的敌人,你信不信?”

    然后他又用鼻音对呆若木鸡的众人问了一句:

    “嗯?”

    稿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初爱妻有喜,大喜。

    校于同年六月上旬达明王出手相助,不多问一句话,不少付一分力,亲自交待,连谢他的机会也不予,了不起一豪杰,感激。

    第一回你绝情,所以我绝情

    copyright dedecms

    众皆哗然。 织梦好,好织梦

    在场的人,已经很多人都知道吴铁翼拥有大量财富,大量宝藏,这些,都是由他数十年来身居高位,手握重权,手下无数为他卖命的精英,以及在他手上无数送命的冤魂,所累积起来的,自从他失势、逃亡,受到“四大名捕”的追缉之后,这个“吴铁翼财宝”的传说,早已在江湖上、武林中传得沸沸扬扬。

    copyright dedecms

    没想到,吴铁翼的“财库”就在疑神峰上。 内容来自dedecms

    众为之动容。

    内容来自dedecms

    动心。 copyright dedecms

    ——这些惊人数字的财富,又有谁能不动心、不动意?只要动了意、动了心、还能不动手吗? dedecms.com

    吴铁翼闷哼了一声,也不知他是忿怒,还是难过。

    copyright dedecms

    他捂着胸,好像那儿破了一个洞似的,他必须要及时用手掩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然后他说:“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在等他说下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已准备对方说很难听的话。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只是说了下去:“你的确是很恨我。” dedecms.com

    绮梦同意:“我是。”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道:“你故意说出这种话,让我们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点头道:“不错,我是故意要伤害你的。你一生人都为了这些财宝,营营役役,甚至今天有如此下场,也是你放不下这些财物所累。可是,现在人人都知道你这个秘密,只怕,你带不走、保不住、也不易活得回去了。”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只道:“到这地步,我也没打算回去了——我还能回去哪里?” 内容来自dedecms

    他还补充了一句:“到这田地,我已一路知交尽掩门,酒肉朋友全开溜了,我回去干什么?我已哪儿都回不去。”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道:“那是你自作孽。你一辈子自命风流,其实只是到处造孽。所以,当你发现我后娘就是你的老相好时,你一定吓得屁滚尿流了。”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道:“是的。当孙三点引介我认识他的小妾时,我一见白孤晶,我是发了愣。当时,我单人匹马在东北,怎捋得过你爹的猛将如云、雄厚实力。不错,我确是吓得汗透重衫。不过,你后娘没有戮破我和她的事,你爹也显然懵然不知。” dedecms.com

    绮梦冷哼又起:“她当然不说出来了。要是给爹知道,你们是奸夫淫妇一对儿,她又有什么好处?她可狡诈得很哩。”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道:“不过,你后娘的出现,却使我明白了一件事:你爹为什么会邀我来走东北一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不禁问:“为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道:“我后来想通了:一定是你后娘的建议。她曾听我提起过疑神峰的山坑,也知道我手上有的是财宝。她见孙三点念念不忘谋取峰上的神兵,就自然想起我才是疑神峰的先驱,所以因利就便,让孙三点把我叫了过去。”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道:“她是想念你,趁机与你叙旧。”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道:“然而我却因此才认识了你。”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道:“认识你,是我半生后悔的事。”

    dedecms.com

    吴铁翼道:“认识你,却是我生平最快乐的事之一。”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道:“之一?那还有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了?我可不喜欢当之一。”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忽然道:“你不喜欢当之一,我可喜欢当了?你也不一样有很多个之一?这儿的五裂神君是之一吧?独孤先生也是之二吧?还是他们只是之四、之五,我才是之一,青月公子是之二,鬼王聂青是之三?……嗯?你不喜我生性风流,但你又好到哪儿去了?我在认识你之前早已花红柳绿,不独一景,你却是在与我相识之后,照样胡天胡地。你是女的,我到底是个男的,你这样做,却只斥我丧德败行?”

    dedecms.com

    他这一番话一下去,五裂神君陈觅欢髭发戟指,胡吼了一声;在店里的白蝙蝠独孤怕夜,也怒啸了一声,须眉皆奋。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微微变色,叱道:“姓吴的匹夫!你这样说,算什么意思!我跟林木森一派可全无瓜葛,与聂青也只是患难之交,数面之缘,你挑拨离间作甚!”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道:“就只有你说得,别人就说不得?”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嘿声笑道:“我知道了,你不高兴我爆出你藏宝的机密,便来这一番煸风点火,让我们内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叹息:“本来你我好好的,我对你也好好的……你就是太善妒了,太疵睚必报了,结果,我们两虎相斗,只猎人得利。”

    dedecms.com

    绮梦摇首笑道:“两虎?哦不,只你是‘大老虎’,人家要打的是‘大老虎’,可不打我这夜夜做梦的小女子……我告诉你,是你绝情,所以我才绝情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啧啧”了几声,道:“其实,我们都是同一样的货色——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我觉得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可惜,你却看不开、勘不破。我本来拿了财物,要与你远走高飞的,你却听了谗言,前来谋挟我。这回,你可令我失望了。” 本文来自织梦

    “不,我们不是同样的人,才不是。”绮梦忿忿地道,“你没有原则,我有。你岂止跟白娘姨有一手,你跟……你可认识招月欢?”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呆了一呆,“招月欢?”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冷笑:“你这负心汉,不是尽忘了吧?”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仍在寻思:“招月欢?”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怒笑,朗声吟道:“相爱不敢成双飞,相逢到底转头空。”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一听,全身僵硬了,好一阵,绷布全在抖哆着,只听他颤声问:“你说的可是……‘雪中之花’招娘子!?”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昵声道:“哦?你记起来哩。”

    dedecms.com

    吴铁翼道:“你怎么提起她来?可知道她在哪儿?……她……她可好?”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道:“啊哈!你可想起这个苦命女子来了。” dedecms.com

    吴铁翼目中喷出了熔岩:“无论怎样,你可不要折腾她……她已经够可怜了。你拿她来挟持我也没用,我不会——”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怒极反笑,格格格几声,咬碎银牙的道:

    dedecms.com

    “我挟持她?我威胁你!?哈哈,哈哈!你可知道她是我什么人?”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抬起头来,虽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裹脸布里透出两个深邃的黑洞,仍可以了解他心中的畏怖与迷茫: copyright dedecms

    “你是……她是……你是她?”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是她的女儿,”绮梦用了极大的勇气,压抑着极大的悲怒,一字一句的道:

    织梦好,好织梦

    “她是我娘。”她自牙缝里一字一句的迸发出来: 织梦好,好织梦

    “她也是我爹的正室,‘雪花娘子’招月欢:‘招月娘子’!” copyright dedecms

    第二回下流是到处流精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全身一齐震动起来。 copyright dedecms

    他呼噜呼噜的喘着大气,好像,那个说话气定心闲的吴铁翼又不见了,眼前只剩下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但又一息尚存的铁布衫。

    dedecms.com

    “你……你是她女儿?” 本文来自织梦

    “我是她女儿。”

    织梦好,好织梦

    “……”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知道你的罪孽深重了吧?” 织梦好,好织梦

    “天!那你是——” 本文来自织梦

    “我娘嫁入孙家之时,已有了我。” dedecms.com

    “天哪!”

    copyright dedecms

    “我那时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我初见你的时候,只觉得很熟稔,很亲切,不意便对你产生了好感。”绮梦悠悠的语音突然一变,“没想到你是个下流伪君子!大家都流传你中年丧偶,因痴情而不再续弦,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嘿嘿,这全是你叫人制造出来的假象!你是情妇满天下,儿女满人间那!”

    dedecms.com

    吴铁翼只摇摇欲坠,好一会,才颤声道:“你骂的对,下流则是到处留精!天啊,我造了什么孽了!”

    内容来自dedecms

    他忽又作垂死挣扎似的说:“你是在什么年出生的?” copyright dedecms

    “关你屁事!”绮梦一句便杀了下去:“你别拐着弯儿试探了。我就是你干了好事便一走了之的女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一下,不但吴铁翼心头撞击,一记比一记重,一下比一下沉,连罗白乃、叶告、何梵全都楞住了,就是五裂神君、独孤怕夜也面面相觑,差愣莫已。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竟是吴铁翼的女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道:“不错,我是你的女儿,可是你却对我做了什么事?” dedecms.com

    吴铁翼全身剧烈颤哆着,“但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你是招娘子的女儿。……我也不知道你后母是白孤晶,更不知道你是孙三点的独生女!——我到了东北,是先跟你相识,之后才应你爹之邀到‘神枪会’的,我怎知道……天哪!怎都凑在一起了!”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冷哼道:“我爹?你还有面子说他是我爹!?”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双手捧着自己的头,呻吟道:“我也万万始料不及,你竟是我的……这是命运弄人啊!”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冷冷地道:“命运弄人,也要人自行坠入恢恢天网才行。你若不自命风流,到处留精,白孤晶也不会利用我爹来对付你,我娘也不会因你而死了。”

    本文来自织梦

    “因我而死?”吴铁翼颤声道:“她……死了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人家都以为我娘是因为斗不过白姨娘而自戕的。事实却另有曲折。你对我娘始乱终弃之后,我娘只好委身嫁给孙三点。孙三点贪新忘旧,又把白孤晶纳为妾。白孤晶要谋‘一贯堂’大权,当然不放过我娘。不过,‘雪花娘子’招月欢岂是易惹之辈?她决心与白孤晶周旋到底。其实,孙三点对白姨娘虽有一时之迷恋,但他是个枭雄,枭雄通常都很霸道,但也大都聪明。他正是这样子的聪明人。很快,他就觉悟出白姨娘不老实,所以,对我娘又恢复了感情。白孤晶见无法争宠成功,便用卑鄙手段,把你召来了东北……”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茫然道:“可是,我未对她说过我和招娘子的事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她一面让你来‘神枪会’,一面私下告密,说你跟我娘曾是相好。孙三点将信将疑,怒审我娘,我娘给他折磨得半死不活,连在沐浴时也给他拖出去当众折辱。”绮梦两行清泪,簌簌挂落下脸蛋来,“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的风流帐一手造成的。” 织梦好,好织梦

    “难怪,那时候,”吴铁翼道,“孙三点看我的样子十分诡怪,他一面对我虎视眈眈,杀气腾腾,但在言谈上又好像对我十分器重,推心置腹。我总觉得不对路。” dedecms.com

    绮梦撇了撇嘴:“那是他一向贯用的伎俩,别人对他讳莫如深,他则一贯喜怒无常,让人防不胜防。”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回忆道:“我记得他那时候,还派了东北神枪会‘拿威堂’的副总堂主‘铁枪火上飘’孙譁过来,说要跟我一道走一道疑神峰,那时我就觉得:他明是派人助我,实则是暗中监视我。”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冷哼道:“你们两个,是老豺狼遇着了老狐狸,正好匹敌,天生一对。孙譁根本就是我爹的心腹大将,如果不是他联合白姨娘常向我爹进谗,我娘也不会遭我爹折磨和遗弃!”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捂住了心口:“你爹!你爹!你还叫他做爹——他是你爹吗!他那么狠心把你放逐到这里,还能算作你爹吗!还配作你父亲么!”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煞白了脸:“他是不配!可是,我老早就告诉过你,来山西是我的选择。他要将我嫁给‘一刻馆’的林傲一,我不愿意,所以就宁可向他说情,央他让我带队来这里。他一直都不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的,我那时也还没知道此事始末,要是知道了,情况只怕……他是那种虎毒不伤儿,但只要不是他亲出的,他是啥坏事也干得出来的人!” copyright dedecms

    她用手轻轻一挥,就抹去了眼边的泪,“我从你口中得悉他要派人手到疑神峰来驻扎、监督,他曾派过孙譁过来,初初跟独孤怕夜、五裂神君还可以相处,但不久发生斗争,‘四分半坛’和‘下三滥’乃至‘太平门’高手源源而来助阵,孙譁抵不住,只好夹着尾巴逃回东北。只有我来,才能与独孤、五裂、聂青等和平共处。他知道我能办得到,所以才勉强同意了。他却不晓得我一方面是为了逃婚,一方面是为了要避开他,另一方面还为了要与你在这里会合。” 本文来自织梦

    听到这一段的时候,很明显的,独孤一味很有点不是味道,五裂神君也很有讪讪然。 本文来自织梦

    只听吴铁翼冷哼道:“你跟他们当然可以共处了!还共处得异常和谐哪!你来疑神峰,好像是‘和亲’一般,一口气嫁了两个以上的夫婿嘞!”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反问:“比起你到处留情,到处留精,我这算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我知道了,”吴铁翼痛苦地用双手捧着头:“你是要报复!”

    dedecms.com

    他哀声道:“你一直都要报复我!”他一叠声的说。 dedecms.com

    “你一直念念不忘要向我报仇!”

    内容来自dedecms

    “报仇?”绮梦冷然道:“你还没听到我娘最恨你的事哩。” 本文来自织梦

    “莫非……”吴铁翼纳纳地道,“你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寒着脸道:“我娘是因为你才死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颤声道:“你说的是我离开东北神枪会之后,白孤晶才向孙三点告了密,孙三点追究起来,拿你娘出气?”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道:“孙譁随你下山,你把他骗得团团转,之后甩了他,他好像没奈你何,却对你过去一切,调查个一清二楚,你身边也肯定有亲信一早就出卖了你。他回去就跟爹报:你有财物就藏在猛鬼洞里,根本没诚意与‘神枪会’合作,反而图谋不轨,要夺‘沙漠蔷薇’。另者又去白娘姨那儿打小报告,说了我母亲的坏话,又偷偷告诉了爹……”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跌足长叹道:“所以,孙三点就这样害死了你娘?”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冷然道:“不。我初时也以为是这样——”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接着又说:“娘是自杀死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有点诧异,还没回过神来,绮梦已断然接了下去:

    织梦好,好织梦

    “我说过:她是你害死的……”

    内容来自dedecms

    顿了一顿,再说下去: 内容来自dedecms

    “——也是我害死她的。”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三回相爱不敢成双飞

    dedecms.com

    “我娘是你害死的,”绮梦坚定地说,“也是我害死的。”

    本文来自织梦

    “我是害了她……”吴铁翼语音里充满了惊疑与不信,“可是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本也不知道的。”绮梦一双明眸又涌出了清泪,“她受了爹的折磨,郁郁寡欢,但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你。她一直担心我若不嫁入林家,孙三点会对我下手。我便安慰她:我有你靠山,你在江湖上人面够,名头响,官职高,人手也众,爹也不敢正面与你为敌。她便问起是谁,为我高兴,我便说了你名字。她便疯了似的,喃喃自语,几天之后,便自杀了——自杀之前的一天晚上,只叮嘱我早些上疑神峰,一定要结联‘飞天老鼠’和‘鬼王’聂青……”

    copyright dedecms

    说到这里,绮梦便哽咽了起来,好一会儿才能收拾心情,把话题接了下去,“*那时我只以为她在说疯话。未几天,她便死了。……”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胸膛强烈起伏不已:“可是,她一直都没告诉你;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吧,你又如何得知……?”

    织梦好,好织梦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绮梦强忍泪儿,吟道: dedecms.com

    “相爱不敢成双飞,

    dedecms.com

    相逢到底转头空。“

    内容来自dedecms

    听得她吟了两句,吴铁翼的身子又籁籁的颤哆了起来,哑声道: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是我写给她的诗其中二句……后来她将这两句诗绣了起来,就绣在——”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自襟内抽出了一帕方巾,道:“这便是了吧?临终前,娘交给了我。我不知就里,只觉得这两句诗写得哀怨缠绵,悱恻不已,看了心头难过。直至我把这巾帕带到光一照,才发现巾内还有暗层,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内容来自dedecms

    “我忍不住好奇,用针挑开线扣,拆开来一看,里面纪录的正是娘和你的事。我这才知道,娘不只是因孙三点的折腾而自了的,她是因为更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奸情,不知如何自处,也不敢告诉我,在自责和彷徨、愧疚、恐惧中只好求了断的!” dedecms.com

    “所以,是你害死她的,”孙绮梦一字一句地道,“也是我害死了娘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孙(也许,应作“吴”)绮梦的语音镇定得简直异常,“是你和我害死娘的。真正的凶手是我们。” 织梦好,好织梦

    大家都觉得无比的震动。

    织梦好,好织梦

    月色大明。 内容来自dedecms

    黎明在即。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月光仿佛要在它最后的时刻里,燃习它的光华,照明世间一切情事。然而她本身却是没有光亮的,它的光明是别人赐予的,所以,虽明亮得像一颗嵌在西空的巨大夜明珠,但越照明却越生暧昧,处处阴影幢幢。

    dedecms.com

    在这光亮如巨炬的夜明珠照耀下,罗白乃、叶告、何梵乃至场中大部分的高手,都觉得自己仿佛是明夜中的不明物体,为绮梦和吴铁翼的对话滋生了极大的震憾。

    内容来自dedecms

    ——什么!?吴铁翼竟是铁布衫? 织梦好,好织梦

    ——吓!?吴铁翼竟与绮梦姨娘有染!?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天!吴铁翼居然跟绮梦的亲忍受也有路!? 本文来自织梦

    ——天……原来绮梦竟是吴铁翼的女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前面,有的人已管窥一二,约略得悉,或从绮梦口中已打了个底儿,但到了最后两项秘事,大家都纷纷招架不住、接受不来。 本文来自织梦

    前文只是到处留情。 copyright dedecms

    后文已是到处流精。 copyright dedecms

    ——到头来,简直是乱伦!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对着吴铁翼杀气森然道:“你说,我不该叫孙三点做爹,那难道我该叫你么?你说我念念不忘报复你,你难道认为我不该报仇吗?你说我绝情?是谁先绝了情?你笑我不该一女共事二夫,你到处留情,又到处造孽,这又算啥?算是母女共事一父么!”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失魂落魄地道:“我知道了,我现在明白了……你做的,都是该做了。一切错……都在我。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招娘子,对不起你们母女。难怪……难怪你会如此恨我——恨我如此之甚。”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冷哂道:“我真正恨你的,你还不知道呢。”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仍在懊恨地道:“总之,在世上,不该做的事,我全都做了,我也活该有今天的报应……”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兀自懊恼的说:“我自幼家贫,别家孩子有的东西,我没有,我只能羡慕着。而我有的东西,如果别的孩子没有,他们就来抢了我的。我和他们打起来,但人家孩子父母都有钱有势,都有靠山,所以受辱的就是爹娘,爹娘只好惩罚我。我少年当官,有清澄天下之志,要办大案,打大老虎,犯在王黼手里,结果,他有皇帝当靠山,我没有,我几乎就丢了官、抓去斫头。幸好,还是童贯保住了我,他也有天子当后台。之后,我投靠童贯,当了武官,劫犯在惊怖大将军凌落石手上,他在黑道上、白道上的关系都比我好,势力强大,我怎是他对手?差点,丢了官位和性命,还是辽人派了人来为我说项,我才保住了命。因此,我决心,要当官就得官比童贯高;要当江湖人物,就要比凌惊怖狠。我要当了高官、掌了实权、成为大人物,当了武林宗主才为黎民百姓、受欺受压的人们做点好事。可是,要怎么才能有权、有势?还先得要有人手、有钱财。于是,我千方百计要挣得金银财富、招揽人手,当中劫掠杀戮,自是难免,出卖离间,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吡叻手段,也在所多有——这一来,好事没办着,在夺利争权的过程中,我为享受生命,打击敌手,已好事做尽,歹事行遍……今晚,我沦落到这模样儿,想来正是天网恢恢,造孽造就出来的。”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道:“你说这些,也没有用,也不能减轻你的罪孽于万一。你这人一向报复心重,孙三点本来要利用你打进中原武林,又原拟把你困在东北。你狡猾得脱后,日后反而刻意要拓展东北势力,在济南种植香花毒草,攒营招纳,结联赵燕侠等人,制造毒物,使人迷失本性,腐蚀沉沦,这样挣回来的银子,你居然也花得安心!”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道:“不过,我一旦在济南搞出了半壁局面来,‘一刻馆’和‘神枪会’的人,还有哪个敢瞧不起我?哪人敢不给我面子?我失手,有今日,只是我这颗贪狼星遇上了化忌星,时运不济而已。济南那一役,我折损了‘神剑’萧亮和赵燕侠一脉,大势已去,最不该的是赵燕侠在‘大蚊里’故弄玄虚的诡案,结果惹来了冷血、追命,尽破我的培毒基业,不然,我也不必逃来山西,来掘我自己老本的根了。”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冷笑道:“你当真是吃自己老本的根!有道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也有说法:兔子不吃窝边草——然而你都犯了。你连绮梦客栈大本营的人也一个个残杀殆尽,她们大多不过是少不更事的年轻女子,你也丧心病狂,下此毒手,你也活该有些下场!”

    dedecms.com

    吴铁翼闻言抗议道:“我没有这样做。我获悉你要埋伏我,但我又非得借此地来取奇石和财物不可,但我又不忍向你下手,唯一办法,只有逼走你。我知道你出身是千金小姐,一向怕鬼怕脏,其他跟着你的手下,更加怕这怕那,所以——”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气愤地接道:“所以,你把井水变成了血水?”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点头。

    dedecms.com

    绮梦接着说,“你见我们不走,连鸡、鸭、鱼、猫、山羊和兔,甚至独孤先生的狗也宰了!?”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道:“……是。” 织梦好,好织梦

    独孤怕夜在那一头低吼了半声。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不屑的问下去:“你总不成有办法使我们同时做同一个噩梦吧?”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道:“这个倒不难。我只要用大蚊里培植的少许‘霸王花’,让它与其他药物一并焚烧便能有此成效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为之气结:“为了逼走我,你还叫人扮我娘,在这儿沐浴洗澡!”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浑身一震:“没……有。我在今晚之前,怎知道你娘是谁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气得脸都白了:“为了逼我们走,你还劫杀了胡娇,不知用了什么伎俩,驱使胡骄自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几乎要弹跳起来:“我没有!”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紧迫钉人的道:“你更用了不知什么卑污手段,出手暗算,伤了名捕无情的四名得力手下,又重创了青月公子林傲一!”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吼叫了起来:“不是我!”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追击道:“你见还逼我们不走,今晚更大开杀戒,装神弄鬼,今晚要我这客栈血流成河!”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大声且激愤地喊道:“不是的,不是的!这些都不是我做的!你弄错了,到了后头,我已经是受害者——我跟你一样,都是给人迫害的人。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但却后来没对你下过毒手,也没对你们下过杀手!”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盯着他,用一种厌恶憎恨的眼神,讥诮地道: dedecms.com

    “也有你这种害人的人却叱着给人逼害!你杀了我的忠仆,化妆成他,潜在我身边,不过想置我于死地。我也是瞎了眼,居然一时没认出来。你把铁布衫像梁恋瑄、何文田一样杀害了吧?伤害本来拥护、支持你的人,一向都是你的本领!也有你这样大叫走投无路却埋伏在他人身边猛下毒手的家伙!你快把铁布衫还给我!”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道:“你以为铁布衫是你的忠心仆人!?”他的语音像厉哭。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道:“我只知道谁都比你好,我更知道你专门牺牲对你效忠的人。” dedecms.com

    吴铁翼道:“你以为我杀了铁布衫!?”他的声音像鬼啸。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道:“那铁布衫呢?活着,我要人;死了,我也要尸。” dedecms.com

    “他是死了,”吴铁翼急喘着气,他气管里似有急湍之流,“却不是我杀的。”

    本文来自织梦

    “死了。”绮梦并不惊讶:铁布衫若不是已命丧,谁可假扮他这么久?“尸呢?”

    本文来自织梦

    “在山上。”吴铁翼厉声反问:“你以为我愿意假扮成他么!?” 内容来自dedecms

    “你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绮梦淡淡地道,“叫你扮狗也无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的确已走投无路,死到临头了,狗急跳墙,我连墙都没得跳!”吴铁翼吼道:“不信?你看!”

    本文来自织梦

    他狂吼一声,双手一弓,内力透体,叭啦一声连响,身上所有绷带扯裂,只见一个全身秽烂、千疮百孔、满身密布疔疮,处处伤溃流脓、臭气薰天的“怪物”,站在月下,哪似当年一脸正气、自蕴风流、玉树临风、潇洒自若的吴铁翼!?

    织梦好,好织梦

    众皆哗然。

    内容来自dedecms

    连绮梦也意想不及。 本文来自织梦

    谁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易容、化妆,有的溃烂,还攒着蠕动的虫子;有的伤口,还见出青森的骨骼。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谁都没想到这是吴铁翼。

    dedecms.com

    ——“虎威通判”吴铁翼竟会变成这样子!

    本文来自织梦

    到底,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织梦好,好织梦

    第四回破烂王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目瞪口呆,怔了半晌,若不是她听出来那说话仍是吴铁翼的声音,她也不敢相信眼前的“溃烂人”就是当年令人迷醉、风流倜傥的吴铁翼。

    内容来自dedecms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她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语音里,忍不住痛心。

    dedecms.com

    ——看到自己曾经深爱过而今深心痛恨的人,变成了这样子,只怕“痛恨”也得马上锐减了大半。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大致上就是这样的情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的双唇也肿溃变成了紫赭色,所以说话时有一定的困难,随时可能因为某处伤烂剧痛,因而发出哀号、呜咽。 dedecms.com

    “我自己也是受害者。——你以为我高兴扮成这样子的吗?” copyright dedecms

    他全身都成了破破烂烂,只有一双眼睛没有坏。

    copyright dedecms

    未曾溃烂。

    内容来自dedecms

    ——还发出熠熠神光。 dedecms.com

    “你……”绮梦仍将信将疑:“你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谁能把你害成这样子!?”

    dedecms.com

    吴铁翼不但是只插翅大老虎,同时也是只狡猾老狐狸,谁能把大老虎、老狐狸弄成七破八烂,人不像人、鬼不似鬼、生不如死的,令人委实难信。

    copyright dedecms

    “我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吴铁翼双唇颤动了一下、面肌搐动了一下,算是笑容了:“你看我已沦落到这样子,保命尚且不及,自己都做不成人了,哪里还会害人?哪里还能杀人?”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透了一口大气:“铁……铁布衫呢?”

    织梦好,好织梦

    吴铁翼道:“你以为他是你的忠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正要说什么,吴铁翼道:“我正因为他要出卖你,想把他杀了,但我还没下手他已丧命。他的尸首仍在猛鬼洞里。”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摇头:“我不相信。”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道:“这也不到你不信。我们这疑神峰铁花之争、猛鬼洞宝藏之斗,其实,除了我和江思、高怕飞、呼延五十这一伙,以及你为首的这一帮驻扎在客栈内的女子外,至少还有两队人马,正在暗中窥视这宝藏,暗中下手,除了对付你、王飞、剑萍等人之外,也对我们下辣手。铁布衫便是跟他们里应外合。”

    dedecms.com

    绮梦怒道:“你诋毁他,我不相信。”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其实,我是真心真意上山来跟你合作去掘宝藏的,之后一道儿远走高飞。正是铁布衫出卖了你,告诉我:你要谋害我,还找了飞月王飞对我倒打一耙。我知道王飞恨我,倒不是我滥用了她的名头,而是庄怀飞因我而死,她一向对他有好感。我发现你不服我之后,大抵只立意要将你吓出绮梦客栈,唬走山西疑神峰,我无意要加害你。”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道:“你胡说,你得还我铁拔、胡氏姊妹等人命来!你这一身溃烂,分明是给你自己手下唐化的暗器打出来的!‘破烂王’的成名暗器‘眼中钉’,奇毒无比,你的人出卖了你,你诬赖是我这方面的人——你可有证据!?” dedecms.com

    吴铁翼鼻翼嗡动了几下,算是惨笑:“证据我有的是——只怕也不必提供了,我看,今晚一切已图穷匕现,少不免要真相大白,恶人坏人、好的善的,报应循环,爱恨情仇,都当在今夜月明风清时一一现身亮相了吧!”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忽然旧恨新仇一齐涌上心头,“你可知道我最恨你的是什么!?”

    本文来自织梦

    吴铁翼呆了一呆,说:“我是样样都对不起你,件件都可恨,你恨不得杀了我千万遭——你还有什么特别怀恨我的?” dedecms.com

    “我恨你!我恨死你!你跟白娘姨有染,在识我之先。你与我娘有暧昧,也不知我是她女儿。你丧德败行,烧杀劫掠,但不是犯着我来的!“绮梦在狂怒中切齿地用手一指: copyright dedecms

    她指向在客栈里靠墙一隅,缩在被窝里的杜小月。 本文来自织梦

    “你居然丧心病狂,在与我相好之后,却奸污了她,还杀了瑄瑄灭口,你还是人不是啊!“绮梦痛心疾首得发鬓全也凌乱了:

    dedecms.com

    “我最憎你就是这件事!”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肃然。

    织梦好,好织梦

    大家也屏息。 内容来自dedecms

    为之齿冷。 dedecms.com

    然后,吴铁翼像下了极大的决心,才用咆哮的语音吼出了下面几句话:“你以为杜小月是受害者是不是?你以为小月她楚楚可怜对不对?我告诉你——” copyright dedecms

    他忽然冷静了下来,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一,句,话,一,句,话,的,道:

    copyright dedecms

    “那么,我告诉你,她才是‘破烂王’唐化。我的一身伤,是她打的,我的一身毒,也是她害的。现在,她才是主谋。她才是我的主子,你的敌人,你信不信?” copyright dedecms

    然后他又用鼻音对呆若木鸡的众人问了一句: 织梦好,好织梦

    “嗯?” 内容来自dedecms

    稿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初爱妻有喜,大喜。

    本文来自织梦

    校于同年六月上旬达明王出手相助,不多问一句话,不少付一分力,亲自交待,连谢他的机会也不予,了不起一豪杰,感激。 dedecms.com


    时间:2018-07-22 21:51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