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武侠小说网]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当前位置:爱武侠 > 武侠评论 > 正文
    江湖风波恶,独爱小妖女
    昨天加班加点看完了2003年无线版《云海玉弓缘》。林峰的金世遗,叶璇的厉胜男,李彩桦的谷之华。都是新生代电视演员,叶璇已然成就高名,李彩桦兼着青春玉女歌手,林峰酷似古天乐,亦有星相,不过这部剧加不了分。高雄演孟神通,许绍雄演姬晓风,张兆辉的李振鹰,这几个骨灰级大绿叶,都是香港电影里的熟脸,许、张跟杜琪峰合作频繁。 说起新派武侠小说,公认成就最高的是金庸、古龙,若非梁羽生写了新武侠的发轫之作《龙虎斗京华》,早已被后世的酷评家们逐出门墙。可是,就连最偏激的评论家说起《云海玉弓缘》,也有点情非得以的好话连篇。据说,一脑子名士风流、分明黑白的梁老师,在这本书里写了个亦正亦邪的厉胜男,爱得披肝沥胆,舍死忘生,一下子就感染了满腹经纶却古井无波的读书人。就一直想看看这个质胜于文的老先生,写了个怎样的人人信服的小妖女。在当当上闲逛时,先看见了电视剧影碟。 (1)只有厉胜男 大陆的武侠剧基本上还在谁背叛原著谁死菜的阶段,张纪中的《笑傲江湖》就死得很难看。而无线近年翻拍金古梁,已经不走描红之路。亦步亦趋的路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脚印杂沓,到如今不叛逆篡改一下,指定是在香港师奶中间混不开了。看看陈锦鸿版的《雪山飞狐》,王晶的《花无缺与小鱼儿》《康熙和小宝》,这种路线一目了然。《云海玉弓缘》也不忠实原著,梁老先生用十几部系列小说搭起来的以天山剑派为核心武侠大世界,在电视剧中成了一个虚化的背景,只选了丐帮、氓山和火焰岛作场景,金、谷、厉的爱情纠葛为明线,孟神通图谋称霸武林和西门牧野扫荡江湖为暗线,展开一个格局不大的故事。 而在原作中,正邪之间的大搏杀就有四次:第一次,在邙山之上,以邙山派掌门曹锦儿为首的正派侠义道,与邪派人物金世遗发生冲突。第二次,还是在邙山之上,以少林寺方丈痛禅上人和峨眉派掌门金光大师为代表的正派侠义道,与以孟神通为首的邪派黑道人物展开交锋。第三次,在少林寺千嶂坪,天山派掌门人唐晓澜和邪派第一高手孟神通比武。第四次,在天山之巅,行事邪僻的厉胜男向天下第一高手唐晓澜挑战。这四次会战在剧中要么无影无踪,要么只剩个模糊的背影,所谓天下第一高手唐晓澜压根儿就没有出现,代表天山派亮相的是靠名头、吃老本的振鹰镖局和酸文假醋的后进弟子钟展。把这些一板一眼的对峙存心忽略,把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关进庙堂里不让露面,剩下寥寥几个人,最适合展开香港导演们拿手的鸡飞狗跳加三角爱情的把戏。 虽然我没看过原作,我估计做了减法的电视剧,其人物和爱情都大大地减损了光彩,只有厉胜男还有几分我见犹怜,别的就不足道了。厉胜男本是小说中三大魔头之一,干了很多惊世骇俗之事,到了剧中见了金世遗就邪气立消,几乎成了温柔小绵羊,她整蛊谷之华的几招完全是小玩闹,而且一直帮着金世遗行侠仗义,怎么看都像个名门正派的女侠。好在“一死惊郎君”的结局还在:厉胜男猩红的嘴唇含着一线血痕,流着泪向金世遗最后表白:我是多么多么地爱你,可惜你全不知道。就像看到孙白杨明知包子里有毒仍然张嘴就咬,当时我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沁人心脾。我是不容易被影视爱情感动的(亲情和友情还容易一些),需要有之前的大量铺垫和急转直下的死亡合力,才推得动那扇僵硬锈死的大门。这个有力的豹尾,是剧中最大的亮点。 在小说中,金世遗,“今世遗”也。他幼年是个麻风病患者,遭到世人的嫌弃。身世的坎坷和高超的武艺,使他既自暴自弃,又孤芳自赏。他闯入江湖之后,一味与正派高手过不去,行为极不近人情,被人称作“毒手疯丐”。可在电视剧中他成了正面人物的总代表,虽然出身蛇岛,不谙世事,可是遇人挺“淑”,先有厉胜男护驾,又得吕四娘救助,再被翼仲谋立为丐帮掌门,从未经历风雨就见到彩虹,一帆风顺成为最有前途的少年英侠。与他好得邪门的运气相比,他的情商(感情方面的智商)却低幼如三岁孩童,厉胜男和谷之华对他的好感都洪水滔天了,厉胜男更是“王老虎抢亲”了,他却眼神纯净如秋水长天,气定神闲地说:厉姑娘和谷姑娘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前五集里这样做,我也就勉强信了。可是十五集过去了,已经在尘世上打过几个滚儿、生死间出入了几次、当上统率万众的丐帮帮主了,还做空心萝卜状,只能说这是个“爱无力”患者。这不是金世遗,这是石破天。所以我说,帅气的林峰演这个人物,对他的星路不会有太大帮助。 谷之华还正常。清丽绝尘,心地纯良。她符合世界上大多数男人对爱情的想象。就连剧中没心没肺的金世遗,也知道下意识地亲近她,而疏远刁蛮任性的厉胜男。 (2)金梁合流 看武侠电视剧,我从不计较其情节的合理性。跟它着不起这急。能有点新意就很惊喜了。 江南这个人是所有港剧里都有的,诡计多端、贪财短视,本质居然还不坏,唧唧歪歪地插科打诨之余,坏蛋们一有图谋,准被他无意中听到,好人们眼看走向大团圆了,准被他不长眼睛地破坏,他既是个乐子,也是个导游。梁亮康和李沁梅完全是作料,前者是个娘娘腔,后者的性格参照郭芙,只会给主人公添乱,误打误撞时也能推动一下情节。孟神通是个设定了程序、插了硬卡的机器人,他像终极者一样不管雷劈火烧导弹轰,一往无前地扑向武林至尊的名位。书中暗表,我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类“无脑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武侠小说里的这层假定性,您这虚幻的目标和歹毒的手段之间的反差也忒大了点儿吧。原著中的孟神通在亲生女儿谷之华哀求时,还在亲情和“荣誉”之间动摇了一下呢,而电视剧里一头白发的高雄居然说:“我用自己的能力去追逐我的目标,有什么不妥吗?”然后就发出一个“火球”,把谷之华打得口角流血。所有这些,说明香港人改编时并不是太下功夫,总是把一些现成的套路揉进去,敷衍成篇。看多了就会发现,好多片子名儿不一样,但像评书似的,有着固定的叙事和搞笑方式。这部剧的唯一例外是:曹锦儿和姬晓风的“爱情戏”很趣致,曹锦儿年轻靓丽,心高气傲,贵为氓山派的掌门,姬晓风又老又丑,做着一份很没前途的职业--小偷,也是孟神通的跟班,这两个人误中春药后一夜风流,就闹出一系列奇怪而别致的微妙感情。 这部电视剧还有一个搞怪之处:金梁合流。就算丐帮是武侠小说的公器,那“三十六路打狗棒”可是金庸阵营里的洪七公老先生所创的独门武功,怎么就穿越时空来到了梁羽生阵营里的翼仲谋手上?导演不愧是当代人,完全没有门户之见。《依天屠龙记》里有个冰火岛,《云海玉弓缘》里有个火焰岛。《倚天》里金花婆婆住在灵蛇岛,《云海》里毒龙尊者蛰伏蛇岛。《倚天》里赵敏大闹张无忌和周芷若的婚礼,《云海》里厉胜男也大闹婚礼。《倚天》里用“十香软筋散”麻翻各派高手,然后与之过招偷学武艺,《云海》里都有。《碧血剑》里袁承志获取金蛇郎君的秘籍,和《云海》里金世遗得到乔北溟遗作的过程相似。《天龙八部》里逍遥派的北溟神功,被天然地借用为《云海》里乔北溟的武技。金庸和梁羽生两位老先生本是朋友和同事,关系好到写过同一个专栏,日常的切磋必也不少,但我不相信他们会让彼此作品出现如此之多的雷同。当然,电视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指出这个小节只是为了说明,香港导演拍戏时普遍具有游戏心态,他们在改编剧本时不认真,在武功家数上不认真,在布景制作上也不认真,大的风光不浩瀚,小的器物不精致,哪幅画面里都有毛病。看的时候,总有一种力量让我愁容满面。 只看了一部港剧,就挑出这么多毛病,大有全盘否定之势。如果回护一句的话,港剧纵有千般不是,他们始终是说人话的。大陆的古装武侠大片都拍到第四部了,还没解决峨冠博带之人的“出腔”问题,说文言台词,说莎士比亚,都矫柔造作,倒不如香港人一俗到底,从来就把大侠当作小市民,怎么搞怪看着都不别扭。可是毕竟没有大家气象,要有深刻的悲剧的体验,毕竟得说点严肃的话。问题是,谁有能力把严肃的话不搞笑地送进我们的心里? (3)话说小妖女 《云海玉弓缘》里,厉胜男被称作“小妖女”。而我看武侠小说的一个心得是:如果你不知道这部小说里谁是最可爱的人,就找那个“正派”人士所谓的“小妖女”。 《倚天屠龙记》是我最钟爱的金庸小说,因为“小妖女”赵敏。我第一次见到这本书是在外公的窗台上,只有第四册。所有的来路烟云全不清楚,一开始就是张无忌一回到中原就撞见“仇人”赵敏,为躲避敌人,张无忌抱着赵敏藏进鼓里。脱险后,张无忌抱着赵敏风雪夜奔。这一段与我18岁的少年心境相合,看得我心情激荡,一时爱极了这部小说。金庸本不是写爱情的高手,知性大于感性,笔下的爱多浮在纯情层面上,成年以后自然对其免疫。不过这位绍敏郡主,可视为我终生的梦中情人。她深情,爱上江湖草莽张无忌,为之宁愿舍弃格格之尊,浪迹天涯。她智慧,上马带兵,下马草文,一眼识破陈友谅进可攻、退可守的“魁星踢斗式”。她乖张,张嘴咬了张无忌的胳膊,偷偷使用溃药使之越长越大,为的是在他身上留下独门的印记。在我看来,“四美同舟何所望”的齐人之福,远不及“芙蓉醉客绿柳庄”的二人世界。小说末尾,张无忌正和赵敏“画眉深浅有时无”,窗外传来周芷若的一声长笑,情感风波又起。我讨厌这样的安排,张无忌应该是赵敏的终生奖品,而阴毒的周芷若不配。 《飞狐外传》里,胡斐中意的不是毒手药王的关门弟子程灵素,而是一人力夺九派掌门的小妖女袁紫衣。程灵素一见他就芳心暗许,自始至终帮着排忧解难,最后给胡斐吸毒送了小命,胡斐虽然也痛心多时,可终究没有像金世遗一样为厉胜男终生不娶。袁紫衣是个捣蛋的:她欺骗他,早已削发为尼却又招惹他,招惹完了还回去做她的“圆性”。她阻击他,胡斐要杀凤南天,她一次次让他功败垂成。要说聪明才智,有情有意,都是程灵素更胜一筹,搞平衡的金庸让她相貌平凡,失却原始资本,让他对胡斐千依百顺,失去性格引力。偏又让袁紫衣花容月貌,不太拿胡斐当回事,于是,胡斐念兹在兹的只有够不着的袁姑娘。我看小说时也着了金庸的道儿,对这个小妖女仰慕得紧。后来看电视剧《雪山飞狐》,龚慈恩演程灵素,美貌优雅,白衣胜雪,情深意重,而演袁紫衣的伍宇娟身材丰满,一脸温柔敦厚,哪有半分精灵古怪?这一加一减之间,我果断地“移情别恋”程灵素,而胡斐还在剧中傻乎乎地独爱袁姑娘,真不识时务也。 《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刚出道是也被沙通天、侯通海一干蠢人叫做“小妖女”,她无非是伶俐无双,精于捉弄人,本性是纯良的,遇到正大无趣的郭靖后,更只用聪明智慧来做好事,身上一丝妖气也无。《鹿鼎记》里,建宁公主有小妖女的潜质,动不动就跟韦小宝玩SM,把韦爵爷整得没有脾气。本为假太后毛冬珠之女,没有皇家贵气;生在深宫的严酷之地,又添变态气息。这样脾气大、下手狠又说不得、打不得的小妖女,恐怕除了韦小宝,人人避之不及。《笑傲江湖》里的任盈盈,魔教圣姑的出身决定了“小妖女”的成分。其实她人不坏,而且特别害羞,再娥眉善妒地搞点小插曲,天生就是好老婆的坯子。《神雕侠侣》里没有小妖女,只有小龙女。小龙女说不好听点就是生性凉薄,和这块寒冰厮守终生的任务,除了杨过别人还真完成不了。李莫愁倒是个中年妖女,一言不合就用毒针取人性命,几十年后还要杀情郎全家,谁敢招惹?公孙老儿和她订立了利益同盟,就算成了事,他的日子只会比在裘千尺手下难捱百倍。 《天龙八部》里没有招人疼的妖女。钟灵质嫩,木婉清苛厉,王语嫣木讷,阿朱聪明机变有余、邪气不足,阿紫过分歹毒,已不是小妖女,而是小煞星。可见小妖女之难得,增之一分则肥,减之一分则瘦。小妖女行事在在出人意表,有无穷的创意和把戏来改变生活的沉闷,自然深得我心。可是如果妖近于邪,邪更近于恶,像阿紫那样以虐毒别人为乐,动不动把人变成“铁丑”,或者血淋淋地挖出自己的眼珠子“还债”,纵然容颜俏丽,怎生消受得起? 昨天加班加点看完了2003年无线版《云海玉弓缘》。林峰的金世遗,叶璇的厉胜男,李彩桦的谷之华。都是新生代电视演员,叶璇已然成就高名,李彩桦兼着青春玉女歌手,林峰酷似古天乐,亦有星相,不过这部剧加不了分。高雄演孟神通,许绍雄演姬晓风,张兆辉的李振鹰,这几个骨灰级大绿叶,都是香港电影里的熟脸,许、张跟杜琪峰合作频繁。 说起新派武侠小说,公认成就最高的是金庸、古龙,若非梁羽生写了新武侠的发轫之作《龙虎斗京华》,早已被后世的酷评家们逐出门墙。可是,就连最偏激的评论家说起《云海玉弓缘》,也有点情非得以的好话连篇。据说,一脑子名士风流、分明黑白的梁老师,在这本书里写了个亦正亦邪的厉胜男,爱得披肝沥胆,舍死忘生,一下子就感染了满腹经纶却古井无波的读书人。就一直想看看这个质胜于文的老先生,写了个怎样的人人信服的小妖女。在当当上闲逛时,先看见了电视剧影碟。 (1)只有厉胜男 大陆的武侠剧基本上还在谁背叛原著谁死菜的阶段,张纪中的《笑傲江湖》就死得很难看。而无线近年翻拍金古梁,已经不走描红之路。亦步亦趋的路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脚印杂沓,到如今不叛逆篡改一下,指定是在香港师奶中间混不开了。看看陈锦鸿版的《雪山飞狐》,王晶的《花无缺与小鱼儿》《康熙和小宝》,这种路线一目了然。《云海玉弓缘》也不忠实原著,梁老先生用十几部系列小说搭起来的以天山剑派为核心武侠大世界,在电视剧中成了一个虚化的背景,只选了丐帮、氓山和火焰岛作场景,金、谷、厉的爱情纠葛为明线,孟神通图谋称霸武林和西门牧野扫荡江湖为暗线,展开一个格局不大的故事。 而在原作中,正邪之间的大搏杀就有四次:第一次,在邙山之上,以邙山派掌门曹锦儿为首的正派侠义道,与邪派人物金世遗发生冲突。第二次,还是在邙山之上,以少林寺方丈痛禅上人和峨眉派掌门金光大师为代表的正派侠义道,与以孟神通为首的邪派黑道人物展开交锋。第三次,在少林寺千嶂坪,天山派掌门人唐晓澜和邪派第一高手孟神通比武。第四次,在天山之巅,行事邪僻的厉胜男向天下第一高手唐晓澜挑战。这四次会战在剧中要么无影无踪,要么只剩个模糊的背影,所谓天下第一高手唐晓澜压根儿就没有出现,代表天山派亮相的是靠名头、吃老本的振鹰镖局和酸文假醋的后进弟子钟展。把这些一板一眼的对峙存心忽略,把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关进庙堂里不让露面,剩下寥寥几个人,最适合展开香港导演们拿手的鸡飞狗跳加三角爱情的把戏。 虽然我没看过原作,我估计做了减法的电视剧,其人物和爱情都大大地减损了光彩,只有厉胜男还有几分我见犹怜,别的就不足道了。厉胜男本是小说中三大魔头之一,干了很多惊世骇俗之事,到了剧中见了金世遗就邪气立消,几乎成了温柔小绵羊,她整蛊谷之华的几招完全是小玩闹,而且一直帮着金世遗行侠仗义,怎么看都像个名门正派的女侠。好在“一死惊郎君”的结局还在:厉胜男猩红的嘴唇含着一线血痕,流着泪向金世遗最后表白:我是多么多么地爱你,可惜你全不知道。就像看到孙白杨明知包子里有毒仍然张嘴就咬,当时我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沁人心脾。我是不容易被影视爱情感动的(亲情和友情还容易一些),需要有之前的大量铺垫和急转直下的死亡合力,才推得动那扇僵硬锈死的大门。这个有力的豹尾,是剧中最大的亮点。 在小说中,金世遗,“今世遗”也。他幼年是个麻风病患者,遭到世人的嫌弃。身世的坎坷和高超的武艺,使他既自暴自弃,又孤芳自赏。他闯入江湖之后,一味与正派高手过不去,行为极不近人情,被人称作“毒手疯丐”。可在电视剧中他成了正面人物的总代表,虽然出身蛇岛,不谙世事,可是遇人挺“淑”,先有厉胜男护驾,又得吕四娘救助,再被翼仲谋立为丐帮掌门,从未经历风雨就见到彩虹,一帆风顺成为最有前途的少年英侠。与他好得邪门的运气相比,他的情商(感情方面的智商)却低幼如三岁孩童,厉胜男和谷之华对他的好感都洪水滔天了,厉胜男更是“王老虎抢亲”了,他却眼神纯净如秋水长天,气定神闲地说:厉姑娘和谷姑娘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前五集里这样做,我也就勉强信了。可是十五集过去了,已经在尘世上打过几个滚儿、生死间出入了几次、当上统率万众的丐帮帮主了,还做空心萝卜状,只能说这是个“爱无力”患者。这不是金世遗,这是石破天。所以我说,帅气的林峰演这个人物,对他的星路不会有太大帮助。 谷之华还正常。清丽绝尘,心地纯良。她符合世界上大多数男人对爱情的想象。就连剧中没心没肺的金世遗,也知道下意识地亲近她,而疏远刁蛮任性的厉胜男。 (2)金梁合流 看武侠电视剧,我从不计较其情节的合理性。跟它着不起这急。能有点新意就很惊喜了。 江南这个人是所有港剧里都有的,诡计多端、贪财短视,本质居然还不坏,唧唧歪歪地插科打诨之余,坏蛋们一有图谋,准被他无意中听到,好人们眼看走向大团圆了,准被他不长眼睛地破坏,他既是个乐子,也是个导游。梁亮康和李沁梅完全是作料,前者是个娘娘腔,后者的性格参照郭芙,只会给主人公添乱,误打误撞时也能推动一下情节。孟神通是个设定了程序、插了硬卡的机器人,他像终极者一样不管雷劈火烧导弹轰,一往无前地扑向武林至尊的名位。书中暗表,我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类“无脑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武侠小说里的这层假定性,您这虚幻的目标和歹毒的手段之间的反差也忒大了点儿吧。原著中的孟神通在亲生女儿谷之华哀求时,还在亲情和“荣誉”之间动摇了一下呢,而电视剧里一头白发的高雄居然说:“我用自己的能力去追逐我的目标,有什么不妥吗?”然后就发出一个“火球”,把谷之华打得口角流血。所有这些,说明香港人改编时并不是太下功夫,总是把一些现成的套路揉进去,敷衍成篇。看多了就会发现,好多片子名儿不一样,但像评书似的,有着固定的叙事和搞笑方式。这部剧的唯一例外是:曹锦儿和姬晓风的“爱情戏”很趣致,曹锦儿年轻靓丽,心高气傲,贵为氓山派的掌门,姬晓风又老又丑,做着一份很没前途的职业--小偷,也是孟神通的跟班,这两个人误中春药后一夜风流,就闹出一系列奇怪而别致的微妙感情。 这部电视剧还有一个搞怪之处:金梁合流。就算丐帮是武侠小说的公器,那“三十六路打狗棒”可是金庸阵营里的洪七公老先生所创的独门武功,怎么就穿越时空来到了梁羽生阵营里的翼仲谋手上?导演不愧是当代人,完全没有门户之见。《依天屠龙记》里有个冰火岛,《云海玉弓缘》里有个火焰岛。《倚天》里金花婆婆住在灵蛇岛,《云海》里毒龙尊者蛰伏蛇岛。《倚天》里赵敏大闹张无忌和周芷若的婚礼,《云海》里厉胜男也大闹婚礼。《倚天》里用“十香软筋散”麻翻各派高手,然后与之过招偷学武艺,《云海》里都有。《碧血剑》里袁承志获取金蛇郎君的秘籍,和《云海》里金世遗得到乔北溟遗作的过程相似。《天龙八部》里逍遥派的北溟神功,被天然地借用为《云海》里乔北溟的武技。金庸和梁羽生两位老先生本是朋友和同事,关系好到写过同一个专栏,日常的切磋必也不少,但我不相信他们会让彼此作品出现如此之多的雷同。当然,电视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指出这个小节只是为了说明,香港导演拍戏时普遍具有游戏心态,他们在改编剧本时不认真,在武功家数上不认真,在布景制作上也不认真,大的风光不浩瀚,小的器物不精致,哪幅画面里都有毛病。看的时候,总有一种力量让我愁容满面。 只看了一部港剧,就挑出这么多毛病,大有全盘否定之势。如果回护一句的话,港剧纵有千般不是,他们始终是说人话的。大陆的古装武侠大片都拍到第四部了,还没解决峨冠博带之人的“出腔”问题,说文言台词,说莎士比亚,都矫柔造作,倒不如香港人一俗到底,从来就把大侠当作小市民,怎么搞怪看着都不别扭。可是毕竟没有大家气象,要有深刻的悲剧的体验,毕竟得说点严肃的话。问题是,谁有能力把严肃的话不搞笑地送进我们的心里? (3)话说小妖女 《云海玉弓缘》里,厉胜男被称作“小妖女”。而我看武侠小说的一个心得是:如果你不知道这部小说里谁是最可爱的人,就找那个“正派”人士所谓的“小妖女”。 《倚天屠龙记》是我最钟爱的金庸小说,因为“小妖女”赵敏。我第一次见到这本书是在外公的窗台上,只有第四册。所有的来路烟云全不清楚,一开始就是张无忌一回到中原就撞见“仇人”赵敏,为躲避敌人,张无忌抱着赵敏藏进鼓里。脱险后,张无忌抱着赵敏风雪夜奔。这一段与我18岁的少年心境相合,看得我心情激荡,一时爱极了这部小说。金庸本不是写爱情的高手,知性大于感性,笔下的爱多浮在纯情层面上,成年以后自然对其免疫。不过这位绍敏郡主,可视为我终生的梦中情人。她深情,爱上江湖草莽张无忌,为之宁愿舍弃格格之尊,浪迹天涯。她智慧,上马带兵,下马草文,一眼识破陈友谅进可攻、退可守的“魁星踢斗式”。她乖张,张嘴咬了张无忌的胳膊,偷偷使用溃药使之越长越大,为的是在他身上留下独门的印记。在我看来,“四美同舟何所望”的齐人之福,远不及“芙蓉醉客绿柳庄”的二人世界。小说末尾,张无忌正和赵敏“画眉深浅有时无”,窗外传来周芷若的一声长笑,情感风波又起。我讨厌这样的安排,张无忌应该是赵敏的终生奖品,而阴毒的周芷若不配。 《飞狐外传》里,胡斐中意的不是毒手药王的关门弟子程灵素,而是一人力夺九派掌门的小妖女袁紫衣。程灵素一见他就芳心暗许,自始至终帮着排忧解难,最后给胡斐吸毒送了小命,胡斐虽然也痛心多时,可终究没有像金世遗一样为厉胜男终生不娶。袁紫衣是个捣蛋的:她欺骗他,早已削发为尼却又招惹他,招惹完了还回去做她的“圆性”。她阻击他,胡斐要杀凤南天,她一次次让他功败垂成。要说聪明才智,有情有意,都是程灵素更胜一筹,搞平衡的金庸让她相貌平凡,失却原始资本,让他对胡斐千依百顺,失去性格引力。偏又让袁紫衣花容月貌,不太拿胡斐当回事,于是,胡斐念兹在兹的只有够不着的袁姑娘。我看小说时也着了金庸的道儿,对这个小妖女仰慕得紧。后来看电视剧《雪山飞狐》,龚慈恩演程灵素,美貌优雅,白衣胜雪,情深意重,而演袁紫衣的伍宇娟身材丰满,一脸温柔敦厚,哪有半分精灵古怪?这一加一减之间,我果断地“移情别恋”程灵素,而胡斐还在剧中傻乎乎地独爱袁姑娘,真不识时务也。 《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刚出道是也被沙通天、侯通海一干蠢人叫做“小妖女”,她无非是伶俐无双,精于捉弄人,本性是纯良的,遇到正大无趣的郭靖后,更只用聪明智慧来做好事,身上一丝妖气也无。《鹿鼎记》里,建宁公主有小妖女的潜质,动不动就跟韦小宝玩SM,把韦爵爷整得没有脾气。本为假太后毛冬珠之女,没有皇家贵气;生在深宫的严酷之地,又添变态气息。这样脾气大、下手狠又说不得、打不得的小妖女,恐怕除了韦小宝,人人避之不及。《笑傲江湖》里的任盈盈,魔教圣姑的出身决定了“小妖女”的成分。其实她人不坏,而且特别害羞,再娥眉善妒地搞点小插曲,天生就是好老婆的坯子。《神雕侠侣》里没有小妖女,只有小龙女。小龙女说不好听点就是生性凉薄,和这块寒冰厮守终生的任务,除了杨过别人还真完成不了。李莫愁倒是个中年妖女,一言不合就用毒针取人性命,几十年后还要杀情郎全家,谁敢招惹?公孙老儿和她订立了利益同盟,就算成了事,他的日子只会比在裘千尺手下难捱百倍。 《天龙八部》里没有招人疼的妖女。钟灵质嫩,木婉清苛厉,王语嫣木讷,阿朱聪明机变有余、邪气不足,阿紫过分歹毒,已不是小妖女,而是小煞星。可见小妖女之难得,增之一分则肥,减之一分则瘦。小妖女行事在在出人意表,有无穷的创意和把戏来改变生活的沉闷,自然深得我心。可是如果妖近于邪,邪更近于恶,像阿紫那样以虐毒别人为乐,动不动把人变成“铁丑”,或者血淋淋地挖出自己的眼珠子“还债”,纵然容颜俏丽,怎生消受得起?

    时间:2018-07-12 20:19来源:[爱武侠小说网]点击:收藏挑错打印

    珠海小川沙画
    www.000webhost.com