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金钟罩 第四章阴影里的暗影

    第一回那人仍在黑暗中,没有动

    一哄而散。

    屏息以待。

    如果现在不是有那么多人在场,而且个个都是高手,加上荒山寒岭也不知往哪儿逃是好,光是以上两个反应,罗白乃、何梵和叶告三小,必当毫无疑问选择第一项。

    试想,一个脸容溃烂的人,居然就是吴铁翼,更可怖的是,一向看来荏弱无依、娇小可怜的杜小月,一旦起了身,下身竟是一棵长着花的树,而上身却似断成一截截又硬生生接驳了过来似的。

    这月下的情景,未免荒诞得令人畏怖。

    但大家都没有逃离现场。

    每人都屏息以待。

    因为现在已到了决战的时候。

    ——如果说:这荒山上,正义和邪恶的力量、好和坏的双方,迟早要来一次大对决的族,现在已正是时候。

    绮梦面对着绮梦客栈,绰着枪,深吸了一口气,道:

    “站住。”

    那人本来正魏魏颤颤的一步一步的跨出来,闻言止步。

    正好,就停在月亮照不到的幽黯中,只有一束乌瀑似的柔发,还映着月光。

    绮梦缓缓的道:“我有三个问题。”

    那人在黑暗中,没有动。

    不知怎的,在屋外的人,人人都觉心跳几乎停顿,然而呼息加速。

    那人仍在黑暗中,不动,也不说话,像要等绮梦把话说下去。

    绮梦盯着阴影里的暗影,道:“你是小月,还是唐化?”

    那人仍在黑暗中,没有动,甚至没有反应。

    绮梦也不催促。

    只等候。

    她把枪尖插入地里。

    枪竖聳直。

    她一手搭着枪,月下看去,仿佛她倚身枪上。

    她就似是一个枪口上的女人。

    半晌,阴影里的暗影才说:“我是唐化,也是小月。”

    绮梦冷笑,又问:“你是敌?还是友?”

    阴影答:“既是敌,也是友。”

    绮梦刀眉一竖,冷哼道:“你几时来的?你来干什么?”

    阴影道:“现在有四个问题。”

    绮梦怒道:“小月给你弄到哪儿去了!?”

    阴影中的人道:“这是第五个问题。”

    绮梦叱道:“你到底回不回答!?”

    阴影中的人依然好暇以整:“第六个。”

    绮梦忽然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她自狂怒中镇定了下来。

    她冷静地道:“我问的你一个都没有答。”

    人影柔柔地道:“你问的,我都可以回答。我对你特别优待。”

    绮梦道:“你的回答最好能让我满意,不然——”

    那人柔和的问:“——不然怎样?”

    绮梦道:“不然,只怕你活不出绮梦客栈,活不下疑神峰,活不出野金镇。”

    那人似乎笑了笑:“其实,今晚之后,有几个人还能活着下山的呢?绮梦客栈今后再有没有活人,也不知而知。”

    绮梦仰了仰首,冷峻地道:“那你确是‘破烂王’唐化了。”

    那人平静的道:“我确是唐化。”

    绮梦目光已闪动杀气:“那么,小月呢?”

    那人也柔静的道:“我也是小月啊。”

    绮梦目光一寒,五指扣住了枪身:“你既要跟我耍把戏,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人不慌不忙,只温婉的说:“梦姊,就算你不认得我的人,想必也听得出我的声音,如果我不是你的小婢小月,那我还是谁?”

    绮梦仔细分辨,果真是那怯生生温柔婉转的语音,平常也听习惯了,这不是杜小月,还会是谁?

    光是样貌,还可以靠易容化妆一时瞒骗过去,但声音、语调又怎么可冒充得来?

    绮梦目中的杀气不由得稍稍柔和了下来,兀自疑虑的道:“可是,如果你是……又怎会……?”

    阴影中的女音忽然变了。

    “孙绮梦,不,我应该叫你作吴绮梦才对,我不是唐化,谁是唐化?我若不是破烂王,谁是破烂王?”

    绮梦不由得退了一步。

    她用手紧握着竖插于土中的枪身,才稳得住身子。

    那不是小月的声音。

    那语音阴阳怪气,但确是男人的声音。

    这实在令绮梦惊愕绝伦,莫此为甚,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但仍无法镇定下心情,语意也震愕莫已: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小月不会这样子的……小月决不是这样子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概是为了支持绮梦,剑萍也刷地拔剑,遥指黑暗中的那人,厉声道:

    “你是何方妖怪!?不男不女的,我们什么场面没见过,你少在这儿装蒜!?”

    那在阴影中的暗影没有作声。

    言宁宁为助声威,也叱道:“什么妖怪丑物,一定成天都是你在弄鬼作怪,你再敢说一句混话,看我不宰了你!”

    她一面咤叱着,一面拔出武器。

    她的兵器也是枪。

    短枪。

    不过是两把。

    ——双枪。

    在那边厢李菁菁也吆喝起来,拔出了判官笔,以助声势:

    “呔!你是什么东西!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树不树,花不花的!快把小月还来!”

    他们虽是喊骂,但却没有马上动手。

    因为她们都知晓一件事:

    这“怪物”决不好惹。

    她们都知道独孤怕夜的武功,以及他的战斗能力。

    可是,独孤一味只一招就伤在此“妖孽”手上。——能做到这一点的,武林中屈指只怕也算不到十个人。

    何况,这家伙的形象也实在太令人畏怖,而身份也实在太诡秘了。

    没弄清楚之前,的确,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他们几人一叠声喊话,杀气腾腾,主要是相互配合已久,颇有默契,但在绮梦未发出号令之前,却是谁也不敢先行动手。

    她们确有些儿虚张声势。

    却听那人幽幽的叹了一声。

    那人仍在月亮照不到的阴影里,他仍躲在暗影中,没有动,但这一声叹息却有无限哀伤之意。

    只听屋顶上的中年汉子问:“你为什么要叹气?”

    忽然头上半空有这么一句话,使叶告不禁“啊?”了一声,何梵也“咦?”了一声,罗白乃见二人都发了声,也不甘后人,发出“哦”的一声。大家仿佛这才记起屋顶上有这号人物。

    第二回是神是魔一概斩杀

    那暗影的人回答道:“我不得不叹气。”

    屋顶上的人道:“叹息的人都有心事未了——我们要杀你之前,至少也让将死的人,讲讲他其言也善的心事。”

    阴影里的人有点无奈的道:“你真仁慈。不过本来就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本来也是不仁不义的东西,只不过圣贤书经硬要把人教诲成大仁大义罢了,也难怪满口仁义、成仁取义者,多无福报,大都没有好下场。”

    屋顶上独脚而立但纹风不动的汉子道:“你就为此感叹?在这时候?”

    暗影里的人道:“当然不是。我感叹的是:如果我是一向听话温驯,乖巧美丽的杜小月,那就人人都疼她惜她爱护她,因为她与人无伤,对任何人都不会造成威胁,反而识奇门遁甲,替人趋吉避凶,又能辨毒性,自然受到大家欢迎。”

    李菁菁大声叱道:“她是个好女孩,当然受到大家欢迎。”

    阴影悠悠的说:“如果这么乖、这么好、这么柔顺的一个小女孩,却是邋遢不堪、杀戮奇重、血腥满手的破烂王呢?如果她就是我呢?她面目姣好,却长了一个不属于人的下半身呢?你们就嫌弃她了?不敢面对这么一个丑怪的人了?她所有的优点就不见了?你们希望那不是她了?甚至就算真的是她,也视而不见,更甚是要杀了她便一干二净了?不够完美、有缺憾、古怪的事物,就一一尽除,美的、听话的、柔顺的、就让她给活着,好听你们的指指点点,你们这是什么侠道啊?嗯?”

    大家都静了下来。

    谁也答不上话来。

    喑影叹了一声又道:“上半身是她,但下半身不是你们所以为的,就不认是她了?她一直为你们奴役,为你们任劳任怨,但一旦有半片身子是坏了,你们就不要她了?她是杜小月,就不能是唐化,如果杜小月本来就是唐化,你们就要杀掉她了?她也许一直都为你们受苦受难,怕你们嫌弃,不敢讨你们厌,好辛苦的隐瞒迄今,一旦给你们发现,果然就要摒弃她了!就像吴铁翼,他一直长着一张俊脸,一脸正气,道骨仙风,玉树临风,剑眉星目,多少女人为他迷醉,明知他贪污,心知他狠辣,都一样醉心于他,为他舍死忘生,恋恋不去。而今,他容颜给毁了,负伤了,落难了,难看了,潦倒了,你们就要他了,唾弃他了,瞧不起他了。就像一个美丽的女子,你趁她年轻貌美的就讨了她做老婆,到她人老珠黄时就把她扔弃在幽黯的角落——你们这算什么侠义啊?嗄?”

    月下,清辉浸人,但人人都觉面上无光。

    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一阵子的静默。

    难堪的缄默。

    还是剑萍先说话。

    她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喉咙:“我们谁也没说过不要杜小月,只不过,我们是关心她,我们不能接受她给奇人或妖物纵控着。小月是好女子,她决不能落在坏人手里。我们要杀的是坏人,不是好人。”

    黑黯中的人反问:“小月是好女子,那我是坏男人吗?好女子跟坏男人不能并存?那为什么吴绮梦居然爱上吴铁翼?——那还是她亲生爹爹呀!怎么分好坏?正邪如何定界?难道面貌堂正,就是好人吗?那么,以前的吴铁翼,岂不是大大的好人?眉清目秀,像杜小月,当然是好女孩,但如果她下身是一棵树,长了叶花,那么,她就变成坏人了吗?好坏、正邪,难道能以外貌判断吗?那么说,以前英俊非凡的吴铁翼就好,现在则肯定变成个大坏蛋了?可是,据我所知,他作恶是以前长了一张俊脸时的事,现在倒不干害人的事了——事实上,他要奸也力不从心了。问题是何以判忠奸?定正邪?辨好坏?你们现在要杀的人是坏人唐化,万一死的是好人小月,那该不该杀?如果你们要保住好女孩杜小月,万一杜小月跟破烂王已结为一体,你们还杀不杀?”

    这一次,他没有问倒众人。

    至少,绮梦这回很快的就接了话:

    “废话少说!我还是要向你问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你潜在这里干什么!?——要是答个混七浑八的,我管你是谁,忠的奸的,神还是魔,一概斩杀再说!”

    那在阴影里的暗影恻恻然地道:“小月现在弄成了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树不像树,你们看到了,非但不同情,而且立即就要找藉口把她杀了,省得看了眼冤,是也不是?”

    绮梦双目一瞪,脸上杀气大盛,厉声叱道:“你不是杜小月!小月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那黯中人嘿声道:“当然了,你们要的是乖训听话的杜小月,而不是反过来杀伤你们的、威胁你们的破烂王!”

    那名在屋顶上的汉子,缓缓放下了另屈起来的一只脚,语音平和的道:“是你害了小月,然后操纵控制了她,对不?这既是事实,你又何必妖言惑众?”

    那暗中人还是喃喃自语的道:“不管怎么说,你们要的是漂亮美丽无邪的杜小月,她一旦变丑陋了、难看了、有邪了,你们就不要她了。我这样说,也是事实,但只要你们不中听,就是妖言了吗?”

    大家一时不知如何应付这影子一般的人,纠缠不清但又不无道理的话,忽听一声大吼:

    “你别纠缠不清,少来颠倒是非!你要还是那个善良、天真的杜小月,不管你丑了、变了,还是我们爱护的小姑娘!如果不是,便是你害了小月,我们就将为她报仇!这件事大是大非,恩怨分明,由不得你混淆事实,倒果为因!”

    这几句话说得如雷贯耳,声声震动,众人听得一省,连绮梦这才顿时醒觉过来:刚才给那躲在黯影中的人一阵反覆纠缠,自己的神智也跟着有点浑浑噩噩、混混沌沌,幸好五裂神君这几声大吼,这才如醍醐灌顶,蓦然一醒。

    于是绮梦即叱道:“你出来。”

    那黯影里的人仍然不动:“我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绮梦叱道:“你站到光里来。我要好好看清楚你。”

    那人徐徐的打横移了半步。

    稍稍离开了柱影。

    照见了她的侧脸。

    那怯生生的,眉清目秀,苍白而小巧的脸蛋,不错,那正是杜小月的容颜。

    绮梦咬着下唇,又喝了一声:“躲躲藏藏算什么!?不见得光么!要出来就给我站出来!”

    那人本来是侧着身子,上身让月光映上一映,现在,终于打横移了一步。

    月亮也照见了他的下身。

    ——与其说那是人,不如说是一棵树。

    那儿有树干,有树根,更有树茎,更诡异的是:在要害部位,竟长了一蓬颜色十分妖艳的花,但那几朵花组合在一齐的构图,一看便知:与男根一模一样。

    ——这倒底是什么东西!?

    绮梦手上不禁使出了力,五指握紧了枪身,脸色苍白如刀,全身好像有点乏力的挨着枪杆,有点微颤。

    她的手指一紧,枪尖立即发出低声的嗡鸣,好像一百数十只蚊蝇一起舞动发声一般。

    李菁菁一听,脸色一变。

    因为她跟随孙绮梦已久,当然知道这一下是小姐已动了真火,在枪身灌注了真力。

    言宁宁一看,目光一寒。

    因为她也熟悉孙绮梦的性子,她的主子若不是动了真怒,是决不会运聚“夜夜梦魂枪”的心法的。

    她们见此情境,心中却有了准备。

    大战一触即发。

    李菁菁判官笔向着客栈。

    言宁宁双枪也对着大门。

    绮梦就面对那“妖物”而立,在阴柔的月色下,显得英风飒飒,英姿凛凛。

    剑萍就在她身旁,也拔出了剑。

    ——剑在月下,漾着五色,如握在手里的一道彩虹,虹端似翱翔着金龙玉凤。

    程剑萍就是仗这剑影令人目眩神迷,当今死在她目迷五色的剑下的有名剑客实已不计其数。

    当她微微扬起剑尖的时候,剑尖也发出一种轻颤的清响,好像似有若无、似无却有的仙乐一般。

    她要出剑。

    她正拟配合绮梦出击。

    就在此时,只闻一声叹息。

    第三回凶围

    这次叹息不是那不知是唐化还是杜小月那儿发出来的。

    叹息不是在前。

    而是在后。

    发出叹息声的是铁布衫:

    ——也就是吴铁翼。

    绮梦的视线依然没有转移。

    她知道大敌当前,一旦疏忽,只怕这次“绮梦客栈”的人就得一败涂地,横尸荒山。

    可是,她在准备出击之前,不忘问了一句:“你叹什么气?”

    她问的是吴铁翼。

    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

    他不是普通人。他大凡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他特别的用意。就算是闲来一句话,一个眼神,也是用过心思,别有深意的。这男人连跟女人欢好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会照顾到伴侣,每一下挺送,都令女的感到体贴。要不然,怎会有那么多女人迷恋于他?现在这个男人落难了,相貌也变得如此不堪了,但他忽如其来的一声叹息,绮梦也并不以为只是随意发声。所以她在凝神对敌中,仍不忘问了这么一句。

    吴铁翼语音里仍充满怜惜之情,柔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潜在你身边多时,但仍一直不敢向你表明身份的原因吗?”

    绮梦没想到他在这时候会有这个问题,怔了一怔,遂以为吴铁翼是旨在分她的心,所以更集中盯住那妖物,一面淡淡地问:“为什么?”

    吴铁翼这回是长叹道:“因为你挣扎也没有用。你斗不过他们的。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这话分成三句说。

    第三句说完的时候,绮梦已失去了战斗力。

    她已垮了。

    败了。

    吴铁翼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那本来半边在月光下的阴影中的人,突然走了出来。

    绮梦马上拔枪。

    枪尖才离开泥土,突然,绮梦只觉颈背一齐有两下刺痛。

    痛楚尖锐。

    刺得很痛。

    但她不能动。

    也不敢动。

    因为她知道自己身后的两处要害,已给锐物抵住了。

    她以为大敌就在她前面。

    她全神贯注。

    没想到真正的敌人却在身后。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没有动手,就败在自己人的手上。

    她自觉从来没有亏待过身边的人。

    所以她也从来不提防“自己人”。

    可是,现在她却给人用判官笔抵住颈背、背心二处。

    擘枪的人正是李菁菁。

    其实世上许多一流好手,大都不是毁在敌人手里。

    真正的高手,一般敌人还真毁不了他,何况作为人中之杰,一定有两下子,而且时时提防敌人的攻击,而且,他们也有足够的实力去抵抗敌人的袭击。

    可是对“自己人”,却多不加防范。

    愈是光明磊落,人品正直的人,愈容易信人,结果,常常丧命在身边的人、自家人、乃至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人的手里。

    一个人杰千战万征都常胜,但却因为身边的人背叛出卖而致败,实在是败不足耻,可耻的只是那些背叛、出卖的小人。

    不过世事很残酷。一个人败了就是失意者,成功的就是得势者。一般俗人都不管他如何取胜,怎么失败的,却只晓得奉承、羡慕胜利者,而蔑视、凌辱失败的人。

    其实这种人才真的可耻。

    他们才是真正的失败者。

    他们只是暗算了本来应该获得成功的人,但他们自己却不是得胜者。

    他们没资格享有成功。

    绮梦赫然发现她身边正有这样的人,她已给凶险包围了。

    正在凶险中的不只是她。

    还有“血浮萍”程剑萍。

    ——言宁宁的一对双枪,也正抵在她的背门与腰胁上。

    她也一样受到胁持。

    几乎在同一时间,孙绮梦和程剑萍都失去了战斗能力。

    她们同时坠于凶险之中,不能突围,主要是受了突如其来的暗狙。

    暗算她们的是她们的“自己人”。

    言宁宁和李菁菁。

    全场为之震住。

    五裂神君怒吼一声,正欲出手拯救,惟已无及,何况,他手上还有负伤不轻的独孤一味。屋顶上的汉子毕竟离得太远,想救亦已无及,他的手正往腰畔一拍,那儿系着一个小包裹,但一见绮梦已然受制,五指也僵在那儿了。

    “原来是你们,”绮梦的语音只有忿怒,但决非惊惶,“我早料到我客栈内必有内奸,但没想到是你们两位!我待你们不薄,你们竟做这种事!”

    言宁宁昂然道:“当然是我们。不然,我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跟你到这鸟不拉矢鸡不生蛋狗不吠的鬼地方来?你只顾逃你的婚,只顾逃离白娘姨的控制范围,我们却为啥放弃了繁华世界的种种好处,跟你来遁世避祸?”

    绮梦全身气得微抖,切齿道:“可是……我来这儿之前,不是问过你们……是你们自己自愿要跟过来的呀——现在怎么反悔起来就……”

    言宁宁一点也不感到理亏:“我们当然只能选择跟你走。你试想想:你走了,我们若不离开‘一贯堂’,不是供总堂主淫辱,就是只能投靠白娘姨——我们一向跟从着招大娘和你,无功无劳,拿什么转投白娘姨?”

    绮梦只觉血液往头上冲击,悲愤的道:“你现在可是有功有劳了。你要是告诉我:你不情愿跟着我,我大可放你走,你在江湖上任意闯荡,嫁人跟人,都不关我事,你又何必在这时候倒戈相向!“

    言宁宁依然理直气壮的说:“你说的倒是好听。我要在先前说了,胡氏姊妹可会放过我?何文田可会饶了我?我看居心叵测的张大妈还会找机会切了我,形迹古怪的梁恋瑄也会杀我以表忠心——你以为她们全都是那么忠心耿耿么?她们好几个都别有图谋,只不过,她们若跟你表明心迹,其他的人为讨你欢心,必群起而攻之,她们又何必当傻瓜来着?何况,你有那个什么习玫红、五裂神君、白蝙蝠、飞天老鼠、虎威通判、血浮萍这些人撑腰,我们那敢有不听话的份。明里不敢,只好暗中来。你可有的是男人相伴,一时吴铁翼,一时陈觅欢,一时独孤怕夜,我们呢?——你可有为我们想过:我们的出路,我们的感觉,我们的终身大事!?”

    第四回解凶危

    绮梦从极悲怒中,听着听着,听了三段话,脑门轰轰的声音终于平息了一大半。

    她毕竟是极聪慧的女子。

    她知道言宁宁讲的也是事实。

    她也曾一再考虑过她身边这些人的未来,可是,她自己也困在这里,想要有更好的前程和将来,得必须解决吴铁翼,得到洞中宝藏,还有山上奇石才行。

    要是三样均得不可能,至少,得其一亦可谋下一着如何走。

    不然,她一个女人,带着一群女子,不是说要闯荡就能闯出名堂来的。

    但是她一直未能办好这些事。

    一件也未能办成。

    尽管她心中焦虑,但也于事无补。

    她本想找这些心腹手下商议,但既无定计,但说了徒乱人心,商议也是白谈了。

    所以她一直隐忍不发。

    ——岂料,隐忧终于酿成了毒瘤,如今一旦发作,积怨已深,遂不可收拾。

    她刚才愤怒的只是:她被人在关口儿上出卖!

    ——给人背叛的滋味可不好受。

    你有给人在要紧关头出卖过、背叛过、暗算过吗?

    你有为人以负情、负义、负弃过么?

    如果没有,那真是世间莫大的一种福泽,一定是你待人极好,得到良好的回报,而且,还以运气奇佳才可以——大多数的人,为人所背弃,不是因为待人不够好,甚至推心置腹、无微不至都没有用,只要遇人不淑,那就完了。

    人本该是多记恩义少记仇的,但许多人都选了只记仇恨不记恩的路来走。

    所以江湖路愈行愈远,通常就愈没有朋友——当然是指真正的朋友!

    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

    你有难时、遇祸时,赶过来相助、义无反顾的就是真正的朋友;反之,置若罔闻,或跳出来大义灭亲,落井下石的,那就是你交错了朋友。

    朋友要在患难时才能印证的。

    真金不怕烘炉火。

    ——假的朋友,只要点燃一根蜡烛都会融化掉。

    其实,让绮梦最难受的,就是这种被出卖的感觉。

    你待对方愈好,愈是信任推重,一旦被出卖背叛,所受到的伤害,就愈深重难忘。你一次又一次的信人,但一次又一次的给出卖,意志再坚定的人就受创愈剧。

    甚至最后会让人改变了信念。

    改变了一生。

    绮梦虽然难受,但言宁宁的那番话,他还是有听进去的。

    听了之后,她反而没有刚才那么生气、愤懑。

    至少,她同意了一点:听起来,言宁宁至少还有“出卖”她的理由。

    ——只要有理由,绮梦倒没那么悲愤了。

    她问李菁菁:“你呢?是不是也有满腹的不满?”

    李菁菁低下了头,只说了一句话。

    她赫然道:

    “对不起。”

    只三个字,就不再说。

    绮梦笑了。

    “菁菁是一个人物,还是你爽快。”绮梦道,“我没有看错你。”

    这时候她居然笑了,居然笑得出来,还充满激赏之意。

    听她的语调,已迅速冷静下来了。能平伏心情得那么快,连五裂神君也大为叹服:

    他一向爱慕这个女子,为她中年没有家,为她黑夜没处睡,为她冒尽风和雪,为了她,他甚至甘冒奇耻大辱,愿意俯首称臣。为她,他千里跋涉,久留这不毛之地,还跟他厌恶已久、斗争多年的人,争风呷醋,并共事一妻。如此荒谬的侮辱,为了她,刚烈的他都一一忍受下来。他能那么忍耐,连他自己也觉得惊讶,朋友也认为不可思议。

    思前想后,他会“忍辱偷生”,都是为了对她的情深不可底止。

    他爱她的一切。

    他爱她美,

    他爱她艳。

    他尤爱她那一股一般女子所无的英气和明断作风,还有那一种平常女人所不能为一是一、二是二、恩怨分明、大是大非的磊落风姿,就像现在身涉险境,人遭凶危但依然不改的侠气英风。

    他爱煞了她这些。

    所以他才为她不惜一切。

    可是他现在却一筹莫展:

    他的最好的敌人,也是最好的朋友,仍伤得在他怀里,而他所爱的女人,已在敌人的利器下,随时丧失性命。

    ——以往只要他深深恋上的女人有难,他就算干冒奇险也必以身相救,可是,这一次,他还能救她吗?

    他想救。

    也要救。

    但他怕一个人。

    这个人正在他对面,一半身子在月光下,一半身子仍在阴影中。

    他相信,只要他一动手,对方一定会动手。

    他怕万一他解不了绮梦的凶危,反而,使得这已经凶险已极的局势更凶更危。

    ——如果白蝙蝠不是身负重伤,要是程剑萍仍未给言宁宁胁持,或许……还可以一战。

    此际,要突围就得要有配合。

    他抬头,好像要祈求上苍。

    其实不然。

    他“求”的是屋顶上那名汉子。

    ——至少,那儿还有他一个朋友,只要大家有默契,配合得当,也许,还有解围破凶的一些机会。

    人人都知道:危中有机,问题在于人在凶危之中,能不能分辨出何者为危、何者为机?能不能在千钧一发的危险的刹那,把握住那稍纵即逝的契机?

    说是容易,危中有机不易得,危中有险倒常遇。

    那屋顶上的汉子,徐徐的把单提着的腿子放了下来,长叹道:

    “唐化,找你还真不容易,千山万水,年复一年,没想到你居然窝在这里,变成了个小姑娘,还一直偷偷摸摸跟吴大人两相依。”

    那半在黑黯中的唐化,眼睛正发着亮,好像一个美丽的少女忽然在美好的睡眠中陡地睁开了美丽的眼瞳,那里面还残留一个恐怖的噩梦。

    那屋顶上的汉子一步一步的从屋脊上走下来。

    他走得很从容。

    屋顶很斜,屋瓦布满了青苔,而且垮了多处,别说是人,就算是一只鹰,这样走着也极容易坍塌了下去。

    可是这人走来轻松平常,脸不稍红,气不略喘,就像跟走在他家的后院没啥分别似的。

    看到这样子的绝世轻功,连叶告、何梵都不禁“噫”了一声,罗白乃更是直了眼。

    这人一面轻轻松松的走着,一面还轻轻松松的说:

    “没想到,我们天翻地覆要找的唐化,却是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而且,还是个只会暗算人的家伙——不是你暗算人,就是你叫人暗算人——实在耳闻不如目见,唐化唐化原来只不过是一叶野花,实在令我太失望了!你不暗算就赢不了人,不在暗中就不能见人么!?”

    只听那半在光半在黯的唐化,呼息声急促了起来,道:“你要激我出手趁此救人?赫!”

    绮梦听了就叹道:“飞天鼠,你在这时候说这些皮话,生怕唐化不一声令下要杀了你老姐我泄忿么!”

    第五回胸围

    那汉子已顺势滑下屋檐,嗖地平平稳稳落在地上,微微笑道:

    “恰恰相反,我这样说,唐化最想立即杀掉的,不是你,而是我。我已惹怒了他。”

    他叹了一声,好像十分惋惜的对绮梦道:“孙老板,我早就说过,你跟这一干未定性的丫头儿来这穷山恶水之地,迟早是要出事的。”

    绮梦颇不以为然:“没什么出事不出事的。一个人要生事,哪儿生不了事?就算我们仍然留在东北‘神枪会’,要生乱子的,还是会出乱子的。你姓梁的别管咱孙家的事。”

    “我不管?”那汉子没好气地道:“好,姓梁的不管孙家事。我现在能不管吗?两支判官笔、两把枪尖指着我朋友,我能假装看不到么?姓梁的不管孙家事,但这儿还有姓唐的、姓言的、姓陈的、姓李的、还有复姓独孤的呢!你好端端的本来可以逃出去的了,偏又说什么都要回来接应那个小月和这干小友,这可不是回来送死么?我看你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回来逼反老友——是你自己多事,到底让这两个小娘子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她们没对我不起。我错看了人,活该受到惩罚。”绮梦明显不能接受“飞天老鼠”这个说法:

    “她们只是对不起自己。”

    言宁宁怒道:“你说什么!?”

    绮梦平静地道:“你们这样做,只是对不起自己。”

    她一个字都没改,反而更加重了语气。

    言宁宁厉声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几时有对不起自己!?菁菁,先扎她两枪,看她还敢不敢满口胡柴!”

    李菁菁并没有听她的话。

    绮梦道:“你是对不起你自己。大概一切都是你们制作出来的吧?装神弄鬼的,投靠外敌,我看你们也有苦自己知。你们还不是在这恶水穷山上,受人纵控,任人摆布,啥也没得到,就是杀了自己的姊妹——这么多年来,你们跟瑄瑄、胡氏姊妹、田姐儿、张大姐她们就没一点感情义气吗?然而,她们却一一丧在你们的暗狙下……你们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住口,胡说!”要是换作言宁宁用判官笔抵住绮梦的背门,现在早已扎了下去,“胡氏姊妹不错是我们杀的,她们一向与我们不和,瞧不起我们两个!张大姐的武功,根本不是我们应付得了!何文田一向得你欢心,但跟我们一向无宿怨,今晚要不是她自己讨死,我们还不想动手。梁恋瑄撞破唐大侠跟吴铁翼的事,自己找死!你别把人命都算到我们帐上来!”

    绮梦瞳孔收缩,语音甚冷:“原来真的是你们杀的。”

    语音如刀切铁,令人不寒而慄。

    那暗影中的人道:“是我叫她们下杀手的。如果你们肯早些离开疑神峰,或许,死的人就一定不会这么多。”

    绮梦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再问一次:你是不是小月?”

    暗影人道:“是。”

    绮梦问:“你是不是唐化?”

    阴影人答:“我是。”

    绮梦再长吸了一口气,秋月下,她好像是一位偷了灵药却无家可归,连落荒而逃都前无去路的嫦娥:

    “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那阴影人笑了,居然肯从阴影中踱了出来,竟然说:

    “你一直都不相信?好,我证实给你看,看了大家就会相信了。”

    他真的“证实”给大家看。

    他解衣。

    他慢慢解开衣扣,卸下衫纽。

    他一件一件的除去外服。

    只剩下内衫。

    他含羞答答的把衫也除掉。

    只剩下小衣。

    小衣短袖,已遮掩不住他玉琢也似的肌肤,以及两座仅盈一握秀气的玉峰。

    这宽衣的动作很婉约,甚至带着含蓄、羞涩,每一个动作都灌注了一种舞蹈姿态的优美。

    大家为之屏息。

    他索性连小衣都脱了,只剩下了胸围肚兜,玉峰上已隐约可见蓓蕾怒挺。

    他还要脱下去,梁双禄忽道:“慢。”

    唐化诡笑道:“你不想看?”

    梁双禄道:“你已证明了你是个女子了……”

    唐化忽然变了招。

    他不是出招攻袭,而是不再脱衣,改而抛掉他胯下几朵花。

    在月色如练,大家赫然见到的,竟是一具怒挺的男根。

    唐化好像还要剥下去,飞天鼠叱道:“等一等。”

    唐化算是停了手,笑道:“你不敢看?”

    他的语音忽刚忽柔,同一句话,只四个字,竟两声女两声男,可谓诡怪到了极点。

    飞天老鼠道:“我知道你是男的,也是女的,你给我看全相我也不会眨一眨眼,只是——这里还有小哥儿,你也是武林中成名人物,总该顾忌一些吧?”

    唐化哈哈大笑:“对快死的人,哪说什么顾忌,男的女的都一样,大人小孩也无不同,死人就是死了的人。”

    第六回这个秋天没人性

    “飞天鼠”梁双禄苦笑道:“看来,这么一个诡异的中秋夜,大家好像都失去了常性,泯灭了人性似的。”

    “不是春夏秋冬的问题,”绮梦叹道,“是太多的宝藏使大家原形毕露,信心掩盖了良知。”

    “也许,本来人性就是这个样子,”唐化道,“你们信不信?我还可以进一步印证给你们看。”

    绮梦这回忙着道:“信,我信,你现在说什么我都相信。只不过,我不知道原因而已。”

    唐化并没有立即把衣服穿上,只笑嘻嘻的道:“世事总有因果循环,不光有原因,也有远因。”

    绮梦直接问:“你既是男?又是女?是唐化?也是小月?”

    唐化也直接道:“我是阴阳人。”

    绮梦道:“说实在的,你比女人还温柔,比女人还像女人,比女性还惹人怜。”

    她赞得很衷心。

    这赞美却令唐化高兴了起来,笑得诡诡的:“我知道:汝见犹怜。所以你一向特别疼我。我也看过梦姐的‘全相’呢,你没防着我,当我面前沐浴更衣呢。”

    绮梦仍觉匪夷所思:“你既是唐化,便是唐门高手‘破烂王’,怎么年纪……?”

    唐化道:“我的年纪其实不小了。不过,我也比外间以为的年轻。可是,我的样貌一直能保持在二十岁以前的样貌,而且,我容貌生来就是个怯生生、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女子,你们谁也没能把我看出来。”

    绮梦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你以前一直都在东北,但‘破烂王’每次出现江湖,都干下不少轰动大杀戮,”绮梦仍旧难以置信,“难道你会分身术不成?”

    破烂王笑了。

    “根本不必。在东北我只是小人物,试问,在‘神枪会’里,除了你比较关心我之外,还有谁会理会我?一众姊妹团,看我成天卧病在床,甚少瞅睬。待大家散后,以我轻功,高去低来,谁会发现?”唐化的语调,促狭、自负中似又带着一抹淡淡的悲哀:

    “来到这里,你们大家都很忙,忙着大计。有的忙着对付人,有的忙着夺宝,有的忙着潜逃,谁会来管一个天生残疾弱女的事?我要办事,只要唐老太太一个讯号传到,我出去几日,杀了人办完了事回来,你们都还不知道我出去过咧!”

    她(他)笑笑又道:“你因为我善于辨毒、解毒,也把我带来了这儿。如此正好。”他(她)指了指客栈里的床榻,又指指门槛,“我在这里,完全一样。你也常下山鬼混,其他姊妹也各开各的小差,不然,就各怀鬼胎,我?照样下山上山,只要在你们发现之前回到这里,一切都当无事发生——万一见着了我便杀了灭口算了。”

    她说到这里,旁若无人的道:“所以我既是杜小月,也是唐化,更是‘蜀中唐门’一流好手‘破烂王’。”

    绮梦马上问:“所以,梁恋瑄是你杀的了?”

    唐化吃吃笑道:“那个笨女人,居然给她瞥见我和吴铁翼交媾。她还以为吴铁翼奸污我,大惊小怪,大呼小叫——不杀还得了?”

    绮梦睨了吴铁翼一眼:“原来不是这老匹夫奸辱你的。”

    唐化嘻嘻笑说:“其实,他已完全受我控制已久。他着了我的‘眼中钉’,还能怎样?我要他怎样服侍我,他就得怎样服侍老娘我。”

    “他才不是我对手。”唐化傲然笑道:“他只不过是个落荒而逃的‘虎威通判’,而我是一代高手‘破烂王’。

    第一回那人仍在黑暗中,没有动

    内容来自dedecms

    一哄而散。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屏息以待。 本文来自织梦

    如果现在不是有那么多人在场,而且个个都是高手,加上荒山寒岭也不知往哪儿逃是好,光是以上两个反应,罗白乃、何梵和叶告三小,必当毫无疑问选择第一项。

    dedecms.com

    试想,一个脸容溃烂的人,居然就是吴铁翼,更可怖的是,一向看来荏弱无依、娇小可怜的杜小月,一旦起了身,下身竟是一棵长着花的树,而上身却似断成一截截又硬生生接驳了过来似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月下的情景,未免荒诞得令人畏怖。

    copyright dedecms

    但大家都没有逃离现场。 内容来自dedecms

    每人都屏息以待。

    内容来自dedecms

    因为现在已到了决战的时候。

    本文来自织梦

    ——如果说:这荒山上,正义和邪恶的力量、好和坏的双方,迟早要来一次大对决的族,现在已正是时候。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面对着绮梦客栈,绰着枪,深吸了一口气,道: copyright dedecms

    “站住。” 本文来自织梦

    那人本来正魏魏颤颤的一步一步的跨出来,闻言止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正好,就停在月亮照不到的幽黯中,只有一束乌瀑似的柔发,还映着月光。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缓缓的道:“我有三个问题。”

    本文来自织梦

    那人在黑暗中,没有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知怎的,在屋外的人,人人都觉心跳几乎停顿,然而呼息加速。

    内容来自dedecms

    那人仍在黑暗中,不动,也不说话,像要等绮梦把话说下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盯着阴影里的暗影,道:“你是小月,还是唐化?” 织梦好,好织梦

    那人仍在黑暗中,没有动,甚至没有反应。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也不催促。

    dedecms.com

    只等候。

    本文来自织梦

    她把枪尖插入地里。

    织梦好,好织梦

    枪竖聳直。 dedecms.com

    她一手搭着枪,月下看去,仿佛她倚身枪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就似是一个枪口上的女人。

    内容来自dedecms

    半晌,阴影里的暗影才说:“我是唐化,也是小月。”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冷笑,又问:“你是敌?还是友?” copyright dedecms

    阴影答:“既是敌,也是友。”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刀眉一竖,冷哼道:“你几时来的?你来干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阴影道:“现在有四个问题。” dedecms.com

    绮梦怒道:“小月给你弄到哪儿去了!?” dedecms.com

    阴影中的人道:“这是第五个问题。” dedecms.com

    绮梦叱道:“你到底回不回答!?” dedecms.com

    阴影中的人依然好暇以整:“第六个。”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忽然深吸了一口气。 织梦好,好织梦

    然后,她自狂怒中镇定了下来。

    copyright dedecms

    她冷静地道:“我问的你一个都没有答。”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人影柔柔地道:“你问的,我都可以回答。我对你特别优待。”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道:“你的回答最好能让我满意,不然——”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人柔和的问:“——不然怎样?”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道:“不然,只怕你活不出绮梦客栈,活不下疑神峰,活不出野金镇。”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人似乎笑了笑:“其实,今晚之后,有几个人还能活着下山的呢?绮梦客栈今后再有没有活人,也不知而知。”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仰了仰首,冷峻地道:“那你确是‘破烂王’唐化了。”

    dedecms.com

    那人平静的道:“我确是唐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目光已闪动杀气:“那么,小月呢?” copyright dedecms

    那人也柔静的道:“我也是小月啊。”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目光一寒,五指扣住了枪身:“你既要跟我耍把戏,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copyright dedecms

    那人不慌不忙,只温婉的说:“梦姊,就算你不认得我的人,想必也听得出我的声音,如果我不是你的小婢小月,那我还是谁?”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仔细分辨,果真是那怯生生温柔婉转的语音,平常也听习惯了,这不是杜小月,还会是谁? 织梦好,好织梦

    光是样貌,还可以靠易容化妆一时瞒骗过去,但声音、语调又怎么可冒充得来?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目中的杀气不由得稍稍柔和了下来,兀自疑虑的道:“可是,如果你是……又怎会……?”

    织梦好,好织梦

    阴影中的女音忽然变了。

    本文来自织梦

    “孙绮梦,不,我应该叫你作吴绮梦才对,我不是唐化,谁是唐化?我若不是破烂王,谁是破烂王?”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不由得退了一步。

    本文来自织梦

    她用手紧握着竖插于土中的枪身,才稳得住身子。

    织梦好,好织梦

    那不是小月的声音。 织梦好,好织梦

    那语音阴阳怪气,但确是男人的声音。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实在令绮梦惊愕绝伦,莫此为甚,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但仍无法镇定下心情,语意也震愕莫已: 内容来自dedecms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小月不会这样子的……小月决不是这样子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大概是为了支持绮梦,剑萍也刷地拔剑,遥指黑暗中的那人,厉声道: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是何方妖怪!?不男不女的,我们什么场面没见过,你少在这儿装蒜!?” copyright dedecms

    那在阴影中的暗影没有作声。 dedecms.com

    言宁宁为助声威,也叱道:“什么妖怪丑物,一定成天都是你在弄鬼作怪,你再敢说一句混话,看我不宰了你!” 本文来自织梦

    她一面咤叱着,一面拔出武器。

    内容来自dedecms

    她的兵器也是枪。

    织梦好,好织梦

    短枪。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不过是两把。 copyright dedecms

    ——双枪。

    本文来自织梦

    在那边厢李菁菁也吆喝起来,拔出了判官笔,以助声势: 织梦好,好织梦

    “呔!你是什么东西!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树不树,花不花的!快把小月还来!”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们虽是喊骂,但却没有马上动手。 本文来自织梦

    因为她们都知晓一件事: dedecms.com

    这“怪物”决不好惹。 织梦好,好织梦

    她们都知道独孤怕夜的武功,以及他的战斗能力。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独孤一味只一招就伤在此“妖孽”手上。——能做到这一点的,武林中屈指只怕也算不到十个人。

    本文来自织梦

    何况,这家伙的形象也实在太令人畏怖,而身份也实在太诡秘了。

    织梦好,好织梦

    没弄清楚之前,的确,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本文来自织梦

    所以,他们几人一叠声喊话,杀气腾腾,主要是相互配合已久,颇有默契,但在绮梦未发出号令之前,却是谁也不敢先行动手。 copyright dedecms

    她们确有些儿虚张声势。 dedecms.com

    却听那人幽幽的叹了一声。 dedecms.com

    那人仍在月亮照不到的阴影里,他仍躲在暗影中,没有动,但这一声叹息却有无限哀伤之意。

    copyright dedecms

    只听屋顶上的中年汉子问:“你为什么要叹气?” dedecms.com

    忽然头上半空有这么一句话,使叶告不禁“啊?”了一声,何梵也“咦?”了一声,罗白乃见二人都发了声,也不甘后人,发出“哦”的一声。大家仿佛这才记起屋顶上有这号人物。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第二回是神是魔一概斩杀

    内容来自dedecms

    那暗影的人回答道:“我不得不叹气。” dedecms.com

    屋顶上的人道:“叹息的人都有心事未了——我们要杀你之前,至少也让将死的人,讲讲他其言也善的心事。” 内容来自dedecms

    阴影里的人有点无奈的道:“你真仁慈。不过本来就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本来也是不仁不义的东西,只不过圣贤书经硬要把人教诲成大仁大义罢了,也难怪满口仁义、成仁取义者,多无福报,大都没有好下场。”

    copyright dedecms

    屋顶上独脚而立但纹风不动的汉子道:“你就为此感叹?在这时候?”

    织梦好,好织梦

    暗影里的人道:“当然不是。我感叹的是:如果我是一向听话温驯,乖巧美丽的杜小月,那就人人都疼她惜她爱护她,因为她与人无伤,对任何人都不会造成威胁,反而识奇门遁甲,替人趋吉避凶,又能辨毒性,自然受到大家欢迎。”

    织梦好,好织梦

    李菁菁大声叱道:“她是个好女孩,当然受到大家欢迎。” 织梦好,好织梦

    阴影悠悠的说:“如果这么乖、这么好、这么柔顺的一个小女孩,却是邋遢不堪、杀戮奇重、血腥满手的破烂王呢?如果她就是我呢?她面目姣好,却长了一个不属于人的下半身呢?你们就嫌弃她了?不敢面对这么一个丑怪的人了?她所有的优点就不见了?你们希望那不是她了?甚至就算真的是她,也视而不见,更甚是要杀了她便一干二净了?不够完美、有缺憾、古怪的事物,就一一尽除,美的、听话的、柔顺的、就让她给活着,好听你们的指指点点,你们这是什么侠道啊?嗯?”

    内容来自dedecms

    大家都静了下来。

    copyright dedecms

    谁也答不上话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喑影叹了一声又道:“上半身是她,但下半身不是你们所以为的,就不认是她了?她一直为你们奴役,为你们任劳任怨,但一旦有半片身子是坏了,你们就不要她了?她是杜小月,就不能是唐化,如果杜小月本来就是唐化,你们就要杀掉她了?她也许一直都为你们受苦受难,怕你们嫌弃,不敢讨你们厌,好辛苦的隐瞒迄今,一旦给你们发现,果然就要摒弃她了!就像吴铁翼,他一直长着一张俊脸,一脸正气,道骨仙风,玉树临风,剑眉星目,多少女人为他迷醉,明知他贪污,心知他狠辣,都一样醉心于他,为他舍死忘生,恋恋不去。而今,他容颜给毁了,负伤了,落难了,难看了,潦倒了,你们就要他了,唾弃他了,瞧不起他了。就像一个美丽的女子,你趁她年轻貌美的就讨了她做老婆,到她人老珠黄时就把她扔弃在幽黯的角落——你们这算什么侠义啊?嗄?” 本文来自织梦

    月下,清辉浸人,但人人都觉面上无光。

    copyright dedecms

    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copyright dedecms

    好一阵子的静默。

    dedecms.com

    难堪的缄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还是剑萍先说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喉咙:“我们谁也没说过不要杜小月,只不过,我们是关心她,我们不能接受她给奇人或妖物纵控着。小月是好女子,她决不能落在坏人手里。我们要杀的是坏人,不是好人。”

    内容来自dedecms

    黑黯中的人反问:“小月是好女子,那我是坏男人吗?好女子跟坏男人不能并存?那为什么吴绮梦居然爱上吴铁翼?——那还是她亲生爹爹呀!怎么分好坏?正邪如何定界?难道面貌堂正,就是好人吗?那么,以前的吴铁翼,岂不是大大的好人?眉清目秀,像杜小月,当然是好女孩,但如果她下身是一棵树,长了叶花,那么,她就变成坏人了吗?好坏、正邪,难道能以外貌判断吗?那么说,以前英俊非凡的吴铁翼就好,现在则肯定变成个大坏蛋了?可是,据我所知,他作恶是以前长了一张俊脸时的事,现在倒不干害人的事了——事实上,他要奸也力不从心了。问题是何以判忠奸?定正邪?辨好坏?你们现在要杀的人是坏人唐化,万一死的是好人小月,那该不该杀?如果你们要保住好女孩杜小月,万一杜小月跟破烂王已结为一体,你们还杀不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一次,他没有问倒众人。 织梦好,好织梦

    至少,绮梦这回很快的就接了话:

    内容来自dedecms

    “废话少说!我还是要向你问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你潜在这里干什么!?——要是答个混七浑八的,我管你是谁,忠的奸的,神还是魔,一概斩杀再说!” 织梦好,好织梦

    那在阴影里的暗影恻恻然地道:“小月现在弄成了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树不像树,你们看到了,非但不同情,而且立即就要找藉口把她杀了,省得看了眼冤,是也不是?”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双目一瞪,脸上杀气大盛,厉声叱道:“你不是杜小月!小月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dedecms.com

    那黯中人嘿声道:“当然了,你们要的是乖训听话的杜小月,而不是反过来杀伤你们的、威胁你们的破烂王!” 内容来自dedecms

    那名在屋顶上的汉子,缓缓放下了另屈起来的一只脚,语音平和的道:“是你害了小月,然后操纵控制了她,对不?这既是事实,你又何必妖言惑众?” 织梦好,好织梦

    那暗中人还是喃喃自语的道:“不管怎么说,你们要的是漂亮美丽无邪的杜小月,她一旦变丑陋了、难看了、有邪了,你们就不要她了。我这样说,也是事实,但只要你们不中听,就是妖言了吗?” 织梦好,好织梦

    大家一时不知如何应付这影子一般的人,纠缠不清但又不无道理的话,忽听一声大吼:

    dedecms.com

    “你别纠缠不清,少来颠倒是非!你要还是那个善良、天真的杜小月,不管你丑了、变了,还是我们爱护的小姑娘!如果不是,便是你害了小月,我们就将为她报仇!这件事大是大非,恩怨分明,由不得你混淆事实,倒果为因!” dedecms.com

    这几句话说得如雷贯耳,声声震动,众人听得一省,连绮梦这才顿时醒觉过来:刚才给那躲在黯影中的人一阵反覆纠缠,自己的神智也跟着有点浑浑噩噩、混混沌沌,幸好五裂神君这几声大吼,这才如醍醐灌顶,蓦然一醒。

    本文来自织梦

    于是绮梦即叱道:“你出来。”

    本文来自织梦

    那黯影里的人仍然不动:“我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叱道:“你站到光里来。我要好好看清楚你。”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人徐徐的打横移了半步。 内容来自dedecms

    稍稍离开了柱影。 本文来自织梦

    照见了她的侧脸。

    本文来自织梦

    那怯生生的,眉清目秀,苍白而小巧的脸蛋,不错,那正是杜小月的容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咬着下唇,又喝了一声:“躲躲藏藏算什么!?不见得光么!要出来就给我站出来!”

    本文来自织梦

    那人本来是侧着身子,上身让月光映上一映,现在,终于打横移了一步。

    本文来自织梦

    月亮也照见了他的下身。 本文来自织梦

    ——与其说那是人,不如说是一棵树。 copyright dedecms

    那儿有树干,有树根,更有树茎,更诡异的是:在要害部位,竟长了一蓬颜色十分妖艳的花,但那几朵花组合在一齐的构图,一看便知:与男根一模一样。

    织梦好,好织梦

    ——这倒底是什么东西!?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手上不禁使出了力,五指握紧了枪身,脸色苍白如刀,全身好像有点乏力的挨着枪杆,有点微颤。

    dedecms.com

    她的手指一紧,枪尖立即发出低声的嗡鸣,好像一百数十只蚊蝇一起舞动发声一般。 内容来自dedecms

    李菁菁一听,脸色一变。 织梦好,好织梦

    因为她跟随孙绮梦已久,当然知道这一下是小姐已动了真火,在枪身灌注了真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言宁宁一看,目光一寒。 dedecms.com

    因为她也熟悉孙绮梦的性子,她的主子若不是动了真怒,是决不会运聚“夜夜梦魂枪”的心法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们见此情境,心中却有了准备。 内容来自dedecms

    大战一触即发。

    copyright dedecms

    李菁菁判官笔向着客栈。

    本文来自织梦

    言宁宁双枪也对着大门。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就面对那“妖物”而立,在阴柔的月色下,显得英风飒飒,英姿凛凛。 织梦好,好织梦

    剑萍就在她身旁,也拔出了剑。

    内容来自dedecms

    ——剑在月下,漾着五色,如握在手里的一道彩虹,虹端似翱翔着金龙玉凤。

    内容来自dedecms

    程剑萍就是仗这剑影令人目眩神迷,当今死在她目迷五色的剑下的有名剑客实已不计其数。 织梦好,好织梦

    当她微微扬起剑尖的时候,剑尖也发出一种轻颤的清响,好像似有若无、似无却有的仙乐一般。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要出剑。

    dedecms.com

    她正拟配合绮梦出击。

    dedecms.com

    就在此时,只闻一声叹息。 copyright dedecms

    第三回凶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次叹息不是那不知是唐化还是杜小月那儿发出来的。

    copyright dedecms

    叹息不是在前。 copyright dedecms

    而是在后。

    copyright dedecms

    发出叹息声的是铁布衫:

    dedecms.com

    ——也就是吴铁翼。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的视线依然没有转移。

    织梦好,好织梦

    她知道大敌当前,一旦疏忽,只怕这次“绮梦客栈”的人就得一败涂地,横尸荒山。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她在准备出击之前,不忘问了一句:“你叹什么气?”

    织梦好,好织梦

    她问的是吴铁翼。 copyright dedecms

    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 dedecms.com

    他不是普通人。他大凡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他特别的用意。就算是闲来一句话,一个眼神,也是用过心思,别有深意的。这男人连跟女人欢好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会照顾到伴侣,每一下挺送,都令女的感到体贴。要不然,怎会有那么多女人迷恋于他?现在这个男人落难了,相貌也变得如此不堪了,但他忽如其来的一声叹息,绮梦也并不以为只是随意发声。所以她在凝神对敌中,仍不忘问了这么一句。

    内容来自dedecms

    吴铁翼语音里仍充满怜惜之情,柔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潜在你身边多时,但仍一直不敢向你表明身份的原因吗?”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没想到他在这时候会有这个问题,怔了一怔,遂以为吴铁翼是旨在分她的心,所以更集中盯住那妖物,一面淡淡地问:“为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吴铁翼这回是长叹道:“因为你挣扎也没有用。你斗不过他们的。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织梦好,好织梦

    这话分成三句说。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三句说完的时候,绮梦已失去了战斗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已垮了。

    本文来自织梦

    败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吴铁翼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那本来半边在月光下的阴影中的人,突然走了出来。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马上拔枪。

    本文来自织梦

    枪尖才离开泥土,突然,绮梦只觉颈背一齐有两下刺痛。 dedecms.com

    痛楚尖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刺得很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但她不能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也不敢动。

    内容来自dedecms

    因为她知道自己身后的两处要害,已给锐物抵住了。

    dedecms.com

    她以为大敌就在她前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全神贯注。

    内容来自dedecms

    没想到真正的敌人却在身后。

    内容来自dedecms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没有动手,就败在自己人的手上。 内容来自dedecms

    她自觉从来没有亏待过身边的人。 copyright dedecms

    所以她也从来不提防“自己人”。 内容来自dedecms

    可是,现在她却给人用判官笔抵住颈背、背心二处。

    dedecms.com

    擘枪的人正是李菁菁。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其实世上许多一流好手,大都不是毁在敌人手里。

    copyright dedecms

    真正的高手,一般敌人还真毁不了他,何况作为人中之杰,一定有两下子,而且时时提防敌人的攻击,而且,他们也有足够的实力去抵抗敌人的袭击。 织梦好,好织梦

    可是对“自己人”,却多不加防范。

    内容来自dedecms

    愈是光明磊落,人品正直的人,愈容易信人,结果,常常丧命在身边的人、自家人、乃至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人的手里。

    本文来自织梦

    一个人杰千战万征都常胜,但却因为身边的人背叛出卖而致败,实在是败不足耻,可耻的只是那些背叛、出卖的小人。

    dedecms.com

    不过世事很残酷。一个人败了就是失意者,成功的就是得势者。一般俗人都不管他如何取胜,怎么失败的,却只晓得奉承、羡慕胜利者,而蔑视、凌辱失败的人。 内容来自dedecms

    其实这种人才真的可耻。 copyright dedecms

    他们才是真正的失败者。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们只是暗算了本来应该获得成功的人,但他们自己却不是得胜者。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们没资格享有成功。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赫然发现她身边正有这样的人,她已给凶险包围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正在凶险中的不只是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还有“血浮萍”程剑萍。 内容来自dedecms

    ——言宁宁的一对双枪,也正抵在她的背门与腰胁上。 织梦好,好织梦

    她也一样受到胁持。 织梦好,好织梦

    几乎在同一时间,孙绮梦和程剑萍都失去了战斗能力。 织梦好,好织梦

    她们同时坠于凶险之中,不能突围,主要是受了突如其来的暗狙。 dedecms.com

    暗算她们的是她们的“自己人”。 织梦好,好织梦

    言宁宁和李菁菁。 本文来自织梦

    全场为之震住。 本文来自织梦

    五裂神君怒吼一声,正欲出手拯救,惟已无及,何况,他手上还有负伤不轻的独孤一味。屋顶上的汉子毕竟离得太远,想救亦已无及,他的手正往腰畔一拍,那儿系着一个小包裹,但一见绮梦已然受制,五指也僵在那儿了。 dedecms.com

    “原来是你们,”绮梦的语音只有忿怒,但决非惊惶,“我早料到我客栈内必有内奸,但没想到是你们两位!我待你们不薄,你们竟做这种事!” 本文来自织梦

    言宁宁昂然道:“当然是我们。不然,我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跟你到这鸟不拉矢鸡不生蛋狗不吠的鬼地方来?你只顾逃你的婚,只顾逃离白娘姨的控制范围,我们却为啥放弃了繁华世界的种种好处,跟你来遁世避祸?”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全身气得微抖,切齿道:“可是……我来这儿之前,不是问过你们……是你们自己自愿要跟过来的呀——现在怎么反悔起来就……”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言宁宁一点也不感到理亏:“我们当然只能选择跟你走。你试想想:你走了,我们若不离开‘一贯堂’,不是供总堂主淫辱,就是只能投靠白娘姨——我们一向跟从着招大娘和你,无功无劳,拿什么转投白娘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只觉血液往头上冲击,悲愤的道:“你现在可是有功有劳了。你要是告诉我:你不情愿跟着我,我大可放你走,你在江湖上任意闯荡,嫁人跟人,都不关我事,你又何必在这时候倒戈相向!“

    内容来自dedecms

    言宁宁依然理直气壮的说:“你说的倒是好听。我要在先前说了,胡氏姊妹可会放过我?何文田可会饶了我?我看居心叵测的张大妈还会找机会切了我,形迹古怪的梁恋瑄也会杀我以表忠心——你以为她们全都是那么忠心耿耿么?她们好几个都别有图谋,只不过,她们若跟你表明心迹,其他的人为讨你欢心,必群起而攻之,她们又何必当傻瓜来着?何况,你有那个什么习玫红、五裂神君、白蝙蝠、飞天老鼠、虎威通判、血浮萍这些人撑腰,我们那敢有不听话的份。明里不敢,只好暗中来。你可有的是男人相伴,一时吴铁翼,一时陈觅欢,一时独孤怕夜,我们呢?——你可有为我们想过:我们的出路,我们的感觉,我们的终身大事!?”

    dedecms.com

    第四回解凶危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从极悲怒中,听着听着,听了三段话,脑门轰轰的声音终于平息了一大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毕竟是极聪慧的女子。 copyright dedecms

    她知道言宁宁讲的也是事实。 dedecms.com

    她也曾一再考虑过她身边这些人的未来,可是,她自己也困在这里,想要有更好的前程和将来,得必须解决吴铁翼,得到洞中宝藏,还有山上奇石才行。

    本文来自织梦

    要是三样均得不可能,至少,得其一亦可谋下一着如何走。 本文来自织梦

    不然,她一个女人,带着一群女子,不是说要闯荡就能闯出名堂来的。

    织梦好,好织梦

    但是她一直未能办好这些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件也未能办成。

    内容来自dedecms

    尽管她心中焦虑,但也于事无补。

    dedecms.com

    她本想找这些心腹手下商议,但既无定计,但说了徒乱人心,商议也是白谈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所以她一直隐忍不发。

    本文来自织梦

    ——岂料,隐忧终于酿成了毒瘤,如今一旦发作,积怨已深,遂不可收拾。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刚才愤怒的只是:她被人在关口儿上出卖!

    内容来自dedecms

    ——给人背叛的滋味可不好受。

    内容来自dedecms

    你有给人在要紧关头出卖过、背叛过、暗算过吗? 织梦好,好织梦

    你有为人以负情、负义、负弃过么?

    织梦好,好织梦

    如果没有,那真是世间莫大的一种福泽,一定是你待人极好,得到良好的回报,而且,还以运气奇佳才可以——大多数的人,为人所背弃,不是因为待人不够好,甚至推心置腹、无微不至都没有用,只要遇人不淑,那就完了。 dedecms.com

    人本该是多记恩义少记仇的,但许多人都选了只记仇恨不记恩的路来走。

    织梦好,好织梦

    所以江湖路愈行愈远,通常就愈没有朋友——当然是指真正的朋友! copyright dedecms

    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

    织梦好,好织梦

    你有难时、遇祸时,赶过来相助、义无反顾的就是真正的朋友;反之,置若罔闻,或跳出来大义灭亲,落井下石的,那就是你交错了朋友。

    内容来自dedecms

    朋友要在患难时才能印证的。 copyright dedecms

    真金不怕烘炉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假的朋友,只要点燃一根蜡烛都会融化掉。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其实,让绮梦最难受的,就是这种被出卖的感觉。 dedecms.com

    你待对方愈好,愈是信任推重,一旦被出卖背叛,所受到的伤害,就愈深重难忘。你一次又一次的信人,但一次又一次的给出卖,意志再坚定的人就受创愈剧。 copyright dedecms

    甚至最后会让人改变了信念。

    dedecms.com

    改变了一生。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虽然难受,但言宁宁的那番话,他还是有听进去的。

    dedecms.com

    听了之后,她反而没有刚才那么生气、愤懑。 内容来自dedecms

    至少,她同意了一点:听起来,言宁宁至少还有“出卖”她的理由。

    dedecms.com

    ——只要有理由,绮梦倒没那么悲愤了。

    dedecms.com

    她问李菁菁:“你呢?是不是也有满腹的不满?”

    本文来自织梦

    李菁菁低下了头,只说了一句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赫然道:

    copyright dedecms

    “对不起。” 本文来自织梦

    只三个字,就不再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笑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菁菁是一个人物,还是你爽快。”绮梦道,“我没有看错你。”

    dedecms.com

    这时候她居然笑了,居然笑得出来,还充满激赏之意。

    本文来自织梦

    听她的语调,已迅速冷静下来了。能平伏心情得那么快,连五裂神君也大为叹服: 内容来自dedecms

    他一向爱慕这个女子,为她中年没有家,为她黑夜没处睡,为她冒尽风和雪,为了她,他甚至甘冒奇耻大辱,愿意俯首称臣。为她,他千里跋涉,久留这不毛之地,还跟他厌恶已久、斗争多年的人,争风呷醋,并共事一妻。如此荒谬的侮辱,为了她,刚烈的他都一一忍受下来。他能那么忍耐,连他自己也觉得惊讶,朋友也认为不可思议。 本文来自织梦

    思前想后,他会“忍辱偷生”,都是为了对她的情深不可底止。

    copyright dedecms

    他爱她的一切。

    织梦好,好织梦

    他爱她美, copyright dedecms

    他爱她艳。

    copyright dedecms

    他尤爱她那一股一般女子所无的英气和明断作风,还有那一种平常女人所不能为一是一、二是二、恩怨分明、大是大非的磊落风姿,就像现在身涉险境,人遭凶危但依然不改的侠气英风。

    dedecms.com

    他爱煞了她这些。

    dedecms.com

    所以他才为她不惜一切。 内容来自dedecms

    可是他现在却一筹莫展: 内容来自dedecms

    他的最好的敌人,也是最好的朋友,仍伤得在他怀里,而他所爱的女人,已在敌人的利器下,随时丧失性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以往只要他深深恋上的女人有难,他就算干冒奇险也必以身相救,可是,这一次,他还能救她吗? 本文来自织梦

    他想救。 copyright dedecms

    也要救。

    内容来自dedecms

    但他怕一个人。

    本文来自织梦

    这个人正在他对面,一半身子在月光下,一半身子仍在阴影中。

    copyright dedecms

    他相信,只要他一动手,对方一定会动手。

    copyright dedecms

    他怕万一他解不了绮梦的凶危,反而,使得这已经凶险已极的局势更凶更危。

    内容来自dedecms

    ——如果白蝙蝠不是身负重伤,要是程剑萍仍未给言宁宁胁持,或许……还可以一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此际,要突围就得要有配合。

    织梦好,好织梦

    他抬头,好像要祈求上苍。 内容来自dedecms

    其实不然。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求”的是屋顶上那名汉子。 copyright dedecms

    ——至少,那儿还有他一个朋友,只要大家有默契,配合得当,也许,还有解围破凶的一些机会。

    织梦好,好织梦

    人人都知道:危中有机,问题在于人在凶危之中,能不能分辨出何者为危、何者为机?能不能在千钧一发的危险的刹那,把握住那稍纵即逝的契机?

    内容来自dedecms

    说是容易,危中有机不易得,危中有险倒常遇。 织梦好,好织梦

    那屋顶上的汉子,徐徐的把单提着的腿子放了下来,长叹道: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唐化,找你还真不容易,千山万水,年复一年,没想到你居然窝在这里,变成了个小姑娘,还一直偷偷摸摸跟吴大人两相依。” 织梦好,好织梦

    那半在黑黯中的唐化,眼睛正发着亮,好像一个美丽的少女忽然在美好的睡眠中陡地睁开了美丽的眼瞳,那里面还残留一个恐怖的噩梦。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屋顶上的汉子一步一步的从屋脊上走下来。 dedecms.com

    他走得很从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屋顶很斜,屋瓦布满了青苔,而且垮了多处,别说是人,就算是一只鹰,这样走着也极容易坍塌了下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可是这人走来轻松平常,脸不稍红,气不略喘,就像跟走在他家的后院没啥分别似的。 本文来自织梦

    看到这样子的绝世轻功,连叶告、何梵都不禁“噫”了一声,罗白乃更是直了眼。

    dedecms.com

    这人一面轻轻松松的走着,一面还轻轻松松的说:

    织梦好,好织梦

    “没想到,我们天翻地覆要找的唐化,却是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而且,还是个只会暗算人的家伙——不是你暗算人,就是你叫人暗算人——实在耳闻不如目见,唐化唐化原来只不过是一叶野花,实在令我太失望了!你不暗算就赢不了人,不在暗中就不能见人么!?”

    本文来自织梦

    只听那半在光半在黯的唐化,呼息声急促了起来,道:“你要激我出手趁此救人?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听了就叹道:“飞天鼠,你在这时候说这些皮话,生怕唐化不一声令下要杀了你老姐我泄忿么!”

    织梦好,好织梦

    第五回胸围 dedecms.com

    那汉子已顺势滑下屋檐,嗖地平平稳稳落在地上,微微笑道: 内容来自dedecms

    “恰恰相反,我这样说,唐化最想立即杀掉的,不是你,而是我。我已惹怒了他。” 织梦好,好织梦

    他叹了一声,好像十分惋惜的对绮梦道:“孙老板,我早就说过,你跟这一干未定性的丫头儿来这穷山恶水之地,迟早是要出事的。”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颇不以为然:“没什么出事不出事的。一个人要生事,哪儿生不了事?就算我们仍然留在东北‘神枪会’,要生乱子的,还是会出乱子的。你姓梁的别管咱孙家的事。” copyright dedecms

    “我不管?”那汉子没好气地道:“好,姓梁的不管孙家事。我现在能不管吗?两支判官笔、两把枪尖指着我朋友,我能假装看不到么?姓梁的不管孙家事,但这儿还有姓唐的、姓言的、姓陈的、姓李的、还有复姓独孤的呢!你好端端的本来可以逃出去的了,偏又说什么都要回来接应那个小月和这干小友,这可不是回来送死么?我看你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回来逼反老友——是你自己多事,到底让这两个小娘子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织梦好,好织梦

    “她们没对我不起。我错看了人,活该受到惩罚。”绮梦明显不能接受“飞天老鼠”这个说法: 本文来自织梦

    “她们只是对不起自己。” copyright dedecms

    言宁宁怒道:“你说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平静地道:“你们这样做,只是对不起自己。”

    织梦好,好织梦

    她一个字都没改,反而更加重了语气。

    织梦好,好织梦

    言宁宁厉声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几时有对不起自己!?菁菁,先扎她两枪,看她还敢不敢满口胡柴!”

    内容来自dedecms

    李菁菁并没有听她的话。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道:“你是对不起你自己。大概一切都是你们制作出来的吧?装神弄鬼的,投靠外敌,我看你们也有苦自己知。你们还不是在这恶水穷山上,受人纵控,任人摆布,啥也没得到,就是杀了自己的姊妹——这么多年来,你们跟瑄瑄、胡氏姊妹、田姐儿、张大姐她们就没一点感情义气吗?然而,她们却一一丧在你们的暗狙下……你们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copyright dedecms

    “住口,胡说!”要是换作言宁宁用判官笔抵住绮梦的背门,现在早已扎了下去,“胡氏姊妹不错是我们杀的,她们一向与我们不和,瞧不起我们两个!张大姐的武功,根本不是我们应付得了!何文田一向得你欢心,但跟我们一向无宿怨,今晚要不是她自己讨死,我们还不想动手。梁恋瑄撞破唐大侠跟吴铁翼的事,自己找死!你别把人命都算到我们帐上来!”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瞳孔收缩,语音甚冷:“原来真的是你们杀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语音如刀切铁,令人不寒而慄。 copyright dedecms

    那暗影中的人道:“是我叫她们下杀手的。如果你们肯早些离开疑神峰,或许,死的人就一定不会这么多。”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再问一次:你是不是小月?”

    dedecms.com

    暗影人道:“是。”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问:“你是不是唐化?”

    内容来自dedecms

    阴影人答:“我是。”

    织梦好,好织梦

    绮梦再长吸了一口气,秋月下,她好像是一位偷了灵药却无家可归,连落荒而逃都前无去路的嫦娥:

    copyright dedecms

    “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阴影人笑了,居然肯从阴影中踱了出来,竟然说:

    dedecms.com

    “你一直都不相信?好,我证实给你看,看了大家就会相信了。” dedecms.com

    他真的“证实”给大家看。 dedecms.com

    他解衣。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慢慢解开衣扣,卸下衫纽。 dedecms.com

    他一件一件的除去外服。

    内容来自dedecms

    只剩下内衫。

    织梦好,好织梦

    他含羞答答的把衫也除掉。

    本文来自织梦

    只剩下小衣。

    copyright dedecms

    小衣短袖,已遮掩不住他玉琢也似的肌肤,以及两座仅盈一握秀气的玉峰。 织梦好,好织梦

    这宽衣的动作很婉约,甚至带着含蓄、羞涩,每一个动作都灌注了一种舞蹈姿态的优美。

    本文来自织梦

    大家为之屏息。 本文来自织梦

    他索性连小衣都脱了,只剩下了胸围肚兜,玉峰上已隐约可见蓓蕾怒挺。

    copyright dedecms

    他还要脱下去,梁双禄忽道:“慢。” dedecms.com

    唐化诡笑道:“你不想看?”

    内容来自dedecms

    梁双禄道:“你已证明了你是个女子了……” 本文来自织梦

    唐化忽然变了招。

    copyright dedecms

    他不是出招攻袭,而是不再脱衣,改而抛掉他胯下几朵花。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在月色如练,大家赫然见到的,竟是一具怒挺的男根。 织梦好,好织梦

    唐化好像还要剥下去,飞天鼠叱道:“等一等。” copyright dedecms

    唐化算是停了手,笑道:“你不敢看?” 织梦好,好织梦

    他的语音忽刚忽柔,同一句话,只四个字,竟两声女两声男,可谓诡怪到了极点。 本文来自织梦

    飞天老鼠道:“我知道你是男的,也是女的,你给我看全相我也不会眨一眨眼,只是——这里还有小哥儿,你也是武林中成名人物,总该顾忌一些吧?” 内容来自dedecms

    唐化哈哈大笑:“对快死的人,哪说什么顾忌,男的女的都一样,大人小孩也无不同,死人就是死了的人。”

    内容来自dedecms

    第六回这个秋天没人性 dedecms.com

    “飞天鼠”梁双禄苦笑道:“看来,这么一个诡异的中秋夜,大家好像都失去了常性,泯灭了人性似的。”

    织梦好,好织梦

    “不是春夏秋冬的问题,”绮梦叹道,“是太多的宝藏使大家原形毕露,信心掩盖了良知。” dedecms.com

    “也许,本来人性就是这个样子,”唐化道,“你们信不信?我还可以进一步印证给你们看。” copyright dedecms

    绮梦这回忙着道:“信,我信,你现在说什么我都相信。只不过,我不知道原因而已。”

    本文来自织梦

    唐化并没有立即把衣服穿上,只笑嘻嘻的道:“世事总有因果循环,不光有原因,也有远因。”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绮梦直接问:“你既是男?又是女?是唐化?也是小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唐化也直接道:“我是阴阳人。”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道:“说实在的,你比女人还温柔,比女人还像女人,比女性还惹人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她赞得很衷心。

    内容来自dedecms

    这赞美却令唐化高兴了起来,笑得诡诡的:“我知道:汝见犹怜。所以你一向特别疼我。我也看过梦姐的‘全相’呢,你没防着我,当我面前沐浴更衣呢。”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仍觉匪夷所思:“你既是唐化,便是唐门高手‘破烂王’,怎么年纪……?”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唐化道:“我的年纪其实不小了。不过,我也比外间以为的年轻。可是,我的样貌一直能保持在二十岁以前的样貌,而且,我容貌生来就是个怯生生、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女子,你们谁也没能把我看出来。”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以前一直都在东北,但‘破烂王’每次出现江湖,都干下不少轰动大杀戮,”绮梦仍旧难以置信,“难道你会分身术不成?” 织梦好,好织梦

    破烂王笑了。 本文来自织梦

    “根本不必。在东北我只是小人物,试问,在‘神枪会’里,除了你比较关心我之外,还有谁会理会我?一众姊妹团,看我成天卧病在床,甚少瞅睬。待大家散后,以我轻功,高去低来,谁会发现?”唐化的语调,促狭、自负中似又带着一抹淡淡的悲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来到这里,你们大家都很忙,忙着大计。有的忙着对付人,有的忙着夺宝,有的忙着潜逃,谁会来管一个天生残疾弱女的事?我要办事,只要唐老太太一个讯号传到,我出去几日,杀了人办完了事回来,你们都还不知道我出去过咧!”

    本文来自织梦

    她(他)笑笑又道:“你因为我善于辨毒、解毒,也把我带来了这儿。如此正好。”他(她)指了指客栈里的床榻,又指指门槛,“我在这里,完全一样。你也常下山鬼混,其他姊妹也各开各的小差,不然,就各怀鬼胎,我?照样下山上山,只要在你们发现之前回到这里,一切都当无事发生——万一见着了我便杀了灭口算了。”

    织梦好,好织梦

    她说到这里,旁若无人的道:“所以我既是杜小月,也是唐化,更是‘蜀中唐门’一流好手‘破烂王’。” 本文来自织梦

    绮梦马上问:“所以,梁恋瑄是你杀的了?”

    本文来自织梦

    唐化吃吃笑道:“那个笨女人,居然给她瞥见我和吴铁翼交媾。她还以为吴铁翼奸污我,大惊小怪,大呼小叫——不杀还得了?” 内容来自dedecms

    绮梦睨了吴铁翼一眼:“原来不是这老匹夫奸辱你的。” 织梦好,好织梦

    唐化嘻嘻笑说:“其实,他已完全受我控制已久。他着了我的‘眼中钉’,还能怎样?我要他怎样服侍我,他就得怎样服侍老娘我。”

    copyright dedecms

    “他才不是我对手。”唐化傲然笑道:“他只不过是个落荒而逃的‘虎威通判’,而我是一代高手‘破烂王’。 本文来自织梦


    时间:2018-07-22 21:53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