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当前位置:爱武侠 > 武侠评论 > 正文
    风中有朵火做的云—叹息红泪,惜金镶玉
    经营一家客栈和经营一座城堡有什么不同? 她在屋顶上笑。她在城头上笑。她们在厅堂里笑。 带着柔媚的笑容,勾魂夺魄又不嫌过分放荡,暗中潜藏的有几分杀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看菜下碟,她们原本都是七窍玲珑。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笨哪,辛辛苦苦经营的城池居然给烧了。她端碗酒,倚在楼梯栏杆上喝,忍不住念了一声。不过是看这女人实在笨得,顶心顶肺的,恩,一定是这样才会这么说,平常她哪会管这种闲事。客人要做什么,身为优秀老板,是不会过问的。客人对于一个优秀的老板而言是无差别的,唯一个性化的标志不过是这头羊肥不肥,适合宰了没有,客人的行止,那自然是好呀,好呀,只要有钱收,客人把客栈都烧光了都好。哪象这女人,笨的,连城池都给烧了,那么大一座城池呀,她金镶玉要是有那么大一座城池,还在沙漠里开这个客栈干吗?浪费呀。想着都替那女人心痛,喝酒,喝酒,这可是好酒,不能浪费了。 好说了,红泪烧了一座城,为的是自己的情人,哪里有老板娘您那么豪气,为别人的情人烧了自己的客栈。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笑容迷倒了小虫迷退了追兵,谁说这笑容里没有百万刀兵。这女人,要不是见她也是个至情至性的,哪里会轮到跟这女人一道喝酒,有多少达官贵人多少英雄豪杰要应酬,哪轮得到这么个小女人。侯门公府,这女人也跟在村野客栈里似的,怕是到朝堂之上,这女人还是那么泼辣辣一副天不管地不收天塌地陷也不愁的样子。倒好,倒跟她自己投缘,想当年江湖道上,毁诺城里,她不也正是运筹帷幄,巧妙周旋,而骨子里孤标傲世,清奇张狂的。说什么烧城,说什么可惜,就不信这女人烧自家客栈会有后悔过。叹,为什么这世上有一个这样的她,还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哪。喝酒,喝酒,多久不曾这么烧着热泪往喉咙里咽了。 老板娘,既然是老板娘,自然有老板了。欣喜,全然不看那女人眉眼间的忧愁,姑奶奶就是小人得志,就是张狂,又怎样?周淮安那个死人,点不亮的蜡烛似的,可就是喜欢了点这颗蜡烛,怎么办呢,那就点呗,这火苗呀,也不过就那么大了一点点,烧了客栈,就烧了吧。那无情黄沙,也没什么好恋栈的,无情的她也不一定非得配上无情的沙漠,说什么她和那沙漠一样无情,她偏要找他这个有情的蜡烛,看这无情的她点不点得着有情的他。 得意什么,我家小妖可不象你那颗蜡烛那么呆,他可心疼人。眉眼盈盈处,也是说不尽的欢喜甜蜜。当年他为了她的不开心,赴汤蹈火,宁可跟着她风风火火去救她的老情人,那般情意,千回百转,她何尝不感激,何尝不感动,何尝不怜惜。当日里她不肯辜负了少商,为的是酬情,毁诺城为那负心人建,也可以为那负心人毁。毁的是城,毁的也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枷锁;烧的是情,烧的是债,烧完了情偿完了债,她终究不负前情,也可专心侍奉眼前人。眼前人,眼前不是那如意郎君,不是那朝野贵人小侯爷,眼前不过是这么个野女人,泼辣辣山杜鹃般红艳艳野猎猎的女人。这女人还是这么野,这么自由,还是这么生气勃勃,即使在这侯门深院里。 这女人适合红色,惨红,倦红,艳红,火红,都可以。这女人真美。即使在这样富丽堂皇的厅堂里,即使在这样深院重楼的封锁下,她还是那么红,那么美,遮不住的灵性,关不住的生气。难怪这女人会烧了那座城,那城该和这侯府一样,寂寞,冷清,她是那城池和这侯府里唯一的热力唯一的张力,唯一的跃动唯一的活力。这女人合该在大自然里潇潇洒洒自由自在地活着,她适合大漠,她适合戈壁,她适合山林,她适合水泊……这女人眷恋什么呀,留在这里埋没自己,这里是什么逼得这女人活泼泼之中带了倦意。 我原先也是如你这般的,自由自在。我不过没你这么野,可有的是你这样的活力,这样的灵气,又多了几分婉约,几分雅致。大抵你在大漠磨砺了,我在山野灵秀了。你是旷达的,我是通透的。我原先没这股子倦意的,不曾伤的话,哪里会有倦。我风风火火,那也不全然是我,我风风火火以前是为了一个人,那个人叫我等他,我等呀等,等得烧成灰烬了,所以染上了这层残红。我还是风风火火,城池厚重,风风火火也圈在了那毁诺城里,我烽火连天也只是那一座城池。我还是风风火火,我等着那一天,等着那一天,等着在灰堆上重燃火焰,等着我的涅磐。如今你问我眷恋什么,我是洗不去那身倦意了,原本我和他相见时,我也已经是那么倦红一袭了。我不是不可以明红,不可以朱红,你现在是没见到,你也看不到,他不在呢。 我又何尝没有倦过,那扯天扯地的黄沙,那看来无变化却又变化多端的黄沙,那似乎天长地久一样恒定却又瞬息万变的无情,那样的一片沙漠,别说姑奶奶我,天王老子在那也残了。我不过是不甘心。我风风火火,为什么天地是黄的我就得是黄的,我为什么不可以红。我偏要红红火火地烧着,烧着,烧到成了灰,还是烧着。这火就算烧不掉整个沙漠,点根蜡烛总可以吧。也得亏了有这么颗点不亮的蜡烛,一点就亮,我还是这么余烬般的微红微亮,哪里能象现在,红得自在,红得有理,红得有生气。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不过我又是你,你也又是我,换个地方,也许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我不是你,你不是我,纵然我似你,你似我,纵然换了时空,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你我的风风火火,各有各的冶艳,各有各的风情。 经营一家客栈和经营一座城堡有什么不同? 她在屋顶上笑。她在城头上笑。她们在厅堂里笑。 带着柔媚的笑容,勾魂夺魄又不嫌过分放荡,暗中潜藏的有几分杀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看菜下碟,她们原本都是七窍玲珑。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笨哪,辛辛苦苦经营的城池居然给烧了。她端碗酒,倚在楼梯栏杆上喝,忍不住念了一声。不过是看这女人实在笨得,顶心顶肺的,恩,一定是这样才会这么说,平常她哪会管这种闲事。客人要做什么,身为优秀老板,是不会过问的。客人对于一个优秀的老板而言是无差别的,唯一个性化的标志不过是这头羊肥不肥,适合宰了没有,客人的行止,那自然是好呀,好呀,只要有钱收,客人把客栈都烧光了都好。哪象这女人,笨的,连城池都给烧了,那么大一座城池呀,她金镶玉要是有那么大一座城池,还在沙漠里开这个客栈干吗?浪费呀。想着都替那女人心痛,喝酒,喝酒,这可是好酒,不能浪费了。 好说了,红泪烧了一座城,为的是自己的情人,哪里有老板娘您那么豪气,为别人的情人烧了自己的客栈。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笑容迷倒了小虫迷退了追兵,谁说这笑容里没有百万刀兵。这女人,要不是见她也是个至情至性的,哪里会轮到跟这女人一道喝酒,有多少达官贵人多少英雄豪杰要应酬,哪轮得到这么个小女人。侯门公府,这女人也跟在村野客栈里似的,怕是到朝堂之上,这女人还是那么泼辣辣一副天不管地不收天塌地陷也不愁的样子。倒好,倒跟她自己投缘,想当年江湖道上,毁诺城里,她不也正是运筹帷幄,巧妙周旋,而骨子里孤标傲世,清奇张狂的。说什么烧城,说什么可惜,就不信这女人烧自家客栈会有后悔过。叹,为什么这世上有一个这样的她,还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哪。喝酒,喝酒,多久不曾这么烧着热泪往喉咙里咽了。 老板娘,既然是老板娘,自然有老板了。欣喜,全然不看那女人眉眼间的忧愁,姑奶奶就是小人得志,就是张狂,又怎样?周淮安那个死人,点不亮的蜡烛似的,可就是喜欢了点这颗蜡烛,怎么办呢,那就点呗,这火苗呀,也不过就那么大了一点点,烧了客栈,就烧了吧。那无情黄沙,也没什么好恋栈的,无情的她也不一定非得配上无情的沙漠,说什么她和那沙漠一样无情,她偏要找他这个有情的蜡烛,看这无情的她点不点得着有情的他。 得意什么,我家小妖可不象你那颗蜡烛那么呆,他可心疼人。眉眼盈盈处,也是说不尽的欢喜甜蜜。当年他为了她的不开心,赴汤蹈火,宁可跟着她风风火火去救她的老情人,那般情意,千回百转,她何尝不感激,何尝不感动,何尝不怜惜。当日里她不肯辜负了少商,为的是酬情,毁诺城为那负心人建,也可以为那负心人毁。毁的是城,毁的也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枷锁;烧的是情,烧的是债,烧完了情偿完了债,她终究不负前情,也可专心侍奉眼前人。眼前人,眼前不是那如意郎君,不是那朝野贵人小侯爷,眼前不过是这么个野女人,泼辣辣山杜鹃般红艳艳野猎猎的女人。这女人还是这么野,这么自由,还是这么生气勃勃,即使在这侯门深院里。 这女人适合红色,惨红,倦红,艳红,火红,都可以。这女人真美。即使在这样富丽堂皇的厅堂里,即使在这样深院重楼的封锁下,她还是那么红,那么美,遮不住的灵性,关不住的生气。难怪这女人会烧了那座城,那城该和这侯府一样,寂寞,冷清,她是那城池和这侯府里唯一的热力唯一的张力,唯一的跃动唯一的活力。这女人合该在大自然里潇潇洒洒自由自在地活着,她适合大漠,她适合戈壁,她适合山林,她适合水泊……这女人眷恋什么呀,留在这里埋没自己,这里是什么逼得这女人活泼泼之中带了倦意。 我原先也是如你这般的,自由自在。我不过没你这么野,可有的是你这样的活力,这样的灵气,又多了几分婉约,几分雅致。大抵你在大漠磨砺了,我在山野灵秀了。你是旷达的,我是通透的。我原先没这股子倦意的,不曾伤的话,哪里会有倦。我风风火火,那也不全然是我,我风风火火以前是为了一个人,那个人叫我等他,我等呀等,等得烧成灰烬了,所以染上了这层残红。我还是风风火火,城池厚重,风风火火也圈在了那毁诺城里,我烽火连天也只是那一座城池。我还是风风火火,我等着那一天,等着那一天,等着在灰堆上重燃火焰,等着我的涅磐。如今你问我眷恋什么,我是洗不去那身倦意了,原本我和他相见时,我也已经是那么倦红一袭了。我不是不可以明红,不可以朱红,你现在是没见到,你也看不到,他不在呢。 我又何尝没有倦过,那扯天扯地的黄沙,那看来无变化却又变化多端的黄沙,那似乎天长地久一样恒定却又瞬息万变的无情,那样的一片沙漠,别说姑奶奶我,天王老子在那也残了。我不过是不甘心。我风风火火,为什么天地是黄的我就得是黄的,我为什么不可以红。我偏要红红火火地烧着,烧着,烧到成了灰,还是烧着。这火就算烧不掉整个沙漠,点根蜡烛总可以吧。也得亏了有这么颗点不亮的蜡烛,一点就亮,我还是这么余烬般的微红微亮,哪里能象现在,红得自在,红得有理,红得有生气。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不过我又是你,你也又是我,换个地方,也许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我不是你,你不是我,纵然我似你,你似我,纵然换了时空,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你我的风风火火,各有各的冶艳,各有各的风情。

    时间:2018-07-12 20:19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